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日進斗金、威名赫赫的獵豹是如何變平庸的?

寫在傅盛豹變5周年:獵豹是如何變平庸的?

本文來源:Wise財經

微信id: onecaijing

作者:紀昀

傅盛最近確實有點尷尬。

他的獵豹移動在今年2月被谷歌一口氣下架了45款APP,3月24日發佈財報之後,股價又應聲下跌。

盡管當天美股道瓊斯指數上漲2113點創下歷史最高記錄,獵豹移動的股價依然表現疲弱,收盤後公司股價下跌3.32%,停留在了2.04美元。

寫在傅盛豹變5周年:獵豹是如何變平庸的?

▲3月24日美股當天下跌的8只中概股

10年前,雷軍作為天使投資人曾對剛創業的傅盛說過,你要做一個10億美元的公司。

後來,傅盛曾經做到過,甚至超額完成了雷軍的期望,獵豹移動的市值在2015年5月份一度近50億美元,這樣的成績,傅盛很可能拿到了雷軍送出的1公斤金磚了。

對於1公斤金磚的「典故」,始於雷軍曾對他投資的企業創始人說,誰能做出一家10億美金的公司,就送誰一塊1公斤的金磚。

雷軍最近送出的一塊金磚,是在2019年拉卡拉上市後,送給創始人孫陶然的。

寫在傅盛豹變5周年:獵豹是如何變平庸的?

不過獵豹移動的市值如今只有3億美元了,傅盛該怎麼向雷軍交代呢?

傅盛豹變5周年,他都經歷了什麼?

今年是《傅盛豹變》文章發布的第5年。

2015年3月,自媒體人孕峰(盧泓言)寫了這篇曾經刷屏朋友圈的作品,將傅盛在互聯網圈的「江湖地位」再提高了一個層次。

傅盛也在當年的3月24日轉發了這篇文章。

兩個月後,獵豹移動的股價站上了歷史最高的36.63美元,市值近50億美元。

當時意氣風發的傅盛,已經從創業者升格為企業家、創業導師,他組建了傅盛戰隊,後來升級為紫牛創業營和紫牛基金,獵豹移動的出海戰略也被當做是「彎道超車」的典型案例,在創業圈裡一時成為一面旗幟。

或許有人已經淡忘,當年傅盛帶著獵豹移動上市後,有閒有錢的他曾一心想要將矽谷YC創業營的「傳幫帶」模式帶入中國,如果那時真的做成了,估計也就沒有後來陸奇的YC中國什麼事兒了。

(當然如今YC已經退出中國,陸奇的基金已經改為了奇績創壇,繼續實踐著創業訓練營的模式)。

也是在2015年,傅盛在海外淘到了寶,獵豹移動以500萬元的價格在A輪投資了美國的視頻社交項目Musical.ly。

後來這個項目連同News Republic和Live.me一起打包賣給了張一鳴,也為抖音的國際化鋪平了道路。

而傅盛也在這筆交易中大賺一筆,據朱嘯虎說傅盛曾感嘆這個交易中賺的錢,比獵豹移動上市後的利潤還多。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2015年,傅盛還把曾經只在電視上看得到的女神張泉靈招致麾下,擔任紫牛基金的合夥人,在張泉靈來到他的公司後,傅盛還曾問過她一個問題:

「泉靈,以前我只能在電視上看到你,那時你是我的女神。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今天你在為我打工?」

張泉靈的回答則是「因為你們身處在一條高速運轉的跑道上,而現在,我也要站在這條跑道上。」

然而這條高速路上並不只有坦途,獵豹移動此前的成功主要依賴於其手機清理軟件Clean Master在海外市場的成功,並且利用渠道優勢推廣了《別踩白塊兒》、《鋼琴塊2》等輕遊戲進行廣告變現。

據傅盛最近回憶說,幾年前獵豹移動在海外APP端一天的廣告收入就高達80萬美元。

但好景不長,獵豹移動的Clean Master在2015年6月因為利用用戶隱私信息,向用戶推送廣告信息,騷擾用戶並導致用戶懷疑自己的手機信息安全得不到保障等問題被谷歌做出了下榜的嚴厲處罰。

同月,獵豹移動在國內也因為彈窗推廣中涉及傳播色情信息受到了網信辦的約談和責令整改。

從那時起,獵豹移動的股價就開啟了連續4個月的下跌,股價出現了腰斬,從6月的36美元跌到了8月底的17美元,9月份又到了14美元左右,真的有點慘!

寫在傅盛豹變5周年:獵豹是如何變平庸的?

禍不單行,進入2016年,獵豹移動又遇到了Facebook調整算法,導致獵豹下調了全年的營收預期,傅盛在2016年的第一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坦言:

如果說我們犯了個錯誤的話,就是在第一季度的時候認為公司的收入的一些下跌是季節性的原因……

但是到四月份的時候我們發現這件事情好像不是季節性因素的影響,可能是合作夥伴的一些算法什麼的。

在2016年5月,獵豹移動發佈第一季度財報後,當月股價大跌了27.9%,在那個月里,獵豹的股價跌破了14美元的發行價,來到了10美元左右。

其股價經歷了長達19個月的破發期,直到2018年1月才重新站到14美元以上。

期間,傅盛接連為獵豹移動佈局了遊戲、娛樂、內容、人工智能等領域,甚至還曾一度涉足區塊鏈和無人貨架項目,一直在尋找海外廣告之外的另外一條支柱業務。

在被Facebook調整算法影響收入之後,獵豹移動也更加依靠海外另一大廣告平台——谷歌。

因此,如今谷歌對獵豹移動旗下APP的批量下架,其打擊比4年前獵豹受Facebook調整算法的影響更大。

在最近的財報電話會議上,傅盛表態說將重新回歸國內移動互聯網市場,把獵豹海外的移動工具和超級休閒遊戲帶回國內,同時繼續大力發展AI業務。

從2012年決定出海戰略到2020年回歸國內,獵豹移動經歷了跌宕起伏的8年,如今傅盛像畫了個圈,又站在了新的起點上。

事實證明,規則比規律更重要

在傅盛豹變那一年,他曾經說過:「只要把規律想清楚,至少一百億美金的公司是可以用方法和公式推演出來的。」

但事實證明,海外市場的「遊戲規則」比規律更重要。

如今獵豹移動的市值不僅沒有在50億美金的台階上衝擊100億美金,反而縮水了約94%,只有3億美金左右了。

對於此次被谷歌處罰,傅盛在最近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誠曾「預感過這一天的到來,但沒想到來得如此突然且不留餘地」,那篇文章的標題就叫《懸崖邊的反思》。

顯然傅盛也知道獵豹移動的APP為了廣告創收,也想了一些辦法繞過了谷歌的限制,但影響了用戶體驗,與谷歌的追求背道而馳。

而最近曾在微軟、雅虎、360和科大訊飛等公司擔任過高管職務的劉鵬(昵稱「北冥乘海生」)也撰文寫道《被谷歌剪掉命根子的出海應用,沒幾個冤枉的》。

其中列舉了一些出海應用的三宗罪:批發式生產、恐嚇式獲客、飽和式變現。

他用一個字總結了這些被下架的出海應用,那就是「該」。

劉鵬寫道:

「我沒有道德潔癖。」

「對於掙扎在生存線上的初創企業來說,為了生存,做點擦邊球的產品和生意,其實算不上大奸大惡。」

「不過,您的企業融資多少億,估值蹭蹭漲,早成了互聯網標桿,連早晨喝豆腐腦往外噴的都是人工智能和雲計算,還拿雞鳴狗盜作為核心競爭力,並且堅信自己在做一項偉大的事業,這是不是有點精神分裂了?」

這篇文章雖然沒有點名獵豹移動,但指出的一些問題,也值得獵豹移動方面警惕和思考。

獵豹移動面臨如今的被動,在責怪谷歌突然下架的同時,也確實應該站在懸崖邊上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過去做的有點過分了?

谷歌去年10月就凍結了獵豹移動旗下四大APP的廣告收入,後來同意結算其中大部分錢款,但2小時後就全部下架了獵豹移動的45個APP。

谷歌此舉的意思大概就是:錢可以給你們,但我們這兒廟小,您還是去其他地方玩兒吧!

一些出海公司雖然摸著了賺錢的規律,卻沒有遵守平台的規則,最終被踢出局的惡果還得由自己承擔。

類似的事情不止發生過這一次。

2017年2月,Facebook也突然叫停了所有中國工具類應用廣告,其中清理類和電池類APP是重點處罰對象。

主要原因就是這些工具類產品涉嫌欺騙用戶,比如告訴用戶手機內存滿了需要清理等等,嚴重影響用戶體驗。

當然那次事件中不止獵豹移動受到了處罰,還有360、百度、廣州久邦數碼科技、成都獅之吼科技、廣州至真信息科技、北京遨遊天下科技等近30家中國互聯網公司都收到了「廣告禁令」。

國內出海的互聯網公司再這樣玩下去,多少有點竭澤而漁的意思了。

早期違規者的一些違規行為,甚至直接影響到整個工具品類的APP在Facebook和谷歌兩大廣告平台沒了活路,讓後來者叫苦不迭。

傅盛在高速上為獵豹移動換輪胎

都說創業就像是在高速路上換輪胎,傅盛作為獵豹移動的創始人也一直在這麼做。

2012年,傅盛在國內安全軟件領域群雄環伺的時候,為獵豹找到了國際化的出路,又通過工具類軟件出海為公司找到了高速快跑的輪胎。

在出海僅1年半之後,獵豹移動便成功上市。

但從獵豹移動最近3年多的各項業務營收占比來看,作為公司兩大營收支柱的工具產品及相關收入和移動娛樂業務,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其中工具產品及相關收入已經連續6個季度下跌,從2018年第三季度的8.36億元跌到了2019年第四季度的2.98億元,跌幅高達64.3%。

而2019年第四季度,獵豹移動的AI業務及其他收入僅為2830.5萬元,只占當季總營收的4.6%,遠不能成為支柱業務。

寫在傅盛豹變5周年:獵豹是如何變平庸的?

▲獵豹移動各業務占比情況,圖片來源:SolarTang

當獵豹移動的兩大「輪胎」(工具產品及相關服務收入和移動娛樂業務收入)都出現下滑,而其AI業務及其他收入又不能快速成為公司的新「輪胎」時,傅盛怎能不尷尬?

他在財報發佈後也安慰市場說,「我們相信有能力戰勝這些短期困難,並在未來的幾個季度里恢復增長。」

至於幾個季度,或許只有傅盛本人知道。

另外,他還透露獵豹公司目前帳上有7億美元的資金和投資,還有重新出發的資本。

而如今,曾經跟著傅盛從360出來、探索國際化,一路打拼到上市的合夥人徐鳴,已經在2018年辭職去造火箭了;

2015年加盟的女神張泉靈也已經在2019年1月擔任少年得到的董事長,去教育行業打拼了;

2016年從百度離開創辦獵戶星空的語音首席架構師賈磊——傅盛的合夥人,2019年8月又重回百度去探索「人類對語音交互認知的本源」了。

2017年加盟的CFO姜振宇在2020年1月被曝出離職,新CFO任今濤在1月31日接任,而任今濤是1月17日剛剛從人人公司的CFO職位上辭職的,不到半個月就到獵豹移動履新了。

值得一提的是人人網前老板陳一舟,曾在2015年6月提出人人網私有化,9月份任今濤入職人人網,而後在2016年和2018年陳一舟又兩次提出私有化方案。

不過至今人人網仍留在美股,只是其股價如今在1美元附近徘徊,有被退市的風險。

雖然任今濤沒能幫助陳一舟將人人網最終私有化,但他在私有化方案的擬定上應該是有不少經驗的。

不知道任今濤如今履新CFO與獵豹移動私有化是否有關聯,當然,傅盛只說了再也不要把獵豹當成上市公司,從沒有說過要進行私有化。

但據晚點Latepost報道,傅盛在獵豹移動APP被谷歌下架後曾反思了一夜,寫了1700字的反思文章,其中一點就是:

公司過去過於關注股價、財報,認為這些都是不可承受的壓力,現在發現也不過如此,世界沒塌下來。

他反思,要放下所有,再也不要把獵豹當成上市公司、不要把自己當成企業家。

傅盛的反思與雷軍2014年8月份回應投資者的話交相呼應著。

當時獵豹移動上市剛剛過去3個月,雷軍在雪球社區的金山軟件群里回答了投資者的提問,一位投資過金山股票的人說「有段時間金山已經成為一只我忘記的股票」,對此雷軍回應道:

長期公司發展遠超過短期財報波動。上市公司的壓力就是季報,如果考慮每期季報,公司很容易變得平庸。

金山一定不能變成一家平庸的公司。

不知道六年後傅盛再讀雷軍這段話時會是怎樣的感觸。

六年前,傅盛剛剛通過獵豹上市證明了自己的能力,意氣風發,雄心萬丈;當時的雷軍也在用互聯網思維橫掃手機江湖,帶著小米狂奔向450億美元的估值。

但雷軍有一點與傅盛不同,那就是在被媒體撰寫《豹變》文章之後,「雷布斯」並沒有飄。

參考資料:

《今天雷總 @雷軍 在兩個雪球群的問答匯總》,作者:SolarTang,2014.8.23

《獵豹移動19Q4和全年財報:業務線挑戰將持續,需用現金儲備和時間競賽》,作者:SolarTang,2020.3.25

《傅盛豹變》,作者:盧泓言,2015.3.22

《傅盛:懸崖邊的反思》作者:晚點LatePost,2020.3.21

《被谷歌剪掉命根子的出海應用,沒幾個冤枉的》作者:北冥乘海生,2020.3.21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