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收割的是中國人

▲本文作者的配圖,這是2019年瑞幸咖啡在美國風光上市時發表的瑞幸咖啡宣言之一。

  瑞幸咖啡在美國上市了,市值42億美元,全球最快IPO紀錄,發表「瑞幸咖啡宣言」

本文來源:房東經濟學

微信id:SEALAX

作者:房東的ID(微博大V:洛杉磯房東)

瑞幸的投資者很不幸,一天之內自己的這筆投資跌到了前一天收盤價四分之一的水平。

2020年4月2日的瑞幸股票已完全成為一個賭局,作為T 0的美股市場,當天瑞幸的換手率達到了108%,盤中三次熔斷,最終股價下跌了超過75%。

這次事件的導火索是瑞幸在盤前宣布的一則消息:公司董事會成立專門委員會,監督2019年的財務調查問題。該內部調查初步階段明確的信息表明,自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瑞幸咖啡與虛假交易相關的總銷售金額約為人民幣22億元。

三個季度偽造22億營收是什麼概念呢?

我查了一下瑞幸2019年各季度的財報,其中第二季度營收8.7億元、第三季度營收15.4億元、第四季度財報尚未發布,市場預計2019年第四季度營收在21-22億之間,現在造假行為被坐實,去掉虛構的22億營收,那麽簡單計算,這三個季度的真實營收比之前宣布和市場預估的少了一半。

雖然是瑞幸承認造假的這則消息引爆了此次事件,但對於瑞幸的質疑,是渾水在1月31日最先提出來的,當時,做空機構渾水公開了一份匿名的做空報告,內容極為詳實,指控瑞幸咖啡涉嫌財務造假。

凡事就是怕認真二字,渾水那篇做空報告長達89頁,他們通過92個全職和1400個兼職調查員跟蹤了981個門店,收集及研究了超過2.5萬張小票和超過1萬個小時的門店錄像,終於發現瑞幸嚴重誇大了銷售收入。

報告認為,瑞幸咖啡從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捏造財務和運營數據,誇大門店的每日訂單量、每筆訂單包含的商品數、每件商品的凈售價,從而營造出單店盈利的假象。

又通過誇大廣告支出,虛報除咖啡外其他商品的占比來掩蓋單店虧損的事實。

後來瑞幸承認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都在虛構營收,可見實際情況比渾水估計的還要惡劣。

在金融圈要做成一件偉大的事,可能並不需要太深的專業知識,要的只是基本的道德底線和足夠強的毅力。

瑞幸在創建、上市、審計過程中一路都伴隨著名校名企光環,頭頂「全球最快IPO公司」的光環,如今爆出這種事情,這是金融圈和名校智慧在反方向上的一次極致演繹。

▲是羞愧還是自豪?

更可怕的事可能還在後面。

瑞幸咖啡造假風波會觸動美國證監會調查,針對公司或個人違反證券法的行為,美國證監會(SEC)的民事處罰標準非常嚴苛,重者可能會被累計處罰至數百億美元。

另一方面,集體訴訟也將到來,投資者對於自己莫名蒙受的巨大損失不會善罷甘休。

還記得京東CEO劉強東在2018年8月31日的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涉嫌性侵一事嗎?

在他被當地警方逮捕後的兩個交易日,京東股價分別下跌了5.97%和10.64%,兩天蒸發了74億美元的市值,無數投資者損失慘重,堪稱是史上最貴的一炮。

▲劉強東事件發生後,京東官網辟謠,但辟謠很無力,事情在當時已登上美國新聞

後來,在9月5日,Rosen、Schall和Pomerantz三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分別在官網宣布,將調查京東是否涉嫌失實披露劉強東案情,進而使京東的投資者蒙受損失。

三家律所還邀請投資受損的股民參與調查和可能的集體訴訟。

其中Schall律所表示,損失超過10萬美元的投資者可參與調查和集體訴訟。

再看現在的瑞幸,以公司名義進行財務造假的惡劣程度,顯然已遠超創始人私生活混亂相關的消息發布問題。

而且股價一天內跌去75%給投資者帶來的影響,遠比2018年的京東股價下跌更具有毀滅性。

於是美國好幾家律所再次出馬,加州的GPM律所、 Schall律所,紐約州的Gross律所、Faruqi律所、Rosen律所和Pomerantz律所等均表示,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間購買過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資者如果試圖追回損失,可以與律所聯繫,2020年4月13日是首席原告截止日期。

除了證監會重罰和集體訴訟外,刑事追責將是又一個不可承受之重。

美國證監會很可能會同司法部,開啟針對公司以及相關責任個人的刑事調查。

不過這樣的調查往往耗時數年,大多數類型調查以民事和解和刑事控辯交易告終,但情況嚴重的,更多還是會以刑事庭審判決結案。

根據美國法律,對於提供不實財務報告和故意進行證券欺詐的犯罪,要判處10年到25年的監禁,個人和公司的罰金最高達500萬美元和2500萬美元。

此外,審計機構(瑞幸的審計為四大會計事務所之一的安永)也可能會涉嫌犯罪,可能要面臨嚴格的舉證責任。

不過瑞幸是一家中國公司,高管大都在中國,中美之間又無引渡協議,所以後續的司法流程可能也面臨重重阻礙,這對瑞幸來說可能是個好消息。

證監會重罰、集體訴訟、以及可能的刑事追責,是瑞幸股價一天暴跌75%的最重要原因,至於去掉水分後的營收,投資者或許還不至於恐慌到把股價拋售到只剩原來的四分之一。

這個世界變化得太快了,作為瑞幸CEO的錢治亞,在2019年還曾獲得「中國經濟年度人物新銳獎」,2020年以120億元財富位列《2020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第42位。

▲錢治亞

而瑞幸真正的幕後大佬是陸正耀,他的投資堪稱「IPO工廠」,從神州租車、神州優車再到導演瑞幸上市,重點思路為:抓風口、彪悍融資、燒錢擴張,迅速謀求IPO

據媒體報導,現年51歲的陸正耀是福建人,後移居香港,同時又是加拿大永久居民(中國富人對加拿大真是情有獨鍾)。

所以我們不用為瑞幸割洋韭菜感到歡欣鼓舞,因為瑞幸註冊在開曼群島、在美國上市、VC拿的是美元、大股東是美元基金老板、又是加拿大永久居民,中國老百姓激動個什麼勁呢?

▲陸正耀

瑞幸事件中最無辜、受損最大的不是資本主義國家的投資者,而是難以維繫的國內中小加盟商、無法收到貨款的中國供應商、無法領到工資的中國員工、無法償還貸款的國內銀行,以及在全球範圍信譽受損的全體中國人。

瑞幸的造假,壓根不是什麼民族企業收割外國人,實際上是少數早已準備好後路的股東,通過利用中國市場、無視中國員工、糟踐中國信譽的方式謀取利益的又一次實踐而已。

▲瑞幸咖啡的前十大股東,包括孤松資本、資本研究全球投資者、瑞信、美國銀行等知名機構的大名赫赫在列

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被很多投資者所追捧,它被視為現代電子商務模式與傳統零售業進行創新性融合、並且未來將要超越星巴克的互聯網公司。

可惜瑞幸這次並不是輸在商業模式上(至少商業模式還沒完全見分曉),而是輸在了敗壞的商業道德上。

這個錯誤可能將葬送該商業模式在未來繼續嘗試的機會,這也給了所有人以教訓:做生意應該誠信為本。

瑞幸事件的衝擊是廣泛的,除了瑞幸咖啡本身,更不好的影響在於:國際投資者對中概股甚至所有中國創業者的印象,又變得更加糟糕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