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刺激消費,南京、寧波將向市民發放「消費券」,財力不夠的中小城市難跟進

「有雄厚經濟基礎的大城市,做起來後可以形成良性迴圈,促進經濟發展。」

「但中國600多個城市,有大量三四線城市、中小城市的財政壓力很大,能不能做不知道。」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

微信id:cbn-yicai

作者:林小昭

「超3億元消費券!發!」3月13日晚間,「南京發布」發布了這樣一則消息。

當天下午,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等23個部門日前聯合印發的《關於促進消費擴容提質加快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實施意見》(下稱《意見》)公布,提出加快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進一步改善消費環境,發揮消費基礎性作用,助力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一系列意見。

《意見》明確,要持續提升居民消費能力,促進重點群體增收激發消費潛力,穩定和增加居民財產性收入。

當前,各地對發揮消費的基礎性作用高度重視,包括南京、寧波等地紛紛出台各種利好舉措。

南京發放消費券

「南京發布」的消息稱,近日,南京打出促進消費「組合拳」,除更大力度放開城市服務業、鼓勵機關幹部帶頭消費外,又統籌資金向市民和困難群體發放消費券,通過政府引導與商家促銷相結合,盡快形成現實購買力,推動服務業全面復甦。

該消費券發放堅持合法合規、公平合理的原則,總額度3.18億元。

主要包括餐飲消費券、體育消費券、圖書消費券、鄉村旅遊消費券、信息消費券、困難群眾消費券、工會會員消費券等7大類。

為體現差異化,消費券面值根據不同類型按每份100元或50元設定。

其中,困難群眾、工會會員、鄉村旅遊等3類消費券按照系統內有關要求發放,餐飲、體育、圖書、信息等4類消費券採用多批次網上搖號方式面向全體市民公開發放。

消費券采取電子券形式發放,盡量方便操作、降低成本,做到發放、領取、消費和兌現全程可追溯。具體發放辦法將於近日公布。

3月9日,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在檢查調研復工復產復業情況時,曾到秦淮區夫子廟景區的南京大排檔品嘗鴨血粉絲等小吃。

調研期間,張敬華說,商貿、旅遊、餐飲等服務業,既是經濟增長的支撐,也是城市活力的體現。

他重點提及,要把握好防疫和復業的平衡點,創造安全放心的消費環境。

▲3月9日下午,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到製造業企業、城建項目工地、商業綜合體、景區等檢查調研復工復產復業情況,並在夫子廟景區的一家餐飲店就餐。

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的專家均表示,發放消費券是疫情之後,提振消費的一種很好很有效的方式。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研究員馮奎對第一財經分析,發放消費券,對於短期拉動消費有作用,尤其適用於類似於疫情等因素造成的消費「休眠」狀態。

消費券以發錢消費的方式,既是鼓勵消費,也是強制消費,而且在短時間內匯聚消費行為,這些都可以使消費「啟動」。

「這是一種短期內激活消費,為經濟活動迴圈註入動力的一種辦法。」馮奎說,在有限的時間內,它能發揮有限的重要作用。

廣東省體制改革研究會執行會長彭澎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發放消費券的做法很好。除此之外,他建議可以恢復五一黃金周、發旅遊券等舉措。

除了南京,還有一些地方也在積極發放類似的消費券。

3月13日,寧波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為積極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給生活生產與消費帶來的影響,支持幫扶服務業企業共渡難關,釋放居民消費潛力,實現消費恢復增長,寧波放大招了——開展提信心促消費十項行動。

其中,寧波市、區縣(市)政府、企業將聯合推出1億元的文化和旅遊惠民消費券,所有市民和遊客可在指定平台上領取,在指定的景區、酒店、影劇院、書店等文化旅遊場所憑消費券享受優惠折扣,享受更優質的文旅產品和服務。

此外,寧波還將推出健身消費券,由各場館根據各自不同規模、容量,向市民發放健身消費券,市民憑券可免費使用場館場地設施健身,有關具體方案正在研究制訂之中。

3月12日,浙江省文化和旅遊廳黨組成員、副廳長楊建武在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三十五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浙江將推出總價達10億元的文旅消費券和一億元的文旅消費大紅包。

在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一份在網上流傳的方案提出,通過開發「吳江購」消費促進平台,基於社保帳戶的唯一性,導入個人信息、構建個人消費帳戶,向每個18歲以上的吳江居民個人帳戶發放總額500元的消費代金券。

消費券在設置折扣率的前提下,有針對性、分階段地支持餐飲、零售、旅遊、文化娛樂、節慶等消費。

不過,第一財經記者從當地官方了解到,目前這還只是一份內部材料提出的設想。

中小城市或難跟進

「發放消費券,我覺得非常好。」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對第一財經表示,但這也存在一些問題。

南京、寧波是經濟強市,財力雄厚,可以做這個事。

「這些有雄厚經濟基礎的大城市,做起來後可以形成良性迴圈,促進經濟發展。但中國600多個城市,有大量三四線城市、中小城市的財政壓力很大,能不能做不知道。」

馮奎也認為,受制於財力,如三四線城市財政壓力大,就比較難於操作。

當然這些地方,國家或省級部門也可以發放一定消費券,起到同樣的替代作用。

另一方面,消費券本身也存在一些局限性。

馮奎說,消費券從設計上來講,在額度、消費品種類會有一些限制性安排。

因此,要注意如何使它的積極作用更大些。比如限時的時間更長些,消費範圍更大些,對於消費券支持的對象更加精準點,重點支持較為困難的階層。

「我所了解的情況來看,目前廣州的很多寫字樓、工廠的復工、返崗率已經很高了。」 主營保險和汽車後市場服務的廣州鼎聚科技服務有限公司負責人張明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大城市裏,雖然返崗率已經很高,但現在大家的流動大多是「點對點」的方式,即從家到辦公室的流動,而沒有聚餐、走親訪友、約會、文娛活動等。

因此目前返崗率比較低的主要是小微企業,尤其是受疫情衝擊較大的餐飲、旅遊、文娛、交通等行業企業。

實際上,目前餐飲、旅遊等受疫情衝擊最大的行業,也正是消費券明確的重點,也是各地要加大支持力度的重點。

閱讀原文


X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