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幫助中國拿到第一面游泳金牌、長期執教孫楊的澳洲教練請辭,不支持孫楊上訴

本文來源:北京青年報

記者:劉艾林

澳大利亞媒體《星期日電訊報》3月8日報導稱,執教孫楊多年的澳大利亞游泳名帥、68歲的丹尼斯·科特瑞爾已經與中國游泳協會終止合約。

這也就意味著丹尼斯不僅不會再執教孫楊,也結束了與中國泳協的合作。

另外丹尼斯還表態說,他不支持孫楊就被禁賽的裁決一事再進行上訴。但是丹尼斯並未詳細解釋他不支持孫楊上訴的原因。

以下是新聞影片:

丹尼斯與中國游泳協會,體育總局游泳運動管理中心的合作由來已久。

早在2007年乃至更早些時候,中國泳協就開始秉承「請進來走出去」的戰略方針,中國第一個男子世界游泳冠軍張琳就是在當年被送至澳大利亞開始強化中長距離自由泳學習的,得到了丹尼斯的悉心指導,而老丹尼斯正是前國際泳壇巨星、奧運冠軍哈克特的指導教練,頗具盛名。

在中方教練以及丹尼斯的共同執教下,張琳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奪得了男子400米自由泳亞軍,這是中國男子游泳選手的第一塊奧運獎牌。

2009年,張琳在羅馬世錦賽上獲得男子800米自由泳決賽金牌,打破了中國男泳選手無世界冠軍的歷史,且將該項目世界紀錄保持至今。

在兩年之後,中國男子中長距離自由泳的領軍人物換成了更具潛力、實力的孫楊,丹尼斯和中國泳協的主要合作也變成了培養以孫楊為主的新一代中長距離自由泳選手。

也就是說,丹尼斯與孫楊的合作已經將近10年之久。在孫楊奪得2012年倫敦奧運會兩枚金牌的背後,除了老帥朱志根之外,丹尼斯也做出了巨大貢獻。

在其後,「老丹」執教孫楊的過程因為澳大利亞方面政策的改變有些起伏和中斷,但也斷斷續續一直延續至今。

在2013年時,澳大利亞泳協出台了「領獎台計劃」,包括丹尼斯的俱樂部在內的15家俱樂部不允許接受有禁藥陽性歷史的外國運動員訓練。

前往這15家俱樂部訓練的外國運動員必須在澳大利亞反興奮劑機構註冊,以進行賽外檢測,還附屬有其他苛刻條款,目的就是不希望本國優秀游泳教練員再執教其他國家選手。

這是因為在2013年巴塞羅那游泳世錦賽上,傳統游泳強國澳大利亞遭受到了強烈打擊,成績一蹶不振,而僅孫楊一人就拿下了3枚金牌,完全占領了澳大利亞具有傳統優勢的男子中長距離自由泳的陣地。

丹尼斯在這個時間點上也只好中斷了與中國泳協的合作。孫楊的教練在此後也換成了前國家游泳隊總教練張亞東,後來又歷經了布萊恩、鄭坤良等。

即便如此,丹尼斯依然通過其他途徑給予了孫楊間接的支持,輾轉輔導孫楊的訓練。

再後來,丹尼斯因為退休等原因,不再受到「領獎台計劃」限制,孫楊在國內教練的選擇上也重新牽手恩師朱志根,丹尼斯再度與中國泳協攜手,重新完成了強強強的「三強」聯合。

近三年來,無論是雅加達亞運會,還是布達佩斯世錦賽、光州世錦賽,孫楊繼續贏得佳績,應該說老帥丹尼斯做出了很多貢獻,特別是在體能和力量訓練方面,丹尼斯有自己獨特的訓練計劃和手段。

丹尼斯曾說:「孫楊是一個很有天賦異稟的選手,但是他需要更大的力量。」

在體能訓練上,丹尼斯對孫楊十分苛刻,不僅制定了「魔鬼訓練時間表」,而且要求孫楊「每天四點半就要給我起床!」

一天10個小時就有4個小時是非常恐怖的力量訓練,因為太苦,孫楊曾經因為受不了而哭,但是丹尼斯從來沒有對他心慈手軟。

2019年韓國光州游泳世錦賽上,針對孫楊發生了至少兩起「領獎台事件」,而部分歐美選手也發表了對孫楊頗具攻擊性的輿論。

此時丹尼斯幾次站出來為自己的徒弟說話。

他說,「你仔細想一想,我帶他(孫楊)訓練很開心。如果你們認為我會與一個作弊的人共事,那說明人們不了解我。那是一種(對我的)侮辱。我喜歡與肯吃苦、運動壽命長以及能一直達成目標的人合作。」

丹尼斯在採訪中稱贊孫楊,為他遭受的非議難過。

對於孫楊在領獎台上呵斥英國選手斯科特·鄧肯,丹尼斯表示:「他(孫楊)是一個情緒化的人,你能承受多少次這樣的侮辱?當然如果他可以忽略掉這些會更好,但他也是人。」

光州世錦賽之後,丹尼斯長時間待在中國,繼續與中方教練朱志根一道指導孫楊,直到今年初才回澳大利亞休息。

按照原有計劃,丹尼斯仍然要在春節後來中國當面指導孫楊,但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發展,丹尼斯已無法成行,便與孫楊約好將在3月中旬之前會合,再次進行海外集訓。

孫楊也已於2月26日抵達北京進行訓練,待封閉隔離兩周後就出發。

然而2月28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做出裁決,將對孫楊禁賽八年,海外集訓泡湯。

3月8日丹尼斯對澳媒表達了「終止與中國游泳協會合同」的話,並且不支持孫楊繼續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上訴。

雖然說丹尼斯此舉有些冷酷,但也是可以理解的無奈之舉。至此,師徒緣盡,再見不知會是在何時。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