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烏雲下,矽谷停擺,巨頭們紛紛援助弱勢團體

新冠疫情烏雲下:矽谷停擺 風雨同舟

本文來源:新浪科技

微信id:techsina

作者:鄭峻

沒有人知道新冠疫情會持續多久,會給矽谷科技和創投帶來怎樣的衝擊。

如聖何塞市長里卡多所說,「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我們必須共同面對這場危機。」

病毒是全人類共同的敵人。

面對瘟疫災難,所有國家和地區都在同一艘船上。

只有攜手共同對抗疫情,才能一道走出困境。

矽谷全面停擺

中國已經逐步走出新冠疫情,目前重點轉向防范外來病例;而美國的疫情則剛剛開始爆發。

或許現在的美國疫情,正處於在中國1月底的階段。

雖然早在2月初就拒絕中國公民入境,但整個2月份,美國並沒有抓住黃金時間儲備試劑物資和醫療資源,更是多次公開淡化和忽視疫情威脅。

隨著2月底歐洲疫情開始爆發,大面積的輸入病例讓全美各地都措手不及。

僅僅一周時間,美國新冠確診病例就從2000例急劇擴大到超過3.2萬例,遍佈全美51個州和地區。

更為嚴重的是,由於檢測試劑的不足,有大量的疑似患者都沒有得到病毒檢測,官方的確診數據並不能真實反映疫情。

新冠疫情烏雲下:矽谷停擺 風雨同舟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顯示,截至本文發稿,加州確診人數已經超過了1600人,僅次於紐約州和華盛頓州,其中一半確診病例都在舊金山灣區,尤其是南灣的聖克拉拉郡。

(註:由於美國疾病控制中心不公佈官方統計數據,各大機構分別統計的數據有一定差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被認為是權威之一。)

隨著疫情日益嚴峻,矽谷成為了全美最先採取行動的地區。

3月16日,舊金山灣區六郡一市政府共同頒佈居家避難令(Shelter in Place,弱化版的封城令),管制令涉及到這一地區的670萬人口。

根據居家避難令,居民非必要需求不得出門,違者屬於輕罪,但允許買菜、買藥、加油和小區遛狗健身,餐館可以外賣。

實際上,在居家令頒佈之前,谷歌、蘋果等矽谷主要科技公司已經紛紛允許員工在家遠程辦公。

但政府頒佈命令之後,矽谷學校才紛紛停課,各家企業才開始停工。

特斯拉在Fremont工廠原本還打算私自繼續開工,在工廠所在地阿拉米達政府的警告下,才被迫於居家令頒佈的第三天停工。

3月18日,加州州長紐森更將居家令擴大到加州全境,要求所有非必要企業全部停工,非必要商家一律關閉。

紐森還調動了國民警衛隊來維持秩序分發物資(國民警衛隊相當於美國預備役,駐守在各州用於本地事務)。

紐森甚至表示,如果不採取強制措施,加州56%的人口會在未來兩個月感染新冠病毒,相當於2550萬人。

沉重商業打擊

從中國防控疫情經驗來看,停擺居家或許是有效控制疫情的唯一有效途徑,但全州停擺也不可避免會對加州經濟帶來沉重打擊。

加州是美國經濟排名第一的州,2019年GDP接近3萬億美元,放眼全球可以超過英國排在第五位;而美國全國GDP在21萬億美元左右。

新冠疫情爆發直接導致了美國股市崩盤。

過去一個月,美國股市已經蒸發了三分之一,道指從接近30000點的高度大幅下滑到目前的20000點下方。

在這一輪股災當中,蘋果、谷歌、Facebook等矽谷科技巨頭也無法避免,股價縮水幅度大致都在三成左右。

但舊金山幾大共享經濟巨頭則是遭受了最為沉重的打擊。

由於新冠疫情直接影響到全球民眾出行需求,Uber股價過去一個月已經腰斬對半,好在Uber旗下的外賣業務Uber Eats在疫情中業務飆升,一定程度上抵消了Uber的頹勢。

美國本地出行服務商Lyft的市值更是蒸發了三分之一,緊急推出了在線送藥和送餐服務。

原本打算今年上市的全球共享民宿巨頭Airbnb則乾脆取消了上市計劃。

旅遊市場已經因為新冠疫情而徹底癱瘓,未來一年預計都會深陷寒冬,原本就處在虧損之中的Airbnb不得不放棄上市,尋求通過新一輪融資來籌集資金。

雖然Airbnb能夠吸引到足夠的投資者,帳面上也有足夠資金過冬,但融資估值可能會出現縮水。

但在這一波股市暴跌之中,也有一些科技公司在停擺中得到了增長商機。

過去一個月,視頻會議和在線學習平台Zoom的股價不僅沒有下跌,反而增長了三分之一。

該公司的市盈率甚至超過了1450倍。

隨著各家公司轉向遠程工作,美國學校開始上網課,Zoom成為了他們的首選平台。

相比這些巨頭,真正感覺到寒意的將是矽谷的創業公司。

在加州停擺期間,盡職調查和當面會談不可能進行,矽谷投融資活動已經陷入停滯。

股市暴跌和經濟衰退前景更讓投資者們感到了憂慮,開始放緩他們的投資步伐。

風投巨頭紅杉資本預計,由於美國經濟不可避免會出現衰退,矽谷的創投融資活動也會出現顯著放緩,可能會重演2001年和2009年的狀況。(註:2001年美國網絡股泡沫破滅,2008年美國遭受次貸危機。)

風投機構Propel則預計,今年很多創業公司將很難存活。

即便是可以融資或者不需要融資的創業公司,他們的估值也會因為經濟形勢而明顯下滑。

另一家知名風投機構紅點資本(RedPoint Venture)則認為,創業公司會在不利局勢下放緩增長,估值下滑的狀況可能會持續一年半到兩年的時間。

風雲同舟抗疫

相比盈利、股價、估值等商業利益,如何共同抵抗病毒擴散,渡過眼下的疫情危機,走過停擺帶來的經濟低谷,才是矽谷的當務之急。

在這場災難中,各大科技公司都參與了進來,捐款捐物用於疫情防治。

谷歌、Facebook和蘋果三大巨頭在其中扮演著支柱的角色。

新冠疫情烏雲下:矽谷停擺 風雨同舟

谷歌和Facebook兩大互聯網廣告平台提供了免費的公益廣告額度,用於政府和公益機構發佈新冠肺炎相關的信息和廣告。

為了確保網絡信息準確有效,Facebook承諾給媒體新聞行業捐助200萬美元。

其中100萬美元用於美國和加拿大地區,另外100萬用於全球其他地區。

在疫情還沒有大面積爆發的十天前,思科CEO羅賓斯(Chuck Robbins)召集了蘋果、谷歌、Facebook、Twitter、Salesforce、Netflix等矽谷科技巨頭商業領袖,邀請了矽谷市長議員、知名創投人士以及非盈利公益機構召開了一個幾十人參加的緊急電話會議,共同討論如何組織資源對抗矽谷本地的疫情。

矽谷知名天使投資人康威(Ron Conway)在參加會議時就直接捐出了幾十萬美元。

新冠疫情烏雲下:矽谷停擺 風雨同舟

隨著感染人數的不斷增加,即便是前期準備充分的灣區各大醫院也開始陷入了物資緊張的困境。

即便是帕羅阿托這樣的美國最富裕地區,醫院也開始向外接受物資捐贈。

而東灣弗里蒙特的Kaiser醫療中心上周五更是出現了罷工,醫護人員上街舉牌抗議,要求醫院提供防護設備保障他們的工作健康。

周五矽谷本地公益機構矽谷領導組織(Silicon Valley Leadership Group)宣佈發起捐款捐贈活動,為本地的醫療基金會提供資金和口罩。

短短一個小時內,該機構就籌集到了59.6萬美元現金以及大量的口罩、防護服和手套等物資。

新浪科技注意到,中國公司比亞迪也捐出了5000個口罩和2000瓶免洗消毒劑。

Facebook此前已經向矽谷地區捐出了37.5萬個口罩和86.7萬雙手套。

昨天,Facebook又承諾繼續向全球捐出72萬個口罩,150萬雙防護手套。

此外,Facebook還宣佈捐出2000萬美元用於全球防控。

谷歌公益基金則宣佈捐出750萬美元。

矽谷巨頭蘋果昨天宣佈給美國和歐洲捐出數百萬個N95口罩,其中留給美國醫院200萬個,而加州可以分到100萬個。

此外,蘋果還宣佈捐出1500萬美元用於新冠疫情,並對員工的捐贈金額匹配兩倍。

特斯拉CEO馬斯克也宣佈捐出25萬個口罩,並考慮轉而生產抗疫所需的呼吸機。

關注弱勢群體

在組織抗疫之外,矽谷還面臨著另外一個挑戰,如何幫助大批失業人群度過生活難關。

隨著加州全州停擺,零售、餐飲、酒店、出行、會展等行業遭受重創,已經出現了大批裁員失業潮。

加州州長紐森上周三就透露,加州失業保險申請人數已經翻了一倍,預計未來會有28萬人失業,年底失業率會從目前的3.1%飆升到6.3%。

新冠疫情烏雲下:矽谷停擺 風雨同舟

取消了年度I/O大會的谷歌宣佈給總部所在地山景城捐款100萬美元,彌補本地商家因此遭受的損失。

取消了F8大會的Facebook則宣佈給聖何塞社區捐款50萬美元。

新浪科技注意到,Facebook還給舊金山的華人團體捐款了2萬美元,幫助在此次疫情中受到最大打擊的唐人街商家。

在加州因為疫情陷入停擺之際,失業者將很難找到新工作,他們的生活開支和醫療保險都將面臨困難,更會在未來的疫情中面臨著無力就醫的絕境,因為失業的同時也會失去醫療保險,而經濟困難者很少會自費延續原先的保險。

雖然美國聯邦已經提出每人2000美元(在4月和5月分兩次發放)的生活補助金,但在矽谷這樣原本生活成本高企的地區,這一補助顯然遠遠不夠。

上周一灣區宣佈居家令之後,聖何塞市長里卡多(Sam Liccardo)開始繼續聯繫矽谷科技巨頭,呼籲他們繼續提供資金幫助本地居民。

兩天後,里卡多和其他南灣市長連同矽谷商界領袖一道宣佈組建一個「矽谷要雄起」(SiliconValleyStrong,四川女婿瞎翻譯的)的倡議,呼籲各界捐款幫助在此次疫情中遭遇生活困難的民眾以及老人、殘疾人和孩子。

Facebook再次成為了慈善主角。

Facebook宣佈將矽谷十多個老年中心和學校捐助價值65萬美元的食物,向聖馬特奧學區捐出25萬美元,給2000個低收入家庭的學生購買一年的無線網絡服務幫助他們上網課。

此外,Facebook還承諾投入50萬美元給矽谷的公益基金會。

由於此前民眾在恐慌心理下大舉搶購,矽谷一度出現了蛋奶衛生紙等生活必需品的供應短缺,而老年人和殘疾人根本無力和正常成年人一道搶購。

為了幫助這些弱勢群體,Safeway、Costco等連鎖超市將早上營業時間的第一個小時定為65歲以上老年人專場,讓他們在消毒過的超市提前購物。

雖然加州富可敵國,但也是美國貧富差距最大的地區。

2018年的數據顯示,加州4000萬人口中,有123萬人在領取政府救濟。

此外,加州還擁有美國最多的無家可歸者,2019年至少有15萬人流浪街頭,洛杉磯、舊金山和聖何塞則是無家可歸者最多的城市。

舊金山市中心的田德隆(Tendeloin)區更是流浪漢最為密集的地區,聖何塞的諸多公園和立交橋洞下都可以看到聚集的帳篷。

紐森警告稱,加州可能會有6萬多名無家可歸者染上新冠肺炎。

無家可歸者中有普遍的基礎健康問題,衛生條件也相當惡劣,甚至有不少染上毒癮。

如果不採取相應對策,他們或許是這場瘟疫中最慘烈的群體,聖克拉拉郡已經出現了無家可歸者的死亡案例。

加州在抗疫過程中並沒有拋下這些無家可歸者。

紐森上周宣佈緊急居家令的同時,還宣佈撥款1.5億美元專項資金用於無家可歸者。

一方面在無家可歸者聚集地區安裝洗手和消毒設備,另一方面尋找容身之所收納他們。

按照州政府的規定,各市政府負責收容三分之二的無家可歸人口,州政府負責剩下的三分之一。

紐森在發佈會上表示,目前州政府已經採購了1300個拖車房車,並正在與900多個酒店商議為無家可歸者提供暫時住所。

由於擔心衛生狀況,這項工作的推進並不是特別順利。

但在政府的溝通下,擁有244個房間的洛杉磯喜來登酒店已經同意加入倡議,灣區的奧克蘭地區獲得了400多個房間;舊金山還在考慮通過體育場館來收容無家可歸者。

在這場矽谷總動員中,也存在著一些隱患。

雖然政府頒佈了居家令,但並沒有嚴格實施,一些民眾依然每天外出健身跑步,促使政府不得不封鎖了小區的健身器材。

而過去這個周末,海邊半月灣依然是人流密集,矽谷民眾還是延續著周末來這里放鬆的習慣。

由於無法保證監獄的健康防疫條件,聖克拉拉郡和阿拉米達郡過去一周各自釋放了300多名囚犯,這給矽谷未來的治安帶來了未知風險。

加州州長紐森此前也宣佈部署國民警衛隊在加州維持秩序和分發物資,或許存在著一些這方面的考慮。

沒有人知道新冠疫情會持續多久,會給矽谷科技和創投帶來怎樣的衝擊。

或許矽谷會因此停擺幾個月時間。

按照加州州長的預計,加州學校可能這個夏天都不會開學。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場疫情會影響到每一個人。

正如聖何塞市長里卡多所說,「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我們必須共同面對這場危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