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本文來源:房東經濟學

微信id:SEALAX

作者:房東的ID(微博大V:好萊塢房東)

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肆虐,歐洲和美國疫情嚴重。

3月27日,美國的確診數超過了義大利和中國,成為世界上確診數最多的國家,目前美國總確診數已超10萬。

而美國的疫情分佈也很有特點,目前美國有接近一半的確診病例在紐約州。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紐約州現有確診4.46萬人,按比例來說,紐約州的感染率已超義大利

在這里,首先要向大家科普一下,紐約市和紐約州是兩個概念,紐約是一個城市,而紐約州是美國的一個州。

作為一級行政區,美國的州和中國的省是可以對應的,所以在標題中,我們把疫情嚴重的紐約州稱為「美國版湖北」是一種比喻。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這是紐約市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這是紐約州

紐約州共有1954萬人,是全美人口第四大州,僅次於加州、德州、佛州;而紐約市範圍內人口約840萬。

由於美國對於city的範圍定義往往遠小於中國的市,所以把紐約理解成840萬人的城市會低估這裡的人口規模與影響力。

但如果是考慮都會區,紐約都會區人口是2270萬,和北京上海差不多。

為什麼都會區人口比整個紐約州還多呢?

因為紐約都會區還包括新澤西州的大部分人口,紐約曼哈頓和新澤西州只有一河之隔。

在疫情的衝擊下,這個全美第一大城市、國際金融中心也幾乎進入了空城的狀態,並宣佈停止一切聚集性活動,保持包括地鐵、公交車、輪渡在內的公共交通運行,但要求民眾非緊急需要不要乘坐。

人與人之間要保持6英尺(約1.83米)以上社交距離,餐廳只能提供外賣服務。

不過,這些措施對個人來說都是非強制性的。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一個戴著口罩的人獨自走過空蕩蕩的華爾街

為什麼紐約州的疫情如此嚴重?

要知道,全美第一例確診患者出現在距離紐約數千公里外的西雅圖那時是1月20日,而紐約第一例確診患者是3月1日,兩者時間相差一個多月,但紐約的疫情以可怕速度超過了西雅圖。

目前西雅圖所在的華州全州確診人數3723人,只相當於紐約州的十二分之一。

虎頭蛇尾的出入境防護

雖然我們都在吐槽美國在疫情早期的輕敵導致錯過最佳行動期,但客觀來說,美國的確是有過行動的,甚至還比較果斷,但行動不夠全面、虎頭蛇尾。

早在1月31日,美國政府就宣佈新冠疫情為國家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並宣佈一系列臨時舉措,其中就包括:自美東時間2月2日17時起,過去14天內曾到過中國的非美國公民不能進入美國境內。

美國算得上是針對疫情而採取限制入境措施比較早的國家,甚至引發了其他國家的不滿,指責美國反應過度。

可是,在對中國公民採取限制措施後過了快一個月,到了2月26日,川普仍表示不宜對韓國採取限制入境措施,而這個時候韓國和義大利的疫情正在爆發中。

又過了幾天到了3月2號,副總統彭斯才宣佈:來自韓國和義大利的入境者均在起飛前在機場接受體檢。

但這個措施的效果也令人懷疑,新冠肺炎患者有長達14天甚至更久的潛伏期,即便感染了病毒,簡單的機場體檢恐怕也是查不出個所以來的。

可見,一開始白宮可能就覺得這次疫情將局限在中國和其他少數亞洲國家,但沒有料到的是,疫情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蔓延至伊朗、歐洲。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對這次疫情的嚴重性都在跟隨局勢而不斷重估,在疫情早期,我們也不相信它的影響會超過2003年的SARS。

但現在新冠疫情全球每天新增的確診患者數(超過5萬人)就相當於當年SARS累計總數(8422人)的六倍。

後來,川普在3月11日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就新冠病毒疫情對全美國發表電視講話,他宣佈從3月13號午夜開始,30天內禁止美國與除了英國之外的歐洲國家的旅行;可是英國的情況也不樂觀,後來美國與英國之間的航班被禁飛了。

但時間已經到了三月中旬,一切為時已晚。

正是由於美國對歐洲限制的不及時,導致疫情在歐洲爆發時大量輸入美國。

由於美國東海岸和歐洲之間只相隔一個大西洋,紐約直飛倫敦的時間和紐約飛舊金山相比都長不了多少。

再加上歐盟申根區(除波蘭)前往美國都是免簽的,申根區國家的人只要願意,就可以到美國進行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美國人去歐洲同理)。

從地理空間距離和旅行便捷程度上看,美國東海岸和西歐之間幾乎就像是在一個國家一樣。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全世界可以免簽進入美國的國家和地區

這里特別要談一下義大利,義大利人在美國是歐洲移民四大族群之一,尤其在紐約比例極高,僅僅在紐約市的5個區範圍內就有超過80萬義大利人。

紐約和義大利之間的人流往返自然也非常密集。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北美各地義大利裔人口占比

在美國宣佈與歐洲的禁飛措施後,還一度引發一大批歐洲人逃往美國(因為每次宣佈都是過48個小時後才生效),3月15日那天美國各個主要機場人擠人,排隊等篩查要等7個小時,看外媒提供的照片,戴口罩的人比例很低。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達拉斯沃思堡國際機場等待入境的旅客

作為對比,由於距離較遠,美國西海岸城市(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的國際航班目的地大都是亞太地區,歐洲航線相對較少,這大概可以解釋為什麼全美第一例患者出現在西雅圖。

也解釋了為什麼當歐洲的疫情開始爆發時,美國東海岸壓力瞬間就超過了西海岸。

國內人口流動

即使一開始沒有擋住境外的輸入,美國仍然是有機會將疫情控制在極小範圍和極少數量的,但是這個機會沒有被把握住。

美國的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早在1月20日就在西雅圖確診,之後西雅圖還發生了養老院集體感染等足以引發警惕的事情,但美國並沒有對西雅圖所在的華盛頓州採取有力的限制措施。

這使得很多感染者從西雅圖通過美國國內航班向全美其他地區擴散。

我們知道,美國是沒有高鐵的,不是因為造不出,而是因為沒必要,由於超高的人均汽車保有量以及發達的航空基礎設施,大多數美國人的出行被私家車和飛機給壟斷了。

私家車還好說,常常是一個人開,最多也只能坐一個小家庭,但美國境內的飛機就了不得了,根據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提供的信息,美國平均每天要飛超過87000架飛機,其中有三分之一為民航。

飛機不僅可以將病毒攜帶者從一個城市快速帶到另一個城市,作為一個長時間的密閉空間,更能夠在飛行途中將病毒傳染給更多的同行者,在缺少防護的情況下,乘客一下飛機,疫情就在一個新的城市開始了擴散。

中國1月時的情況與這個也很類似,當時正值春運期間,無數人通過飛機、高鐵回家過年。

從根本上說,美國還是低估了病毒的傳播能力。

雖然美國在很早就對個別國家啟動了旅行限制,但國內航班照飛,在病毒一月底就已經登錄美國的情況下,即使完全封閉對外交通,卻缺乏阻擋國內傳播的措施,西雅圖的疫情也還是會向其他地方快速蔓延。

高密度的生活方式

美國的大多數確診患者在紐約州,紐約州的大多數確診患者在紐約市。

這種情況出現的原因除了防護不足導致病毒從境外和美國其他地方輸入外,紐約的城市結構和生活方式也是另一個重要的因素,紐約的城市特點非常適合病毒的傳播。

這也是為什麼全美第一例患者在早得多的時候在西雅圖出現,但紐約一爆發就遠超西雅圖甚至整個華州。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在紐約州累計4.46萬確診患者中,有2.54萬來自紐約市

整體來看,紐約整個城市的密度非常大。

在街區制的加成之下,紐約的摩天大樓之間幾乎可以手牽手,會給你一種豪華加高版城中村一樣的感覺,這和其他攤大餅式的北美城市有很大區別,其他城市的高密集範圍一般都很小。

絕大多數在曼哈頓上班的人,是不可能過上那種住別墅開小車的典型美式生活的。

他們的生活和中國大城市類似,通勤擠地鐵,上下樓乘電梯,一些熱門街道和交通樞紐常年人擠人,包括一些好餐廳在內的公共場所也經常遇到要排隊的情況。

於是,這種密度就成為了病毒傳播的溫床。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去年底至今年初我在紐約待了一段時間,期間陪同朋友登了一趟帝國大廈,讀者可以這種照片作為紐約城市密度的參考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2019年最後一天的晚上,紐約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紐約地鐵線路圖

民意和措施

包括紐約在內,之所以美國各地在疫情早期那麼輕敵,一方面是川普貽誤了戰機,但更重要的是美國人一開始本身就不怎麼在意。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疫情在美國爆發以來,川普的支持率不降反升(甚至創出48%的歷史新高)

因為我們作為中國人十分明白這個疫情的嚴重性,所以覺得川普實在是太大意了,但在美國人眼里,川普的行動甚至可以用果斷來形容。

這個民意基礎本身就是輕敵的,你白宮又能怎麼樣?

所以我們看到Washington Post和ABC最新的民調顯示:川普的支持率創歷史新高。

48%的美國選民認可他作為總統所進行的工作,46%不認可。

這是他任職以來支持率最高,反對率最低的民調數據。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3月20日民調數據

即使美國左媒借疫情不斷攻擊川普,但川普似乎沒有受到不利影響,尤其是92%共和黨人力挺川普,連作為對手的民主黨也有30%的人支持他。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兩黨人士對川普對抗疫情的看法

再看蓋洛普民調,它展示了美國人對各級政府、機構應對病毒形勢的認可(approve)程度。

得分最高的是醫院(88%),其次是與個人生活最接近的學校、州政府、公司等,都在80%以上。

再次是聯邦政府(包括川普總統)——也有60%;最差的新聞媒體:44%,唯一不過半數的是他們。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民調數據

由此可見,其實大多數美國百姓是很單純的。

他們看不出川普隱瞞和貽誤戰機,美國人民對疫情的重視程度遠不如中國人民,對川普的批判程度也遠不如中國人民,要是大家角色對調一下,可能情況會好很多。

現在紐約疫情已經嚴重到必須重視,聯邦政府的行動也隨著民意由散漫到恐慌而一步步加強,可見川普雖然是個政治素人,但懂得順勢而為,近期民調的上升大體可以歸功於此。

只是在支持率的背後,很多患者的健康和生命成了代價。

這些天來,紐約當地也開始採取積極行動。

位於紐約曼哈頓的Jacob Javits會展中心被用來佈置「方艙醫院」,這里用來收治非新冠患者,以騰出盡可能多的醫院病床給新冠患者使用。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Jacob Javits會展中心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會展中心內部成為了「方艙醫院」

根據目前已有的信息,截至今天,全美已經進行了累計70.39萬次新冠病毒測試,這個數字在3月10日只有約2萬。

隨著檢測數量的繼續增加,可以預計美國的確診人數在未來兩周還將快速增加。

但對於普通百姓和投資者而言,透明和真實的數據即便嚴重,也比早期的遮遮掩掩給人以更多安全感。

病毒是全人類的敵人,只有世界勝利,中國的勝利才能徹底,讓我們祝願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早日克服疫情,祝願世界重回繁榮。

紐約州是怎樣成為“美國版湖北”的

▲各地新冠測試數量不完整排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