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萬醫護逆行背後,是誰在掏空家裡馳援湖北?

本文來源:DT財經

微信id:DTcaijing

作者:鍾黛、郭雅瓊

1月24日除夕夜,武漢封城的第二天。

當不少人還沉浸在春節的氣氛中、跟家人一起嗑著瓜子看春晚之時,網絡上流傳出一個個武漢醫院內醫護人員崩潰大哭的短視頻。

全國醫務人員馳援湖北的逆行之戰,就在這個晚上打響了。

DT君統計後發現,截至2月17日的近一個月時間裡,全國各地馳援湖北省的醫療隊成員達到了34239人。

3萬多名醫護千里奔襲,南湘雅、北協和、東齊魯、西華西四大醫學天團決戰荊楚。

在這篇文章中,DT君用數據描摹那些戰疫路上逆行的背影,盤一盤哪些地區出人出力最多,全國集中調配的醫療外援在湖北省內又如何分配。

3萬醫療精銳馳援湖北

全國醫務人員馳援湖北,要從大年三十說起。

當晚,136人的上海醫療隊、128人的廣東醫療隊以及海陸空三軍軍醫大學的450名軍醫火速集結,成為了馳援武漢的先遣部隊。

3萬醫護逆行背後,是誰在掏空傢底馳援湖北?

從每日奔赴湖北的醫務人員數量來看,全國對於湖北的醫療援助形成多個波峰:

第一個支援高峰是為金銀潭醫院、漢口醫院、紅十字會醫院等二十餘個武漢市醫院帶來強外援。

除夕至1月28日,全國除西藏外所有地區首批援鄂醫療隊陸續到齊。

接下來的2月2日,火神山醫院交付,當日馳援湖北的醫務人員數量達到了2156人。

2月4日,來自上海、遼寧、浙江等地區的11個國家醫學醫療隊入駐武漢3所方艙醫院,還帶去了手術車、放射車、檢驗車、藥品器械車等醫療特種車,相當於將一所所小型移動醫院搬進了湖北。

2月7日,16個省「一省包一市」,與湖北省除武漢外各地市確立對口支援關係。

2月9日,對口支援的31支醫療隊、共計6011名醫療隊員集中馳援湖北,成為單日馳援人數最高峰。

截至2月17日,全國各地共計34239位醫療隊成員馳援湖北。

醫療隊馳援了湖北哪些地區?

截至2月17日,武漢累計確診人數破4萬例。

馳援湖北的醫療力量也主要聚集在武漢,奮戰在武漢抗疫前線的「外援」醫務人員達到2萬餘名。

其實,武漢市原本的醫療資源並不弱。

2018年,武漢市執業(助理)醫師數量為4.23萬人,占了湖北省的27.83%。

事實上,同樣在接受嚴峻疫情考驗的武漢周邊地市,醫療資源相對薄弱。

2月7日起,國家衛健委建立了16個省與武漢以外地市的一一對口支援關係。

截至目前,這些同樣身處疫情漩渦的地區醫療「外援」情況如何?

從累計確診病例數來看,除武漢市外,湖北省疫情最為嚴重的三個市為孝感、黃岡和荊州。

相對來說,黃岡獲得的醫務人員外援更加充足。

截至2月17日,孝感累計確診3320人,黃岡累計確診2828人,但黃岡的「外援」醫務人員比孝感要多出69.48%。

3萬醫護逆行背後,是誰在掏空傢底馳援湖北?

除黃岡外,獲得醫療「外援」較強的城市還有襄陽、鹹寧、鄂州和荊州。

除孝感外,醫療「外援」相對較少的城市還有宜昌、荊門、十堰、天門等。

哪些地區出了最多的人和力?

3萬多名醫務人員千里奔襲的背後,是各個地區「掏空家底」的醫療資源輸出。

這其中,江蘇、廣東、山東、遼寧、北京馳援的醫務人員數量最為龐大,江蘇和廣東兩省的醫療隊均已突破兩千人。

從大年初一開始,江蘇接連派出了8批醫療隊馳援湖北,2月9日更是一次性派出了958名醫務人員,省內十三個市的醫務人員各自成隊,被網友調侃為「江蘇十三太保」「散是十三星,聚則蘇大強」。

3萬醫護逆行背後,是誰在掏空傢底馳援湖北?

浙江則憑借1698人位列全國第六。

要知道,浙江與第二名的廣東一樣,都是國內疫情的「重災區」。

2月1日晚,浙江派出了包括李蘭娟在內的高級別專家組共計10人奔赴武漢,開展重症病人的救治指導。

其他省級代表隊雖然不以人數取勝,但也都從當地實力最強、歷史積淀最深厚的醫療單位抽調了精銳醫務人員。

2月7日晚上,空蕩蕩的武漢天河機場里,山東大學齊魯醫院醫療隊和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的醫療隊相遇,互相加油打氣。

至此,我國醫學界公認最高水平的醫學院校附屬醫院「南湘雅,北協和,東齊魯,西華西」已全部匯聚在了武漢。

3萬醫護逆行背後,是誰在掏空傢底馳援湖北?

廣東代表隊的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似乎沒有如雷貫耳的名氣,但是在呼吸科實力上,它是全國當仁不讓的王者。

根據復旦大學醫學管理研究所評出的「中國醫院排行榜」,廣醫一院呼吸科,從2014年起就牢牢穩坐全國第一。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就是他們的專家之一。

「黨員先上」「把病毒悶死」等金句讓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迅速走紅。

人家可不是只會說漂亮話。

根據復旦大學醫學管理研究所評出的2018「中國醫院排行榜」,華山醫院感染科,綜合實力排在全國醫院傳染感染科第一。

這次抗擊新冠疫情,華山醫院已派出包括感染科在內的268名醫護人員,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漢市第三醫院和洪山體育場方艙醫院等地投入戰鬥。

專業實力之外,在湖北抗疫前線奮戰的中國醫療精銳也體現了醫者仁心。

山東大學齊魯醫院代表隊在進駐武漢48小時內,就策劃編寫了一套《國家援鄂醫療隊武漢方言實用手冊》,教會醫務人員用武漢方言說「您恢復得很好」「你很漂亮」「不要害怕」,緩解病患的緊張與不安。

3萬醫護逆行背後,是誰在掏空傢底馳援湖北?

3萬醫護逆行背後,是誰在掏空傢底馳援湖北?

除了對醫務人員馳援人數的研究,仔細觀看各地區不同批次醫務人員的來源也可以看出,除夕夜至今的將近一個月里,一些地區在醫務人員派遣上基本已經拿出了全部家底。

比如,海南1月27日派出的首批147位醫務人員,來自海南12家三級綜合醫院,而2月15日派出的第五批援助隊伍,醫務人員來源的10家醫院里有9家都是縣醫院。

廣西1月27日首批醫療隊147人,來自自治區人民醫院、自治區江濱醫院、廣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等13家區直屬醫療機構,到了2月16日的第五批,23家醫院里有9家都是縣級醫院。

甘肅的情況同樣如此。其1月28日首批醫療隊由6所省級醫院的137名醫護人員組成,最新一批2月17日的147人,除了甘肅省人民醫院出了4人,其他大部分都是縣級醫院的醫務人員,包括皋蘭縣人民醫院、莊浪縣人民醫院、涇川縣人民醫院等。

全國各地的醫務人員正在湖北艱苦作戰。

草木蔓發,春山可望。

願抗疫戰早日迎來勝利的最終章,願這些可愛的白衣戰士平安歸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