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在家裡拿到「煙牌」的人,隔離在家期間痛苦加倍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本文來源:公路商店

微信id:zailushangzazhi

作者:創口貼

原標題:都30歲了回家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了

今年格外漫長的春節假期,讓很多和父母同住的煙鬼失去了做人的樂趣。

你媽如同緝毒犬一般靈敏的嗅覺細胞,就是高懸在你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讓你每一毫克尼古丁都吸收得戰戰兢兢。

即使快三十歲了,當你在你家拿出打火機時,回想起的依然是第一次抽煙被逮現行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你在你媽眼裡就是一行走的煙灰缸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我這麼大個男人了,在臥室抽完煙還得噴香水,感覺挺沒尊嚴的。」

用完了三瓶祖馬龍,才發現去味兒效果最好的是六神。

床邊欲蓋彌彰的空氣淨化器和香薰也並不能體現你小資產階級的生活品質,只意味著你的慫。

太多老煙槍習慣了舒服窩在出租屋里,一包玉溪配電影;

而回到老家,抽的每一根煙都得伴隨一次精心設計的反偵查行動。

在這場博弈中,最需要的是游擊戰智慧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無論你混黑道還是白道,在外面點煙護火時有多像個爺,你都永遠無法當著你媽的面淡定地吞雲吐霧,點評一下1916和九五至尊哪個更潤。

更多的時候,你只能沖進廁所,打開換氣扇和窗戶,混著潔廁靈的味道享受難得的靈魂跑路時刻,直到你媽拿著開塞露敲門要治治你的臭毛病。

這時,你才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得了痔瘡,更理解了當年的你爹。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逃避並不可恥,讓爸媽眼不見為淨是一種恰到好處的尊重。」你很想告訴你媽:

你的臥室不是暖氣沒燒好,而是放了一個小時的自然冷風;

你也懶得大半夜給自己做夜宵,只是想打開抽油煙機玩玩。

「每次想抽煙的時候,我還特別關心我媽缺什麼調料和食材。蔥和蒜永遠是不夠的,再添一瓶醬油也有備無患,反正我得出去。」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你勤快到有個買菜倒垃圾的機會就要出門,到最後全小區的大爺都認識你的羽絨服;

你更饒有興趣地一次次去樓道,挨家挨戶看別人家門上貼的福字——只是為了抽根煙,為什麼就這麼難。

帶一支出門不解癮,帶一盒又太明顯。

煙民們充分發揮了自己的野生智慧,使身上任何一個小型儲物空間都可以成為軍糧倉庫。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很多人幻想經濟獨立了之後就能跟父母平起平坐,但在家連吸煙自由都沒有的你,早就不想跟他們交流關於廢柴青年和同性婚姻的話題。

你媽走進你房間打掃個衛生,你都要為自己的存貨提心吊膽;

給你洗個衣服,你都擔心兜里沾了煙絲,就更甭想推心置腹地跟她說:「我也一直想戒煙,都成功三十多次了。」

▼藏煙動圖,請點擊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所有迷惑行為的背後,都藏著被壓抑的慾望

▼藏煙動圖,請點擊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成年後和父母的關係總是還沒有保健品銷售來得真誠,大家都在欺騙與被騙中維持親情。

你可以把五顏六色的頭髮染黑、穿上長袖遮擋紋身,再摘掉唇釘舌釘眉毛釘,偽裝成還以為接個吻就能生小孩的單純少年,但你騙不了自己:你每年都在浪費和你爸媽在一起時的強制戒煙期。

不知道是不是禁忌才能帶來快感,在這場鬥智鬥勇的貓鼠遊戲中,你感覺自己已經開始有了頂風作案的興奮。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把尷尬藏進尷尬裡,就看不見尷尬了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大部分人背紅寶書都背不到B開頭,吸煙算是是我們做過最有毅力的事。

編輯部年前還能聚眾開會的時候,會議室里的每個人都看不清坐在對面的同事。

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可以靠意志戒煙,也正是這種自信讓我們都沒有開始行動。

老煙鬼的煙可以是靈感,可以是快樂,可以是憂鬱,可以只是煙本身,可這些你媽都不理解。

你媽只覺得:尼古丁吃掉了你的腦子。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為了聞自己身上有沒有煙味兒,我甚至用咖啡豆醒了醒鼻子。」

在一次又一次的作戰中你終於掌握了戰鬥常識,甚至知道了幾毫克的煙就要開窗放風幾個十分鐘才能保證安全,綠瓶六神比藍瓶六神更好用。

看著你媽啥也沒發現的樣子,你感覺等隔離期一結束你就可以去應聘特工了。

當然,你媽也不是吃乾飯的。

即使你沒在家抽煙,你媽也總能找到揭穿你的辦法:現在很多煙鬼回家前洗牙,妄圖用一次拋光解決一年的遺留問題。

我覺得洗牙還不如換張嘴,畢竟再高檔的酒店馬桶,也總會有股屎味兒。

如果你搶過你爹的好煙,就更該知道你媽有多豐富的鬥爭經驗。

當年跟我媽打語音,這邊「咔噠」點個火,我媽的反應跟聽到原子彈爆炸一樣,這之後我點煙都用火柴。

都30歲瞭回傢還躲著父母抽煙,你也太沒出息瞭

你抽煙的理由會有很多很多,但你媽讓你戒煙的理由似乎只有一個。

也正是這個無可辯駁的原因,讓你即使快三十歲了,也不敢在家裡的茶几上放一個煙灰缸。

只有當父母一遍遍強調抽煙的代價時,我們才能真正審視香煙為我們的身體和大腦帶來的東西:有人該珍惜它,而有人該告別它。

但大概所有人都希望有個洗完衣服後,能把兜裡的香煙一言不發地放在乾淨衣物上的媽——當她再也不絮叨的時候,我們可能就真的成了大人。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