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網紅店又開始排隊了,正常生活快回來了

本文來源:上觀新聞

微信id:shobserver

作者:李曄、陳璽撼

最近天氣老好了,陽光明媚、春暖花開。

隨著疫情逐漸平穩,上海街邊的咖啡店、甜品店、麵包店、小餐館,已經陸續恢復營業。

▼非常時期,戴著口罩排個網紅店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3月15日,央視英語頻道的記者發表了一段影片,顯示上海商業生活正在逐漸恢復。

以下是影片:

城市的街頭也熱鬧起來,不只是年輕人。

阿姨爺叔也去給他們的網紅產品排隊

在淮海路最「土」的網紅櫃台、上海全國土特產食品商店的醬菜櫃前,阿姨爺叔已經開始排隊。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疫情期間,土特產食品商店一天都未關門,但醬菜櫃台仍迎來最低落營業額,大年初一這一天不足7000元,上海阿姨爺叔風雨無阻、排隊等開門的常態不再。

熬到2月下旬,櫃台出現轉機,日營業額跨過2萬元門檻;3月初,又踏上3萬元台階。

「這幾天,醬菜櫃台日營業額已恢復到3.4萬元,基本上已是疫情前的平均水平。」商店副經理陳志豪說。

顧客重新回來了,防疫措施可一樣也不能少。

商店動足腦筋,只開一進一出兩個口子、拉1米線、進店測溫、專人現場維持秩序……

人氣漸漲,但首要任務仍是防疫。

不過,陳志豪發現一些明顯變化:疫情前,醬菜櫃台的客單價巋然不動,基本穩定在27元左右;但2月中旬開始,客單價提升至32元,近期又漲至35元,相當於較疫情前上漲了30%。


據介紹,靠著一勺醬、一塊腐乳也照賣不誤的零拷服務,醬菜櫃台曾創造日營業額5.9萬元的紀錄,此後卻在此徘徊,始終突破不了6萬元。

「從目前明顯壓抑不住的客單價以及日漸回暖的客流來看,我們很有信心,能在今年拿下這個山頭。」

引起阿姨爺叔爭相排隊的,還有老字號、今年已經150歲的南京東路三陽南貨店。

店內糕點和醃臘制品這兩大主打產品,分別在中秋和春節前熱銷。

其中,手工香腸在銷售旺季的每月銷量,如果一根一根連起來,可從人民廣場一直到虹橋機場。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三陽苔菜月餅在銷售季要排隊半小時以上才能買到。

疫情中,三陽南貨店同樣堅持營業,最低谷時營業額只有平時的10%。

目前,該店元氣正逐步恢復。

據總經理沈民介紹,全店營業額50%來自本地市民消費,50%來自外地遊客。

眼下,盡管外地來滬旅遊尚未恢復,上海市民在三陽南貨店南京東路店的消費量已恢復了七八成。

不得不說,疫情令三陽南貨店的一個「小目標」落空。

今年是三陽南貨店誕辰150周年,為此公司前期精心策劃了一系列活動和新品發佈,卻因疫情暫時擱淺。

不過,三陽南貨店並不氣餒,沈民留意到了店內近期的兩組數據:

一是過去總有客人進店晃一圈空著手走,現在只要進店,基本100%消費;

二是醃臘制品的客單價已從100元上升到150元。

3月16日晚,上海發佈復工指南「4.0版」,明確要求:加快與市民群眾生活密切相關行業的復工復產復市。

這樣就意味著原先市民喜聞樂見的一些餐飲項目、娛樂活動,都要回來了。

遊戲遊藝、歌舞娛樂、網吧、室外體育場所、美容,甚至是澡堂泡池,這些業務都從原先需要備案確認的,改為取消備案直接復工。

這也意味著越來越多的沿街商鋪正在紛紛醒來。

穿了一個冬天的厚衣服可以拿去洗衣店洗了

女老板周生偉獨自一人支撐著夏泰浜路上的威特斯洗衣店。

關門一個多月那段時間,她曾心灰意冷:「關一天就要虧1300元,不知道要熬到什麼時候,很絕望。」

周生偉以前是開飯店的,因為生意不好,轉投洗衣業,這家店開了近兩年,前前後後光是設備就投了四五十萬元。

「店要真倒了,只能當廢銅爛鐵賣掉,估計自己再也站不起來了。」周生偉坦言,這家洗衣店是她最後的支柱。

好在,春天終於來了。

因為洗衣店內消毒設施本就比較齊全,周生偉向屬地市場監管部門打了聲招呼,便開張了。

最近每天顧客有五六個,還不到過去的一半,但想著多做一點,就少虧一點,周生偉總覺得還有希望。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讓她感到希望的,還有街道和監管部門的助力。

了解到她忙著開店,找不到渠道去採購防疫物資,街道和市場監管部門的工作人員就把相關採購平台推薦給她,還主動幫她聯繫到了一批消毒物資。

門店旁的小區物業則將工作服等送到她這里清洗消毒,解決了一段時間里的「訂單荒」。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顧客大多是周邊社區里的回頭客,越是特殊時期,我越要做好細節。

周生偉告訴記者,現在每來一位顧客,她就邀請對方「監工」,看著她操作一遍消毒流程,增強客戶的信任感、黏連度。

指著不遠處的路口,周生偉說,拐個彎就是徐匯濱江,當初看中這個店面就是因為相信這裡有客流。

「再堅持一下,一切會好的!」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周生偉當著顧客的面,給衣服的關鍵部位消毒

「走累了,捏腳的人就多了!」

開業第一天上午,望著大堂里一間間空空蕩蕩的包房,e桶足道田林店店長王平有點緊張,但她反復在說一句話:「開了總比關了強。」

近兩個月前關店喜迎春節的她們,壓根想不到現在這樣的境地。

這間700多平方米、有十幾名員工的門店,已經虧了近30萬元,的確不能再關下去了。

疫情尚未結束,「靠腳吃飯」的足浴行業短期內很難恢復人氣,所以在取信顧客方面,王平她們格外用力。

「足桶里墊一次性桶套,毛巾、腳墊也用一次性的,你們的手、顧客的腳、人碰過的把手、扶手……每一條縫都要用酒精擦到!」

聽著店長提出的繁瑣要求,當班員工臉上完全沒有一絲厭煩。

他們告訴記者,過去兩個月老板一分錢沒少給,況且現在找份工作不容易,這個時候只有堅持守著門店,慢慢把顧客贏回來,才有希望。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淮海路“最土”網紅店門前又開始排隊!這些店都營業瞭,你也想“報復性消費”嗎?

▲服務員給顧客的腳噴酒精

「最近景點和公園都開了,大家走累了,捏腳的人就多了!」王平看著前台遞過來的預約單,掩藏不住笑意。

身邊越來越多的行業復產復工,天氣晴好,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出門走走,或者是「報復性消費」一下。

不過小觀還是要多提醒,在休閒娛樂的時候還是要做好防疫措施。

盡量還是不要去人群密集的地方,如果去的話,口罩一定要戴好。

再摒牢一段時間,迎接最後的勝利!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