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口人因疫情滯留老家40天,每天只吃兩頓,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本文來源:楚天都市報

微信id:ctdsbgfwx

作者:張皓

「過年在老家待40天,是什麼樣的體驗?」放在以前,在武漢工作的劉順順(化名),想都不敢想。

今年,因為疫情,他在荊門市鐘祥老家體會到了。

「18口人困在家里,吃喝成了最大的事,每天只吃兩餐飯,仍然吃掉了大半頭豬和四十隻雞!」他說。

今天,輾轉回到武漢的劉順順,講述了他家庭的故事。

老家封城當天我們五個人接力為伢運奶粉

去年臘月二十七(今年1月21日),我們一家四口帶著請來的月嫂,回鐘祥老家過年。

當時,二寶出生才一周。

壓根沒想到1月23日武漢會「封城」,所以,出發時只給孩子帶了一罐奶粉,準備在老家待幾天就返回武漢。

回老家沒兩天,小家夥食量大增,從每天幾十毫升到一百多毫升,一罐奶粉很快見底,面臨斷奶。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終於有了口糧

在老家,父母由我三姐專人照顧,和大姐一家五口同住一起。

正月初二(1月26日),荊門也猝不及防地「封城」了,初一來拜年的兩家5個親戚,也都滯留在了我老家。

五家18口人待在一起,熱是熱鬧,但吃喝卻成了最大的事,特別是二寶的奶粉問題。

荊門「封城」當天,我趕緊托住在鐘祥城區的侄兒,到母嬰店購買了二三千元的奶粉和嬰兒用品,送到鐘祥大橋卡口,由侄女婿接應。

侄女婿離我老家有幾公里路,途中有車輛和土堆兩道障礙。

因為東西有幾大包,家里的侄兒和拜年滯留的外甥,隨我步行去接應。

先前急著四處聯繫母嬰店的老婆,看到奶粉到手,終於舒了一口氣。

路上,我拍下了他們寒風中徒步為孩子接送口糧的照片。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哥哥接力送奶粉

等到二寶長大後,我想把這張特殊的照片給他看看,希望他能夠記住四個大哥哥為他接力送奶的故事。

本來,月嫂只請了一個月,結果因為她也跟我們一起滯留,每個月一萬的工資我要照付,雖然心疼錢,可也沒有辦法。

每天只吃兩餐40天仍吃掉半頭豬和四十只雞

二寶的奶粉有了著落,接下來,老家的米缸又快見了底。

另外17個人的口糧,讓負責燒火做飯的大姐,急得抑鬱症差點復發。

的確,要安排好這麼多人的生活,不是件容易的事。她的春節,成了勞動節。

雖說村支書可以幫忙代購。

可超市都是小袋米,這麼多人一袋米,吃不了兩天就沒了。

村里的主路已經封掉了。

好在,農村還可以自力更生。

侄兒運了兩大包谷子,走小路去鄰村有打米機的人家求脫殼。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村道被封堵

為節約口糧,大家一致決定,每天上午九十點,下午四五點,只吃兩餐主食。

中午餓了的人,就吃點紅薯或南瓜。

去年非洲豬瘟,家里的豬都死了,肉沒得吃。

四處打聽到有戶村民,還有前年的一頭豬凍在冰櫃里,於是買了半頭回來。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買了半頭豬

葷菜主要靠雞,找附近村民買了四十只。

家里的土雞,也只剩會下蛋的母雞了,留著還要孵小雞呢。

其實,因為人多,每天一只雞,一人也分不到兩塊,只要是做火鍋燙菜。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殺雞

還好,四姐夫會撈魚摸蝦,兩次送來了十多條五六斤重的魚。

都這樣節省著,可40天下來,十幾口人把買來的豬和雞也都吃光了。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四姐夫送的魚

自力更生上山砍柴下地挖菜

家里的煤氣很快燒完了。

送氣人跟我們說,到處都是卡口,氣送不過來。

而電磁爐、電飯煲、電熱水壺、空調都在用,這些電器走的線路負荷過載。

家里電線發熱後,外部塑膠已出現焦黑色,為了安全起見,電磁爐和電飯煲也被停用了。

所有吃喝的問題,都只能靠那口柴火灶了。

18口人吃喝洗漱,每天要燒很多柴。

於是大家就到屋後的山上用刀鋸砍柴,扛回家後鋸成小段,再用斧頭劈開。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劈柴

春暖花開,屋前田邊長出許多野韭菜,家里人一起去尋挖,用它來炒土雞蛋。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挖野韭菜

屋後雖然蔬菜滿園,但也架不住這麼多人天天吃。

知道我家困難的村民,紛紛支援,送來了白菜、蘿蔔、菜薹、南瓜……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村民送的南瓜

雖然生活有諸多不便,但父母臉上的笑容最多,難得子孫們能陪他們這麼長時間。

82歲的父親病入膏肓呼吸困難,每隔一兩個月就要住院,有時一個月住兩次,全家都很擔心。

但這次疫情中,父親沒事,大家也都好好的,我們一家已經非常幸運。

因工作需要,2月底,我終於申請到一個人先返漢。

返漢之路也頗不容易。

我先是騎著舊摩托車出村,沒想到上坡時摩托熄火,人車摔倒,汽油潑了一地,人也吃了個狗啃泥。

18口人滯留老傢40天,每天隻吃兩頓,仍吃掉半頭豬四十隻雞

▲騎著摩托,換了三輛車,才回到大武漢

然後途經四姐家,我又換了一輛電動車,才到鐘祥市區開上困在市區的轎車。

就這樣,三輛車接力,經過十五道關卡,直到晚上我才終於回到了「闊別」40天的我的城,我的家。

而我的其他親人們,仍在老家期盼著解封的那一天。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