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蘭》全球撤檔,多部大片也遭波及,全球電影行業因疫情血虧50億美金

「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擺在眼前:國內影視行業的遭遇,正在全球影視行業重演。」

本文來源:投資界

微信id:pedaily2012

作者:楊謝

受疫情影響,影視業寒流同樣在國外蔓延。

投資界(ID:pedaily2012)3月13日消息,原定於2020年3月27日在北美上映的迪士尼電影《花木蘭》宣布全球撤檔,新檔期尚未宣布。

最新消息顯示,迪士尼計劃讓《花木蘭》在今年內重新在全球多地上映,內地最早也要5、6月。

早在本月初,迪士尼發言人還信誓旦旦地表示:迪士尼未來的電影都堅持原檔期,《花木蘭》絕不改檔。

而在三天前,《花木蘭》剛剛結束在洛杉磯舉行的全球首映禮,如今突然的撤檔也意味著這段時間的宣發費用幾乎全都打了水漂。

這並非個例。

3月12日,索尼影業出品的《彼得兔2:逃跑計劃》宣布延期公映;

3月13日,環球新片《速度與激情9》片方宣布,電影將推遲近一年上映;

原定於下周五上映的《寂靜之地2》也宣布推後…..

有媒體預測,本次疫情會導致全球影視行業高達50億美元的虧損。國內電影行業曾經歷過的痛苦,正發生在國外影視行業裏。

砸下2億美元,試鏡1000多人挑主演

劉亦菲宣發白忙活了

一頓宣發猛如虎後,《花木蘭》準備撤檔了。

導演妮基·卡羅在推特上寫道,考慮到如今不斷變化的疫情局勢,《花木蘭》不得不在全球範圍內推遲上映。

「我們的心與全世界所有感染了病毒的人同在,同時,我希望木蘭的戰斗精神可以激勵所有在一線奮戰抗擊疫情的人們,是你們保障了我們的安全。」

這個決定非常突然,相比其他主動撤檔的影片而言,《花木蘭》是頗為糾結的那一個。

受疫情影響,《花木蘭》先是選擇暫別亞洲市場,但仍堅守著北美市場,保持鋪天蓋地的宣傳,並於三天前高調舉行了首映,口碑頗佳。

迪士尼不願改檔無可厚非,畢竟這段時間一直在鋪天蓋地的做宣發,請來格萊美獲獎歌手克裏斯蒂娜·阿奎萊拉創作主題曲,女主角劉亦菲本人更是忙前忙後,不僅登封二十三本海外雜誌,還親自演唱《花木蘭》中文主題曲《自己》。

一旦撤檔再上映,前期努力都將大打折扣。

另外,數據顯示,今年迪士尼有20多部影片上映,檔期緊湊不好打亂。顯然,對於迪士尼而言,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

而作為迪士尼2020開年重磅之作,《花木蘭》被寄予厚望。

電影根據1998年迪士尼同名動畫片改編,講述了花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勇戰匈奴的故事。

22年後翻拍真人版,迪士尼為此費盡心思,為選出木蘭一角曾舉行了全球海選,耗費兩年遍訪五大洲,試鏡了近千位演員,才最終敲定劉亦菲。

將完美貫徹到底的迪士尼在砸錢上也毫不含糊,據外媒報導,《花木蘭》製作經費高達2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4億,按著電影票房分賬來看,《花木蘭》全球票房需要達到六億美金,也就是42億元人民幣才能達到收支平衡。

而《花木蘭》開畫首周票房預測,已達到5000萬-8000萬美元區間。

雖然成績不錯,但壓力同樣不小。

有別於其他迪士尼合家歡電影,由於國仇家恨情節的存在,美國將之劃分到了13歲以下不宜觀看的級別,如此一來,受眾自然受限。

而作為一部普及度極高的電影,中國觀眾對《花木蘭》的期待不言而喻,但預告片出來後曾被多方吐槽。

首先,動畫中的靈魂人物木須龍被拿掉了;

而說好的「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直接變身「華為榮耀妝」;

北魏時期的木蘭一家竟然住進了明朝才會有的福建土樓……

值得注意的是,當年動畫版上映時,人物木蘭的丹鳳眼,厚嘴唇和黑重眉毛也引起過不小爭議,但1998年上映後卻反響極佳,在全球席卷超過3億美元,位列全球第七,並獲得金球獎和奧斯卡提名。

而這次有「神仙姐姐」扛大旗,創造票房奇蹟也是有可能的。

全球影視停擺

義大利關閉所有影院,影視大片集體撤檔

事實上,《花木蘭》撤檔只是全球影視行業慘淡現狀的一縷縮影。

眼下,國內的疫情防控有條不紊,國外的緊張形勢令人揪心。

赤裸裸的數據更具衝擊力:據丁香醫生最新數據,截至3月13日,全球累計確診133091例,其中國外累計確診52107例,較昨日增加5382例,累計死亡1787例,較昨日增加226例,不容樂觀。

▲截圖源自丁香醫生全球疫情地圖

新冠肺炎逐步肆虐全球,疫情的影響也日漸凸顯,影視行業也未能倖免。

義大利作為重災區,迅速拉下影視行業的大幕。

此前有外媒報導稱,根據義大利全國電影院零售商協會統計,義大利因為疫情已經關閉850家影院,約占義大利全國影院的45%。

這場關閉潮持續升級,據法新社3月8日消息,義大利政府宣布關閉全國範圍內的電影院、劇院和博物館。自此,義大利影視行業完全停擺。

然而,這隻是冰山一角。受疫情影響,全球各地多部影視劇不得不按下暫停鍵:

湯姆·克魯斯新片《碟中諜7》因為在威尼斯取景,只得暫停拍攝計劃;

道恩·強森新片《紅色通緝令》也取消了義大利拍攝計劃;

漫威新電視劇《獵鷹與冬兵》和玄彬新電影《交涉》也相繼暫停拍攝……

全球影視行業一腳邁進速凍模式。

與此同時,一股浩浩蕩蕩的撤檔潮席卷而來。除開備受矚目的《花木蘭》之外,眾多影片也被迫加入撤檔大軍——

原本要在韓國公映的黑白版《寄生蟲》《狩獵的時間》以及《Call》全部宣布撤檔;

好萊塢影片《007:無暇赴死》《速度與激情9》也相繼宣布撤檔;

就在昨晚,導演約翰·卡拉辛斯基更是官宣,受新冠疫情影響,《寂靜之地2》全球撤檔,具體上映時間待定。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劇組停擺,影視停拍,復工遙遙無期,演員的日子也不好過。更何況,國外疫情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3月12日,湯姆·漢克斯和麗塔·威爾遜夫婦就向媒體發布聲明稱,兩人在澳洲拍攝新片時確診感染新冠肺炎,這也是首次有明星公開確認感染新冠肺炎。

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亞並非是疫情重災區,截至3月13日,澳大利亞累計確診144例,其中24例治愈,3例死亡。國外疫情的嚴峻形勢,可見一斑。

再考慮到影視行業的特殊屬性,國外影視圈必將遭遇一拳重擊,眼下僅僅只是開始。

這場全球影視大撤退中,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

全球影視行業正在經歷中國的遭遇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2020年春天,疫情之下的國內影視行業,已經持續沉寂50餘天。

「影視圈,無戰事」,短短六個字,道不盡的冷清。

1月23日,2020年春節檔備受矚目的7部電影——《唐人街探案3》《奪冠》《囧媽》《緊急救援》《姜子牙》《熊出沒·狂野大陸》《急先鋒》先後發布聲明退出春節檔。

中國影史上演了魔幻一幕:作為兵家必爭之地的春節檔,首次沒有上映電影。

同樣消失的還有情人節檔。

情人節前夕,原定上映的13部影片也緊急踩下剎車,《我在時間盡頭等你》《蕎麥瘋長》《抵達之謎》《小婦人》等影片紛紛撤檔。

疫情的衝擊遠不止於此。復工未有期,影視行業的陣痛仍舊在持續——演員無戲可拍,劇組集體停拍,宣傳費用打水漂,12000家影院繼續停業,影城老板每月虧損幾十萬……

一個更為殘酷的事實擺在眼前:即便疫情結束,部分虧損的影城可能也難逃被關閉或賣盤的命運。

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擺在眼前:國內影視行業的遭遇,正在全球影視行業重演。

換而言之,國內影視行業在疫情期間遇到的絆腳石,都會原封不動的出現在全球影視行業的眼前,無論是緊急關閉電影院,還是影片撤檔,亦或是復映困局和利益虧損,無一例外。

國內影視行業的經歷,給全球影視行業敲響了警鐘。有外媒分析稱,僅《007:無暇赴死》一部影片就可能導致至少3000萬美元的損失;甚至還有媒體預測,本次疫情會導致全球影視行業高達50億美元的虧損。

病毒沒有國界,影視文化也沒有國界。

這場全球影視行業大撤退中,或許就有我們滿懷期待的影片,因為疫情原因無法如期上映。凜冬將至,唯有抱團取暖。

所幸,好片子永遠不嫌晚。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