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黨員都上一線的上海醫師張文宏談疫情發展:我的預測一定是對的

2020年1月底,上海華山醫院醫師張文宏公開說:「共產黨員全部上一線。」

名噪一時。

以下是當時他的發言影片:

3月4日,《新京報》旗下視頻節目《出圈》對他進行了訪談。

本文為訪談摘錄。

來源:新浪新聞

微信id:xinlang-xinwen

當前國內疫情總體趨緩,湖北依舊焦灼,而全球開始蔓延。

在此時刻,上海華山醫院張文宏醫生接受《出圈》專訪,他如何看待當前疫情趨勢?我們何時才可能恢復正常生活?目前針對肺炎的幾種試用藥和療法效果如何…...

主持人許研敏在上海對話張文宏醫生,來聽聽他怎麽說(以下為採訪節選)。

許:最近全國疫情整體走低,您怎麽看?

張:挺好的,現在中國疫情整個第一階段大家做得比較不錯,現在就是湖北的攻堅戰了。

許:許多連續多日新增為零的省份能否稍微放鬆?我們拿下口罩的標準是什麼?

張:現在全國一盤棋,全國只有整體好起來,國家才會開始采取比較放鬆的措施。

至少需要全國大多數地方持續一個月左右沒有病例,大概兩個潛伏期左右就可以看得比較清楚了,這是考慮摘下口罩的比較好的指標。

許:現在疫情還比較膠著,很多地方對於復工還是防疫比較糾結,您怎麽看?

張:這個事情比較難決定,超出了醫學範疇,我覺得各地可以參照自己所在地區防疫成果的程度來決定。

許:作為一個醫生,您覺得什麼時候可能解除封城的情況?

張:湖北現在每天新增病例數還有幾百,這個病例數還沒有達到條件,它一定要大幅度降低自己的新發病例數,我們才可以停止封城。

對於湖北這樣一個人口大省,只要我們新增的數量不再增加,每天新增的數量都在逐漸慢慢降低,我們就認為傳播數被控制了。

許:前幾天世衛組織說唯一可能有效的藥物是瑞德西韋,您怎麽看?

張:這是基於新冠病毒在結構上與愛滋病毒相似,所以篩選了一批藥物。

我個人覺得,在所有的臨床試驗結果出來之前,我們對所有的藥物的臨床試驗的結果下結論,都為時過早。

臨床試驗結果沒出來之前,這個藥物就像你的「女朋友」,等實驗結果出來,你就知道它是不是你的「老婆」。

所以我們要有耐心,短期內也不能依賴「神藥」,我們最終還是人心齊,泰山移,采取隔離的方法。

許:您對目前的臨床試用藥怎麽看?

張:我還是這句話,研究結果沒有出來之前,藥物的作用都是停留在醫生的經驗上,這個時候我們對它進行一個過度宣傳,都是不合適的。

現在湖北的協和、同濟,包括派去湖北的醫生,都是最精銳的部隊,水平非常高,我認為他們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不需要媒體來解決這個問題。

我希望媒體不用把一種不靠譜的治療方案片面地傳播,哪怕一些靠譜的治療方案因為媒體的傳播變得錯誤,都有可能。

許:上午在您這裡聽說了康復期血漿療法,對重症的轉陰有一些效果,但是不是也有一些局限?

張:重症病人免疫力弱,康復期血漿確實有一些幫助。缺點是我們很難一下拿到大量康復期血清,第二是重症患者常面臨多臟器功能衰竭,不單是病毒轉陰的問題,所以血清起到的作用也比較有限,我們還是希望采取綜合式治療方案。

許:前兩天韓國的旅客從成都和大連入境的時候,大家很擔憂,您怎麽看?

張:這個事情也很簡單,采取普通的防範就可以了。如果做到嚴格的入境隔離14天,這個問題就不是問題。

許:這個病毒的最終發展,您自己有預測嗎?

張:我的預測一定是對的,你相信好了。我的預測是在人類歷史上,人類從來沒有在任何一種病毒和細菌面前失敗過,我們最終是能夠勝利的,無非是勝利的時間在什麼時候。

現在已經有四種冠狀病毒找到人類作為宿主,最終能夠生存。

大家對於這次新冠病毒的免疫反應比較強烈,很多人體現為肺炎,事實上是不利於病毒生存的。

所以將來這個病毒和人類之間會如何進行相互作用,共同進化還是就此離開?現在很難回答。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有慢性攜帶這個病毒的病人,那麽我們就宣布這個病毒成功地進入了人類,但是它自己也做了很大改變,它不那麽厲害了。

以下為訪談影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