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製造行業為什麼不喜歡簽窮人家的孩子?

本文來源:娛理

微信id:wan2movie

作者:霍水

短短幾年時間,造星體系天翻地覆。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新人,只要在一檔重磅級節目中露臉,有時甚至不用出道,積攢夠了一定體量的粉絲,便有了當明星的資本。

藝人選秀節目,如火如荼。

新人成名路徑徑清晰可見:簽約某個經紀公司——唱跳訓練——送進大平台的節目——充分曝光——出道或不出道。

以上流程的精髓為「充分曝光」這一環節。

當代造星體系雖不那麼成熟,但也有了工業化流程的味兒:只要資源砸到位,總能捧出個人。

殘酷的是,沒錢,資源便砸不到你頭上。

比如有訓練生因付不起20萬元版權費,放棄節目中的才藝展示。

另一個案例,更顯示出在這個體系中,藝人因為沒錢可能產生的極端行為:

貧困藝人黃智博在新節目籌備期間,以販賣口罩為由詐騙28萬元,詐騙來的錢幾乎都花在了其個人消費上,以保持與周圍環境相匹配的格調。黃智博最終被判了3年3個月。

偶像公司CEO自述:為什麼我不願簽窮人的孩子?

時代是否已將窮人的明星夢越拋越遠?

窮人在當下是否失去了做明星的資格?

創業六年的一家上海偶像公司CEO對娛理工作室表示,他從一開始簽人的時候,就不會考慮窮人家的孩子。

以下為他自述:

簽錯了人,出道成團了但沒法運營

我2015年底的時候入這行,當時娛樂圈錢多,風口是直播,藝人經紀這塊還是藍海。

我們當時弄了個素人演唱會選人,每周都有,一場10來個人表演,還弄了VR直播。

選人標準很簡單,就是在人群里找最好看,找最有舞台感覺的那個。

來的素人大部分都有評獎,有8888塊、6888塊的,最差的也有1000、2000塊。

素人演唱會做了幾期,手里就積攢了一批有潛質的素人,然後又投了上海的一家培訓學校,加在一起,我們在訓的素人有120多個。

人足夠了,就開始想的是怎麼包裝出道。

然後我們就做了個6人女團,成員有從手底下素人選拔的,有韓國公司推薦的,有合作夥伴推薦的。

合作夥伴推薦的那個女孩,之前簽過吳宗憲參股的公司,看履歷很還不錯,考核的時候表現也挺好,我們沒做背景調查,直接就簽了,現在看來這是當時巨大的隱患。

偶像公司CEO自述:為什麼我不願簽窮人的孩子?

▲因為經費問題早已解散的1931女團2017年舊照,與本文無關,僅為展示

為了把女團做好,我們給女團單獨成立了個公司,每個女孩都持股,培訓、宣傳、日常開銷都是公司負責,3個月投了300多萬元。

我們想的就是,讓女孩做股東,大家一起把這當成是自己的事業,好好幹。

但女孩們認為自己跟公司是對抗的關係,公司多賺一塊錢,她們就少賺一塊錢,她們對行業的看法、對自己的規劃,跟公司都不一樣。

公司把女團當事業,她們想的是賺快錢,還不能便宜了公司。

這種自私又極具煽動力的想法,任何組合只要有一個人這麼想,其他成員也會跟著這麼想,那個合作夥伴推薦過來的女孩,在其中就起到了很大的推波助瀾作用。

2016年,我們把這個女團送到韓國打榜,就在那出道了。

出道沒幾個月,碰上限韓。

團成員6個,有一個是韓國的,就來不了中國做演出了,實際在國內的團成員是5個。

砸了很多錢,終於把女團弄出道了,本來是開始做商業、大家一起賺錢的時候,但那時公司跟女團的溝通成本巨大,簡直快到了溝通不了的程度。

我們只好把女團轉讓出去,盡量收回成本。

那個煽風點火的女孩後來去了《創造101》,被人在微博上爆出很多黑歷史,當過小三,家境不怎麼好。

從時間線來看,她跟我們簽約的那段時間就在當小三,這事就是個定時炸彈,如果是爆在我們運營的那段時間,那麼女團就可能轉讓不出去,那我們的300萬元就打了水漂。

偶像公司CEO自述:為什麼我不願簽窮人的孩子?

▲訓練生節目《創造101》節目現場圖片,與本文無關,僅為展示

這事讓我有了一個簡單又粗暴的認知,長得好看的又家境不好的藝人,我不會對她們抱有什麼期望。

較低的受教育程度和多年混社會的經歷,容易導致她們自私狹隘,很難跟公司的規劃匹配,而且你不知道她以前混社會的某個經歷,會不會成為「炸彈」。

女團轉讓出去後,公司整體經紀業務全敗。

我復盤總結是整個流程都有問題,包括新人開發、藝人管理、唱跳培訓、榜單輸出等等環節,都不成熟。

但我覺得最根本的原因是敗在人身上,一開始選的人不對,後面不管你做得好不好、對不對,都變成了無用功。

因為限韓、經濟不景氣,加上自身管理不成熟,公司2017年就轉讓出去了。

總體來說,是一次失敗的創業經歷。

排除「缺錢」的道德風險

經過上一次的教訓,再投錢簽人,我考慮的因素就多了,對行業和人性的思考也多了:

這是個什麼樣的行業?——光環加身,藝人成名後的回報率巨大。

怎樣的藝人能成名?——長得好看,對成為藝人有很強的欲望,意志堅定。

進這行的人圖什麼?——圖眼前的錢,還是圖以後的錢?

想通了,就知道自己要什麼樣的人了,最關鍵的就是區分藝人的欲望是哪種類型。

需要錢,為了賺錢的,他今天因為偶像離錢近就來當訓練生,明天也可能因為直播賺錢多就去當主播了。

而且你不知道他為了錢會幹出什麼事,像黃智博。

你也不知道她以前幹過什麼事,像我簽的那個上海小三。

偶像公司CEO自述:為什麼我不願簽窮人的孩子?

家境好的、不缺錢的,他如果來這行大概率是真的喜歡,想要長遠發展。

這樣的人容易心無旁騖,能容忍長時間的訓練和籍籍無名,跟公司規劃達成一致的概率較高。

像我現在簽的兩個男藝人,很少讓人操心,每天健身、訓練,很自律,因為他們就是想做藝人,你都不用跟後面催著。

三觀也挺正,你不要說用口罩去詐騙,就算是真的賣口罩,他們都覺得這是在發國難財,要對倒賣者避而遠之,發條微博也會跟工作人員商量著來。

我們簽了藝人後,每個月給他們2萬元補助,他們本身不需要再花費什麼。

正經的經紀公司簽人後,藝人都不需要再出什麼錢,包括去節目的花費,公司肯定都給你出了,你要是自己出,以後還得跟公司談分成,公司可不願意。

當然公司花錢的時間是有限的,在預期時間里,如果你帶來的收益做不到Cover成本,公司會選擇放棄,我對現在這兩位藝人的耐心是半年。

不用藝人花錢,我們還看重藝人的家境,就是為了排除掉他們可能面臨「缺錢」時的道德風險,身邊誘惑太多了。

像黃智博,他要是騙個幾百上千萬,我還可以理解為是人一時的貪欲,但他最後騙的是20多萬元,說明他是真的很需要錢,這就是「缺錢」的道德風險。

偶像公司CEO自述:為什麼我不願簽窮人的孩子?

▲黃智博姐姐通過弟弟的微博描述的黃智博家境

我現在簽的這倆藝人,之前確認過他們的家庭情況都還不錯,這樣才讓人安心。

樂華出黃智博這事,我覺得是因為樂華家大業大,藝人太多,篩選的時候就不那麼嚴格。

而且黃智博在樂華屬於中不溜的那一檔,樂華靠前的那幾個藝人,我看家境就都不錯啊。

我總結的就是:有錢、沒錢直接對應的是藝人見過世面、還是沒見過世面。見過世面的,有自己的想法和格局,不容易動搖,敬業程度也高,公司肯定都願意跟這類人合作,風險小啊。

現實是很理性的,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本來素不相識,也沒誰有義務、有時間非要去了解透一個人,只能根據客觀條件篩選。

就像大企業招聘,第一輪篩的就是名校學歷,家境好、長得好的在我們這行,那就相當於名校學歷。

偶像公司CEO自述:為什麼我不願簽窮人的孩子?

▲樂華人氣藝人吳宣儀、王一博、孟美岐,僅為展示,與本文無關

藝能可以賦予,人性不能

在看重藝人家境這件事上,對比隔壁成熟的韓國造星體系,我有更深刻的體會。

韓國有專門的訓練生學院,四大娛樂公司選人大多數都是從訓練生學院選的,訓練生的背景在他們面前一覽無餘。

你來訓練生學院的時候是坐地鐵還是有人開車送?你在學院是吃家里帶的便當還是在外面買的快餐?你平常去不去高檔餐廳?你訓練怎麼樣?

你的背景和資質這幾年在學院被展示的清清楚楚,公司的人只要觀察一下,就能大概判斷出你以後能成什麼樣。

我看SM簽的藝人,全是有錢的。韓國公司給我們推薦訓練生的時候,首先都會介紹家庭背景,這家是開公司的、那家的父親是律師等等。

偶像公司CEO自述:為什麼我不願簽窮人的孩子?

▲SM男團出身的韓國「富二代」藝人:H.O.T的安勝浩,神話的文晸赫,Super Junior的崔始源

他們成熟的造星工業體系決定了,人的素質在差不多的時候,藝能都能給你訓練到70、80分,能不能往更高的水準去,看個人天賦和努力。

在這個體系中,藝能是可以賦予的,最後總會生產出合格的藝人,不是非你不可。

做不到工業化生產的是一個人的品質,是他的人性,這方面的風險從一開始就要謹慎評估。

他的家庭背景,如父母的職業、收入水平、受教育程度,都在評估範圍中,權重很高的。

我無意於貶損窮人的品質,只是按照商業邏輯去做選擇。

常理就是,在大家都很優秀的情況下,當家境不好成為一個人明顯的短板,娛樂公司肯定是選各方面都優秀的那個。

經紀合約一簽很多年,而公司出於家境考慮選拔出來的人,實則是在藝人品性上給自己加了道保險。

我相信以樂華現在的實力,他怎麼訓練出王一博的,現在就能怎麼訓練出其他人。

而黃智博這個事,樂華實力再牛X,也無可挽回,此後只會對貧困藝人避而遠之,甚至整個行業都不敢輕易選擇窮人,態度會比此前更加保守。

偶像公司CEO自述:為什麼我不願簽窮人的孩子?

▲訓練生節目《創造營》節目劇照,僅為展示,與本文無關

窮人還有沒有資格做明星夢?

我不想說出「出身決定論」這麼嚴重的詞匯,只給大家理一理邏輯,你們自行判斷。

首先,作為公司層面的考慮,「家境不好」是可以看成一個藝人明顯的短板的,而這個短板可以阻礙他拿到進入娛樂圈的「入場券」。

要解決這種阻礙,這個藝人或許要資質過於突出,或許要努力遠大於常人,或者某方面品質實在稀缺(綜藝感),才有可能實現。

其次,「家境不好」的藝人成功拿到了「入場券」,但你只是眾多藝人中的一個,假如公司並不看重你,你要如何博出位?

這里有兩個例子可以對比。

一個是王菊,為了幫王菊拿下名次,保持人氣,我知道她姐姐賣了上海兩家咖啡店,給她投了幾百萬,硬把王菊砸出來了。

而黃智博,也有個支持他明星夢的姐姐,但他姐姐實際能幫到他多少?以至於黃智博為了28萬元詐騙?

最後,這個時代,有錢有顏家教好,又肯努力,目標明確還意志堅定的年輕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偶像公司CEO自述:為什麼我不願簽窮人的孩子?

▲訓練生節目《青春有你》節目劇照,僅為展示,與本文無關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