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其他病去醫院卻被檢測為新冠陽性,「無症狀感染者」爭議再起

中國官方迄今仍未將「無症狀感染者」列入確診,一直以來都有質疑的聲音。

「無症狀感染者」並不是「不知道自己已感染」,而是「已被檢測為陽性」卻沒有症狀。

對於這樣的案例,中國目前都不列入確診不公布。

近日湖北的確診案例,因其他病到醫院就醫卻被檢測為新冠肺炎陽性,為典型的無症狀感染者。

河南的確診案例則是找不到源頭,懷疑是被無症狀感染者傳染。

3月29日,多次對這個官方政策窮追猛打的《財新網》嚴厲批評,要求無症狀感染者的統計數據公開透明。

近日輿論對此的質疑聲音比較大。

兩大網紅鍾南山和張文宏都為此出面表態。

本文來源:上觀新聞(解放日報旗下)

微信id:shobserver

最近兩天,國內出現零散的本土病例。

湖北荊門河南漯河的病例通報來看,這兩例病例都與無症狀感染者存在聯繫。

湖北荊門市

「2020年3月27日,1名甲狀腺疾病患者到市一醫院(南院區)就診入院,3月28日經核酸檢測,結果為新冠肺炎陽性檢測者,診斷為無症狀感染者。」

這是因其他疾病就醫檢查,而發現的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

河南漯河市

「2020年3月28日0時-24時,河南省新增新冠肺炎本地確診病例1例,患者為漯河市王某某。」

根據河南省衛健委通報,王某某與郟縣的兩例新冠病毒無症狀感染者,和一例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單陽性、無症狀者有所關聯。

通報顯示,王某某可能是因接觸無症狀感染者而出現感染的病例。

這些病例讓「無症狀感染者」的話題再度被輿論聚焦。

「無症狀感染者」會不會成為疫情防控中的「暗箭難防」?

找不到的源頭

河南省4例本土病例是如何感染的?

關於河南漯河市的本土新增病例,小觀昨天也有進行相關報導,詳情戳:核酸檢測「陽性」還分單雙號?通報中「唯一本土病例」的背後,這些知識點學習了→

其實,這起新增通報,還一下子牽出了平頂山市的三例無症狀感染者——郟縣人民醫院的三名醫生劉某、張某、周某。此次新增的確診病例王某某與其中的張某,就是屬於接觸者。

根據通報信息顯示,確診的王某某,女,59歲,是漯河市圖書館的一名保潔人員,住漯河市源匯區恒大名都小區。

3月24日晚出現頭痛症狀,26日下午17:00左右自測體溫38.5℃,19:30左右在其兒子駕車陪同下,到漯河市中心醫院發熱門診就診,隨後就地隔離觀察。

28日20:20確診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王某某密切接觸者15人,均在接受集中隔離醫學觀察。

王某某是怎麽被傳染的呢?

3月29日下午,河南省衛健委發布的情況通報顯示,王某某於3月21日10:00左右在漯河汽車站乘坐長途客車到平頂山市郟縣汽車東站,在其郟縣同學張某(郟縣人民醫院醫生)駕車陪同下到鄉下掃墓,在郟縣期間與張某一同就餐3次。

據人民日報-健康時報報導,此前網上流傳了一份《河南省漯河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本地確診病例的調查報告》,對於其軌跡有更為詳細的披露。

到達郟縣後,其同學張某(郟縣人民醫院醫生)駕車陪同其到郟縣上墳,當晚還在張某家留宿。

據患者自述,其同學張某當時告知王某某前幾天有點感冒。張某26日16:00左右電話告知她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不過該網傳的「調查報告」目前還未獲得河南官方確認。

王某某的同學張某又是在哪感染的呢?

在河南省衛健委3月29日下午的通報信息中,也有披露。

張某於3月13日晚與劉某、周某(二人也為郟縣人民醫院醫生)等人在飯店同桌就餐。

其中,劉某曾有武漢出行史,返郟後自行隔離14天期滿。

3月25日,郟縣人民醫院對參與疫情防控的一線醫務人員進行健康體檢,在核酸篩查中發現張某、周某為無症狀感染者,劉某核酸檢測為單陽性、無症狀,3人正在接受集中隔離醫學觀察。

從通報信息來看,王某某和張某的流行病學調查線索都比較明確,曾有武漢出行史的劉某是個關鍵人物:他跟張某、周某一起就餐,同時張某又見了從漯河來的同學王某某。劉某是這四個人中的「核心」。

張某的同事劉某是在哪裡感染的?

3月29日,平頂山市人民政府官網曾發布了一則《郟縣發現兩例新冠肺炎陽性檢測者》的信息:

3月25日,為盡快全面復診,郟縣人民醫院在對醫護人員進行健康體檢核酸篩查(非定點核酸檢測機構)時,發現劉某仁核酸檢測單陽性(春節前有武漢旅居史,返郟後自行隔離14天,經檢查無症狀後上班),張某領、周某鋒與其有密切接觸史……

不過隨後這則信息在官網被刪除。

劉某會不會因為武漢旅行史而被感染呢?

早在1月23日10時起,武漢就封城了。也就是說,如果排除了劉某在封城後離開武漢的可能性,就算劉某是於1月23日早上10點前出的武漢,到3月13日和張某、周某一起吃飯時,也已經50天了。

那劉某會不會是因為在醫務工作中被感染的呢?作為一線醫務人員, 要麽是曾與確診或疑似病例直接接觸過,要麽是直接進行過病例標本采集、病原檢測、病理檢查、病理解剖。

但是河南也已經連續30天沒有新增病例了。

作為兩起通報病例中感染的源頭,劉某如何被感染,成了最大謎團。

我們身邊有多少無症狀感染者?

他們會傳染別人嗎?

不管劉某是如何感染的,大家都很關心的問題是,無症狀感染者還會傳染人嗎?

國內不少專家都曾表示,不用太擔心因無症狀感染者而引起的第二波疫情。

國家衛健委新冠肺炎疫情應對處置工作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感染中心主任醫師蔣榮猛說:

「因為經過這段時間全國的防控,很多感染後發病的被確診、密接人群以及關聯人員都進行了隔離處置,這種方式是處理無症狀感染者的最好方式。」

「只不過對於超長潛伏期的無症狀感染者,可能存在漏網,不過這個數量極少,進一步傳播的幾率非常小。」

「而且一旦發病,在現有嚴密的防控篩查體系中能被發現,一旦發現,及時進行密接人群的隔離處置和管理,不會引起大規模暴發疫情。」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黨委書記盧金星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說:

「在武漢這樣的風險(無症狀人群成為感染源)應該是比全國更小了,它暴露的周期已經夠長了,采取了這麽長,漫長的封控措施,已經遠遠超過了我們所說的14天的潛伏期。」

「他(無症狀人群)如果有問題的話,也應該早就顯現出來,還不是絕對,我們在今後的工作當中還是不能鬆懈。」

但是在3月27日舉行的「病毒演變、進化、傳播的基礎研究與防治實踐(從SARS到COVID-19)」研討會上,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新冠肺炎上海專家治療組高級專家組組長張文宏談到:

「無症狀攜帶者他們攜帶病毒延續時間會超過三個星期,隔離期結束後若病毒仍是陽性,會造成極大傳播風險。這正是新冠病毒的狡猾之處。」

昨天,央視新聞報導了鐘南山關於「無症狀感染者」的一段表述:

「一般來說,無症狀感染者對與其密切接觸的人的傳染率很高,但是中國近期新冠肺炎新確診病例數不僅沒有上升,反而在不斷下降….」

「這可以說明:中國還沒有大量的無症狀感染者。

關於「無症狀感染者」的定義,小觀之前也介紹過,所謂「無症狀感染者」,簡單來說,就是感染者無發熱、咳嗽、咽痛等臨床症狀,但是呼吸道等標本,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

患者身上攜帶病毒,自己卻不發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病了,但卻可以在無意間傳播病毒給其他人。

「有病例我們能接受,只是經不起再一次爆發」

我國目前無症狀感染者的人數究竟是多少?

既然有傳染性,為什麼長期以來,無症狀感染者都不作為新冠肺炎感染者被統計在錄?

特別是從通報中看,郟縣25日就對那兩名醫生(指張某某及其同事)做了核酸檢測,且呈陽性,為什麼當時不通報?

為什麼當漯河的病例確診了,流調回溯到他們的頭上,郟縣才和盤托出,這算不算瞞報?

一系列問題,讓人們再次對無症狀感染者的存在感到擔憂,不過,與其說是擔憂無症狀感染者的存在,不如說是擔憂信息不透明,不知道身邊還有無症狀感染者。

既然我們身邊潛藏著風險,官方就應該說清楚講明白,而不是遮遮掩掩。

半月談提到,早在幾天前,當地就有「郟縣發現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傳言,有人甚至在網絡上曬出了郟縣人民醫院「封院」的照片。

但是,官方一直沒有公布有關感染者的任何消息,而是任由「傳言」滿天飛。

3月27日下午15:08,郟縣縣委宣傳部官方微博@美麗郟縣在回應網友「確診的那三例是真的還是假的呢」時還稱:「親,請以官方消息為準!」 

正如網友所言:

「數據做的再好,無症狀也會傳染的」

「我們需要客觀事實,零不零是次要」

「有病例我們能接受,只是經不起再一次爆發」

無症狀感染者即便不納入確診病例,衛健委也應及時通報無症狀感染者的數據以及詳細的行動軌跡。

不要因標準不一,而讓「確診」成「瞞報」。

3月26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中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時強調:「要高度重視防治無症狀感染者。」

根據中國政府網的報導,李克強在這次會議上提到:

「無症狀感染者究竟有無傳染性?病情會不會進一步發展變化?衛健委要組織專家認真研判,拿出科學防治方案。這是我們鞏固疫情防控成果、防止出現防控漏洞的重要內容。」

李克強還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有關部門一直在根據情況變化不斷調整診療方案,對於出現無症狀感染者這一情況,也要因應變化、科學應對。

相對於確診病例,對於隱藏的無症狀感染者,如何進行防範、如何降低感染率,成為當前的重點,也是難點。

在目前全面復工復產之際,疫情防控仍絲毫不可鬆懈。

更為重要的是,防控傳染病,不單單是專業醫生、疾控人員和政府的事,也是每一個公民的事情。

希望公眾與政府部門可以達成良性互動,希望對於「無症狀感染者」的通報能夠像「確診病例」一樣,成為平常。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