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依然在哭

本文來源:擺渡人

微信id:baiduren66

01

人對數字非常容易麻木。

比如最近幾天,看慣了每日幾千的確診,再看如今每日幾百的確診,不少人覺得,沒事兒了,天晴了,春天的腳步近了,災難的腳步遠了。

甚至有人公開指責湖北作家方方,記錄那麼多和疫情有關的悲劇事件,「太矯情」。

你為什麼不說點陽光的事情呢?你為什麼不歌頌雨後的彩虹?

而實際上,現在的湖北,現在的武漢,真的已經雨過天晴了嗎?

不,湖北依然在哭。

前兩天早上,看到一條特別讓人心碎的消息。

湖北十堰,一個志願者挨家挨戶敲門量體溫。

走到一戶人家,開門的是個六歲的小男孩。

志願者問:「家里幾口人?」

男孩回答:「只有我和爺爺。」

「你爺爺呢?」

「去世好幾天了。」

武漢依然在哭!

原來,這個孩子從小父母離婚,跟爺爺住在一起。

幾天前,爺爺忽然去世,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敢出門,因為聽爺爺說過,不要隨便出門,外面有病毒。

這個孩子就靠吃餅乾,獨自在家活了好幾天。

他還很乖巧地給爺爺蓋上了被子。

武漢依然在哭!

看到照片里那麼小小的一個孩子,我心里像被紮了一下。

悲劇,永遠不是數字,或者空洞的文字。

每個悲劇的背後,都站著一個家庭。

02

疫情雖有好轉,但完全沒到慶祝的時候。

在你看不到的角落,各種令人心酸的慘劇都在發生。

@頭條新聞 曾經公佈了一段視頻,內容是採訪武漢協和醫院附近的流浪漢。

武漢依然在哭!

這群人原本不是流浪漢,他們大多是外地來武漢的務工人員,或者是帶家人來武漢看病,也曾有過算得上體面的生活。

一場疫情,打亂了一切計劃。

武漢忽然封城,這些人走也走不了,住也無處住,竟然流落到要睡大街的地步。

酒店停業,飯店關門,食物匱乏。

他們當中有很多人,估計這輩子都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靠撿剩飯為生。

武漢依然在哭!

其中一個大哥幾乎哭著說:「拿著錢都買不到啊!」

幸好後來,志願者送來了食物。

幾個餓極了的人顧不上修養,衝上去拿吃的。

志願者安撫他們說每個人都有,他們才平靜下來,排好隊按順序領取。

武漢依然在哭!

當天夜里,武漢又下起了小雨,像眼淚一樣無聲無息。

志願者募集到7床棉被,送到黃鶴樓公園,分發給暫時無家可歸的人。

武漢依然在哭!

他們趕到的時候,發現這些蜷縮在小雨里的人,已經冷得渾身發抖。

03

不止在醫院附近,在武漢的火車站,停車場,甚至公廁邊上,都有這樣無助的身影。

武昌火車站地下停車場,因為有公廁、開水,和少量的充電口,成為許多流浪人員的上乘選擇。

在這里,有20多人打了一個月地鋪,他們大多積蓄花光,靠吃泡麵維持生活,抱團取暖,苦中作樂。

武漢依然在哭!

有人採訪一個吉林大姐:「您滯留在這里,家里人知道嗎?」

大姐說:「不敢告訴家里。」

記者又問:「前兩天下雪,天很冷,您是怎麼過的?」

大姐從被子里掏出一只汽水瓶。

她就靠在瓶子灌滿熱水,當暖水袋使用,度過了最冷的幾天。

武漢依然在哭!

她一邊說,一邊笑起來:能住在不露天的停車場,有熱水喝,有泡麵吃,已經是莫大的幸福。

何況近期已經有部門按時來消毒,提供幫助。

究竟要經歷過怎樣的苦難,才會對這樣的生活感到慶幸?我已經無法想像。

另一個住在停車場的女孩,說起自己的經歷,總是忍不住失聲痛哭。

她原本是要回老家奔喪,路過武漢。

可能因為滿腦子都是去世的母親,她一個恍惚,不小心下錯了高速路口,正趕上武漢封城,只能被困在這里。

一個岔路口,成為了終身的遺憾。

如果不是這次疫情,我可能真的還意識不到,普通人的生活是多麼脆弱,不堪一擊。

04

苦難不應該被遺忘,更不應該被淡漠。

前兩天,@武漢發佈 微博發了幾句雞湯,大意是說「只有學會放下,才能擁有新的幸福。」「我們可以學著去笑對和化解。」

武漢依然在哭!

看完這條文博,我和很多人一樣,忍不住「呵呵」了。

湖北正在經歷的,是一場血淋淋的災難。

我想,無論是一家四口殞命的常凱導演,還是追著靈車哭喊的女孩,他們沒有一個人能夠「學會放下」,「笑著和解」。

而我們其餘人,更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指責那些身處其中的人,哭得聲音不夠好聽。

苦難從來都不優雅,它也不會顧全大局。

它是時代的灰塵,普通人難以承受的生命之重。

所有指責作家方方的人,顯然都忘記了,湖北依然在哭,武漢的眼淚還沒有乾。

我們真的要在別人還沒擦乾眼淚的時候,假裝已經雨過天晴,開始嘲笑眼淚,公開歌頌苦難嗎?

判斷一個群體是不是足夠強大,就看它對待弱者的態度。

所以猶太有「哭牆」,南京有紀念館。

而武漢所經歷的一些,不應該被「笑著和解」,而應該成為一個群體刻骨銘心的痛。

以下影片是湖北電視台發布於2月3日的武漢城市宣傳短片:【武漢莫慌,我們等你!】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