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要求紐約封城被拒,紐約市可能會比武漢更嚴重?

本文來源:冰汝看美國

微信id:gh_17e58ec730d3

作者:王冰汝(鳳凰衛視駐白宮記者)

截至28號晚,在美國有超過12.4萬例冠狀病毒病例。

約有一半在紐約,是美國其他任何州的近十倍。

28號白天特朗普曾兩度表示,他正在考慮對紐約,新澤西和康乃狄克州下「封城令」。

此言一出,立即遭到紐約州長庫莫反駁,庫莫說如果特朗普宣布封城令,就是與州政府宣戰。

為什麼庫莫堅決反對「封城」?

他這樣解釋說:

「封城」是在武漢采取的行動,我們不是中國,我們也不是武漢,我不能告訴美國人,你不能離開紐約,你不能離開新澤西或者加州,然後「封城」將發生在美國全國範圍。

這個時候我們如何重振美國經濟?在美國歷史上可能要追溯到美國內戰,才會有邊境管控。這樣的行動將會使美國經濟癱瘓。

庫莫誓言,作為紐約州長,他絕不會關閉紐約邊境。

不過庫莫似乎對「封城」有一些誤解,他說封城意味著貨車無法進入紐約,食物無法送抵紐約,郵遞員怎麽送郵件?這樣將會損害紐約人民的生活與安全。

庫莫說:封城如何做到的?我無法想象。封城就是非法!製造混亂!

幾個小時之後,特朗普妥協,他宣布「封城令」沒有必要,但是美國疾控中心將會發布嚴格的「旅行建議」:敦促紐約,新澤西州和康乃狄克的居民在14天內不要進行非必要的國內旅行。

此建議不包括關鍵基礎設施行業的員工,比如卡車,公共衛生,金融服務,食品供應領域。

三個州州長將完全自主決定如何實施。

不封城的結果就是遭到了隔壁鄰居的嫌棄。。。

羅德島州長Gina Raimondo27號說,現在有一種危險叫做「NYC」(紐約市)。

羅德島將要挨家挨戶查找從紐約來的人,確保他們進行14天隔離。

從周五開始,羅德島警察就開始盤查掛紐約車牌的車輛,周六國民警衛隊加入,駐守在機場,火車站,巴士站,並幫助羅德島挨家挨戶找紐約人。

如果紐約人不接受強制隔離,將被處罰最高500美元罰款,以及90天監禁。

紐約目前超過5.2萬人確診,羅德島目前只有200多人確診。

Gina Raimondo說她諮詢過了律師,不會關閉邊境,但是會強制要求紐約人隔離。

紐約州長庫莫聽到這個消息後大怒,說如果羅德島堅持執行這項政策,他會起訴羅德島!

紐約州的鄰居談「紐約色變」不是沒有道理的。

康奈爾醫學院的肯特·塞普科維茨(Sepkowitz)醫生警告說,在接下來的幾周中,美國也許會有不少城市變成下一個紐約。

雖然紐約州與紐約市是當前新冠疫情的重災區,但他警告那些抱著僥幸心理,以為自己可能會躲過疫情的州,需要大家做好預防和可能遭受災情的準備,新冠病毒並不會就此罷休的。

塞普科維茨說:位於路易西安納州的紐奧良的確診數字在過去兩周上漲了十倍,底特律也變得非常危險。

紐約和當時的武漢有多像?

已經有美國媒體將現在紐約的情況與兩個月前的武漢進行比較。

武漢總共有居民1100萬人,紐約是860萬人,武漢在兩個月後,戰勝了冠狀病毒,城市開始逐漸復甦,並將於4月9日重新恢復生產。

而三天後的4月12日是特朗普所公布的復活節「復工日」。

武漢最終的感染人數為50006人,死亡2531人,這個數字在未來將不會有大的變化。

而就在中國的數字已經穩定後,美國從感染人數上超過了中國。

紐約市同樣現在面臨缺少醫用口罩與防護裝備。

為了節約物資並且減少感染風險,武漢的醫務人員試圖減少進餐,同時避免用洗手間休息,這樣中間醫護人員就可以不用換衣服。

武漢是湖北的省會,當時國內在短時間內調集了大量的醫療團隊與資源,來解決武漢的病情爆發。

而現在的紐約醫院,正在經歷武漢所經歷的一切。

▲紐約醫院使用制冷卡車作為臨時停屍房

▲紐約市議會主席發推特說由於口罩短缺,有紐約醫院要求員工一張口罩需要用一個星期

▲紐約皇后區Elmhurst醫院的醫生不顧違反規定,拍下了紐約急診室的真實狀況。

物資嚴重短缺,人手不足

如果紐約大都市圈冠狀病毒的增長率繼續維持現狀的話,那麽這將比武漢或義大利倫巴第大區遭受更為嚴重的爆發。

通過所有人強制隔離會有效的阻止案例上升,但是可以說的是,在爆發的這一點上,紐約大都市地區在使曲線變平方面取得的成功少於武漢或倫巴第大區在同一時期所做的。

下面從4個數字緯度來對比現在的紐約與2個月前的武漢:

1.每1000人的感染人數

在疫情爆發的初期階段,人口的數量並不重要:

一個傳播源只可能會感染少數人,無論這個傳染源身處10萬的城鎮還是千萬人口的超級大都會。但是隨著病毒的幾何式傳播,人均病例數可以很好地衡量社區中冠狀病毒的流行程度。

從表格中來看義大利重災區倫巴第和武漢的數字,目前紐約依然處於這兩個地區之下。

但是武漢的疫情已經基本結束,倫巴第地區也已經經歷了長時間的爆發,紐約則仍在爆發的初期,感染人數很可能迎來大規模的增長,超過倫巴第與武漢。

不過這一數字仍有著統計角度上的缺陷,並不能無法精確的衡量疫情的輕重,每個國家與地區的測試方式不同,而且有限的測試則會導致很多病毒攜帶者並未被最終確診。更適合作為觀察疫情初期傳播程度的監控。

2.每1000人的死亡人數

檢查死亡率可以在在不同地區進行更直接的比較,這避免了其他變數帶來的干擾。

測試差異對死亡影響不大,因為在美國大多數爆發疫情的地方,病重的患者都需要進行測試。

目前紐約的死亡率遠低於武漢與倫巴第,但這並不意味著紐約的感染者更年期或者醫療設備更好。

只是目前更多的感染者仍處在感染初期,從感染到病重仍需要一周左右的時間。

3.感染人數隨時間的增長率曲線

為了評估未來爆發的可能性,不僅要看病例數,而且要看病勢有多快。

上面的圖表顯示了過去一周內累計病例隨時間的增長率。

此圖表上的40%的增長率意味著累計病例數每天都在增長40%。

如果比率為100%,則意味著病例數每天都在增加一倍。

公共衛生官員一直在談論社會疏離措施作為「拉平流行病曲線」的一種方法。

這種扁平化意味著該圖表中的利率正在下降,最終降至零。

紐約目前的增長率剛剛超過30%,這表明它的曲線仍然相當陡峭,新冠病毒正在繼續在整個地區迅速傳播。

在其他一些大都市地區,例如路易西安納州的巴吞魯日,增長率很高,但病例數仍然很少。這意味著在疫情蔓延之前,社區可能仍然有時間弄平曲線。

但是,案件多,增長率高的社區正面臨著嚴重的問題。在大量病例之上的高增長率意味著更多的人正處於生病或死亡的軌道。

4.感染人數的增長率曲線

上面這一個表格,可以從數據上個區別出大量感染的地區與還未爆發地區,在感染者增長率上的對比。如果這一曲線能夠放緩逐漸下降,則顯示了這一社區已經成功控制了病毒的傳播與增長。

通過這個圖標來看,紐約地區的局勢似乎並不樂觀。

一旦感染的病例比率達到相同的水平,病例數的增長率將會遠高於武漢或倫巴第。

其他大都市地區,例如底特律和紐奧良,在沒有采取預防措施的情況下,冠狀病毒爆發可能也非常高。

相比之下,西雅圖和舊金山地區在平緩曲線方面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為何紐約成為了全美的重災區?

關於紐約為何成為美國疫情最重的地區,第一個解釋很簡單:紐約是美國面積最大,人口最稠密的城市,而冠狀病毒則傾向於在人口稠密的地方傳播。

紐約州州長庫莫在周三時說:「這種空間上的親密關係使我們很脆弱。」

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紐約市平均每平方英裏人口超過27,000。這是芝加哥和費城密度的兩倍以上,洛杉磯人口密度的三倍以上。

紐約應該是美國最習慣人擠人的一個城市,紐約客們每天都體會擁擠:在地鐵上,在人行道上,在酒吧裏,而這一切都為病毒傳染創造了絕佳的條件。

紐約市市長白斯豪(Bill de Blasio)市長說:「我們已經習慣了擁擠,習慣於排隊,習慣於彼此靠近。」

紐約市人口超過800萬人,也是美國最大的城市。因此,紐約市冠狀病毒的高發病率也是城市規模的反映。

塞普科維茨說,即使美國的全國人均感染率不是最高,但紐約也可能在冠狀病毒感染方面處於領先地位。

提高疑似患的檢測率

紐約有這麽多確診的冠狀病毒病例,另一個主要原因是紐約接受測試人群更多。

美國在測試疑似感染的行動上落後於其他國家,全國各地都有很多人在抱怨自己疑似感染但無法得到測試。

對此,紐約竭力推動在最密集地區專門設立的醫院,實驗室和駕車通過三種模式測試。

經FDA批准,紐約州授權28個公共和私人實驗室於3月13日開始測試冠狀病毒。

紐約州長庫莫說,紐約已有超過100,000人接受了冠狀病毒檢測。他星期四說,全國所有測試中約有25%是由紐約完成的。

「我們正在采取積極的方式,以便可以隔離病毒並減少傳播。」

確實,大範圍的測試可能會使數字看起來不好看,但是衛生官員說,這對於減慢病毒的傳播至關重要。

測試越多,你就越能隔離那些感染該病毒的人,從而阻止其傳播。

紐約大學醫學院醫學倫理學系主任卡普蘭(Caplan)博士說,測試只是數字高的部分解釋,僅僅是測試不能完全說明問題,而當這裡有更多的ICU開始建造中,證明了紐約所爆發的疫情更嚴重。」

政府舉措遲緩猶豫不決

在危機期間,庫莫的日常新聞發布會贏得了如潮好評。

但是在爆發初期,他與市長白思豪都沒有采取激進的措施,比如關閉學校,並且禁止大型活動與社交聚會。

從3月1號紐約出現第一例新冠確診以來,確診人數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呈指數級增長,超過了5萬人。

卡普蘭解釋說:「社交隔離並不會阻止傳播,但會使其傳播變慢,並且更易於治療。我們現在的\’拉平曲線\’出現的太緩慢了。我認為整個國家在行動上都太慢了。」

庫莫和白斯豪在3月12日宣布限制了500人以上的聚會,但拒絕更多的強制干涉活動。

白斯豪在當時這麽說的:「我們將非常迅速地提出指示,以減少人群和聚集性活動,但是目前大家還可以保持小範圍的活動量。」

隨著冠狀病毒病例繼續呈指數增長,紐約州下令所有學校在3月18日之前關閉,而那時紐約已經有2300例。

州長庫莫下令從3月22日起將非必要工人留在家裏時,紐約州的案例已經超過了15,000多起。

相比之下,加州也早期疫情的爆發與紐約類似,但采取了更積極的措施來限制社交生活。

3月16日,舊金山灣地區的領導人制定了就地庇護令,在全州的在500例病例的情況下,要求所有人留在家中。

州長加文·紐瑟姆(Gavin Newsom)於3月19日發布了一項全州範圍內的全家待命令,當時加州有900例確診。

由於新冠病毒呈指數級傳播,即使延遲幾天也可能導致重大差異。

卡普蘭說:「早期隔離很重要,因為它會使病毒更難在人與人之間快速傳播。當傳播速度變慢時,這一地區將在醫院,重症監護病房和呼吸機中有足夠的位置來治療病人。」

旅遊勝地變全美輸入重地

紐約市作為東海岸最大的城市,混凝土的城市森林和自由女神讓全世界的遊客慕名而來。

作為舉世聞名的旅遊勝地,紐約是美國遊客訪問量最大的城市。

庫莫25號表示:「我們有來自中國,義大利和韓國的國際旅客。毫無疑問的是,病毒的到來要早於我們知道情況時,病毒進入紐約州比任何其他州都早得多,因為那些人先來了這裡。

早在2月份起,特朗普政府就實施了一系列旅行限制,以試圖阻止這種擴散,這甚至早於紐約宣布第一例新冠確診的時間點。

2月2日,美國對近期前往過中國的人實施了嚴格的旅行限制。

3月11日,特朗普暫停了從義大利和西班牙兩個歐洲國家的旅行。

但卡普蘭說,雖然白宮發布了旅行禁令,但這些行動仍然為時已晚,無法阻止病毒進入紐約,因為紐約市旅遊的勝地。這讓「病毒較早到達這裡,並且開始了快速的傳播。」

被病毒襲擊的紐約警察局

周五紐約警察局一位倉庫保管員因新冠病毒去世,這引發了紐約市警察局內部的一些動蕩。

截止本周五,已經有512位紐約警察新冠病毒測試陽性,比前一天增長了161人。

周五當天,有4122名警察申請了病假,這一數字占據了紐約警局全部警力的11%。

目前紐約警局已經向執勤警察分發了口罩,手套,酒精消毒液,以確保警官們在執勤工作時的安全。

此外,如果有任何警察感覺身體不適,就可以申請病假在家中休養。

在大量的警察請假在家的同時,囚犯們也從監獄中釋放出來了。

當前紐約州將釋放600名違反假釋的囚犯,這是該州為阻止冠狀病毒傳播所做的努力的一部分。

紐約州的立法機關對此舉表示贊賞,目前全州的各個監獄已經釋放了總共1,100人,最有名的是因為性侵與強奸被判入獄的好萊塢知名製作人哈維·韋恩斯坦。

在過去48小時,紐約新冠死亡率翻了一倍,突破兩千!

紐約州長仍然拒絕抄武漢作業,主要原因有兩點:所謂美國價值觀以及不願犧牲經濟。

那麽不封城的話,紐約還有比武漢更好的辦法控制疫情嗎?答案是:沒有。

CNN主播問庫莫,接下來怎麽辦?他給出的答案沒有能讓人看到希望:我們的的選項不多,只能繼續現在的措施,等待疫情的峰值過去。

也就是一個字:等!

預計紐約的峰值在兩到三周才會出現。在美國聯邦和州政府都這麽「佛系」,不願意采取更激進的措施控制疫情的情況下,他們就連武漢到底采取了什麼樣的封城措施,都沒有基本的學習和了解。

此時此刻的美國真的很需要那句話:God bless America!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