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本文來源:跳海大院

微信id:meerjump

作者:院辦屎大淋

李文亮醫生走了一個月又零三天了。

許多人關於他的記憶,都如通惠河畔化掉的雪般漸趨消融。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然而,也有諸多雙耳朵仍銘記著他吹出的悠長哨響。

他們聚集在李文亮醫生的微博評論區,用不同的聲音構成中文互聯網從未有過的一抹色彩。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李醫生生前曾調侃自己「食欲猛如虎」,炸雞、冰淇淋都是他的最愛,哪怕為了吃口橘子,也能穿拖鞋跑上1000米。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他的不少微博推送,都可以看作個人的美食日記。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而當他走後,許多人都帶著他最愛的雞腿這里悼念。

簡潔的,只有一串炸雞腿的emoji。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複雜些的,有一塊專門買來的手槍雞腿的照片,配文是自己的日常。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就像先前專門為他做了頓雞腿的UP主徐大SAO,人們都期盼著李醫生能再回來一次,吃點好的。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而李醫生的微博評論區中,不光有美食記錄,更有多元的日常剪影,就像一本日記簿。

正如那句古詩: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留黃鶴樓。

李醫生的微博雖再無更新的可能,但他留下的「黃鶴樓」卻給蕓蕓眾生提供了續寫浮生日記的場所。

世間百態,世態炎涼,全部匯於這互聯網的狹小一隅,這事兒此前鮮少有過。

平時只有深夜朋友圈里才能見到的真摯文字,在這里比比皆是。

加班到深夜的社畜,會來這兒詛咒下萬惡的資本主義,再討論下國際局勢。

看起來,就好像是走進了一家深夜食堂,跟店主李文亮親切地道上一聲「老板,滿上」。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李老板的《深夜食堂》」

在家上網課的學生,會把他寫進作文裡,開心地來炫耀。

臨走前,又不忘留下一句:那天晚上我為你偷偷抹淚,我想上天乞求讓它留下你。

字眼間,滿是一位孩子的真誠善意。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在這出沒的,還有投身抗疫前線的志願者。

他會在這兒記錄下自己站崗的瑣事兒,順便跟李醫生拉拉家常。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形形色色的浮生日記中,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文體。

有古詩體:「明月不知君已去,夜深還照讀書窗。」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還有現代詩式的短句:「我會做一個心裡有墳墓的人。」

文體雖不同,思緒卻如出一轍。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春天的花開了,有人卻永遠留在了冬天。

但這不妨礙春天的人們寫信,寄給冬天的人。

這些浮生日記中,有一類更偏向是書信。

人們會把近期的各種消息,通報給天堂的李醫生。

「李醫生,武大的櫻花開了。」

有人攜著春意到來,並親切地告訴李醫生:「下次何時來人間,打個招呼哦。我去看你,想和你做朋友。」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有人摘了幾支櫻花放在房間,配上照片。

想必是想讓李醫生看到後心情也會好些。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除這些以外,人們還會把疫情相關的最新消息,通報給遠在天邊的李醫生。

有悲訊,也有喜訊。

比如先前,李醫生的同事梅仲明醫生也不幸逝世,人間的「明」與「亮」兩盞燈都被災難合上了開關。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昨天,朱和平醫生也被證實去世。

加上之前的江學慶醫生,武漢市中心醫院已有4名醫生殉職。

隨後,當即有人題詩致敬李文亮和梅仲明,寫的是:

古琴台下無明亮,吹哨人前後死生。

此後仲春何敢聽,梅花落盡子規聲。

當社會局勢漸趨好轉,李醫生也會第一時間接到通知。

和平安然的日子回歸,自然也是李醫生的願望。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還有那份「全國防疫先進個人」的遲來表彰,也被人們轉接過來,替他郵到了天上。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浮生日記的大批出現,其實不難理解。

因為李醫生在生前,也會用類似的文字記錄日常。

他會轉發好多抽獎的微博,會參與微博投票。

今天抱怨下物價高,明天期盼下將出生的寶寶。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他愛在推文加上滑稽的狗頭,也會用沒P過的樸素照片當頭像。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李文亮的人人網頭像

碰上巨城泳裝秀的視頻,他還會假裝捂眼,背地里可能在偷偷壞笑。

這麼活靈活現的人,跟我們一模一樣。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如果當初的逝者不是他,想必他也會在下班後打開微博,給吹哨人的評論區留下幾條自己的日常。

再順帶著,還可能給自己打氣,加幾個肌肉的emoji:「我們醫生的天職就是救死扶傷。」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在猶太教的聖地耶路撒冷,有一段殘存的古護牆被稱作「哭牆」。

每逢猶太教安息日,都有人到此哀悼,還有諸多信徒將寫有心願或悼念致辭的紙塞進牆壁的縫隙中。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而今,李文亮的微博評論區儼然也已有「互聯網哭牆」之相。

曾經的悲痛,變成如今的磚塊。

人們將帶淚的文字留在這里,昭示著「銘記悲痛,不能遺忘」。

在我們平日的聊天中,一個「哭泣」的emoji往往只是小牢騷、小激動等小情緒的一個註腳,並無太多情感要抒發。

比如「昨天晚上忍不住點了頓肯德基,一個月的減肥成果告吹了(哭泣)(哭泣)。」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而到了李文亮微博的評論區中,「哭泣」emoji重新奪回了自己的實在所指。

它代表的則是實實在在的悲傷。

例如下面這條:

「晚安,不想哭,可是又忍不住。」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李文亮的逝世,給一些人的淚腺造成了永久性創傷。

對他們而言,現實比電視劇殘酷太多。

腦殘劇中,逝者尚可以復活、重生,但李醫生一走,期限就是永遠。

這些觸景傷情的文字,在夜間出沒得尤其頻繁。

晚安兩字之後,都是道不盡的千百種愁。

連大男人也不例外。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在這世上,歡喜是多樣的,傷感則大抵相同——無非自憐和他憐。

在李醫生的微博評論區中,不乏有人為他人的悲慘遭遇而悲痛。

在他們眼中,疫情奪走的是一個個渴望活下去的鮮活生命。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經過滿目個人悲劇事例的洗禮,不少人都已變得有些麻木。

但來到親切的「小李」的微博下,他們依舊為李醫生的命運所鼻酸。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李醫生的微博評論區,也是人們傾訴個人酸楚的樹洞。

畢竟,他的遭遇是無數受難者的一個縮影。

在此發聲的,都是一個個鮮活的血肉之軀。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這面哭牆,可能會長期留在互聯網上。

將來,你或許可以當著孩子的面打開微博,跟ta講:「我給你講個故事,曾經啊,有個醫生叫李文亮••••••」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相信絕大多數人,都不止一次抱怨過當今互聯網生態之惡劣。

放眼望去,戾氣俯拾皆是,杠精和噴子此起彼伏。

稍不留神,就遭黨同伐異、網絡暴力。

然而,在李醫生的微博評論區卻像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一般潔淨:

人們都是懷著同樣的目的而來,即心懷信仰和善意,前來悼念一個逝去的靈魂,和他說說話。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而這片淨土,就跟當初的大規模悼念一樣,都是國人良心集體湧現所造就的奇跡——

人們悼念他,是出於良心紀念一位敢於說真話的醫生,是出於良心為他受到的不公而悲憤。

在別處,如果在疫情下面發泄個人牢騷,恐怕很快就會被噴:「國難當頭,你那點小屁事算什麼,有沒有大局觀!」

然而在這里,人們都秉承著一個共識:在座的跟自己一樣,都是由七情六欲的活生生的人。

哪怕你跑來抱怨下私人戀情問題,也不會有人刁難,而是同情和鼓勵。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即使沒有華麗的辭藻,面對一位懷念自己奶奶的評論,也會有一句最質樸的「加油」。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而對於那些已經開始遺忘過往的人,在這兒也不會被打入鄙視鏈底端,得到的都是理解:

遺忘是人類的通病,守護好自己的本心就好。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如果要找個比喻來形容,那就是來到這兒,就像是打開了微博天堂專供版。

一眼望去,都是當今互聯網最珍貴的一種品質:

善意。

而這片集體善意之火,源頭正是李醫生個人善意留下的火種。

李醫生曾許下過一個信念願望,他說:

「新的一歲希望能做一個簡單的人,看得清世間繁雜卻不在心中留下痕跡,保持足夠的平常心。」

或許也正是這份簡單,替他在繁雜世間中搭建了這麼一個遠離喧囂的言論空間。

為此,我們都還欠他一份額外的道謝。

李醫生逝世後,他的朋友圈背景被發佈在網上。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在李文亮微博下寫日記

其中的背景圖片,是一群在鬱鬱蔥蔥的樹下暢遊的蝌蚪,透露著肉眼可見的生命力。

而他的微信簽名是:「理論是灰色的,生命之樹常青。」

現在,他的生命之樹就在天上,抬頭就能望見。所以,不要遺忘。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