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高中生寫信給方方引發的「寫信給高中生」大賽,方方以「文革」回應

三月中旬,大陸網民才剛創下了一個載入網史的紀錄:用史上最多類型的文字傳播被河蟹的《發哨子的人》。

  【發哨子的人】武漢醫師受訪,全網花式接力,胡錫進:要為不滿情緒留出必要出口

近日則有許多人「寫信給高中生」。

有自稱是高中生的爺爺媽媽高中老師,還有「另一群高中生」,很多大V名筆都參戰了。

其中一篇被刪掉的嘲諷大作是法律博主執筆的「高中生寫信給杜甫」,被刪之前也是爆文,全文附於文末。

起因是一篇批評方方的文章,標題是:一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

作家方方寫武漢封城日記而聲名大噪,因內容「寫實」一直遭到批評。

  【武漢的傷痕】惹議的武漢封城日記,中國作家方方還在寫

高中生的那封信爆紅,卻也被罵慘了。

《一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全文網址如下:

https://mp.weixin.qq.com/s/EMvF9P930L_9eiqyIZbG0w

摘錄幾個議論段落如下:

我看您火起來的「日記」,記述的是武漢病態中的世間百相。

魯迅誕生在一個黑暗多於光明,被壓迫多於壓迫,被奴役多於奴役的時代,那時候,反抗與鬥爭是那個時代的主流,魯迅扛起的是那個時代的擔當,是一個作家的時代使命感。

我看了您的日記,我在琢磨,今天時代已經不是那個時代,魯迅時代的使命還是今天作家全部使命嗎?在一個光明時代,作家的主要精力是多用在提振民族精氣神上,還是一味地聚焦不足之處,不停地揭露和追問呢?

我們政治老師講,任何政權都不是十全十美,任何政黨都不可能完美無缺,任何政治制度都不可能沒有瑕疵。否則,就不會有改革和創新。但是,一個人如果滿眼都是黨和國家的不足,那他關注的焦點或許已經偏離了為「國家好」的初衷。

打比方,某個小姑娘家裏來了客人。正當賓客興高采烈時,小姑娘突然當著眾人的面說「爸媽晚上動靜太大,我一夜沒睡好」。父母尷尬不?

沒錯,小姑娘說的是事實:爸媽夜裏動靜大,她捂著耳朵一夜沒睡。但這個場合說出來合適嗎?

方方阿姨您的日記就是這個樣子,把真實的武漢擺到世界面前:都來看看,這就是生病中的武漢呀!

方方阿姨,疫情面前,您在日記裏展現了武漢生病後的世間百態。

您看到了武漢人民在疫情裏的不安,可是,那些勇敢逆行者您看到了嗎?

您看到了武漢生病後的熬煎時刻和困難前的困惑。可是,4萬多外省外市的醫護人員拋棄別子義無反顧馳援武漢,您看到了嗎?數萬將士穿梭街頭為人民服務,您看到了嗎?

方方阿姨,我們不能像那些整天磕磣我們的西方國家一樣,選擇性地看吧。

也許您看到了疫情中令人熱血沸騰的逆行,也許您看到了一線無畏生死的勇士,是不是年齡大了,作家應有的激勵人、鼓舞人的使命都忘了?

我小時候,母親告訴我,吃人飯,要說人話,端別人碗,要服人管。方方阿姨,您穿誰的衣,您端誰的碗?

這次武漢戰疫,領袖親自指揮,舉國同心協力,全民共渡難關。我在想,疫情面前,如果不是國家強有力管控、強有力救護、強有力支援、強有力保障,而是像西方某個國家那樣把人民放棄了,武漢會是個什麼樣呢?

疫情面前,如果西方國家對我們說三道回也就罷了,因為他們獸性未改,既便他們罵我們是病夫,我們也不計較,人不能和獸計較。

可是對於方方阿姨您,大家真是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啊,您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您是吃武漢糧、喝長江水活著的!

一個叫羅稷南的曾請教偉人「如果魯迅活到現在,他會說什麼?」

偉人說「要麽被關在牢裏繼續寫他的,要麽一句話也不說」。

方方阿姨,偉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您能給我講講嗎?

對於一個用匕首刺破黑夜的鬥士,魯迅是那個時代的英雄。如今的中國不是那時的中國,現在的中國是個光明且讓大家有信心的中國,您說是嗎?

這位「高中生」已被公認為「絕不是高中生」。

拿過三個新聞獎的資深媒體人、自媒體大V《老蕭雜說》形容為:

「無腦者也寫不出這封信,因為他們一般專注於『跪了體』『尿了體』『慫了體』和陰謀論。」

「它大概率出自於被養殘了的中年人之手,近乎摳腳漢。」

老蕭認為作者應是媒體人:方方日記愈紅,愈是打臉正規媒體。

3月18日,方方回信了。

方方回信全文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QviYahRRwSiysVqX7eu-3w

摘錄部分如下:

看到你的文字,倒讓我想起很多年前我讀過的一首詩。這首詩是白樺寫的,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他:一個才華橫溢的詩人和劇作家哦。

我讀這首詩的年齡大約是12歲,這是在1967年的「文革」中。那時,整個武漢的夏天,都在武鬥。

白樺的一本詩集,詩集名為:《迎著鐵矛散發的傳單》。其中第一首詩是《我也有過你們這樣的青春》。

詩的第一句:「我也有過你們這樣的青春,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

我讀這首詩時,非常激動,並且永遠記下了。

孩子,你說你16歲。我16歲時,是1971年。那時候,如果有人跟我說:「文化大革命是一場浩劫」,我一定會豁出去跟他爭個頭破血流,而且他就是說三天三夜道理也說服不了我。

因為我從11歲起,接受的就是「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教育,到我16歲時,這教育已經進行了五年。

同理,我也不可能解答你的疑惑。我就是說三年,寫八本書,恐怕你也不會相信,因為你也有至少像我當年一樣的五年。

我的16歲時代,比你差遠了。我連「獨立思考」這樣的詞都沒有聽說過。

我從來不知道一個人需要獨立思考,我的老師說什麼就是什麼,學校說什麼就是什麼,報紙說什麼就是什麼,收音機說什麼就是什麼。

11歲開始「文革」,到21歲「文革」結束,這十年,我就是這樣成長起來的。

我從來沒有過自己。因我從來就不是一個獨立的人,只是一台機器上的螺絲釘。

隨著機器運轉,機器停,我停,機器動,我動。這狀態,大約也像今天的你(而不是你們,因為現今16歲孩子中很多人相當有獨立思考能力)。

雖然我的少年時代接受的盡是愚蠢的教育,但我卻在青年時代得以進入大學。我在那裏,如饑似渴地學習和閱讀,與同學們一起討論非常有意義的話題,並且開始了我的寫作,終於有一天我知道了要獨立思考。

我還有幸地遇上了改革開放,更有幸參與了整個改革開放的全程。我看到結束「文革」浩劫的中國,從那樣落後的狀態,一步步強大。

可以說,沒有改革開放,幾乎就沒有今天的一切,包括我寫這份公開的日記以及你給我寫這封公開信的權利。

孩子,你知道嗎?改革開放的前十年,幾乎是我自己和自己鬥爭的十年。我要把過去擠壓進我腦子裏的垃圾和毒素一點點清理出去。

我要裝入新的東西,我要嘗試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我要學會用自己的腦子思考問題。當然,學會這些,是建立在自己的成長經歷、閱讀、觀察和努力的基礎上。

孩子,我一直以為這種自己與自己的鬥爭,自己給自己清除垃圾和解毒的事,只會在我這一代人中進行。意想不到的是:你和你的一些同伴,將來也會有這樣的日子。

孩子,你聽得懂嗎?現在,我要把這一句詩送給你:「我也有過你們這樣的青春,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

以下是各路人馬寫給高中生的信。

《老蕭雜說》:誰炮制了《一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

全文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RURzbn9V8DeJ6i3ojAeHeA

摘錄部分如下:

在這場史詩般的國難中,記者群體的表現,不能說一點不出色。

《財新周刊》和《三聯生活周刊》,以及後來採訪報導艾芬醫生的《人物》周刊,記者都表現不俗,給供職的媒體長了臉。

向以權威主流自居的某些媒體,也不能說沒一點貢獻。可是,他們連篇累牘的報導,有誰見過被爭相轉發、廣為傳頌的篇章?

相較而言,「方方日記」幾乎篇篇「洛陽紙貴」。

方方,你的每一篇日記,都在啪啪打一個群體人的臉。

允許你走進我的世界,但決不允許你在我的世界裡走來走去。

《赤評》:替方方阿姨給一位高中生回信

全文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W2RyAte04Nelme3ID4zpRw

你爸媽晚上動靜大是一件正常的事,可方方阿姨寫的是死人的事,兩件事的嚴重程度是不一樣的。

假如你家裏人出事了,但又不允許你喊,人家說,這麽大的一個城市幾百萬人,死一兩個人你喊啥?你會怎麽想?你該怎麽辦?

我記得武漢有個女孩子,媽媽病得快死了,實在沒有辦法,就拿著鑼到陽台上邊敲邊喊。沒有什麼事情比救命更大的。人死了也不能說,不能喊,這樣就會死更多人。

你說:「疫情面前,如果西方國家對我們說三道四也就罷了,因為他們獸性未改。」

你一個16歲的孩子,你接觸過多少西方人?誰告訴你這個結論的?只有我們中國人是人,人家都是獸類?課本上這樣說的嗎?你媽媽從小就告訴你應該歧視乃至仇視別的國家別的民族嗎?

你既然是學理科的,那麽,你的數理化一定非常好。我告訴你,你學到的那些定理、定律、公式、化學元素、方程式等等,基本上都是西方人發現發明的,沒有這些科學基礎,現代文明是不存在的。

你從小到大生病發炎打的青黴素也是西方人研制的,你從小看的電影、追劇的電視也是西方人發明的。

如果你認為西方國家是獸類的話,那我很擔心你學了英語、學了他們那麽多的數理化知識,會變得人性泯滅、只剩下獸性。

《 Philosophia 哲學社》:幾名高中生給另一位高中生的信

全文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lc4L7ymG7epaOFifmjCkvA

你不能率先通過規定「今天時代已經不是那個(黑暗)時代」來制止別人揭露黑暗,再通過這種揭露之缺乏,反過來論證現在已經是光明的時代了。

很多時候問題並非在於過度關注黑暗,而恰恰在於我們過度熱愛光明了——乃至讓這種強光損害了我們的視力。

捂住眼睛和耳朵培養出的「自信」不叫自信,叫掩耳盜鈴。

《金小貝》:我是那個給方方寫信的高中生的媽媽,我好害怕我家遭報應

全文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mv4yOoevWsnLFOT470ehHA

媽媽還想給你補充一點:作家不光要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更要鞭撻黑暗,直擊人性的弱點,教人看透邪惡,不再重蹈覆轍。這才是更正的正能量。

一個作家不能成為黨政的喉舌,只會贊美。贊美是官方媒體的功能,作家應該是一個時代的記錄者,記錄真善美,也記錄假惡醜,「激濁」是為了「揚清」。

你還舉了一個例子,用當著眾人面說「爸媽晚上動靜太大,我一夜沒睡好」來證明家醜不可外揚,不能什麼都說。

孩子,暫且不論你舉的這個例子有多麽低俗和無知,讓媽媽臉紅,就邏輯上來說,也是錯誤的。民族遭難能和「爸媽晚上動靜太大,我一夜沒睡好」這樣的家醜相提並論嗎?

媽媽也給你舉個例子,假如爸爸每天家暴媽媽,而你因為力氣小,無法阻止爸爸,難道你忍心看著媽媽被打死也不尋求鄰居或者警察幫助嗎?

有些無關緊要的醜可以不揚,但關係到生命的醜必須要揚,如果連看到生命消亡都無動於衷,只能證明一個人的冷血。

我們這個國家和社會,因為「家醜不可外揚」而吃的虧太多了!

你還說,我告訴過你,「端別人碗,要服人管」,且不說我什麼時候對你說過這句話,就這句話,我要和你好好的探討一下。

一、你的方方奶奶端的不是別人的碗,是自己的碗。不光是她,全中國的納稅人端的都是自己的碗。老百姓是靠自己的勞動吃飯的,不是靠誰賞賜的。

二、如果端了別人的碗,看見不公就蜷縮,看見黑暗也不發聲,只會歌頌贊美給他飯碗的人,這種知識分子有一個專門名詞叫「犬儒」,他們已經不是人了,他們是用自己的知識和才華來獲取狗糧的狗。

互聯網湧現的文章太多,自媒體《CN家委會》(微信id:CN-jwh61)收集了一部分,有興趣的人請自行查看:

1.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追问版)

2.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太残忍:不能用孩子的手放冷枪

3.高中生的爷爷给方女士的信

4.一位伤心的叔叔给高中生侄子的信

5.沈阿瑟|对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的回信

6.谁炮制了《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

7.这是成年人干的!

8.假冒高中生给“方方阿姨”写信?这个手法有点眼熟

9.给一位“高中生”的回信,替“方方阿姨”

10.抗议!昨天这篇文章侮辱了全国的高中生

11.刘川鄂|为方方三辩

12.一个初中生替方方给那个高中生回信了,看得我拍案而起!

13.那个“高中生”的去信与回信

14.给方方写信的高中生是一位脑残

15.那个训诫方方的高中生

16.给方方写信的高中生,你说自己“禽兽不如”,太准确了

17.老武:我看“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

18.真激动,这位高中生的灵魂之问,方方你看了吗?

19.谁在伪装“高中生”给方方写信?

20.简单批阅一下“高中生”写给方方的大字报。

21.是谁教育出这种没人性的16岁高中生

22.一位高中生的一篇文章

23.那位高中生的老师,也给他回信了

24.给一位“十六岁”高中生的回信

25.伪装成高中生,“写给方方的信”每个字都充斥着无耻!

26.伪装成“高中生”打方方黑棍,不要脸!

27.回“给方方阿姨写信”高中生一封热情洋溢的短信

28.一篇欺世盗名牟利的“高中生”伪作

29.从“高中生的信”与“方方日记”的争论谈起

30.感谢“高中生”,你挑起了一个谁养活谁的问题

31.高中生写给方阿姨的信:透露出一个时代的悲凉

以下是眾多文章中唯一被刪掉的一篇,被刪掉之前已經是爆文,多個博客都已備份。

來源:彬彬有法(知名法律博主)

微信id:binbinyoufa

作者:正正

原標題:一位高中生寫給「杜甫叔叔」的信

杜甫叔叔:

您好!

我是一位披著馬甲的高中理科生。

我喜歡大唐盛世的文學,喜歡開疆拓土豪氣干雲的邊塞詩歌,喜歡斗酒百篇的浪漫情懷,唯獨你的《杜甫日記》,一看就讓我生氣,滿滿的負能量。好幾年了,不吐不快。

怎奈,你是一個古人,鞭屍都找不到骨灰。我忍著,忍著,就這麽忍著。

剛剛,我讀了一個以高中理科生口吻寫給武漢作家方方阿姨的信,看得我備受鼓舞,血脈噴張,我決定向他學習,一吐我積壓已久的憤怒。

國家不幸詩家幸。安史之亂,國難當頭,你沒有長纓在手,血灑沙場,拿著帝國的工資,做自媒體小號,苦心孤詣地做你的「詩聖」夢,經營自己的名聲。你成功了,你是國難當中最大的贏家。

我很悲憤,比司馬遷遭受宮刑之辱還要悲憤。我不願拍著我的屁股跟你說話,我要拍著我的胸脯,像個男人一樣,直言不諱地批評你。

我不會那麽沒有教養,拿男女之事教訓你。我也不會拐著彎的,惡毒地咒罵你,我要像大炮一樣,公開地轟,像紅衛兵小將一樣,大鳴大放。

【一】

杜甫叔叔,你是一個別有用心的文人,你抹黑我們大唐。

你捫心自問,公元759年之前,你去潼關等地之前,你算什麼?李白比你強多了,你給人家提鞋都不配,你憑什麼日後跟他齊名?

在此之前,你在大唐的詩人當中,泯然眾人矣,毫不出色。你就是一個普通詩人,一個拍皇尚馬屁都不利索的普通幹部。

你之所以大名鼎鼎,名垂青史,影響中國文學史1200年,就是因為你寫了「三吏」「三別」。

三別,就是《新婚別》、《垂老別》、《無家別》。

三吏,就是《新安吏》、《潼關吏》、《石壕吏》。

這是你在國難當頭寫下的《杜甫日記》。這是你別有用心的鐵證。

你的《石壕吏》,我們的高中課本選過,寫的是陜西石壕一對偉大的老夫婦,他們的三個兒子共赴國難,到了山東。

在今天看來,不算遠,但是在那個時候,當然是很遠很遠的,因為指揮系統暫時失靈,三個之中死去了兩個,一個還在軍隊裏。前線還需要補充兵員,老爺爺有事跳牆走了,只剩下老奶奶。

那一夜,你杜甫投宿他們家,親臨現場。

你看到征兵的同志到了他們家,你聽見老奶奶深明大義的告白。期間,也有悲傷的哭泣。

這些,你都聽見了。她說了,我老婆子上,我要去軍隊當一名炊事兵,為國家盡最後的忠誠。

可是,你寫的是什麼鬼東西?

天亮以後,老奶奶跟著征兵的同志走了。老爺爺也從牆外回來了,你杜甫和老爺爺作別,寫下這麽一篇《石壕吏》。

我看了,實在是寒心。寒心啊,寒心。你沒有像偉大的記錄者一樣,把老奶奶出征去當兵說成慷慨赴死,你沒有把這個英雄的家庭,描繪成祖國不屈的人民。

你把她的形象寫得那麽卑微。好像征兵的同志,是國家的爪牙,是惡魔的化身,是平庸的惡。

許多年過去了。當我們走在西安,緬懷偉大的盛世,總有人跳出來說,那不是什麼盛世,你看目擊證人杜甫揭露的真相是什麼。搞得我們一臉懵逼。

大唐帝國走過一段彎路,經受過挫折,有過教訓,停擺過一段日子,可是,放眼整個大唐,瑕能掩瑜嗎?

杜甫叔叔,九泉之下,你慚愧嗎?你好好想想,你到底是為誰寫作?

【二】

杜甫叔叔,你不成熟,你不懂事。不能說你不愛國,不能說你對大唐不忠誠,但是,你的認識論,你的世界觀是有問題的。

你不知道你破壞了大唐的形象,內部妨礙了共識的凝聚,外部給敵對勢力攻擊我們大唐提供了口舌,授人以柄。

你很可惜。我對你,又氣又恨又憐。

你沒有認清這場國難是怎麽導致的,你沒把安祿山、史思明這種畜生不如的叛賊當做罪惡的源頭,反而含沙射影,把戰爭的根源歸結於皇尚窮兵黷武。

你總是在挑刺。哪怕山花浪漫時,遍地吹軍號,你記下的總是哀鴻遍野。

你的寫作太過負能量,你沒有給當代的人民鼓勁,也沒有為後代的人民留下真實的歷史。作為一個詩人,你愧對這個大唐盛世。

作為一個時代的記錄者,你辜負了這個偉大的時代。你居然像後世那個脾氣火爆的女醫生一樣「老子到處說」,把自己混同於一般群眾,我很失望。

當然,你在陜西石壕,用詩寫出的日記,可能不是造謠。也許,我剛剛說的那個版本,才是被塗改過的虛假的版本。

即使如此,我仍然對那些塗改真相的人,表示感謝。他們不是沒有能力寫出真相,他們相信的是本質真實、整體真實,而不是你這樣的現象真實、局部真實。

你啊,只見樹木不見林。

一葉障目,說的就是你這樣迂腐的詩人。

【三】

杜甫叔叔,你對我們大唐帝國的愛不夠深沉。

你口口聲聲說你愛祖國,愛人民,不能說你在演戲,但是,我看你的真誠是需要打折扣的,你的文字當中看不到激動人心的歷史場面。

大唐九位節度使率兵20萬圍攻叛賊,那樣的歷史大反攻,是何等壯觀的史詩?收復首都長安之後,唐明皇旌旗招展,回到長安,小皇尚出城迎接。京城內,幹部群眾夾道歡迎,歡呼不已,這是一件必將載入史冊的盛事。

舉國歡騰,然而,杜甫叔叔,你看到的是什麼?

你的眼中看不到正面的、積極的、有希望的東西。再偉大的工程,在你看來,都是需要反思的。

你騙了無數流量的《潼關吏》,一看開頭還不錯,采寫防禦叛賊的偉大的軍事工程,這很好。

關鍵時期,你在現場,也很好。

你看到我們的大唐將士,在修築潼關工事,很好,很好。這可不是一道簡單的關隘,而是一個雄偉的堡壘群,跟後世的馬利諾防線,諾曼底防線相比,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們守關的將士跟你說:「連雲列戰格,飛鳥不能逾。胡來但自守,豈復憂西都。」多麽了不起的防禦工事,鳥都飛不過去,叛軍來了又如何,但叫他有來無回,首都長安萬無一失啊。

看到這麽固若金湯的偉大的防禦工事。你的日記是怎麽寫的呢?你表面上似乎受到了鼓舞,動筆的時候,卻淒淒哀哀的說,四年之前,潼關失手,一敗塗地,士兵變成了黃河中的魚鱉,將軍也被叛賊所俘虜。

說句鼓舞人心的話會死嗎?

你假惺惺地囑咐鎮守潼關的將士,不要學習那個被敵兵俘虜的將軍。

我看了,真的氣不打一處來。就你聰明?就你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就你吸取教訓,他人都是傻子?

我們的長安最後是怎麽收復的?靠你一刀一槍拼下來的?

杜甫叔叔,我實在不願意說髒字。我忍。

【四】

杜甫叔叔,你知道嗎,你的日記給亡我之心不死的敵對勢力,提供了武器,授人以柄。你知道嗎?

帝國的軍隊反擊叛軍,在艱難中前行,穿越黎明前的黑暗,你非要把他寫成掙紮。

帝國需要軍人,壯年要,青年也要,在青壯年不足之後,老翁要,老婆子也要。

在一家青壯年全部壯烈犧牲之後,老婆子躺在地下哭,帶著寒冬的味道,在那裏站立,老翁呢,扔掉走路的拐杖,穿上軍裝,毅然決然的跟隨征兵的同志奔赴前線。

這麽一件熱血沸騰的故事,被你寫成了《垂老別》,你說你是何居心?

這位老爺爺帶著誓死的決心,為國請戰,而你把他寫成生無可戀的悲劇。

你要把他的絕地反擊,寫成絕望的悲哀。

把他的義無反顧,寫成人世間莫過如此的悲劇。

你看不到他對祖國的責任感。

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杜甫叔叔,你把你的才華用偏了。你寫了《垂老別》還嫌不夠,你還要寫《新婚別》。

新婚的第二天早晨,新郎跟隨征兵的同志趕赴前線,這又是一個鼓舞人心的壯舉,然而你把他寫成婦女的哀嚎。

你的詩中,看不到大唐婦女堅貞不屈的形象,你不能用金光閃閃的字樣,描繪他們的精神世界,你非要寫他們悲苦、哀怨、絕望。

寫了《新婚別》,你還嫌不夠,又要寫《無家別》,進一步給吐蕃、回鶻,給境外敵對勢力提供反動素材。

沒有父母,沒有妻子,也沒有子女,逃的逃,亡的亡,餓死的也都餓死了,被逼上吊的上吊了,被逼跳河的跳河了,只剩下一個單身漢,他要向誰道別呢?你為何要寫這樣的故事?

這個單身漢,真有其人嗎?

就算他是真的,你一定有聞必錄嗎?你認定這是對大唐最有利的工作方式嗎?你就不怕刁民借題發揮?不怕敵對勢力借機生事?你考慮過人民利益嗎?你敢肯定,你這樣做,對人民有利嗎?

你的立場哪裡去了?

【五】

你這是忠誠嗎?

在國家不幸的歲月,有那麽多可歌可泣的素材你不選擇,你戴著有色眼鏡選擇那些敵對勢力感興趣的素材,你居心何在?

你還記得李光弼將軍嗎?他沒有決勝的把握,但是有視死如歸的決心,這個你是知道的。中原大戰中,正史作家是怎麽寫的,這個你知道嗎?

我來告訴你。

李將軍和士兵們說,你們看看我手中的紅旗,在我紅旗揮舞往下揮動三次的時候,你們必須萬眾一心,拼死出擊。

你看看正史中的場面是多麽的感人。

李將軍說完之後,手持短刀插入他的軍靴,說:我是國家大臣,萬一戰事不利,各位將軍,在前方戰死,我也絕不苟且偷生,我一定舉刀自殺,不讓你們孤獨的死去,我陪著你們。

最後的結果,你是知道的,在這場決死的戰爭中,李將軍擊敗了敵方的將領,扭轉了局勢。

多麽偉大,多麽光榮的一戰啊。

杜甫叔叔,這麽震撼人心的史詩級的場面,你為什麼不為他寫詩?而要等著未來的史官去書寫呢?

【五】

杜甫叔叔,你不懂得感恩。

你的爸爸當過地方領導。不再往上數,就此打住,你也是一個官二代,從小就過少爺的生活。你不會種田,給首長寫信要官,雖說拖了幾年,畢竟給你了。大大小小,你都是一個幹部。

雖然官位不高,你也是有特權的,你自己也承認,不當兵,不納稅。你不但太平日子裡可以靠剝削生活,就在人民饑餓掙紮的時候,你比普通老百姓也過得好多了。

你享有特權還不知道感恩。這是你的問題。

你穿誰的,吃誰的?你忘了?

你不是後世的職業作家,大唐的社會分工還沒有那麽發達,你不能靠寫詩,領工資,納稅,養活自己。你還沒有納稅人的資格,你還沒資格矯情,你受恩於國家,怎麽不知感恩?

你在軍士們拼命收腹首都之後,在曲江邊,和你的朋友們寫詩唱和,彼此奉承,偶爾你還會寫一寫春花秋月鴛鴦蝴蝶,到曲江邊跟人喝酒,談詩論藝。

這樣的歲月靜好,是誰帶來的?

叛軍是你打敗的嗎?

你不知感恩,別人感恩,你還說風涼話。

【六】

杜甫叔叔,你很虛偽,你知道嗎?

你那麽愛國、愛人民,你為什麼不去前線打仗?

在《石壕吏》當中,你自己說你投宿在他家,可是你挺身而出了嗎?

回鶻的軍隊在支援帝國的名義之下,蹂躪中原的人民,那時候你在哪裡?你拿起刀槍奮勇抵抗了嗎?

張巡、許遠兩位將軍為了保存帝國的疆土,死守睢陽,糧食不足,人吃人,多達兩三萬,這個時候你在哪裡?是的,你的孩子有餓死的,這是你的不幸。

可是,還有多少人家比你慘烈,你知道嗎,杜甫叔叔?我們的勝利,是用人民的血換來的,你的負能量的字,對得起誰啊?

是的,你寫的,不應該叫做詩,你寫的就是字,負能量滿滿的字。

你的內心,我不妄加揣測,就說你人肉出的素材,你的行為。

叛軍占領長安的時候,你殉職了嗎?殉國了嗎?沒有。你匆匆地跑回首都附近,去你自己的家,看你自己的妻兒,用你那一點特權,照顧他們。

帝國軍隊鄴城潰敗,一直到潼關,千里之間,一片死寂。郭子儀將軍退保洛陽,截斷敵軍。這個時候,你杜甫作為華州司功,一個州縣地方幹部,你在幹什麼?

你沒有像書法家顏真卿那樣奮勇抗敵,你在倉皇中跑到洛陽、鞏縣,看你祖傳的遺產,是否還有一些收割的跡象。

小皇尚初回長安的時候,你在幹什麼?你在寫:落花遊絲白日靜,鳴鳩乳燕青春深。

字裏行間都是閒情逸致,人民的斑斑血淚,你看到了,可是你和他們一起生活了嗎?同甘苦共命運了嗎?

【七】

杜甫叔叔,你自私,沽名釣譽,嘩眾取寵。

你為了自己「詩聖」的歷史地位,你為了立言,為了做所謂「人民的詩人」,置大唐平亂的偉大歷史成就於不顧,沒有謳歌將士們偉大的不屈的精神。

你要以精神獨立的面貌,在正史之外,在《舊唐書》、《新唐書》之外,用你的《杜甫日記》,寫一個詩歌版的「杜氏唐史」,還要把自己變成新舊唐書都要為你作傳的歷史人物。

你野心不小啊。

你是大唐最有才華的詩人嗎?不見得。就是那幫朋友,跟你一起在長安,在曲江寫詩唱和的朋友,是不是數你最有才華?不是吧?

為什麼他們不寫你這樣的詩作?因為他們的文藝觀,跟你不一樣。他們熱愛大唐。

從古至今,你見過哪個熱愛祖國的公民,抹黑過自己的國家?

杜甫叔叔,你混淆了大唐、唐政府、人民的關係。跟共和時代不一樣,大唐那會兒,國家、政府和人民是統一的不可分割的。

你愛人民,要做人民的詩人,就不能抹黑政府,不能醜化基層幹部的形象,惡意挑撥幹群關係。

1200多年來,你終於以偉大的「詩聖」的面目走向了我們,你的詩被稱為「詩史」,你的人被稱為「詩聖」。人們為你建祠畫像,把你捧到了天上。

你滿意了嗎,野心家叔叔?

都說歷史是公正的,人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我懷疑,不是這樣的。

不然的話,為什麼你登上了神壇,你的詩被人反覆吟誦,像我這樣責怨你的人卻成了跳樑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