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檢察系統發文批判孫楊,孫楊已從民族英雄變成過街老鼠

3月6日,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旗下的檢察日報刊文談孫楊案。

1.無視規則將會承擔相應後果

2.商業比賽不能與國家榮譽綑綁。

官方這個表態已經很清楚了。

媒體陸續跟進報導。

英雄成了狗熊。

此前的2月28日,#孫楊被禁賽8年#的消息傳出後,中國互聯網無論媒體或是網民,輿論主流都是力挺孫楊。

但孫楊的母親自爆孫楊過去吃藥後和國家隊「和稀泥」,又指責「國家給孫楊指派的律師能力不足」。

孫楊又在微博公開當天三位檢測人員的資料,名字、年齡、身份證號都沒有打碼,導致三人被肉搜,被罵為「賣國賊」。

其後,資深體育記者賀曉龍的13條分析下結論:沒有冤枉孫楊。

輿論已經明顯轉向。

最重一擊是3月4日孫楊聽證會全程視頻公布。

孫楊、其母、律師的表現荒腔走板。

以下是聽證會影片:

以下是聽證會上孫楊母親的發言:

孫母的自爆,有人視為超級自爆彈,令中國泳壇顏面掃地。

以下內容來源:由是而之焉

微信id:ysezy2019

作者:東風吹戰鼓擂

孫楊媽媽在朋友圈發布長文,寫了孫楊這些年的委屈以及一些內幕。

然後,美國游泳世界雜誌官方網站以此報導,翻譯過來標題是:

《孫楊媽媽揭露中國泳協領導如何隱瞞2014興奮劑檢測陽性》

以下是孫母的貼文:

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有的人從他媽媽朋友圈裏看到了孫楊被領導「坑了」的委屈,沒看到他享受著超常規的,不應該他享受的特權?

他媽媽堂而皇之的在那嗶嗶賴賴,說2014年興奮劑事件,本來領導只準備罰款5000加口頭警告的(實際上曲美他嗪這一類的藥物,發現了2年起步)。

領導怕處罰太輕上報國際反興奮劑組織不通過,所以弄了個虛假禁賽:把禁賽日期定在5-17號到8月16號。

領導和孫楊方面商量這事時已經11月份了,也就是說,所謂禁賽完全是弄虛作假欺上瞞下

這完全是為了逃避wada調查和嚴懲,搶先定性,輕輕打三十板,就把事情捂過去了。

為了讓孫楊順利參加仁川亞運會,把事情隱瞞到11月仁川亞運會都結束了才上報。

這個時候離5月17號事發已經過去半年,就算磕藥了也會因為新陳代謝啥也查不出來了。時間卡的剛剛好。

而且他媽一副他家本來不該答應領導的請示,是她看領導為難不忍心,越權批示。

她知道她自己在說什麼嗎?

運動員和運動員家屬,肆無忌憚的給涉事運動員服禁藥性質自己來定性?自己來量刑?公然暴露自己家干涉反興奮劑機構工作?架空反興奮劑機構工作,量刑他家有決定權,這是什麼性質的事件?

她知道這些話有多嚴重的影響嗎?

足夠國際反興奮劑機構把中國體育圈一棍子打死,把中國反興奮劑機構從上捋到下,中國體育界從此以後擺脫不了操縱興奮劑合法磕藥的惡名。

她還在嗶嗶賴賴孫楊受委屈了?還覺得領導坑她家孫楊了?

我粉競技體育十幾年,從來沒見過這麽囂張的運動員極其家屬。

這要是爆到國際上,是驚天大醜聞

整個把中國體育系統賣了,鬧大了沒準中國也得像俄羅斯那樣被禁賽,還只能認了。

估計中國體育局領導,殺了她全家的心都有。

以下內容來源:《檢察日報》

作者:何家弘(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國際足聯道德委員會委員)

2月28日,國際體育仲裁庭(CAS)公布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孫楊和國際泳聯案」的仲裁結果:孫楊被禁賽八年!

雖然孫楊已經表示要上訴到瑞士聯邦最高法院,但是其勝訴的希望相當渺茫。

本案仲裁的基本問題有二:其一是事實認定;其二是規則適用。

前者主要是國際泳聯委托的藥檢人員於2018年9月4日晚到孫楊住所提取其血尿樣本的事實。

由於孫楊認為藥檢人員的資格存在瑕疵,所以在提取血樣之後拒絕提供尿樣,並且未讓藥檢人員帶走血樣。

對於事實經過,孫楊及其律師提供了不少細節描述和證據,如尿檢官的身份,尿檢官有無違規照相,血樣容器與外包裝是如何分離的,孫楊有沒有暴力抗檢等。

但是,這些細節事實的辯護意見並不能影響仲裁庭對本案基本事實的認定,即由於孫楊的不配合,藥檢人員未能完成這次藥檢取樣。

事實認定之後,仲裁庭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規則適用。

根據《世界反興奮劑條例》第2條第3款的規定,逃避樣本采集,或在接到依照反興奮劑規則授權的檢查通知後,拒絕樣本采集、無正當理由未能完成樣本采集或其他逃避樣本采集的行為,均屬於興奮劑違規。

在本案中,適用這一規則的要點就在於孫楊不配合采樣的理由是否屬於「正當理由」。

對此,國際體育仲裁庭已經通過判例作出了相當明確的解釋。

例如,在2005年巴西游泳運動員阿澤維多案的裁定中,仲裁庭明確指出:「毫無疑問,我們認為,反興奮劑檢測和DC規則(國際泳聯興奮劑控制規則)的內在邏輯要求並期望,無論何時,不管運動員是否反對,只要身體、衛生和道德條件允許,均應提供樣本。否則,運動員們將會系統性地以各種理由拒絕提供樣品,使得檢測無法進行。」

根據這一判例,孫楊的理由顯然不能構成拒絕提供樣本的「正當理由」,因此其行為就構成了「興奮劑違規」。

毋庸諱言,孫楊不配合藥檢取樣的決定是錯誤的。

其原因可能有二,第一是無知;第二是無視。

首先,孫楊可能並不完全知曉上述規則的內容以及違反該規則的後果。

但是,作為一名職業運動員,而且是接受過數十次興奮劑檢測的著名運動員,他應該知曉有關的規則。在這個問題上,無知者不能無罪。

其次,他可能未給予該規則足夠的重視,沒有嚴格遵守規則的行為習慣。這大概與我們的社會行為環境有關。

在當下中國,確實有許多人不太重視規則,只要自認為有理,就可以不遵守規則。

特別是一些有權有勢、有錢有名的人,習慣於特權,面對規則時我行我素,即便是違規犯法,也能擺平息事。

然而,在國際體育舞台上,規則是必須被尊重的,規則面前是人人平等的。

大牌明星犯規,也要承擔相應的後果。由此可見,國人應該加強規則意識,養成遵守規則的行為習慣。

我在網上看到孫楊的律師在仲裁後發布的一份聲明。該律師指責國際體育仲裁庭「偏聽偏信,對規則和程序視而不見,對證據和事實置若罔聞,對謊言和假證悉數采信,基於謊言和偏見,作出了黑白顛倒的仲裁裁決」。

該律師還指責某些國際體育組織「擁有強權,獨斷專橫」,甚至帶有「民族偏見、國家立場」。

當事人的律師不贊同仲裁決定,這是很正常的,但使用如此偏激的語言,甚為不妥。

在國際體育舞台上,中國人確有被歧視被侮辱的歷史。

但是在過去三十多年,中國的經濟實力大為增強,中國人的體育比賽成績也有很大提升。

根據本人有限的個人經驗,許多國際體育組織都很看重中國,因為中國不僅有許多高水平的運動員,而且有數量眾多的體育迷和規模巨大的體育市場。

例如,國際足聯的官員就希望中國足球隊能夠進入世界杯的決賽圈,因為那可以給國際足聯帶來巨額收入。我猜想,國際泳聯也希望把孫楊留在國際賽場,因為那可以吸引億萬中國人觀看其比賽。

總的來說,國際體育領域的仲裁、調查、裁決等機構還是比較公正的,至少在程序公正的意義上如此。

這些機構一般都具有較強的獨立性,專家來自世界各國,當然,以歐美人居多。雖然這些專家往往有個人的價值觀,而且有些人可能對中國人懷有偏見(如中國人不守規則,弄虛作假等),但是在具體案件的裁判中還是很重視規則,很強調程序公正的。

從感情上說,我也不願意接受國際體育仲裁庭給孫楊的裁決,我也期待孫楊能在上訴中「翻案」,但是我必須對這個裁決作出理智的評判,因為這涉及體育運動的基本原則。

體育運動必須以科學合理明確有效的規則為基礎,必須堅持「按規則做遊戲」的行為準則。

首先,從運動員的選拔到裁判員的選任,從比賽項目的安排到比賽場次的確定,從運動員的行為到裁判員的標準,這一切都離不開規則。

其次,從田賽到徑賽,從小球到大球,從射擊到舉重,從游泳到跳水,每一個比賽項目都有具體的規則體系。

更為重要的是,這些規則都具有絕對的權威。

無論是運動員、教練員、裁判員,都必須嚴格遵守有關的規則。

誠然,違反規則的行為在體育賽場上時有所見,但是這些行為也會依據有關的規則受到應有的懲罰。

總之,在奧運會等大型體育賽事中,我們隨時隨處都可以看到規則的作用。

其實,規則也是法治的基礎,「按規則做遊戲」也是法治的原則。

人類社會猶如體育賽場,各行各業的社會生活猶如各種各樣的體育比賽。

一個國家,一個社會,要想維持良好的運轉,首先就要制定出科學合理的規則體系,其次還要保證這些規則具有絕對的權威和效力。

前者叫做「有法可依」;後者叫做「有法必依」。

無論是普通百姓還是政府官員,都必須嚴格地「按規則做遊戲」,這就是法治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