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5000個日本人在浴缸淹死,這次疫情我們卻沒資格嘲笑它

本文來源:8字路口

微信id:crosseight

作者:Will

一年5000個日本人在浴缸淹死,這次疫情我們卻沒資格嘲笑它

01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部仙台地區的海底,突然爆發了來自地球深處的巨大力量。

整個日本為之搖動。

9.1級。日本列島1800年歷史以來的最強地震。

這一刻,千葉縣浦安市,一座人工填海造陸島上的東京迪士尼,7萬多名遊客正在園區內遊玩。

園區內的噴水池水花四濺、多個用於播放音樂的音響架倒塌,正在舉行歌舞表演的演員摔倒在地,女人和孩子的尖叫聲此起彼落。

地震後僅僅40秒,園區內無處不在的大喇叭開始廣播,還是日語、英語、漢語、韓語輪流的:

各位來賓,剛剛發生了地震,若您身處建築物旁,請迅速離開至空曠處等候!

在室外的來賓請坐在原地等待!注意蹲下,保護頭部!

一旦知道地震和公園外的情況,我們會立即通知,謝謝合作。

地震後8分鐘,東京迪士尼為本次地震成立的應對指揮部成立,開始運轉。

東京迪士尼每年要舉行超過180次的防災演練,教會員工各種應急避難措施。

也就是說,平均兩天就有一次演練。

這個密集程度的防災演練計劃,全世界的迪士尼僅此一家。

針對地震,設置的應急預案是:當發生8級以上地震,園內人數為10萬人時,必須能保證遊客安全。

這次地震,正好在應急預案的範圍內。

工作人員立即開始安全確認檢查,挨個搜索各個建築內的每一個房間,確保遊客已經完成疏散。

一位導遊事後回憶:

那天整個房子都在搖晃。當屋子里吊燈砸下來的時候,迪士尼動畫片《星際寶貝》中的史迪奇人偶撲過來把我壓在身下。

吊燈砸在他腳上流了很多血,本來應該我保護他的,他卻保護了我。

震後10分鐘,一部分工作人員開始從商店中搬出原本作為商品出售的毛絨玩具,分發給遊客,既撫慰遊客情緒,同時這些毛絨玩具還可以遮擋頭部,避免被餘震造成的跌落物品砸中。

震後1小時,天氣轉涼,開始下雨。

工作人員發放塑膠雨衣、大號塑膠袋、手套等,幫助室外的遊客作臨時雨衣擋雨避寒,並分發糖果和餅乾給遊客補充體力。

同時按照應急預案,工作人員們套上園內所有的吉祥物罩衣,米奇、米妮、果菲……傾巢出動,撫慰兒童和女性遊客的情緒,顧不得這些吉祥物角色是否搭配得當了。

園內一時群星薈萃,群魔亂舞。

一年5000個日本人在浴缸淹死,這次疫情我們卻沒資格嘲笑它

另外一個重要的措施,是信息公開。

由於附近的道路交通中斷,多處地表出現下沉、滲水現象,工作人員時刻在人群中奔走,持續性告知遊客們交通修復的最新狀況。

在確認安全後,開始疏散東京周邊需要回家的遊客。

晚上六點,無法回家的兩萬名遊客被引導至經過安全檢查的室內空地、沙發和影院座椅上避難。

由於擔心夜間大規模疏散時不安全,指揮部作出決定,打破開園28年來一直遵守的禁令:

讓遊客進入只有後台員工才能使用的通道,在更短距離和時間內抵達安全地帶。

這個通道,相當於迪士尼樂園的後台,演員們如何工作,樂園如何運行,其中包含著什麼樣的秘密全部囊括其中。

打破這個禁令,意味著可能會破壞迪士尼長期以來塑造的夢幻王國形象,但是為了保證遊客的生命安全,這些條條框框都可以被捨棄。

晚上,指揮部開始為兩萬遊客分發熱餐食。

迪士尼在應急儲備倉庫中儲備了可供五萬人食用3-4天的簡易食物、飲用水和各類藥品。

一個在迪士尼遊覽的高中學生回憶道:

那次去迪士尼是因為規劃了畢業旅行,結果遇到地震滯留了。

當晚餐廳售賣的橙汁、熱可可、冰咖啡和熱咖啡都免費分發,自由續杯。

事後他們聯繫我說,很抱歉給你的畢業旅行帶來了不好的影響,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邀請你免費再來一次。

當晚,園區內各處持續公開信息,從廣播播報,到分鐘級的及時在各處張貼最新的天氣、交通信息和地震新聞、傷亡情況,確保遊客及時了解家鄉的情況。

很多日本人用的還是不能上網的手機,無法了解最新資訊,所以園方不得不用最原始的方法幫助他們了解信息。

次日,隨著餘震減緩、交通恢復,園區開始協助遊客陸續返程。

期間,園內秩序井然,沒有一次踩踏,沒有一個遊客死亡。

最大的代價是,消耗了近三萬份速食食品。

當天過夜的兩萬名遊客里,有不少人吃了兩份。

估計他們是覺得,這輩子都碰不到第二回迪士尼的免費飯了。

即使從經濟意義上說,這三萬份速食食品的價值,比萬一有幾個遊客遇難,需要付出的賠償金少多了。

02

在過去一個多月里,你的朋友圈里,一定出現過一些10w 的自媒體文章,內容如下:

世界亂成了一鍋粥,日本政府依然在夢遊!

走火入魔!日本已經走火入魔,真相令人膽寒!

沒有一級響應,沒有封城令,連個大規模集會禁止令都執行不了,對著抄作業也抄不好,日本正一步一步成為下一個武漢,真是可悲可嘆!……

這一個多月以來,中國的疫情正在快速向好。

不少吃瓜群眾看到這樣的文章,不禁此起彼伏,感嘆唯我們這邊風景獨好,是時候看小日本的笑話了。

那感覺,既痛快又有點憐憫。

就像看到一個一臉中二的鬼子被抗日奇俠空手撕成兩片兒。

可是最近,這些文章突然消失了。

為什麼?

因為日本的疫情已經控制住了

截至疫情爆發兩個月後的3月17日,僅春節期間就有超過30萬中國人前往旅遊的日本,全國共有851人確認感染,其中死亡29人。

這個數字,意味著兩個月來日本所有的感染者數量,還不如義大利每天新增的一半多。

對於一個人口上億的國家來說,這場疫情已經控制住了。

真實的情況是:這些天里,日本一直在有條不紊地處理疫情,從源頭上控制。

自1月15日開始出現首例確診患者以來,1月28日,日本國會確定將新冠肺炎納入《傳染症法》下屬疾病,所有患者全部免費治療。

並且特別註明:

不分國籍。

患者出現感冒症狀且連續四天以上發熱超過37.5攝氏度者,向自己家附近的區域診所報告,由診所醫生進一步檢查。

如果醫生認定需要進行核酸檢測,將為病人轉到更上級的醫院,由具備檢測條件的醫院或者大學實驗室檢測,檢測結果若為陽性,再收治。

日本如此規定,是為了避免最大的災難:

醫療擠兌。

這次疫情前期在武漢的災難性傳播,其根源並不在於病毒,而在於醫療擠兌。

恐慌的人群一致前往各大醫療機構,一時間擠滿醫院。

全世界沒有哪個國家的醫護人員和醫療設施能承擔如此重壓。

一旦發生醫療擠兌,不僅導致醫院秩序癱瘓,確診患者無法收治,其他科室不能正常運行,醫護人員紛紛感染;還可能使攜帶者與健康人群交叉傳播,最終造成大規模感染。

應對本次新冠疫情的醫療策略,是多年以來日本建立的分診制

所謂分診制,就是平日里患者出現疾病後,首先前往離家最近的診所就診,如果診所可以收治,則在診所完成治療。

這些診所,同步納入醫保體系,每次就醫根據患者的經濟條件付費0-30%。

當診所醫生認為需要進一步診斷或者繼續治療的情況下,會把自己的判斷和請求寫成信發送到更大的醫院,然後預定患者到大醫院就診的時間。

這樣,就避免了擠兌,占用大醫院的醫療資源。

日本的分診制,建立在全國169000所診所和約8540所大小醫院上。

一年5000個日本人在浴缸淹死,這次疫情我們卻沒資格嘲笑它

這個數字是什麼概念呢?

做個對比。

去過日本的人,都會為日本遍佈全國的711、全家、羅森便利店感到驚嘆。

據日本特許經營協會統計,2019年全日本便利店數量為55620家。

也就是說,日本診所的數量大約是便利店數量的三倍。

目前,日本政府已經要求在全國335個大型醫院內至少設置一個應對新冠肺炎的專門門診室。

為避免患者直接前往這些大醫院,造成混亂和擠兌,還特別頒佈了一條規定:

全國原則上不公佈開設專門門診的醫院名稱。

日本人夠鬼的。

03

在這次疫情里,日本的媒體報道,比中國媒體早得多。

包括武漢的媒體。

朝日新聞1月9日就報道了《中國武漢出現原因不明肺炎,日本政府開始搜集情報》,1月16日報道《中國新型冠狀病毒,日本國內出現首例確診病患》。

一年5000個日本人在浴缸淹死,這次疫情我們卻沒資格嘲笑它

這不是孤例。

到這時候,日本各大報紙每天都有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消息,電視台更是不甘落後,也加入了這場集體吹哨的行列。

而湖北的《長江日報》1月19日的頭版報道是《回家過年,老鄉點贊武漢高光時刻》、《20萬張旅遊惠民券明日開搶》。

《楚天都市報》1月19日的頭版報道是《百步亭四萬家庭共吃團年飯》。

日本的信息不公開也不行。

《感染症法》第3章第16條明確規定:

厚生勞動大臣和各都道府縣知事需要對收集的傳染病信息進行分析,並積極地通過報紙、電視、網絡等渠道公佈有關疾病的發生情況、動向、原因以及和預防治療有關的必要信息,並注意保護有關個人信息。

信息及時公開,對日本各級官員來說有好處而無壞處。

最直觀的一點,就是選票在民眾手里,如果還想在政治生命上有所抱負,就必須取得公眾的好感。

如果因為信息公開不及時而被媒體和社會追究,不是辭職就是當眾謝罪,不說官當到頭了也差不多。

根據這條規定,保密,也成為日本此次應對疫情的一大特徵。

比如,厚生勞動省宣佈,新冠肺炎的確診病例不公佈姓名、國籍、過往疾病、職業和居住地址。

公開信息僅限於大致年齡、性別、日本居住滯留地、發病時間。

厚生勞動省一個正司級幹部梅田浩史給出的原因是:

壞的是病毒,不是人。國籍與疫情二次擴散無關,應該尊重患者,所以不公佈。

疫情剛開始沒多久,在一封日本小學給學生家長的信中,就這樣寫道:

⁠正如各⁠位家⁠長所知,以中國武⁠漢為⁠⁠⁠中心⁠的新⁠型冠狀病毒⁠正在⁠⁠全世界蔓延。

與流感的預防措施相⁠⁠同,⁠洗⁠⁠手漱⁠口以及佩戴口罩是有⁠效的措⁠施,特別是⁠⁠現在流感⁠病毒也在流行⁠,請各位⁠家長注意⁠。

同⁠時,因為各⁠種新⁠聞及⁠網絡報道的不斷擴散,我們也⁠⁠很擔心對中國及武漢生活人員的言⁠論上不平等對待⁠。

請各位⁠家⁠長在家庭中談論此⁠事時,從培⁠養孩子正確的⁠人⁠權意識⁠出⁠發,注意⁠言傳⁠身教。⁠

一年5000個日本人在浴缸淹死,這次疫情我們卻沒資格嘲笑它

一位中國留學生講述了自己在東京一家咖啡店打工的經歷:

因為肺炎疫情爆發,我出於自己中國人的身份,擔心影響店鋪營業和客人的心情,向老板申請較少或者取消自己的排班。

得到的回復是:不要在意。

次日上班時,他發現店里貼出一張公告:

本店有中國留學生員工。如果有差別言論的客人,請不要來本店了。

而很多客人得知他是中國留學生之後,都過來安慰他:

病毒恰好發生在中國,不是中國人的錯。

而當年成功處置地震的迪士尼,在這次疫情中的態度是:不會因為中國人身份而拒絕入園。

當然,上億人口的日本,不可能人人都是一個想法。

日本愛知縣的岡崎醫療中心,接收了128名「鑽石公主號」上的感染遊客。

之後,縣政府接到一些電話。

有的要求,不要把稅金用到救治外國人身上,有的說,要把中國人、韓國人統統趕走。

縣知事,也就是一把手大村秀章的回復很有個性:

……我只會覺得你們很丟人,我不會輸的。

04

從世衛組織官網公佈的數據來看,到昨日為止,日本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一共死亡29人。

死亡29個人,這個數據對日本來說意味著什麼呢?

據厚生勞動省2016年統計,2015年日本居家意外死亡人數為13,952人,其中最大的死因是——在家溺水死亡,5160人。

5160人除以一年365天,每天在浴缸里淹死的日本人都有十四五個。

堪稱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悲慘死亡原因。

這與日本人愛泡澡,家家戶戶有浴缸,而很多高齡老年人年老體衰有關。

如果說日本政府沒有保護好國民的話,這應該算一個。

從目前的疫情處理來看,日本有成熟的法律法規,層層分級的診療及報告制度,世界一流水平的醫療條件,全天候的信息公開,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

再加上日本可怕的工業實力。

3月5日,日本政府向公眾承諾,確保3月全國生產6億個口罩。

日本原本每年消耗口罩近60億個,20%自產,80%中國進口。

自疫情爆發開始,日本便全力開動口罩增產。

2月12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接受採訪時表示,全國每周產量達到了1億個。

增長的背後,是三菱化學、東麗、住友化學、三井化學等一批世界知名的化工企業可提供足夠原材料;目前口罩廠商24小時不停工,同時豐田、本田、夏普等公司已經開始跨界轉產口罩。

看來,將來日本用不著中國捐口罩了。

疫情漸漸控制住了,中國自媒體上有關日本疫情的笑話和段子,自然越來越少了。

而在這些天里,隨著中國疫情的逐漸好轉,和歐美疫情不斷升級,另外一些國家的段子,開始取代日本,出現在朋友圈里。

——美國人開始囤槍囤子彈了!

——英國面對疫情投降了,打算讓6000萬人感染!

——義大利至暗時刻:封國、逃亡、暴亂、越獄!

——海外疫情多處爆發,連中國的作業都不會抄!

大部分是膨脹語態,四處炫耀和嘲諷國外有多麼愚蠢,我們有多麼高明。

難道我們非得看到別人過得慘,才能找到安全感?

上海華山醫院的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是這次疫情以來,最受全國人民信任的醫療專家之一。

他已經取代了宋冬野,成為我同桌呂蓓卡的新男神。

針對這個現象,他說過一番這樣的話:

疫情在全世界爆發後,我們總會看到一種觀點,就是嘲笑別人的做法,覺得別國都應該來抄中國的作業。

我們前期的失誤,其實是需要反思的。而我們後期的有效,別的國家也是學不來的——體制和國情不同。

何況,這是場災難。

不管是嘲笑別國疫情蔓延,還是猛誇自己國家棒,其實都是對災難和逝者的褻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