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都很火的動物森友會到底在火什麼?能吃嗎?

本文來源:ELLEMEN睿士

微信id:ellemen_china

作者:antares

時髦的人都在玩森友會啦!

國際水果貿易合作有限公司、活魚現殺、掃QR、狼蛛島、摸王冠、蘿蔔期貨、求南半球….

最近你的社交網絡大概正在被這些詞頻繁轟炸著,就算是再遲鈍的社恐也應該發現了,自己所有的QQ群與微信群,已然大多都變成了森友會群。

每個時間段都有人在無止境的討論著森友會相關的事情,如何釣魚,如何養花。

往常小貓兩三隻的switch好友欄,也突然開始出現了兩位數以上的人群,而他們的頭像ID下,都齊刷刷寫著幾個綠色的小字「集合啦,動物森…」(由於顯示字數有限並不能顯示全名),堪稱盛況。

還沒有開始上島的人民,被輿情挾持,不由自主開始心慌:「他們到底在玩什麼?我是不是也該……」

什麼是森友會?

具體來說,你將扮演一個擁有很多朋友的島主,以現實時間來經營你在島上的每一天:釣魚,砍樹,抓蟲,打扮你的家與你自己。

等等,聽起來這隻是尋常的一款輕度休閒遊戲?

不不不,你得相信,沉迷其中是有理由的。

  台灣遊戲《還願》闖禍之後,憤怒的大陸網民也擔心後續效應

友好的買房模擬器

買房已經不算什麼新奇話題,反正橫豎買不起已然成為了大家心中永遠的痛。

而作為被蛇頭開發商拐騙上島的你,首先就會背負上房貸。

乍一看這個遊戲裡的房貸非常友好,首期只要50000鈴(遊戲內貨幣單位:鈴幣)就可以獲得一個帳篷。

為了吸引客戶,這50000鈴還可以用5000積分點數來支付,一種日系便利店氣息鋪面而來。

積分更是容易獲得,挖幾個草,釣幾條魚都有積分,簡直是不用很麻煩很累也可以還房貸。

然則奸商的計劃才剛剛開始……

▲初期簡陋的居住條件

付好首期房貸後,奸商開始循循善誘:「您是不是覺得現在的房子小了點?」

換大一號需要背負二期房貸198000鈴,這次便不可以用積分來支付了,前期的賣魚賣蟲讓人們多少有了些原始積累,大多數玩家在一天內就可以還完二期房貸。

接下來便是三期擴建……四期擴建……

到目前為止的可靠信息來源,共有七期房貸,當然後期會越來越貴……第七期改建地下室需要2480000鈴。

為了盡快還完貸款,許多玩家開始了日夜不休的肝遊戲流程。

賺錢的辦法五花八門:有冒著被咬到昏迷的危險自制狼蛛島抓狼蛛的;也有努力和好友互當水果販子賺差價的。

一個特產水果在原產島嶼和非原產島嶼差價100,想要買入滿包的水果,需要至少在朋友的島上對著商店操作200下才能賺到這3w的辛苦錢。

本該休閒輕鬆還貸款的遊戲在發售初期一下子變成了傷肝刷錢遊戲,感覺上似乎並不是設計者的初衷。

不過仔細分析一下又非常合理。

和現實中不一樣,遊戲裡沒有房貸利息,沒有無止境的看盤和爭吵,沒有學區沒有商業圈,沒有繁瑣的手續,仿佛我們真的只需要努力就能買到房一樣。

而還完肉眼可見的七期貸款後便似乎可以真正開始休閒輕鬆的遊戲流程,某種意義上這暗合了社畜們的心意:只要我好好賺錢,我就可以提前過上退休養老的生活。

人類的本質就是換裝

繪制服裝是動物之森遊戲的傳統。

從前作開始,玩家群體就有著在遊戲中自己設計服裝的傳統。

無論是繪制主題服裝或是其他作品的cos服,甚至是部分奢侈品與潮牌品牌的經典設計,都是大牌子,動動手就有。

實在手笨的,掃一下QR碼,就可以獲得前作中玩家們上傳的服裝設計,想在森友會裏玩換裝遊戲,更是再方便沒有了。

而本作將繪制這一功能擴大到地面、牆壁和畫板。

在遊戲性上看起來並沒有額外增加什麼,但這個功能無疑是誕生了一堆梗圖的出現。

許多人第一次注意到森友會這款遊戲也是因為這些看起來奇特而有趣的梗圖。

然則需要注意到,這其實並非是一個所有人都有耐心去體驗的玩法,大多數玩家仍然會保持著搭配現有服裝或是直接獲取他人繪制好的服裝的習慣。

因此與其說繪制是森友會吸引人的玩法,不如說是有效的宣傳手段,只要有繪制功能在,梗圖便能源源不斷。

部分商家也巧妙地嗅到了該功能隱藏的商機,國牌Lo裝店新路德維希將自己的新作虛數茶寮系列在森友會中繪制了同款,大抵也是抱著蹭一波熱度的心思。

無論Lo裝還是Cos服,或者奢侈品與潮牌,只要你稍微懂一點繪畫或者有點創意,在森友會裏就能玩梗玩得很開心。

所有人都在釣魚

擁有釣魚玩法的遊戲不在少數,近年來更是成為標配。

另一款著名釣魚遊戲FF14也以釣魚玩法聞名,魚類能否上鉤取決於遊戲內的天氣、時間、合適的魚餌、技能是否連續發動等因素。

不少魚王往往需要耗盡玩家數周甚至數月的時間。

森友會的釣魚系統則看起來友好不少,要素只有地點、時間、島嶼所屬半球這3個。

但是與FF14採用遊戲虛擬時間相比,森友會採用了現實月來作為時間跨度,魚類會隨著每個月的結束而短暫消失。

而森友會3月20號才正式發售,玩家們為了收集圖鑒,需要在剩下的10天內釣滿3月的魚,一時間每個人都在焦慮「為什麼那條魚還不上鉤?」

既然釣魚那麽麻煩那麽累,那麽我們為什麼要釣魚?

對於其他遊戲來說,釣魚可能是成就,是小型獎勵。

是打發時間的消遣或是遊戲素材的積累。

但是對於森友會來說,即使不考慮賣魚,單單只是為了體驗博物館,就很值得將釣魚和抓蟲進行到底。

嚴格來說,這座博物館在「博物」這個層面上實在過於簡陋,館長貓頭鷹也只會在你捐贈藏品時友善地詢問你一次「要聽介紹嗎?」選擇跳過的話館長就只會默默收下藏品。

而你本以為藏品前會有館長介紹的詳細標簽,卻只發現了捐贈人(也就是你自己)的捐贈信息時,未免會有一點點小小的失望,故而不少要求嚴苛的博物愛好者們 都紛紛吐槽「博物館裏的物種介紹居然只有一個名字,什麼詳情都沒有」。

可是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甚至不用語言去描述,森友會裏的博物館,是一座能讓你感動的掌心博物館。

這是我見過的在遊戲中展示最為細膩的博物館建模:空氣中的微粒在光束中徐徐閃動,化石在柔和的光線下帶著遠古特有的寧靜,龐然大物殘余的骨架仿佛在敲響久遠的鐘聲。

雨後清晨的陽光流動在水面上,深海層層光影細膩而溫柔,魚類們在水中劃過,身姿優雅輕盈。

伴隨著你的呼吸,蝴蝶在朽木上緩緩振動亮藍色的雙翅,而一旁的鳴蟲正在輕聲歌唱。

我被驚呆了。

這個遊戲裡是有表格式的動物圖鑒的,其中會記錄你釣到的魚和捉到的蟲——這種圖鑒也是現在大多數具有收集要素的遊戲的標配。

但是製作組竟然花了巨大的工作量將這個圖鑒以另一種形式直接展現在了我的面前。

在這一刻,我釣到的鱸魚不再是一件400鈴的道具,而是一條在我面前遊動著的展品,記錄著我在島上的每一桿。

這是個給廣大成年人的夢境。

眼前這所有美妙的景象,都來源於你在遊戲裡每個日夜辛勤揮桿捕捉挖掘的成果。

從小就被告知努力一定有回報,這是兒童時代樸素而美麗的價值觀。

可慘淡的現實裏我們經歷了太多一無所成,無數個日夜的拼搏最後也不一定能獲得想要的收獲,習慣了沮喪,開始對生活失望,最後變得疲憊而平靜,仿佛這樣就是長大的樣子。

而森友會虛構了一個小空間,讓你看到每一次努力都會換來回報,從小型的裏程獎勵到第一次踏入博物館的驚喜,每一步都是你的成就,最終展示在你的眼前。

禮物的治癒

禮物是什麼?《簡.愛》中有過這樣一段對話:

-「你盼望一份禮物嗎,愛小姐?你喜歡禮物嗎?」

-「我說不上來,先生,我對這些東西沒有什麼經驗,一般認為是討人喜歡的。」

-「一般認為……可是你認為呢?」

-「我得需要一點時間,先生,才能作出值得你接受的回答。一件禮物可以從多方面去看它,是不是?而人們需要全面考慮,才能發表關於禮物性質的意見。」

而森友會用自己的方式對這個問題作出了回答。

推特和微博上有很多玩家分享了他們在森友會中的經歷:

「昨天辛苦一天幫一頭小豬蓋好房子,今天從她背後走過,她竟然回頭激動地跑過來感謝我……」

「送了火鳥一件衣服,本來以為就是和其他遊戲一樣刷個好感度而已,結果她不僅僅只是穿了一天,後來她都把那件衣服掛在床頭……我好感動……」

「作為一個殘疾人,森友會中有輪椅的設計,這讓我感到了被尊重。」

「我去朋友的島上和她的鴕鳥聊天,鴕鳥正在給自己做家具,就送了我家具圖紙誒!

製作組在遊戲裡無時無刻不在展示禮物的最初定義:為了表達心意而互相贈送的物品。

你在遊戲中可以邀請最多十個小動物來你的島上住——這一百多隻小動物每一隻都有自己的口癖和習慣,會和你聊不同的話題,時不時還會給你送禮。

而你的行為也會獲得相應的反饋:如果你冷漠對待他們,那小動物們也會逐漸開始對你生氣,最終搬走。

而如果你積極回應小動物們,每天和他們聊天,了解他們的喜好和想法,他們會告訴你他們的煩惱,也會分享開心的事情,還可以互贈禮物,島民之間的羈絆也隨之緊密,最終展現出人情的樣子。

這個世界因為製作組精心製作的細節為我們展現出了現在恐怕再也見不到的人情味,而禮物之間的互相饋贈給玩家帶來的滿足感同樣也是製作組送給我們玩家的禮物。

在忙碌而疲憊的現實生活中,能讓人獲得短暫的寧靜時光。

那麽無論如何,這便是個值得你關注的遊戲了。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釣魚、捉蟲,去朋友的島上玩。

從明天起,關心博物館。

我有一座小島,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