假如瑞幸咖啡的事情發生在A股

本文來源:田軒的田字格

微信id:tianxuanjiaoshou

作者:田軒

這兩天,手機被瑞幸事件占領了約80%的屏幕空間,大多是深挖瑞幸商業模式、或是財務造假背後資本炒作的內幕……

不過,在瑞幸事件刷屏兩天後,我覺得所有正常人和非正常人所能說的話,成千上萬的公眾號們已經說得差不多了。

所以,今天咱們換一個角度,談一談對於瑞幸造假,中國資本市場應該進行的反思。

01.為做空者「正名」

首先,我們把瑞幸事件做一個簡單的還原:

4月2日,愚人節後的第一天,瑞幸咖啡上演了一出史無前例的自爆——直接公佈一份「偽造22億元交易」的內部調查報告。

隨後股價以最快速度閃崩,40分鐘5次熔斷,股價暴跌78%,逾300億市值蒸發。

這場調查的導火索,就是1月31日,被稱為中概股殺手的做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 Research)發佈的匿名做空報告。

報告人聲稱,他們雇傭了92個全職和1400多名兼職調查員,收集了25000多張瑞幸咖啡小票,總共錄制了11260小時視頻,包括「620個直營店,981天營業日的全部營業時間監控錄像」得出結論瑞幸去年三四季度分別虛報銷量 69% 和 88%。

接下來,瑞幸咖啡可能面臨投資者的集體訴訟以及美國證券交易委員(SEC)的巨額罰單,甚至摘牌走人。

事後復盤來看,瑞幸的這次暴跌與渾水的沽空可能並沒有直接關聯,暴跌的導火索應該是4月2日晚瑞幸自曝的公司財務造假。

但無論如何,渾水所扣下的扳機無疑是使瑞幸這次被「爆頭」的主要原因之一。

渾水,這家被稱為「做空中國近十年」的「中概股殺手」,再一次成功獵殺中國公司。

既然被稱為中概股殺手,那瑞幸顯然不是第一家遭渾水做空的中國公司。

2010年成立的渾水公司,做空的上市公司涉及全球各國,其中有18家都是中國企業。

關於瑞幸造假,我們真正應該思考的事(上)

成立之初就專攻中概股的渾水,先後做空了東方紙業、綠諾國際、中國高速頻道、多元環球水務、嘉漢林業、分眾傳媒、新東方、網秦、展訊通信、輝山乳業等公司。

細數渾水公司做空的這些企業,大多數公司最終都走向了退市。

2010年綠諾國際在渾水發佈做空報告23天後從納斯達克退市;2011年中國高速頻道被渾水做空後也慘遭退市……

除此之外,也有個別比較「幸運」的企業——分眾傳媒在退市後又借殼上市A股;新東方絲毫沒有受到做空報告的影響,在短暫的波動後重新升勢。

當然,渾水也不是唯一一家令中國公司膽寒的「禿鷲」公司。

另一家比渾水更「資深」的做空機構香櫞(Citron Research)從2006年開始對超過20家中概股公司發動做空攻擊,其中16家股價跌幅超過80%,7家已退市。

因為港股、美股完善的做空機制,同時又沒有漲跌停板的限制,做空引導的暴跌常常能在一天之內使得上市公司市值輕輕鬆松腰斬,這背後是巨大社會財富的幻滅。

於是,類似渾水這樣的做空機構,在傳統道德范疇上,常常被形容為陰險的毒蛇、貪婪的禿鷲、恐怖的魔鬼。

上市公司懼怕空頭、股民痛恨空頭,甚至不少國家政界領袖也對空頭咬牙切齒:著名金融大鱷索羅斯,1997年開始做空泰國貨幣,導致泰國官方外匯損失慘重,繼而引發東南亞金融危機,馬來西亞央行幾乎破產。

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的馬哈蒂爾痛斥索羅斯是「強盜」,搶劫了馬來西亞幾十年發展的經濟成果。

那麼,被公眾比喻成烏鴉、禿鷲、鬣狗一類食腐動物的做空者,真的應該被譴責嗎?

答案是否定的。

有網友做過一個很形象的比喻:大自然的進化過程中,食腐動物雖然長相猥瑣、醜惡,但卻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它們能夠促進優勝劣汰,能夠清潔環境、加速物質能量循環,讓生態環境保持平衡。

空頭在資本市場中的角色,也與食腐動物類似。

首先,根據我10多年來的研究,在促進企業創新的資本力量中,一個很重要的機構投資者就是做空者。

正因為有做空者在市場上像幽靈一樣的存在,它給企業的高管造成了很大的震懾力和威懾力,讓他們能夠更加兢兢業業地為企業的長期增長而努力工作,所以會加大對創新的投入。

「蒼蠅不叮無縫蛋」,蛋有了縫,就會很快腐敗。

蒼蠅的到來,只不過加速了腐化的過程。

即使沒有蒼蠅,蛋也早晚會臭的。

關於瑞幸造假,我們真正應該思考的事(上)

▲電影《The Big Short》劇照

其次,空頭的出手有助於讓資本市場以更小的代價恢復平衡。

空頭出動時,往往是經濟泡沫泛濫的時候。

如果在經濟泡沫不大時就被空頭刺破,危害往往較小。

美國的次貸危機,幸好有一幫空頭提前刺破,通過金融危機的優勝劣汰,美國經濟逐漸復蘇,股市走出十多年的長牛。

因此,在成熟的資本市場中,無論是做多,還是做空,都不存在善意和惡意之分,只不過是投資者對於上市公司估值和未來股價的不同判斷。

做空者不是活雷鋒,他們的目的也是為了逐利,但所作所為在客觀上淨化了資本市場。

做空與做多的機構力量,就像是維持資本市場生態平衡的陰陽兩極,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回頭看中國內地的A股市場,一是通過合格境外投資者(QFII)認證來限制外資流入,二是沒有成熟的做空機制(能夠融券的股票只有滬深300成分股,而且能夠借到的券量很少),無利可圖,做空者自然從不涉足。

然而,這並不是中國資本市場的幸運。

相反地,缺少完善的做空機制,讓A股將近30年活在「襁褓」之中無法自我發育,逐漸喪失價值發現功能,淪為坐莊者很大程度上可以為所欲為的「投機市」。

正如「金融大鱷」索羅斯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說過的那樣:

「金融市場不屬於道德范疇,它有自己的遊戲規則。對於亞洲金融風暴,即使不炒作,它照樣會發生。縱觀很多國家資本市場及經濟的崩盤,而後一蹶不振,恰恰是因為做空者沒有參與的機會,導致做多者的信心和價值觀被完全顛覆所致。」

所以,請記住:做空機構不是青面獠牙的趁火打劫者,而是健康資本市場的「衛士」和「清潔劑」。

不論是先買後賣(做多)還是先賣後買(做空),都是股市交易機制的組成部分。

受傳統錯誤觀念影響,我們始終認為做空就是投機,就是製造風險。

事實上,沒有先賣後買的股市是一個存在嚴重缺陷的股市。

我們應該而且必須為做空者「正名」。

02.如果瑞幸事件發生在A股會怎樣?

瑞幸咖啡財務造假的事,也驚動了中國證監會。

「證監會發佈」官方微信於4月3日下午14:36發文,對瑞幸事件表示「強烈譴責」。

關於瑞幸造假,我們真正應該思考的事(上)

沒想到,一條義正言辭的官方發佈,評論區瞬間變成了「大型翻車現場」。

關於瑞幸造假,我們真正應該思考的事(上)

的確,相比A股的康美藥業、康得新造假,瑞幸的把戲真不算什麼。

失真、造假、欺詐這些詞匯,對於中國資本市場來說也並不罕見。

如今,科創板大刀破斧推行註冊制,首先要面臨的第一個問題,也是對於「持續監管」水平和能力的考驗——基於中國資本市場現狀,對於企業和中介機構的欺詐,是否具備有效的法律可以制約?

先來看看大洋彼岸我們對標的國度。

作為最典型的註冊制國家,美國用80多年的時間,已經探索出一套完備的制度體系。

其中,在懲處追責方面,美國注重嚴刑峻法、集體訴訟和公平基金,讓財務造假公司付出慘痛代價:

在美國,對財務造假者可處以500萬美元罰款和25年監禁,不亞於持槍搶劫等惡性犯罪。

因為對欺詐行為給予嚴厲的刑事制裁,絕非罰款了事,因此對欺詐者起到了極強的威懾作用:比如眾所周知的安然事件,始作俑者在四年時間里「只是」虛增了6億美元的利潤,便導致公司破產,家財散盡,還要面對20年以上的刑期,只能在監獄里度過餘生。

而且,幫助造假的安達信會計事務所也賠得傾家蕩產,公司徹底倒閉關門,聞名世界的「五大」會計事務所變成了「四大」。

之後美國迅速出台了《薩班斯法案》,加大對公司管理層及白領犯罪的刑事責任——上市公司造假,公司高管個人將面臨10到20年的監禁以及100萬到500萬美元的罰款。

這一嚴厲的法案出台後,由於要求較高,令主動退市的企業大為增加。

再來看看我們自己。

除了缺失有效的集體訴訟制度,即使是於今年3月1日起正式實行新證券法,對於造假的懲罰力度也依然略顯「溫柔」:

對於欺詐發行新股的,新證券法的處罰分為已成功上市與未成功上市兩種,尚未發行證券的,處以二百萬元以上二千萬元以下的罰款;已經發行證券的,處以非法所募資金金額百分之十以上一倍以下的罰款。

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以一百萬元以上一千萬元以下的罰款。

這樣的處罰,相比之前,確實在金額上有大幅度改善和增加,不過依然達不到威懾擬上市公司造假的效果。

因為企業一旦上市,圈到手的錢(按2019年上市198家公司,融資近2500億元的數據測算,平均每家公司首發融資達到12.6億元)可達10多個億,相比區區200萬元的罰款,這點成本幾乎可以忽略。

哪怕是頂格處罰,2000萬元占平均融資額的比例也不到2%。

而一旦能夠將「童話」說到上市之後,那就等於沒有任何損失了,因為面臨的處罰只是非法所募金額的百分之十。

就算是處一倍以下的罰款,也就是相當於把募集所得全部交上去而已,並沒有任何額外的損失。

這樣一對比,A股屢禁不止的上市公司虛假披露,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們大膽設想一下,如果瑞幸事件發生在A股,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康得新、獐子島?

無論怎樣,集體訴訟、巨額賠償、退市摘牌和刑責,已經成為瑞幸即將不得不面對的結局。

這一切都是美國的監管體制對於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的嚴厲處罰機制。

正是因為有這些嚴厲的處罰機製作為「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才能更好地淨化資本市場,讓企業遵守資本市場的遊戲規則。

對於國內的資本市場監管層來說,我建議應該以更加嚴肅的態度,對自身監管現狀進行「對照自查」,上好瑞幸這堂「課」。

通過借鑒美國資本市場嚴格的監管體制(如集體訴訟制度、對企業的巨額罰款和對嚴重違法個人追究刑事責任以及舉報人制度),加大企業財務欺詐行為的成本,這樣才能幫助我們更好地提高上市公司的質量,保護中小投資者的權益。

在新證券法框架下,國內監管如何「亮劍」,也將成為標誌性事件。

03.瑞幸「不幸」背後的真正代價

瑞幸神話破滅的背後,一場對中概股的信任危機呼嘯而來。

4月3日晚間,13只中概股隔夜收盤跌幅超過10%,其中包括3只跌幅超過20%。

跌幅較大的股票除了部分仙股,也包括瑞幸咖啡、跟誰學、萬國數據、世紀互聯等曾遭做空的中概股。

關於瑞幸造假,我們真正應該思考的事(上)

▲數據來源:富途證券

特別是在目前這個特殊的時間點,世界對中國製造、中國企業的不信任一旦被放大,原本艱難的赴美上市環境大概率會雪上加霜,2012-2014中概股在美國的艱難時刻或許會重演。

更可怕的是,中美資本市場加速脫鉤一旦因此啟動,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競爭能力將會下降,穩定與發展也會受到影響。

無論如何,當下最重要的是,國內資本市場的各方參與者都應該站在提升上市公司質量的高度,上好瑞幸這堂「課」。

特別是監管政策上,要繼續「加碼」,圍繞上市公司五花八門的各種戲法,出台更有針對性、更嚴格的處罰措施,加大立法力度,切實提高違法成本,讓不法分子無力鋌而走險,讓中介機構沒有空子可鑽。

同時,應該以市場之力適當培養一定的「做空」力量和機構,幫助投資者和監管部門做好「看門人」。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瑞幸咖啡自爆財務造假被退市後,又拿到了2.5億美元投資

xxx

瑞幸咖啡在紐約申請破產保護:其實是好消息,未來三年會再開數千家自營店

xxx

瑞幸咖啡開放加盟,加盟不用錢

xxx

瑞幸咖啡造假案以1.8億美元罰款達成和解

xxxx

瑞幸咖啡造假案,同意支付1.8億美元和美國會計欺詐指控和解

xxx

瑞幸咖啡、蛋殼公寓之後,接下來又是誰會被血腥引爆?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