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解封在望,互聯網大V的武漢封城日記宣布完結(附最後兩篇)

一部攝於3月20日的影片在網路上流傳。

武漢已出現長達百米的塞車,網民歡呼:解封的日子不遠了。

以下是影片:

兩個月前疫情爆發,闌夕開始發表武漢封城日記,粉絲們才知道大V原來是武漢人。

3月22日,闌夕發表最後一篇,宣布完結。

本文來源:闌夕(中國知名互聯網博主)

微信id:techread

簡介:逐鹿網(zhulu.com)創始人,專注於互聯網創業、新媒體及亞文化的深度觀察和商業評論。

武漢封城日記|第五十九天

武漢新增與疑似保持雙零的同時,也有許多不那麽吻合通報的消息在城市裏流傳。

比如出院又復陽的例子到處都有,但又不算在新增裡面,或是有的小區會向業主更新感染數據,而業主發現這和當日的全市數據對不上。

我相信這些異常都有解釋空間,只是風聲鶴唳之下,避險仍然是一個普遍的生活狀態,發出來求證搞不好就會涉嫌造謠傳謠,對傳聞視而不見吧又難免在心裡犯嘀咕。

所以猜忌如同一個巨大而捉摸不透的泡泡,黏裹著武漢的市民們,人人都是主張不可知論的哲學家。

當然,流行病的焦點終究還是R0值,如此漫長的閉門實踐,足以根除大規模爆發的概率,縱使存在零星的遺漏,也不可能重蹈封城之初的覆轍,「小心為上」的心態也構不成恐慌情緒。

別無他法,那就再忍一忍。

事實上,在被剝奪了大量的生活樂趣與自由之後,感受它一點點的再被還回來,其實有著一種古怪的愉悅。

就好比說有些人吃辣的快感在於在口舌火辣的時候痛飲冰凍啤酒,接著感受嘴巴裏逐漸恢復正常知覺的過程,酸爽無比。

所以也不難理解現在開始能夠下樓遛彎對於武漢人而言是多麽欣喜振奮的一件事情,社區群裏幾乎都是哭喊著「終於能下樓了」的聲音。

我甚至看到一條哈士奇被牽出門後,在草坪上仔細的踩來踩去,滿臉的不敢相信,仿佛已經喪失了撒歡的終極本能。

我家的兩隻貓倒是沒有什麼改觀,只要屋子裏還有東西給它們抓撓,人間的死活就和它們無關,畢竟早晚都可以回去母星,於是疫情期間還愈發長胖了——因為實在缺少讓它們運動的心情——接下來還要擔心進口貓糧斷貨的事情,畢竟全球都在打噴嚏。

正在恢復正常的還有快遞。

根據復工進度的通告,所有主流的快遞公司均已開始在武漢重新營業,各處網點也給客戶發了簡訊表示可以隨時收寄包裹。

路過樓下的寄存櫃時發現熄滅的空燈越來越多,給人一種踏實的感覺。

不過盼著封城結束可能還是為時尚早。

除了潛在的無症狀感染者仍需排查、以及復陽問題的解決方案亟待出爐之外,按照公共衛生的規劃邏輯,武漢市的行政區解封應該會先於整城解封,所以先得要有市內的流動性試驗無誤,再才會開放市外的交通管道。

若是從雙零開始推算14天,武漢市內的解封,最早也要到4月份去了。

如果情況穩定向好,正式解除封城則會發生在4月下旬。

而全國省際之間人員流通的隔離措施,恐怕要持續到夏天為止,至於全球,大概今年一整年都要耗在這場流行病上面了。

這就是我們正在經歷的極其操蛋的2020年了。

這是我的武漢封城日記,第五十九天。

閱讀原文

武漢封城日記|第六十天(完)

封城已經過去整整兩個月了,當初倉皇不堪的武漢市民,大概沒有多少能預料到會被困住這麽久的時間,而在基本已經控制住疫情的現在,又沒有人敢於斷言封鎖可以結束了。

從讓人措手不及的爆發,到對本地官僚瞞報的憤怒,再到舉國支援力量的匯入,終以慘重代價換來勝利。

在這短短的兩個月裏,武漢的全城遭遇如同一艘在巨浪裏求生的小船,顛簸起伏,緊張難安。

回首這段日子的狼藉,「堅強」是我目睹和感受的最多的情緒,「堅強」於和奪取性命的病毒抗爭,「堅強」於向公共衛生體系讓渡權利,「堅強」於熬過生存成本激增的晝夜,「堅強」於戳破虛假和不公的事件,「堅強」於不惜一切守護家庭的決心。

「堅強」不代表忘卻,是的,我們永遠緬懷那無辜離世的幾千名被感染市民,以及吹響哨聲並不得不承擔風險的那些醫生。

「堅強」不代表釋懷,事實上,我們有著足夠的小心眼,把讓事情變得如此糟糕的責任牢牢記住,哪怕是要刻在石頭上。

「堅強」不代表自豪,恰恰相反,我們愈加敬畏疾病的來襲,無論是對野味餐食的縱容,還是對衛生習慣的忽視,都會改變。

而我們也還會「堅強」下去,在注定漫長的恢復歲月裏,還有太多的峽谷等待逾越,這份情緒本身也在某種程度上構成了所謂的群體免疫,幫助我們應對困難。

武漢從此多了一份名為「新冠肺炎」的存檔,任何對這座城市感興趣的人,都可以讀取存檔的內容,了解它在2020年的開端都經歷了些什麼,以及在時代的生滅裏努力前行的千萬市民。

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

如有機會,未來我也想在武漢組織一些活動,把你們這些點贊之交邀請過來,嘗嘗最地道的熱乾麵和豆皮,見識山水與落櫻的美不勝收,找個涼爽的夏日夜遊長江,造訪大隱隱於市的神奇小店,把武漢的魅力一處處的全都展示出來。

若是你最後還是沒能愛上它,算我輸,你隨意,我乾一瓶。

今天的這篇日記,也會是整個系列的完結篇章了。

因為接下來的封城更多的屬於政策慣性,武漢實際上已經和中國的其他大多數城市區別不大,當特殊變得不再特殊,專門記錄的價值就相當有限了。

當然,我還是會在微博繼續分享武漢的狀況,只是不會再以日記這種形式。

我也會按照和你們許多人的約定,把前後六十天的封城日記完整內容集結成一個電子版的文冊,交付到想要收藏和備份的人手中,具體發布通知會在三天之內,因為還要做一些修訂和校對的補充工作。

這是我的武漢封城日記,第六十天。(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