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著手救助滯留外地人,除了發放人民幣3000元,面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

微信id:CBNweekly2008

記者:吳綿強

「我現在手上沒錢了,還欠了幾天的房租。幸虧今天志願者給了一份盒飯,不然我又要餓肚子了。」

2月27日晚8時許,住在硚口區一家日租小旅社內的黃先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今年35歲的黃先生系孝感市孝南區人,在武漢做臨時工,平常主要接搬運方面的活。

春節前的1月23日,辛苦忙活一年的他準備搭乘城際交通回家,不料碰上武漢疫情封城。整個春節至今,黃先生都住在硚口區的小旅社內。

與黃先生一樣因為封城滯留武漢的人員還有來自湖北安陸的張女士。近期,武漢本地加大了對滯留武漢人員的救助力度。

不過據第一財經記者調查,目前在「困難人員」認定,以及救助方式方面,仍存在難以統一的局面,更給本已背負繁重任務的基層工作人員增加了壓力。

以下是新聞影片:

武漢加大滯留外地人員救助

現年46歲的張女士是湖北安陸人,平常在漢做家政服務工作。整個春節,她一直在輾轉市區各地找房子住宿,經常食不果腹。

據張女士口述,她本來在武漢市一個社區居民家做保姆,這戶人家有一對老夫妻。老爹爹年前被醫院查出確診為新冠肺炎,此後老婆婆也住進醫院,「本來我是要在她家住到年後的,後來我很害怕自己也得這個病,在醫院肺部拍片做了檢查,好在沒什麼事。大年初五(1月29日),我就搬走了。」

搬走之後,張女士一邊打工,一邊找住宿和吃飯的地方。1月下旬和2月上旬,火神山和雷神山相繼開建,張女士還過去應聘做了幾天工,「女同志做不了重活,我主要是在裡面做點小工,比如清潔衛生,打打雜等。」

對於黃先生和張女士這類的滯留武漢的外地人員,早在春節期間,湖北疫情處於關鍵階段之際,來自當地民政系統的權威人士即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有滯留在漢的人員流落在街頭,缺少住宿的場所以及食物等生活保障物資。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民政系統對這類人員進行了救助,要求所在街道、社區為他們解決住宿和生活物資問題,檢查身體,解決吃住問題,再給點補助,但全市並未成集中、系統的專門救助力量。

此外,武漢市民政局下設的武漢市救助管理站亦在正常運轉,但面對全市大量滯留在漢人員,給該站救助工作帶來壓力。

「相關部門當時把精力主要集中在醫院確診病例的救治,以及社區確診、疑似病例的摸排『清零』等工作上,根本顧不上這類滯留在武漢的人員。」

回憶起那段經歷,上述民政系統的人士頗為遺憾地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最近滯留在漢外地人員遇到的困難就集中爆發了,可能他們有些人身上的錢物已消耗殆盡。

「打工掙的一些錢在年前已經寄回家了,我現在手頭上也沒多少錢,你們可以查我的支付寶和微信等記錄。我還欠了幾天的房租錢,不過房東並沒找我收。」黃先生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早在幾天前的2月23日,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關於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滯留在鄂外地人員服務保障工作的通知》(鄂防指發 [2020] 76號)通告,為切實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滯留在鄂外地人員服務保障工作。

根據中央赴湖北指導組及省指揮部領導同志要求,通知要求各地落實屬地責任、迅速摸清底數、公布求助方式、分類實施救助。

2月25日晚,湖北省委常委、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主持召開專題調度會,研究督辦滯留在漢外地人員保障等工作。

就滯留武漢人員的管理和服務,王忠林表示,要嚴格按照外防輸出要求,將這項工作做得嚴密、謹慎,還要體現武漢人民的熱情和人文關懷:要把滯留武漢人員的底數摸清楚,保障好他們的生活,發動他們參與志願服務;加強引導宣傳,武漢正處於最吃勁的關鍵階段,請大家支持配合。

27日,就疫情防控期間滯留在漢外地人員服務保障工作,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正式發布通告(第19號文),對因離漢通道管控滯留在武漢、生活存在困難的外地人員,由所在區政府及有關方面提供救助服務。

上述「第19號文」指,滯留在漢外地人員面臨住宿困難的,由所在區政府妥善安置,並提供食宿等基本生活保障。

對在武漢就業就學的人員,由所在單位、學校提供必要生活保障。

對急需醫療救助的滯留在漢外地人員,由所在區政府安排到指定醫院醫治,確有困難的,醫療費用由所在區政府負責。

對生活確有困難的滯留在漢外地人員,由民政部門給予臨時生活困難救助。

不過對於滯留在漢外地人員的「困難程度」,上述「19號文」並未詳盡提及。

「最近我的電話比以前較多,主要是很多滯留在漢的外地人員求助。」27日,上述武漢市民政系統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與同事正在忙於對這類人員的救助工作。

發救助金?還是發食物?

「我已經連續一周都在吃泡面,現在正為明天的食物發愁。」黃先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最發愁的還是吃飯問題,住的位置已經沒有任何食物,床底下只剩下兩桶泡面了。

27日中午,在另外一位滯留人員的帶領下,黃先生與他一起見到了一位來附近運送食物的志願者,「這名志願者還挺熱心的,叫我後面吃飯也繼續找他,可是我哪好意思再去找別人呢?」

2月22日,武漢市民政部門出台規定提出救濟措施,並發布了《市民政局關於開展滯留在漢外地旅客臨時生活救助的通知》(下稱「滯留在漢外地旅客救助」)。

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得了這份通知文件全文,通知上的救助對象為「因疫情影響離漢通道關閉而暫時無法離漢返鄉的外地遊客、來漢就醫患者、在漢務工人員等生活出現困難的非武漢戶籍旅客。」

上述通知文件稱,救助標準為「一次性發放臨時生活救助金3000元」,救助資金來源為,「所需資金由市級財政預算安排,各區財政先行墊付。」

根據操作辦法顯示,生活困難旅客就近到社區或者通過網絡、電話申請登記。申請時需如實提供有效身份證明,並按要求填寫救助申請表。

成天待在昏暗的小旅社內,黃先生偶爾也看看新聞,並未注意到這份文件,直到遇到一位志願者之後,在對方的提醒下,他才登陸武漢市民政局官網,進入首頁滾動窗口提示的「疫情防控期間滯留在漢旅客臨時生活困難救助申請入口」,填寫了相關的個人信息。

第一財經記者登錄上述民政官網發現,該申請入口需要進行掃碼,填寫詳細的姓名、身份證號、戶籍地、來函緣由以及困難情形等信息。

黃先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已按照要求填寫了自己的個人救助信息,「武漢像我這樣需要救助的人員蠻多,也不可能每個人都去發放這筆錢,我也沒抱多大希望。只是現在有這個政策,我就想去爭取一下,即使不發放也沒關係。」

「這是困難救助金,而不是福利,並不是所有滯留武漢人員都有。」武漢市某區民政局低保中心負責人對匿名諮詢救助政策的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有的外地人把這份困難救助金當成福利,這顯然是不對的。

不過,對於救助人員的標準,上述人士表示,只能憑「人工判斷」,比如現場來申請的人員,可以讓他打開相關交易記錄,「這些可能需要你們去把握,也無法用文件的形式一一去列舉和規定起來。每個人情況都不一樣,確實有困難的話就(發放這筆錢)去救唄。」

對於「困難人員」的認定,洪山區某街道的工作人員王萱(化名)也感到十分為難,對於武漢市戶籍的人員我們可以內部查詢他們是否有車、房等資產以及是否辦理公積金、社保以及工商執照等手續。

「但對於非武漢戶籍人員,我們無法查詢,更沒有許可權查詢。」

「2016年我還被追過責,也是為一位困難人員申請救助金。對方是一位女性,丈夫因故去世,獨自帶著孩子,僅從申請材料來看,確系『困難群體』,但當時很多資料未入網,無法查詢到對方的全部底細。」

王萱表示,可是後來通過大數據查詢發現,對方還有房屋門面、公司等資產。

「這筆救助資金真的很容易『給出去』,許多人員都可以說自己很困難,核實身份和材料的過程比較復雜,我們一時無法判斷,真的不知道該怎麽做。」

王萱說,有的人員是從外地來漢探親的,但也不排除真的有些人員需要救助。

為了社區內居民的生活物資供應以及求助,王萱的所在街道已經十分忙碌。

不過,仍要抽調精力救助滯留武漢外地人員。

2月22日,王萱和同事救助了一位滯留在漢的人員。這名人員姓田,今年32歲,系湖北來鳳縣人,之前在武漢白沙洲大市場打工,因封城不能回家。

據王萱介紹,田先生在轄區高架橋墩下支起了一個帳篷,居住條件較差,「社區人員發現後,及時跟我們反映,領導說直接發點救助金給他。我說這樣不行,他們現在最缺的是住宿和食物。」

隨後,社區人員將田先生帶至附近醫院做了CT檢查,顯示結果良好,「考慮到田先生無住處,通過協調,我們最後將他送至安置點集中安置,解決了他的實際困難。」

「政府如果想解決我們困難的話,應該這都不是難事。像我們這樣的人,搞個地方集中隔離起來,每天發放吃的、喝的等生活物資,等疫情之後再放出來。」

黃先生對第一財經記者說,有困難我們大家都知道,但還是希望先解決吃飯問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