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務院:貧困縣減少至52個,脫貧攻堅目標任務接近完成,標準不會因疫情改變

本文來源:科技日報

微信id:kjrbwx

記者:馬愛平

3月12日上午10時,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介紹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有關情況,並答記者問。

脫貧攻堅的總攻沖鋒號吹響

劉永富表示,3月6日,習近平總書記召開了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座談會。

這次座談會是習近平總書記六年來召開的第七次座談會,也是規模最大的一次座談會。

全國開到了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中西部向中央簽署脫貧攻堅責任書立下軍令狀的22個省一直開到了縣。

這次會議是對全黨、全社會發出的脫貧攻堅總攻動員令,吹響了脫貧攻堅的總攻沖鋒號。

我們堅信,有習近平總書記的舉旗定向、親歷親為,有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一定能夠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完成脫貧攻堅任務。

還剩52個貧困縣、551萬貧困人口沒有脫貧

劉永富介紹,目前我國剩餘的52個貧困縣、2707個貧困村和551萬貧困人口沒有脫貧,這是我們今年要完成的任務。

我們的整個工作部署是依次推進的,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對這52個縣和2707個村中任務比較重的1113個村實施掛牌督戰,實際上是深度貧困地區的再深度,一層一層逐步推進。

國家掛牌督戰,要求所涉及到的7個省要制定實施方案,掛牌督戰的縣、村都要制定作戰方案,要完成脫貧攻堅任務。

七年來貧困縣從832個減少到52個

劉永富介紹,經過了七年多的精準扶貧,特別是四年多的脫貧攻堅戰,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從2012年底的9899萬人,減少到去年底的551萬人,貧困縣從832個減少到今年的52個,接近完成脫貧攻堅的目標任務。

下一步,一是要積極應對好疫情對脫貧攻堅的影響,把疫情對脫貧攻堅的影響降到最低,絕不能因為疫情影響脫貧攻堅目標任務的實現。

二是要完成剩餘的脫貧任務,對沒有摘帽的52個縣和2707個貧困村中任務比較重的1113個貧困村實施掛牌督戰。三是要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返貧和產生新的貧困。

到3月6日,有1/3的扶貧項目已經開工

劉永富介紹,疫情對脫貧攻堅的影響較大,主要是:

一是打工受影響。

去年貧困人口跨鄉打工的是2729萬人,到3月6日,已經出去了1420萬人,占去年實際打工人數的52%。

二是扶貧產品的銷售、春節期間的旅遊也受到了影響,像雲南的花卉就損失幾十個億的銷售。

三是扶貧項目開工受到影響,到3月6日,1/3的扶貧項目已經開工。

我們采取措施以後,降低了一些影響,有的是把損失的時間奪回來,再加上以前主要任務已經基本完成,我們對鞏固住成果、如期完成任務還是有信心的。

中國的脫貧標準不會變

劉永富介紹,中國的脫貧標準是一個綜合性的標準,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一二三」。

「一」就是一個收入,國家的收入標準是2011年的不變價農民人均年收入2300元,按照物價等指數,到去年底現價是3218元,我們計劃到今年是4000元左右。

「二」就是不愁吃、不愁穿。

「三」就是「三保障」,一是義務教育有保障,二是基本醫療有保障,三是住房安全有保障。

今年雖然受到了疫情的影響,但是這個基本的標準不會變,不會降低,也不會拔高,要堅持這個標準不動搖。

涼山、怒江易地搬遷可能會推遲一兩個月

劉永富介紹,有的地方,像涼山、怒江,可能易地搬遷會推遲一兩個月,少數地方時間上會有一些變化,但是在今年必須把這些問題解決掉。

為了檢驗脫貧攻堅成果的真實性、準確性,我國要在今年開展脫貧攻堅的普查,這項工作已經開始部署,將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年初完成。

即將印發建立防止返貧的指導意見

劉永富表示,防止返貧,最根本的要抓好三點:

一是要搞產業。

二是要保證農民工能夠出去打工,增加收入。

三是抓好易地扶貧搬遷後續扶持。

我們即將印發關於建立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的指導意見。

對已經脫貧的人口,要把存在返貧風險的人找出來,把邊緣戶中可能致貧的人找出來,進行事前幫助。

加上返貧致貧風險 實際上今年的任務是1000萬人左右

劉永富介紹,對有返貧風險和致貧風險的人口,經過統計,有返貧風險的是200萬人左右,有致貧風險的是300萬人左右,一共500萬人左右,再加上2019年底剩餘的500萬貧困人口,實際上今年的任務是1000萬人左右。

目前,一些地方設置了臨時公益崗位,把政府投資的一些民生項目,以以工代賑形式,設置一些公益崗位讓貧困群眾去做,讓他們幹活獲得收益。

這個做法我們要堅持,但也要逐步規範,防止出現政策「養懶漢」的情況。

沒有好的作風,完不成脫貧攻堅任務

劉永富介紹,脫貧攻堅既是一項偉業,又是一項較真碰硬的工作,沒有好的作風,沒有過硬的能力是完不成任務的。

我們現在下去督察主要搞暗訪,不讓地方填表報數,也不聽取匯報,要進到村裏、入到戶裏,廣泛聽取群眾的意見。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從正月初四開始,我們探索建立分析應對機制,轉變工作方式。

如果沒有好的作風,不可能取得脫貧攻堅這樣的成績,我們會堅持做下去。

全國今年選派的駐村工作隊99%已經到位

劉永富介紹,全國今年選派的駐村工作隊99%已經到位,駐村幫扶幹部97%已經到崗,到崗後主要做兩件事情:

一是搞疫情防控,二是搞脫貧攻堅工作。

所以,鬆口氣的現象是有的,但不是主流。我們始終要繃緊弦、加把勁。

下一步我們還要解決發展差距的問題,防止產生兩極分化,實現共同富裕,扶貧工作不會停止,不會結束,還會繼續做下去。

限養野生動物不會對脫貧攻堅產生太大的影響

劉永富介紹,對野生動物限養、禁養,特別是濫食,最近全國人大常委會又作出了決定。

在農村,有的把野生動物養殖、銷售作為特色產業來發展,但不是支柱產業,也把其作為特色產業來培養,有些村投資了幾十萬、上百萬,但都還沒有形成規模化。

《決定》生效後,我們一定要做到保證《決定》、法律的貫徹落實,轉變陳規陋習,該關的關,該停的停,該轉的轉。

對造成損失的,我們將通過多種形式給予幫助、轉產。

總體來看,不會對脫貧攻堅產生太大的影響,特別是不會對完成任務產生大的影響。

教育扶貧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措施

劉永富介紹,通過教育扶貧,提高貧困群眾的文化素養和技能實現減貧,是涉及長遠的,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措施,這是全球的共識。

要把共識轉化為符合中國國情、在實際工作中可以操作的具體做法。

第一,確保九年義務教育的質量,確保義務教育階段孩子都能上學,不斷提高教學質量。

第二,要積極發展職業教育、高等教育和學前教育。

第三,要有思想的教育。

香港特區政府幫扶四川的南江縣已經脫貧

劉永富介紹,在脫貧攻堅戰方面,香港特區政府幫扶了四川的南江縣,南江縣在2013年時有七、八萬貧困人口,在2018年摘了帽,2019年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這其中也包括了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各界所做的貢獻。

在社會組織方面,香港有一個小母牛項目,在內地已經做了快20年了,把基礎母牛送給貧困戶飼養,讓貧困戶學養牛的技術,母牛下了牛犢之後,這個基礎母牛再換一家。

這項工作在中國的六個省,前前後後惠及了大概2萬個農戶,其中很多是貧困戶。

內地每一次重大的自然災害,包括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香港的社會組織、企業家和民眾都伸出了援助之手,給予了幫助,我們非常感謝,是不會忘記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