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拆二代:成為暴發戶,是種什麼感受?

本文來源:ELLEMEN睿士

微信id:ellemen_china

作者:Holly

對於成長於中國的這一代人來說,「拆遷」是一個兼顧暴力和金錢的都市傳說。

每一個和一大家子人盤踞在城市中央小房子的人,誰沒幻想過城市規劃一下來,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被劃進去,從此郊區城中各一套新房,走上人生巔峰呢?

在上海這樣的超一線城市,「拆遷」更是被賦予了非比尋常的期待。

那麼,真實經歷過上海拆遷的人,都一夜暴富了嗎?

這件意料之外的金錢變更,到底對他們的人生造成了怎樣的影響?

靠倒賣拆遷房,

爸媽過上了收租的生活。

第一次經歷拆遷,是在2002年,那年我才17歲,剛開始讀大專,家里的事情都是父母一手操持。

我們家以前住在黃浦區的老石庫門里面,幾家「混住「的那種,廚房、馬桶、洗手池都是共用,各家大門都不怎麼關的,門框變形,插銷不好插,樓梯又陡又窄,踩上去嘎吱作響,樓道里只有昏暗的燈光。

按說這種居住條件,能搬的話一般人早都搬走了,但我家硬是在里面多住了四年。

我印象中那時候每次回趟家,樓上下的鄰居就要少掉一戶,我還傻傻地問我爸媽「怎麼回事?他們這都不住了嗎?「

後來慢慢才意識到,我們家就是傳說中的「釘子戶」,他們當時跟拆遷辦的人談條件,一直沒談攏,就摒著不走,我周圍面臨相同情況的同學,早都住上新房子了,跟我誇贊大平層住得多舒服,我都接不上話。

直到2006年,終於要搬家了,我本來挺興奮的,結果到了新地方一看,怎麼還是老房子,居住條件沒比以前改善多少,總面積就五十多平,拆遷補償款都花到哪里去了?

爸媽當時並未正面回應我的「疑慮「,倒是幾年後,我自己看明白了,因為沒過多久,我們的第二個家又要拆遷了。

之後的幾年里,他們就專倒拆遷房,有的甚至還倒回去了,我印象中有一套倒去了吳江路,沒過多久就拆了。

那時候上海的房價還沒怎麼起來,「倒賣拆遷房」的人也不多,那些拿著補償款的人,要麼給家人改善了住房條件,要麼就把錢投進了股市。

我同學就有家里人去炒股的,一開始挺開心的,看見帳面數字不斷在漲,但你也知道,不懂見好就收的散戶,炒股只能是炒一個虧一個,後來錢虧完了,想買房也買不了了。

反倒是我爸媽這種靠倒房投資的,後來真的改善了家里的經濟狀況。

我家現在三套房,兩套市區,一套閔行,市區的兩套加起來價值超過一千多萬,父母自住一套,另一套租出去收租,前陣子聽他們說,租的那套也快要拆了。

我爸媽其實不算很懂投資的人,以前沒拆遷的時候,靠做小本生意為生,在弄堂里賣點大米、粽子、鹹蛋之類的,跟街坊鄰里關係不錯。

我大專畢業後先是在自來水廠上班,後來工作之餘跟朋友合開了個打擊樂工作室,算是一直以來的愛好。

客觀來說,我們一家算是吃到拆遷紅利的人。

爸媽後來靠收租過得挺好,但我並不覺得這一切都是運氣的眷顧,越早拆肯定是合算的。

但有這運氣也得能把握住,我認識的人中家里拿了錢之後敗光的也不算少,無形之中多出一筆錢,怎麼用還看各人吧。

拆遷之後,

我得時不時提防盯著我錢看的男孩。

坦白說,我不是很喜歡「拆二代「這個身份,我是女孩子,家里經歷拆遷差不多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因為時間比較早,分到的幾套房子位置都還可以。

後來因為周邊通了地鐵,房子的價值也比拿到時漲了不少,保守估計三套加起來有八位數吧。

拆遷之後,生活的確比之前富裕了一些,不過我爸媽都不是那種亂花錢的人,可能因為以前節儉慣了,我們一家在生活上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最直觀的影響就是住到了面積更大但也更遠的房子里,至於家里的佈置,還是跟以前一樣從簡的風格。

我印象中我爸當時想換個大點的電視,看球賽視覺效果更好,結果我媽還懟了他一句:「怎麼著?有點錢了就開始管不住自己了?「

受父母影響,我的消費觀也是節省型的,那時候還在念高中,我就想換個好點牌子的書包,還被我媽教育說「有錢了不要外露,會被別有用心的人盯上」。

時隔多年,我也算是體會到了當年她那句話的良苦用心。

我在本地念的大學,當時宿舍不是按地域分的,一些外地同學都很羨慕我們這種每周都能回家的「走讀生」,上海戶口也在無形之中被他們視若珍寶,有些人甚至會通過你的身份證前六位判斷你是哪個區的,從而推斷你的家境。

隨著年紀的增長,這種不舒服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很多時候,你根本分辨不清那些有意接觸你的男生是因為你這個人本身的吸引,還是因為你家裡的經濟實力。

我碰到過那種千方百計想套話的男生,想知道你家里有幾套房,具體位置在哪裡。

有次跟一個在線下活動里認識的男生單獨吃飯,吃到一半他竟然直截了當地問我介不介意「上門女婿」,我飯都沒吃完就找了個理由溜了。

我到現在很多衣服都是淘寶上買的,去商場里試到好看的衣服,超過四位數我都要猶豫很久,論經濟實力來說的話我也不是買不起,我只是覺得錢應該花到刀刃的地方。

我爸媽也從來沒給我買過奢侈品,他們甚至擔心我工作後會不會被別人帶得「攀比」起來。

要說經濟條件改善帶來的影響,我覺得比較明顯的是讓我能有底氣去追求一些喜歡的東西吧,譬如在所學專業的選擇上,我能去追求自己的愛好,不用太多考慮未來的生計。

這些年也一直有出國留學的打算,如果放在過去,肯定要心疼爸媽為我省吃儉用,後來的話,他們也都跟我說錢就放在那里了,想什麼時候出去都行,不必有後顧之憂。

我也很少跟周圍人提及拆遷戶的身份,家境這種事,自己知道就好了,畢竟日子都是自己在過,冷暖自知吧。

房子還沒拿到,

先把女朋友丟了。

上海有句俚語,叫做「窮人翻身靠動遷」,這句話在我看來只能算半對,拆遷的時間決定了你有沒有「一夜暴富」的機會。

2015年新政出台之後,像我們這種等拆遷的人不僅被迫搬去了郊區,有的還得自己貼錢去買房。

以前拆遷補償按人頭算,房子里面幾個戶口就分給你幾套房,改革之後按磚頭(建築面積)算,他們會找個評估公司過來給你的房子算個評估價,一共就給你這麼一筆錢,你選擇房子麼就從這筆錢裡扣。

只拿錢麼也可以,但統共也就幾百萬,想在市區買到好點的房子想都不要想。

給到的動遷房基本都是在上海人眼里的「鄉下」了:松江、閔行、浦江鎮……你去伐啦?

我家以前住新天地附近,是老式的石庫門房子。

過去相親的時候我都不太願意跟人家說我住哪里,原因很簡單,稍微精明一點的本地小姑娘麼一聽就懂了,新天地那邊,要麼你就是個有錢的富二代,那邊地價10萬多一平,要麼你就是等拆遷的,早晚要搬去「鄉下」。

老式石庫門有個特點,人與人之間抬頭不見低頭見,過去的那些鄰居都是看著我長大的,可是一旦到了牽扯各家利益的時候,大家又會變得相當精明。

有的人受夠了幾十年如一日,一家幾口人擠在狹小潮濕的老房子里,想早點搬去新樓房,哪怕遠一點也無所謂。

有的人比較貪心,總覺得給到的補償可以再多一點,就想在里面耗著,傳說中的「釘子戶」。

上海動遷是這樣,一片拆完了才開始拆下一片,也就是說前面如果拆得不順,後面的進度就拖下了。

我家以前在的那邊被切分成了三片實施動遷:東塊、西塊一期和西塊二期,第一批基本2010年就開始了,但因為有不少「釘子戶」談不攏價錢賴在里面,硬是拖了好幾年。

輪到我們的時候已經2015年了,正好趕上新政出來,你說有什麼辦法?這都是命吧。

很多外地人覺得,本地人在上海生活沒什麼壓力,房子基本是自帶的,能少奮鬥好多年,其實並不是這樣。

大部分等著動遷的家庭,在上海市區是買不起房的,我們沒奢求過「暴富」,只是想分套房子拿點錢,改善下生活。

因為房子的事情,我前些年情路也相當坎坷。

上海小姑娘難搞得很,沒房子是不會願意跟你結婚的,就算本人無所謂家里也不可能答應的。

我有一任ex,她家里說一定要看到房子才同意辦事,我當時跟她父母提議先把證領了,反正房子也跑不了,酒席那些可以晚點,拖著麼兩人年齡都拖大了。

誰知對方家里非但沒有退後一步,還提出了更緊逼的要求,她爸當時放話:不僅要看到房子,還要按照他們喜歡的風格裝修,不然就不同意結婚,合著這是沖著房子來的嗎?

也有過家境比我好的女孩,聽說我家的情況後提出讓我直接去她們家住的,但我過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總覺得那樣就成「上門女婿」了,聽起來怪怪的,就也拒絕了。

動遷後,我們家分到了位於浦東的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離地鐵站步行5分鐘,雖然離開了住了三十多年的盧灣多少有點捨不得,但壓在心里的一塊大石頭,總算是落地了。

閱讀原文


X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