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來,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福利院,發生連續死亡

武漢市社會福利院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僅數百米,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密集死亡19人,除一人確診新冠後死亡外,死因為肺部感染的老人6名,均未排查新冠。

另有多人死因登記為感染性休克、急性心肌梗死、猝死、心律失常,但其中出現發燒症狀的不在少數。

▲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重症區的病房。圖/財新記者 丁剛

本文來源:財新網

微信id:caixinwang

記者:曹文姣

作為新冠疫情防控不應被遺忘的角落,養老院、福利院的疫情防控現狀仍值得關注。

而在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僅幾百米外的武漢市社會福利院中,自2019年12月以來至少已有19人死亡。但究竟多少人因新冠而逝,逝者究竟何時發病,仍不明朗。

在財新網發表「武漢養老院多例疑似新冠肺炎」媒體陸續提出關於養老院、福利院的防疫問題後,湖北省委常委、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強調,應尤其關注「非新冠肺炎患者治療」和「養老院疫情防控工作」。

據財新記者了解,目前武漢養老機構疫情防控阻擊戰已經打響,不少福利院、養老院在發熱人員隔離送診、醫療防護等方面有所加強,但此前多名老人在疫情爆發後密集出現發熱、胸悶等症狀後去世的事實,卻受到個別機構否認。

財新網此前報導,來自武漢社會福利院的小林(化名)對財新記者透露,其所工作的科室大約有11位老人去世了,都是因為反復發燒最後呼吸衰竭而死。

她在福利院內部武漢濟民醫院六樓病房工作,經CT檢查發現肺部有感染,不過官方披露其新冠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正在進行第二次核酸檢測。

2月21日晚9點14分,武漢市網信辦官微「武漢發布」披露了武漢市民政局的一則辟謠,其中武漢市社會福利院和武漢市硚口區古田融濟康養中心就最新防疫情況作出回應,稱武漢市社會福利院「對於排查出來的確診、疑似病例立即向相關醫療機構轉移,沒有網上報導中所說11名老人因反復發燒、呼吸衰竭而死的問題」。

從武漢市社會福利院的回應看,其開始對院內人員進行實質性篩查和確診,始於2月11日之後。

福利院稱,該院先後於2月11日領取40人份、2月14日領取300人份核酸檢測采樣試管,對院內疑似人員進行采樣送檢。從2月16日起,又增加了CT排查。

截至2月19日,該院累計確診病例12例,其中老人11例(含死亡1人)、職工1例;疑似病例19例,其中老人7例、職工12例,所有確診和疑似人員已送隔離點、方艙醫院和定點醫院分類救治。

「辟謠」文章稱死亡老人僅有一例,在轉運過程中離世。

這則回應統計樣本人群範圍也僅限於2月11日至2月19日接受核酸檢測者。

經財新記者多方了解,在此之前,從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2月19日之前,該福利院早已出現多名老人在出現發熱、胸悶、食欲不振等新冠病毒感染特征之後去世。

一位在福利院工作數年的人員稱,此前在該院沒有見到過如此密集的死亡。這或與其前期防控意識不足、防控措施不嚴且核酸檢測試劑緊張有關。這些本身高齡、多少存在基礎疾病的老人發病之後沒有撐過多久。

財新記者獲得的一份該院死亡人員名單顯示,2019年12月23日至2020年2月11日,短短50天中,共15人死亡,此後到2月18日,又有4人去世,平均幾乎每3天死亡一人。

其中死亡原因登記和感染及感梁性休克有關的為8人。

名單中直到2月15日才出現第一例明確登記為死於新冠的83歲男性老者,一共6名去世老人死亡原因登記為「肺部感染」,5人發生在2月11日以前。

2月12日一名86歲女性死者死因登記顯示為「肺部感染?」,問號的出現表明未有徹底結論。

全部死者年紀大多處於80到90歲,有糖尿病、腦梗死、重度失能等基礎性疾病。

其中另有多人死因為感染性休克、急性心肌梗死、猝死、心律失常,但據內部工作人員透露,其中出現發燒症狀的不在少數。

▲圖表為財新記者曹文姣根據調查資料整理

死亡密集發生,感染源頭待查明

武漢市社會福利院是武漢市社會福利行業歷史上較早、規模較大的福利院,集智慧養老、康復、醫療、休閒娛樂為一體,除了接收「三無」對象、社會困難老人,也有醫養結合區。

根據披露,福利院設計床位814張,內設武漢濟民老年醫院,設一個門診部,一個康復科病房和綜合病房。疫情發生時,院內人員共有656人,其中服務對象458人(自理老人80人,介助56人,介護322人),職工190人,物業人員21人,陪護人員8人。

一位曾參與病人搶救的濟民醫院醫生告訴財新記者,12月底搶救過一個病人,發病非常快,高燒至42℃,搶救當天去世,當時醫生們判斷死因可能是感染性休克死亡,但具體感染了什麼未知。

據了解,當時院方並沒詳細做過檢查,無法判斷是否為新冠病毒性肺炎,而最早的發病日期究竟何時,是否在12月初就已經發生感染,暫時也無從查對。從死亡人員名單來看,該死者應為27歲患有膽囊炎的女子,自身有殘疾。

這位醫生後來被確診感染,據其回憶,從12月底接診的老人中有三位去世,去世之前均有發熱症狀,一位高燒兩位低熱,其中一位80多歲的老人聽診時肺部有啰音,咳嗽有痰。

到2月12日前,其所在的綜合病房樓層至少有9位老人去世,這還不包括後來因發熱隔離轉移到10層的去世者。

此外,這位醫生所在的樓層多位醫生、護士、護工有肺部感染症狀。

一位福利院護工人員也向財新記者表示,福利院封鎖之後其所工作的樓層「走的」老人數量很多。

「過年前後,走的老人有上十個,多的時候一天走兩個。開始都是發熱、不吃飯,後來有高燒不退的老人轉去10層隔離,隔離之後有些一兩天就走了,因為沒有確診,我們也不知道是不是新冠。」

「但在疫情之前,即便是福利院的老人有些基礎疾病,也沒有這麽密集地走過。」

「這幾天我的眼淚都快流乾了。」一位61歲的朱姓家屬悲痛、內疚地表示。他的父親92歲,去世前居住在武漢市社會福利院,而有著高燒症狀的老人死因被登記為心肌梗死。

「2月9日接到福利院的電話,說我父親發燒到39.3℃,讓家屬去轉診,當時小區封閉隔離,交通阻斷,我自己本人也發熱著,實在沒法到場,就讓他們按流程上報社區。」

「10號那天說燒退下來了但是出現胸悶的症狀,11號下午三點接到濟民醫院搶救室值班醫生的電話,說我父親急性心肌梗死,具體死亡時間是2020年2月11曰15點55分。」上述朱姓家屬說。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