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的傷痕】惹議的武漢封城日記,中國作家方方還在寫

方方,中國當代女作家,現居武漢。

疫情發生後,人在武漢的方方撰寫武漢日記,發表在另一個微信號「二湘的七維空間」(微信id:erxiang7d)引起轟動。

因紀錄寫實,在正能量的主旋律中相當刺眼,引起很多爭議。

常寫職場雞湯的知名自媒體大V艾小羊,說方方是「矯情」,「那麼多正面的東西不寫,每天散布負面情緒」。

力挺她的人也是有很多的。

2月24日,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撰文,標題是:你們,我們,難道就沒有一點愧意?

他說數百記者還不如一個方方。

他指的是2月初中宣部組織了一支300人的媒體隊伍前進湖北。

2月25日,互聯網大V六神磊磊發表一篇怒氣沖沖的文章:方方矯情?對不起,作家沒有給你唱搖籃曲的義務

他說:

「你不想看,可以不看的。你有權利選擇輕鬆,閉上眼睛塞住耳朵,去搞點小歡喜。」

「要當鴕鳥,哪裡找不到沙子把腦袋埋起來呢?」

「事實上,你已經供養了大量的傳媒和作者告訴你世界是溫暖的了,還吃不飽嗎?」

「但是你不能要求作家給你唱搖籃曲。」

「唉呀我心情已經好沉重了,你們怎麼不寫點讓我開心的。這是對世界撒嬌。」

1月25日,方方第一篇日記開頭就直接說了:「我並不知道這一條能不能發出來。」

「如有朋友能看到,就請留個言,讓我知道可以發了。微博有一種技術:就是你以為你發出去了,但其實沒有人能看得到。」

「先發了試試吧。」

這一發就發到了現在,2月26日凌晨本文發稿時,方方還更新了最新一篇。

方方的武漢日記每一篇都很長,以下為部份濃縮摘錄。

2月8日 抗疫戰還在持續,我們也還在堅持

街上一如既往地井然有序。車輛和行人也還有,但都很少。

我注意了一下,在我眼前出現最多的人有三種:

一是送外賣的小哥。他們仍然騎著小車,奔波在各條路上。

二是警察,他們大多站在各個路口,醫院門口也有一些。天氣很冷,站在外面,實不容易。基層警察是相當辛苦的,他們往往直面各種人等,執行他們所必須執行的任務。我聽說,在有人病得無法下樓時,也是警察前去幫忙背人。有一個人剛背到樓下就死了,警察也哭。

三是環衛工人,他們真是了不起。儘管人少,路面沒那麽髒,只是一些樹葉。他們也恪盡職守,認真打掃,以保證整個城市的衛生。從疫情開始到現在,他們一直以從容的姿態留在我們眼裏。

最默默無聞的人是他們,但他們卻一直在鎮定我們整個城市的心。

2月10日 轉機隨時可能出現

武漢的醫護人員傷亡慘重,這我早已知道。前幾天記錄時,也曾寫過。現在援軍終於到達,而且是大批量的來援。

喘過氣來的不僅是醫護人員,所有的湖北人都大大喘了一口氣。勞累的已經不能持久戰的本地醫生,終於可以歇一歇了。

沉悶了幾天的段子手,又開始在各條線上耍酷。

2月11日 新生命的降臨,是上天賜予的最好希望

正是因為我們在武漢生活得太久,正是因為我們與武漢無數人密切相關,才會尤其擔心這座城市的命運,才會為它的苦難而深深悲哀。

那麽灑脫那麽爽快那麽喜歡沒理由的大笑的武漢人;

那些說話劈裏啪啦,讓外省人以為是吵架的武漢人;

那些充滿煙火氣充滿江湖義氣充滿沒來頭自信的武漢人。

你熟知了,你才知道他們有多麽熱誠多麽愛耍酷。

然而今天,很多的他們卻在受難,在與死神較量。

而我,或是我們,卻根本無力相幫。至多只能在網上小心問一聲,大家還好吧?甚至有時不敢問:我害怕沒有回音。

2月14日 你的人道精神有沒有讓你去為他們著想

目前抗疫是大事,其他病人都在讓路。

但是,時間長了,有些病人讓路就是死路。

一些透析的病人或是病重到必須馬上手術的人,恐怕也都危在旦夕。

昨天看到腫瘤醫院的癌症病人在哭訴。心想,這難道是個死扣?真的就無解嗎?有些病人回家或許就是一個死。

我們未必就沒有其他辦法幫到他們?

如果說,將感染性強的冠性肺炎病人轉送到外省治療,外省人民或許不肯;那麽,把這些不傳染而必須留院治療的病人,征得雙方同意,用車送過去,外省人民應該不會有意見吧?其實只是麻煩一點,花錢多一點。

可這些病人同樣是在顧全大局,政府完全可以給予一些補貼的。

畢竟,這也是生命,也是救人,是應該去做的。哪怕招聘義工幫忙,或是呼籲社會捐助,大家也是肯的,不是嗎?

下午聽說一個透析病人群裏,已經有兩個人死了。所以我想,儘管拐點沒到,但援兵已至,主帥亦臨,我們的抗疫工作也明顯走上正軌。

有些事情,是不是可以考慮得再細致一些?這病那病,其實都是人命。

2月15日 今夜我不關心腦殘,我只關心你

和平年代,生活平庸雷同,日復一日的安寧,將人性的大善和大惡都覆蓋住了。

有時候,一輩子就在這樣的遮掩下過去;然而,一旦到非常時期,如戰爭,如災難,人性中的大善和大惡便全都張揚出來。

你會從中看到你完全意想不到的東西。

你驚愕你悲嘆你憤怒,然後你習慣。

這樣的輪回,一次又一次。

所幸,在大惡張揚的同時,大善被激發得更多。

由此我們才能看到那些個無私無畏者,看到舍己為人者,看到英雄。就像我們今天看到的白衣天使一樣。

2月18日 民在疫中泣,相煎何太急

醫生朋友今天給我打了一個漫長的電話,大概也是憋了一肚子的話想說。提到疫情早期醫護人員的艱辛。

且說搶救一個病人,是要消耗很大體力的。搶救後的防護服上病毒最多,必須馬上換掉。

早期人力不足,設備不足,真是眼睜睜看見病人痛苦而死,卻沒有辦法。

學醫的見死人見得多了。但明知可救,卻因自己身心疲憊、無力營救;更兼防護設備幾乎沒有,無法施救。

他說,那種難受感你們完全體會不到。又說,醫生平時相當老實本分,大多都埋頭搞自己的專業,這一次,他們真是豁出去了。

對他的觀點,我深表同意。因為這次,我們看到,一些醫護人員為了救人一命,甚至不管不顧,到網上吶喊。

正是這些吶喊聲,才讓很多問題得以暴露,也才讓所有的援助物品得以直接進入醫院。

很多人的生命,大概就是受益於這樣的吶喊,才有機會存活。

醫生朋友還說,方艙醫院建得非常好。如果早點建,以最快的速度隔離,輕症轉為重症的人會減少很多,也就不會死這麽多的人。我想,專業人士的判斷,應該自有道理。

正是這些天的果斷隔離政策,致疫情瘋狂發展的態勢急速扭轉。現在的武漢人,心態已經比較從容。購物買菜,努力生活,耐心等待真正拐點的到來。

2月19日 局勢依然嚴重,但是拐點在望

保安王師傅過來幫我抓了一把,說多的是。山東送來的。這是山東捐贈的芹菜。

給了社區,有兩噸,太多了。他們送了一些給各廳局,然後拿一些,送給家屬。

工作人員說,菜已經有點老了,菜心還可以。

看到這麽一大堆青菜,想起山東壽光最早向武漢捐贈過一大批蔬菜。

不知道哪個部門將之送到超市去賣,結果遭到非議。

以我的看法,如果不是直接捐贈給醫院食堂,或是送到有貯藏能力的部門,更合理有效的方式,還是拿去超市,以平價菜賣給市民。

超市至少有存放倉庫,有分配能力,有散發渠道。而賣菜的錢,或可以捐贈方的名義交給慈善部門購買醫療物品,或可返款給對方,繼續送來平價菜,供給武漢市場。

這是雙贏雙益的事。效果遠比送到社區好。

自疫情以來,社區的工作人員已經辛苦異常,要求他們把捐贈的蔬菜再分贈到各處,難度實在太大。

尤其現在,人手少,車輛少,一卡車青菜來了,比方兩噸,處理起來真不是容易的事。

所以我想,哪怕是捐贈,其實也是可以更實事求是一些。捐贈實物如遭浪費,最終浪費的也是捐贈人的好心和善意,以及他們的財產。

2月20日 如果因染疫而死,那無異於他殺,我是於心不甘的

我看到另一個帖子,覺得很有必要記錄下來。

專家說:新冠病毒的殺傷能力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更強一些。它不僅攻擊呼吸系統。

那些愈後不好的病人不光是合並了肺炎的問題,還合併有心臟肝腎臟等的損傷,甚至造血系統都受到了影響。

專家還說:「只要我們這身防護服沒脫,你們就待在家裏別出來,否則我們就白拼命了。」

2月21日 我的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

另有一件事,我也要特別記錄在案:武漢一位叫肖賢友的病人去世了。臨終前,他寫下兩行共十一字的遺言。

但是,報紙宣傳時,卻用了這樣的標題:《歪歪扭扭七字遺書讓人淚奔》。

讓報紙淚奔的七個字是:「我的遺體捐國家」。

而實際上,肖賢友的遺書還有另外四個字:「我老婆呢?」

更多的百姓為這後四字而淚奔。

臨終前提出捐獻遺體很感人,可是臨終前剩下最後幾口氣,仍然惦記著老婆,同樣感人呀。

報紙標題為什麼不能寫《歪歪扭扭十一字遺書讓人淚奔》,而要特意去掉後面四個字呢?

會不會編輯認為愛國家才是大愛,愛老婆只能算小愛?

報紙是不屑於這種小愛的?

今天跟一位年輕人聊到此事,他發了很多感慨,很不認同媒體做法。年輕人學會了思考是讓人高興的事。

2月22日 目前疫情的蔓延,並未完全控制

醫生朋友說:現在很多醫院的整個病區全部由中醫醫生接管,取得很好的療效。

當然中醫也用西藥及西醫手段。中西醫結合,效果非常明顯,也得到了國家層面的高度認可。

剛開始,西醫都竭力反對,各種嘲諷。現在效果出來了,所有反對的人都不吱聲了。

我認為,疫情過後,國家肯定會發力支持中醫發展,他們在這次戰役中表現耀眼,有目共睹,西醫不服都不行。

中醫便宜很多。我個人不懂中醫,但從來不排斥中醫,中華文明五千年,生生不息,西醫在中國占主導地位只有幾十年,中醫藥有效是肯定的。

上述話是醫生朋友分好幾段寫的,儘管我歸到一起,但全是原話。

2月23日 自己做的選擇,就要勇於承擔選擇的結果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文字相當尖銳,也讓我頗感刺痛。我要摘錄其中一段:

「非常看不起湖北和武漢這些媒體的老總,有些官員固然有責任,難道你們就問心無愧嗎?和幾千萬本省人民的安危相比,自己的仕途和待遇,真有這麽重要嗎?」

「你們經過長期的專業訓練,難道不知道這種病毒的危害?為什麼不敢抗爭一下,把真實的情況報導出來?」

話說得很重,但這是值得反思的事。具有基本常識,專業水準、外加職業精神的媒體領導還有嗎?長年的優汰劣勝,導致優秀的媒體人大量流失。

矮子中間拔長子,把媒體當官場用來混位置的人應該更多吧?他們只需對上司負責就可以了,因為他們的位置是上司決定的,跟人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2月24日 檢驗文明尺度的是你對弱勢人群的態度

讀到財新記者的一篇文章,內容主要談福利院、養老院的老人們在疫情中的生存情況。

其實,就算沒有疫情,這些老人便已是弱勢群體中的弱勢,處於社會邊緣之邊緣。他們的日常生活能不能在人均水平上下,很多人是存疑的。

而當病毒將健康人紛紛擊倒時,他們的狀況便不堪想像。

其實大約在近十天前,我已聽說福利院老人因受感染而連續死亡的事。儘管信息源可靠,但我因無法進一步確認,也就沒提。

畢竟,那麽多人在等著罵我,而封號的刀也一直架在頭上。

現在,記者極盡詳細的採訪,地點數字人名時間,都清清楚楚擺在面上,還有誰能迴避這些呢?

「眼淚都哭乾了」這樣的話,已遠遠表達不了我們心中的悲痛。

>網路上有人整理了方方武漢日記合集,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被刪熱文 / 我是紅燒公主,離滬之後發誓燒完世界上所有的西葫蘆

xxx

本來就是公務員的《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到上海市政府上班了

xxx

中國多所學校發布通知,家長沒打疫苗,孩子暫緩入學。輿論抨擊呼籲叫停

xxx

我淘到了一批《孫悟空大戰XXX》的小畫書,想搞明白猴哥打過多少外國英雄

xxx

廣東小伙子創作「核酸檢測上河圖」

xxx

【中國瓷都】如何不錯過景德鎮的每一個地攤?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