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戴口罩的人臉照片正被搜集販賣,人民幣2毛錢一張,要多少有多少

你戴口罩的人臉照片正被搜集販賣,2毛錢一張,要多少有多少

本文來源:中新經緯

微信id:jwview

作者:常濤

疫情之下,戴口罩成為了所有人日常外出,或在辦公場所的必要「裝扮」。

不過,你可能想不到,自己打卡考勤或者發在社交平台上戴著口罩的臉部照片,正被一些人搜集並在網絡上兜售。

有賣家對中新經緯記者表示:「我手里有幾十萬張戴著口罩的人臉照片,2毛錢一張,十萬張以上有優惠。」

目前,戴口罩的人臉識別技術在實際中已被應用,因此,戴口罩的人臉數據泄露同樣會造成巨大的安全隱患。

中國互聯網協會法工委副秘書長胡鋼告訴中新經緯,人臉信息與身份確認綁定,如果人臉圖片被違規使用,公民個人、企業甚至國家安全都有可能受到損害。

01 「戴口罩的人臉照片,要多少我有多少」

賣家A表示,他手里大概有2萬張戴口罩的人臉圖片,「一半是從網絡上爬(蟲)的,一半來自於現實世界。」

該賣家說,「爬的那些照片,有的是模特,有的是公開的人臉數據集;而現實世界那部分,則是人們上班打卡或進出小區門禁時拍的面部照片。」

該賣家口中的「爬」,指的是「網絡爬蟲」,即按照一定規則、自動抓取網上信息的程序或者腳本。

有人將爬蟲比喻為探測機器,模擬人的行為去不同網站溜達,再將看到的信息背回來,「就像一只蟲子在一幢樓里不知疲倦地爬來爬去」。

你戴口罩的人臉照片正被搜集販賣,2毛錢一張,要多少有多少

▲賣家A發來的例圖

而至於是如何獲得這些真實世界戴著口罩的人臉圖片的,該賣家沒有直接解釋,只是表示「就是打卡獲取保存下來的,而且都是年後(拍)的,時間很新,你肯定在網上找不到。」

該賣家說:「我們平時用這些照片做戴口罩人臉識別的算法訓練,你確定要的話,口罩佩戴識別算法源碼加上數據集一共1000元,單要人臉數據集的話也是1000元,都在網盤里,隨時可發鏈接。」

賣家B則向中新經緯記者介紹,他手里的戴口罩人臉圖片則來自於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

據該賣家介紹,他手里有幾十萬張這類照片,「你需要多少我就有多少,2毛錢一張,十萬張以上有優惠。」

你戴口罩的人臉照片正被搜集販賣,2毛錢一張,要多少有多少

▲與賣家B的聊天截圖

你戴口罩的人臉照片正被搜集販賣,2毛錢一張,要多少有多少

▲賣家B發來的例圖

隨後,該賣家發來了幾張例圖。

中新經緯記者注意到,這幾張例圖均為自拍角度,照片中的人物戴著口罩,均使用了不同程度的美顏。

02 網上獲取人臉照片違規嗎?

對於上述賣家出售人們上班打卡或進出門禁時拍的面部照片,一位律師人士對中新經緯(微信號:jwview)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賣家是如何獲取這些人臉數據的,可能是買的,也可能是入侵監控或考勤系統獲取的。

但不論怎樣,未經授權,獲取公民面部照片,並出售獲利,是違法的。

而從網絡上爬蟲,或者從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獲取他人人臉照片,是如何實現的?又是否違規呢?

賣家B對於是如何搜集到這些照片的,沒有作出解釋。

在某頭部電商平台做圖像識別的工程師明成(化名)平時接觸大量的人臉數據,他告訴中新經緯記者,通過爬蟲技術,從網絡上抓取公開的人臉照片數據完全可以。

「現在一些國外實驗室已經公開了很多人臉數據,網上就可以下載。還有一些,比如網購平台上賣口罩的店鋪,可能會拍攝一些模特圖片作展示,這些照片也是可以抓取的。至於直接從朋友圈、微博獲取照片,據我了解,目前實現不了。這些賣家大概率是一張張手動搜集的,圈內流通,不斷豐富圖集,或者直接從別處買來的。」明成說。

上述律師表示,他人上傳到社交平台的圖像,只是這些肖像權人在行使自己的肖像權,如果沒有明確授權他人使用的,任何人出於商業目的而進行使用,肯定是會侵犯他人肖像權的。

胡鋼表示,從理論上講,所有從網上抓取數據的行為都應該得到權利人的許可,如果用於商業化則要支付一定的報酬。

「比如在朋友圈這種特定系統內,對於肖像,其他人僅有看的權利,沒有使用或售賣的權利。如果未經授權許可將肖像用作他用,就算侵權。」胡鋼說。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丁曉東在談到此類問題時曾表示,「我認為爬取公開的圖片本身沒有問題,比如明星的圖片,但這一行為也需要根據圖片的來源和圖片的場景來認定,如果對微博和好友相冊等半公開圖片進行爬取,由於存在生物識別信息,存在一定風險,爬取就需要有一定的限制。」

03 如何保護自己的「臉」?

目前,人臉識別技術已被廣泛應用於移動支付、辦公出行、智慧安防、教育零售等行業,並逐漸被人們接受、使用。

不過,由於人臉數據作為生物信息,具有唯一性,如果沒有被規範使用,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

2019年,無論是換臉App「ZAO」,還是發生在杭州的「人臉識別第一案」都引發了熱議。

胡鋼表示,人臉信息與身份確認綁定,如果人臉圖片被違規使用,公民個人、企業甚至國家安全都有可能受到損害。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全民戴口罩特殊背景下,戴口罩的人臉識別技術已被開發出來,並得到了廣泛應用。

百度、小米等公司均已將戴口罩人臉識別技術應用於辦公園區。

這意味著,在機器面前,戴口罩已不能有效阻擋面部信息,戴口罩的人臉數據泄露同樣會造成很大安全隱患。

上述賣家A告訴中新經緯記者,這些戴口罩人臉圖片被買走大多是用作訓練算法的精準度。

「做戴口罩人臉識別的算法模型,肯定需要海量的戴口罩的人臉信息不斷訓練。」賣家A說。

上述律師人士則表示,除了用作機器學習訓練,這些包含人臉信息的照片還有可能被用於申請信用貸款,甚至註冊公司等。

胡鋼建議,公民應謹慎在網絡平台上公開自己的高清照片,人臉信息使用的種種行為,比如公民手持身份證照片的使用,都應該納入法律的監管範圍內。

胡鋼建議,可以借鑒國外機制,建立個人信息及隱私保護的專職機關,承擔相關權利管理和保護職能,既授權他人合理使用,又能依托公益性集體訴訟,追究違法使用者的懲罰性民事賠償。

「公民如果發現自己的臉部信息被冒用,可以向消協、工信、網信等部門投訴,必要的話,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胡鋼說。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薛軍則認為,有必要對人臉識別設置門檻,「人臉信息伴隨著人的終身,一旦發生泄露風險就特別大,所以要進行最嚴格的保護。」

「首先必須得到用戶明示同意才能收集,我個人認為有時得到個人同意也不行,需要國家授權才能收集敏感的生物識別信息。」

閱讀原文

【揭秘】沙縣小吃、蘭州拉麵、雞公煲:三大餐飲巨頭開遍全國的秘密

xxx

福建人吃的「蜆子」到底是什麼東西?

xxx

中國招商銀行的P2P爆雷了?

xxx

【沙縣小吃,中國的麥當勞】從零到五萬家,怎麼佔領中國的?

xxx

我在北上廣,終於過上了名媛的生活

xxx

貴州女子被拐35年只會說「布依話」,網友根據鄉音3天幫她找到家

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