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溯既往,青島涵碧樓之黃粱一夢十二年

本文來源:包郵區

微信id:ibaoyouqu

作者:你包叔

2020年3月25日早上5點多鐘,天剛蒙蒙亮,二十多台挖掘機、300多人的隊伍開進了青島涵碧樓。

挖掘機排成一列,機器轟鳴,左右開弓。

一溜煙功夫,這個青島政府當年招商項目里的41棟別墅、很多人不遠萬里慕名過來打卡的夢想之地,大部分變成碎石、木板和玻璃片。

從2008年拿地至今,十二年的時光,二十多億的投入,讓它灰飛煙滅,只需要一天。

項目的主人賴正鎰當時還遠在台灣,他對媒體說別墅在2019年已全部售出。

現在是業主和青島政府之間的事了。

據你包叔的了解,這41幢別墅,最終賣出去的可能還不到一半。

賴先生顯然是在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被拆掉的別墅市場均價8萬。

按600多平米的最小戶型計算,一套別墅總價至少是5000萬。

這意味著,此次拆遷涉及價值超過20多億元人民幣。

黃島區委通報說,為最大程度保證產權人的合法權益,在採取了評估、洽談的方式對41棟建築進行資產確認後,才啟動依法整治。

但是在微博上,有五六位業主已經寫公開信喊冤,他們是在前一天才收到拆除的消息,也並沒有有關部門找他洽談後續補償方案。

這批業主大部分是山東籍的老板,如今,是豪宅難民。

這群業主里,有范冰冰。2016年,有人拍到青島人范冰冰到這買別墅,那會兒冰冰還是范爺,正和李晨熱戀。

四年後,天翻地覆,愛情沒了,事業沉了,一夜間,自己又成了拆遷戶。

看到這個消息,獸爺感嘆:還好當初差5000萬,沒買,真險。

1

在媒體記錄裡,青島涵碧樓的落成,是領導的高瞻遠矚。

那是2007年,「青島市經貿考察團」赴台考察。

在日月灣邊,領導們被涵碧樓酒店震撼到了。

白天,涵碧樓的遊泳池與日月潭只有一道矮牆相隔,在池里遊泳感覺像在日月潭里遊泳。

夜晚有霧時,躺在涵碧樓的客房里,宛如躺在雲霧中。

這個閱盡湖光山色的地方,不僅成為台灣最美酒店,許多全球遊客也將其列入朝聖清單:

一生一定要住一次涵碧樓。

朝著國家中心城市邁進的青島,正需要這樣世界級的名片。

很快,台商賴正鎰就被邀請到了青島。

但你包叔發現,早在2006年12月,青島企業家在台辦帶領下赴台交流的座談會上,賴正鎰就公開表示了,要在青島市區建設一處超五星級飯店。

當時青島日報報道的標題是:《順大勢 促交流 謀發展》

顯然那時,他和青島政府已經有了接觸和交流。

順大勢,可能是賴正謚一生的寫照。

青島涵碧樓,是賴正鎰謀劃已久的一枚棋子。

早在2003年,賴正鎰就在參加內地的一個活動時公開示好,說中國大陸充滿著新的希望和機會。

台下坐著北京、天津、深圳、瀋陽等六個城市的市長。

這位台商從那時就開始謀劃北上。

這考驗的不僅是他的商業膽識,更是實實在在的政治智慧。

更神奇的是,後來的種種,他竟然全部都猜對了。

2005年10月18日,他在台北做出了預測:

兩岸三通,最快在三個月後看到,最慢頂多兩年。

兩岸的三通完全實現,是在2008年12月15日,只比賴正鎰的預測晚了一年。

2006年,賴正鎰帶著自己在台中的豪宅項目「帝國雙星」,北上參加春季房展會,成為50年來首次參加大陸的房展會的台商。

2008年,賴正鎰在青島領導的陪同下看了沿海的五塊地,然後把手指向了黃島一處背靠鳳凰山、三面環水的半島。

這片土地沿海岸線一路長到了黃海,似鳳凰展翅。紅瓦碧樹碧海藍天,老賴當場決定,在這里蓋一座涵碧樓。

他連酒店宣傳語也一起想好了:

孔子不走了,因為青島太美了。

拿到地後,賴正鎰馬上去找了老朋友凱瑞•希爾。

希望再度在青島聯手,復制日月潭涵碧樓的成功。

那時,青島還是青島,日月潭還是日月潭。

2

一位青島朋友和你包叔說,涵碧樓的修建,觸犯了房地產行業的三大忌諱:

開發風景區;造商業性質獨棟別墅;巖石上蓋房子。

鳳凰山風景區的這片土地,是一片延申到海里的淺灘巖石,不僅開發難度大,而且居住起來舒適感不好。

但這位台灣商人實在太著急了,他在修海景別墅時,甚至不太在意手里的土地,其實是40年產權的商業用地。

面對媒體採訪,他說他並不太擔心:

土地使用期雖然只有40年,但誰知道40年之後的政策會怎樣呢?

內地的光明前景,讓這位台灣商人意無意地忽略了種種不利因素。

最後被他忽略的,是老朋友凱瑞•希爾的勸告。

看完土地後,凱瑞第一反應是拒絕的,這個項目太大了,面積是日月潭涵碧樓的十倍,凱瑞說:

他不了解中國政府對建築規範的限制。

為此,已經70歲的凱瑞還開出了瞠目的價碼:

6000萬設計費不講價;不得催稿,不能修改圖紙。

你包叔獲悉,2009年涵碧樓首次報批,是被青島市規劃局否決了的。

但在一段時間之後,涵碧樓就神奇地開工了。

2010年奠基時,當時的青島市長、副市長和黃島區委書記也都出席了。

這個項目建設了四年,建成的前一年,賴正鎰當選台灣商業總會理事長。

涵碧樓的意義,似乎又多了一重。

中國新聞周刊說,青島涵碧樓這塊地非填海造陸,而是利用自然形成的礁石建成的。

當時鄉林集團規劃設計經理周雅築接受採訪時說,半島上面的巖石都非常堅硬,他們做地基時要埋炸藥。

但巖盤一炸之後就碎掉了,他們把握炸藥的分量拿捏了好幾次,他們希望周遭的巖石全部都能夠留下來。

竣工5年後,這個宏偉的建築被認定為「破壞了礁巖」。

3月25號拆遷視頻被傳到網上,在青島瘋傳,地產圈和設計圈也引起了轟動。

不少人目瞪口呆。

當天下午3點,黃島區委對此事做了通報,說涵碧樓項目建設施工中破壞了礁巖,要拆除涉及破壞海岸線的建築,恢復生態功能。

這是句平平淡淡的話。

不合規的話,是誰審批的,誰來承擔二十多億資產損失。

一位算命大師在2009年告誡剛在青島拿地的賴正鎰:

5年之內艱難,5年之後起步。

大師算準了開頭,但算錯了結果。

3

十幾年前,張化橋寫過一篇文章《重商主義之禍》,講當時招商引資走向極端。

我們從巴西和澳大利亞把礦石運來,把我們祖先留下來的黃土地變成黑土地,我們的河流被嚴重污染。

只為積累那些正在溶化和縮水的外匯儲備。

十幾年後,「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這句話不再是文藝表達,而變成了重拳出擊。

2019年1月,央視播放了一個專題片:《一抓到底正風紀——秦嶺違建整治始末》。

做成專題放在央視黃金時間播放,這件事顯然超越了事件本身。

秦嶺成了一面鏡子,各地都在照一照。

環保行動利國利民。不過在實際行動里,我們又容易走向另一個極端。

過去一年,從長城腳下,到海南清水灣,不少違規別墅都被清理了,一些企業主甚至鋃鐺入獄。

有的被清理的房子五證齊全,符合當時的法規政策,有的甚至還是省級重點項目。

這次,法溯既往。

在青島市區,很多新建築也有類似的問題。

比如石老人海岸線上,很早以前傳說要做一個公園,後來成了41套法式高端別墅。

說句實話——我覺得這些法式別墅立在海邊,真的比涵碧樓項目醜得多。

更遠的海南,除了清水灣一個項目被拆掉之外,海花島是罰款2.15億元,完成階段性整改的,融創的日月島也只是罰款5001萬元。

青島涵碧樓並非賴正鎰遇到的第一個環保難題。

他們在南京的涵碧樓項目,拿到地後才發現有26畝面積屬於水源保護區,報審時才知道不可以開發。

更改規劃後,他們又在地塊下方發現一根江水源熱泵管道,這與原有規劃發生衝突,項目再次停工。

這根管道,在從規劃部門拿到的地形管網圖上並沒有被標識出來。

青島涵碧樓的命,顯然沒有不遠處融創維多利亞灣和星光島好。

涵碧樓破壞的是礁石,維多利亞灣和星光島則都是人工填海的地塊。

維多利亞灣和星光島曾經都屬於王健林,拿地的時候,得知星光島是商業用地,萬達不幹了。

後來青島就有了東方影都,再後來,萬達就填了維多利亞灣,可以開發住宅。

賴正鎰意識到自己和內地企業家的差距,還要在拿地好幾年之後,他終於公開承認:

當時沒有經驗,土地是商用的,沒有談好。

2020年1月16日,涵碧樓酒店林先哲公開感謝了青島政府對台企的貸款政策:

如果沒有青島農商銀行提供的5億元的貸款,我的企業就要倒閉了。

2003年,那個發表《中國大陸充滿著新的希望和機會》的賴正鎰,肯定想不到結局會是如此,當時在台下聽他演講的,包括了王石、王健林、潘石屹、胡葆森等人。

從看好大陸,到花3.5億美元投註大陸,賴正鎰看上去做對了所有事情。

商人,真的是一個絕對不能犯任何錯誤的職業。

我以前寫過伊索寓言里的一個故事。驢子馱一包鹽,覺得重,耍滑頭,過橋的時候淌了一趟水上來,鹽包輕了一大半。

驢覺得自己聰明,後來商人治驢,下次馱鹽前先讓驢馱一包棉花,驢又從河里淌,上岸累得半死。

人們的小聰明跟驢一樣。

因為偶然的機緣和運氣,一些事情成了,就覺得自己牛。

直到後來看到結果,才了解自己的力量,發現自己還是不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