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武漢解封倒數計時,重啟途中的人與城

本文來源:拍者(新京報旗下)

微信id:ipaizhe

攝影:鄭新洽

漢口江灘邊上有了談戀愛的年輕人,得勝橋老街裏有了卡拉OK聲,服裝批發城裏的商戶開始直播賣貨……

最近的武漢,熟悉的睡衣身影回歸街頭,巷子裏又飄開了熱乾麵的香味。

今天是4月7日,是武漢關閉離漢通道的第76天。

4月8日0時起,武漢市將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復對外交通。

▲4月2日,武漢吉慶街,小女孩暫時摘下口罩休息。

紅燈轉綠,汽笛響起,在正式按下播放鍵前,這座櫻花紛飛的城市,早已在一次次日出日落的明暗之中,逐漸重啟。

行李箱回來了

▲4月5日,武漢火車站公車站,與家人一起等公交的小旅客。武漢公交車每完成一趟運營,都會進行一次消毒。

▲4月5日,武漢火車站,「全副武裝」的旅客。3月28日零時起,武漢市17個鐵路客運站恢復辦理到達業務。

▲4月5日,武漢火車站,一位抵達武漢的旅客扛著紅色行李箱。

▲4月5日,武漢地鐵4號線,一名乘客坐在行李箱上。

▲4月5日,武漢地鐵2號線,「隨車安全員」高舉提示牌來回巡視。旅客乘坐公交或地鐵時,需要出示湖北省健康綠碼,掃描「武漢市實名登記乘車二維碼」。

▲4月5日,武漢火車站,旅客拖著行李箱出站。

▲4月2日傍晚,二七長江大橋上車流量不小。

和行李箱一起回來的,還有武漢的煙火氣

▲4月7日,胭脂路,市民在路旁「過早」。

▲4月7日,胭脂路,一名上班族在早餐店前掃碼支付。

▲4月3日,西馬路,新三巷社區的居民終於買到了小區門旁那味道熟悉的熱乾麵,他說:「疫情後出門三次,買了三次熱乾麵。」

▲4月2日,交易街,居民透過擋板上的洞拿外賣。

▲4月6日,得勝橋老街上,餐飲店服務員將食物打包,舉過圍擋遞給顧客。

▲4月2日,吉慶街,外賣員將手機夾在摩托車頭盔裏打電話。

▲4月3日,西馬路,居民在陽台上透氣。

▲4月6日,得勝橋老街上,一位居民坐在家門口刷手機。

▲4月3日,百步亭社區,鄰居們隔著陽台聊天。

▲4月6日,得勝橋老街上,一位居民在自家門前吃飯。

▲4月3日,百步亭社區,居民在小區內遛狗。

▲4月3日,香港路,購物完的市民帶著小狗過天橋。

▲4月3日,西馬路,商戶在門前晾衣服。

▲4月1日,漢黃路,居民開窗透氣,晾曬衣被。

▲4月6日,蓮溪寺路,在武漢解封前被擦乾凈的汽車。

▲4月6日,蓮溪寺路,圍擋上放著晾曬的棉鞋。

日子逐漸步入正軌

▲4月3日,安居西路,居民在銀行外排隊等候辦理業務。

▲4月2日,吉慶街,排隊進商場的市民。

▲4月1日,武商廣場,市民走過大型燈箱廣告牌。

▲4月1日,漢口北服裝批發城,一名商戶在直播賣貨。

▲4月6日晚,得勝橋老街人來人往。得勝橋老街緊臨黃鶴樓,有600多年歷史。

▲4月6日,得勝橋老街,街坊們一起做健身操。

▲4月6日晚,得勝橋老街上跳舞的居民。

▲4月2日,漢口江灘,市民自覺分散鍛煉。

▲4月1日,漢黃路,菜販在立交橋下賣菜。

▲4月3日,西馬路,市民推輪椅帶家人買菜。

生活裏仍藏著傷痛的痕跡

▲4月6日,蓮溪寺路旁的手套。

▲4月1日,漢黃路,居民陽台上掛著的口罩。

▲4月6日,得勝橋老街,戴著口罩與防護面具的市民。

▲4月6日,得勝橋老街,居民在家門前祭奠親人。

▲4月4日清明節,漢口江灘一元路廣場旁,市民點亮蠟燭,為逝者敬酒。

▲4月4日,漢口江灘一元路廣場旁,背著寵物的市民擺放鮮花悼念逝者。

有個在武漢街頭哭著哀悼的女孩曾說:

我的城市活了又死,死了又活,但是不滅

▲4月2日,漢口江灘,市民鍛煉身體。

▲4月2日,漢口江灘,放風箏的老人。

▲4月2日,在江灘公園遊玩的市民短暫摘下口罩拍照。

▲4月2日,漢口江灘邊約會的情侶。

▲4月2日,武漢東湖,垂釣的老人。

▲4月2日晚,二七長江大橋下,市民提魚準備回家。

長江,孕育了一代又一代江城兒女。

而武漢,這座依水而生的城市,必將與這日日流動的江水一般,生生不息。

閱讀原文

廣東小伙子創作「核酸檢測上河圖」

xxx

各大平台數據:宅在家都怎麼花錢?

xxx

疫情迫使許多企業遠程辦公,在家上班第一天,我被@了128次

xxx

5月3日印度全國「解封」?貧民窟防疫將決定印度疫情走向

xxx

武漢地方官媒連續三篇文章逆勢甩鍋,被視為奇文

xxx

攝影師呂鳳霄,傾家蕩產獨自航拍中國,帶你鳥瞰壯美神州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