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因疫情被困在武漢的外地人,仍繼續滯留在武漢

2月24日,武漢官方先宣布允許部分人士出城,不到四個小時又取消。

部分人士指的是特殊疾病和外來人士。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經濟日報》旗下的微信號《陶然筆記》直接斥為「朝令夕改」。

「據陶然筆記了解,此次通告是由武漢市一名副市長直接簽發,未經指揮部研究和主要領導同志同意。」

「通告內容與疫情防控大局背離。」

「就在昨天(23日),習近平總書記23日在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上明確指出——『要毫不放鬆外防輸出,繼續實行嚴格的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

「話音未落,就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是絕對不應該發生的錯誤。」

那些因疫情被迫留在武漢的外地人士,如今只能繼續滯留在武漢。

他們依然滯留在武漢

▲2020年2月15日,因武漢封城,約有20人被滯留在武昌火車站地下停車場。

來源:冰點周刊(中國青年報旗下)

微信id:bingdianweekly

作者:尹海月、劉言、王嘉興、李強

原標題:他們依然滯留在武漢

封城前,出來旅遊散心的江西人張文,覺得武漢是個很治癒的城市。

他去了黃鶴樓、漢正街,遊人很多,「沒有戴口罩的」「那個時候都沒有聽到什麼風聲,發生得太突然了。」

到武漢後,他在一天150元的旅館待了24天,最後拖著行李箱,走了兩個多小時到武昌火車站,「腳都走腫了。」

當時,他的口袋里只剩下一張車票的錢,可火車站無票可賣。

2月12日,他住進了武昌火車站的地下車庫里。

兩天後,張文成為方艙醫院的一名志願者。

他說,做志願者,能幫助別人一點兒是一點兒。

在這里,他負責安保工作,有吃的住的——34歲的他第一次住進三星級酒店。

他加入外地人滯留武漢的幾個微信群,發現有200多人被困:有的是因為來武漢做手術,有的是陪孩子藝考,還有的只是封城當天轉車,就再也出不去了……

現在,他們只有一個共同的目標:等著武漢好起來,出城。

01

1月23日凌晨2點的封城令很多人感到突然。

當天晚上,張文才得知這一消息。他不看新聞,對疫情一無所知。

晚上出門時,他被旅館老板娘叫住,說有疫情,封城了,這幾天不要出去,出去必須要戴口罩,不然不要回來。

他以為很快就會解封,沒想到一住就是近一個月。

劉艷芳也沒想到會滯留這麼久,以為「封一個星期不得了了」。

看到封城消息時,她正在病房里陪著丈夫,他們1月10日從河南開封到武漢來治病,她想著,「既然來了就在這好好治。」

劉艷芳後來後悔不已,她錯過了出城的機會——1月21日,弟弟想接她回去,她沒讓,「別瞎緊張。」她對弟弟說,「武漢這邊可熱鬧了」。

她從9樓的窗戶向外望,醫院對面的商場人來人往。

「開始新聞上說可防可控,給我的印象就是跟流感差不多」。

陳戀也沒在意,直到封城前一天,她感覺有點不對勁,醫院開始跟病人協商出院,「我們那一層基本上走了一半。」

同這些早早進入武漢的外地人不同,李祖清是封城當天進入武漢的。

1月22日,他從廣東揭陽出發,23日10點多達武昌火車站,準備轉車回陜西過年。

但出站後,李祖清發現進站口已封,車不開了,隨後被通知辦理退票。

還有人在封城之後進入武漢。

他們是在高速路上被攔截的。

1月24日,朱言言從廣西開車回安徽,途經武漢市高速路收費口時,警察告訴他們,前面的高速路封了,可以走國道或省道,朱言言便下了高速路,開到武漢市邊界新洲區鳳凰鎮時,發現出不去了。

他給當地政府、公安局、派出所打電話均無果。一個警察說,再往前走是麻城,即使這里給你放行,前面也過不去。

朱言言一家人只好入住當地的一家賓館。

02

對這座城市的滯留者,等待才剛剛開始。

1月24日,張文出門買了兩個口罩,再未出酒店大門。

起初,他還可以去便利店,後來酒店所在的小區也被封了,他只能叫外賣,又托酒店老板娘在網上買菜,並借來鍋煮。

足不出戶的張文靠看電視劇打發時間,「包青天看完了,新白娘子傳奇又重新看了幾遍。」張文每天托外賣小哥帶煙,心煩的時候能抽兩三包。

轉車失敗後,李祖清也住進了火車站附近的賓館,他挑了最便宜的一間,60元一天,餓了就去外面飯店吃。

他們依然滯留在武漢

劉艷芳只能吃醫院里的盒飯,她最擔心丈夫的病情。

丈夫需要每日通過吸高壓氧治療腦損傷,但1月23日,醫院的康復科就停了。

當時,醫院告知她,正月初五會恢復上班,但直到現在也沒復工。

年前約好的手術延期了。

從2月5日起,丈夫越來越暴躁,拔針,吵著要回家。

有人好心抱著勸阻他,還被打了一拳。

有一次,她跟著丈夫去衛生間,丈夫突然不耐煩地推了她一把,沖入衛生間將自己反鎖,直到幾個護士過來幫忙才將門打開。

劉艷芳擔心,老公的病越來越嚴重,「錯過最佳治療期。」

在武漢就醫的外地人不是少數。

王靜的丈夫也在封城當天停掉了高壓氧的治療。

1月13日,她陪丈夫到武漢看病,在醫院住到現在。

王靜所在的7樓已被鎖,病人們只能在7樓走動,王靜幾乎沒有出過病房,看到樓下發熱門診處的救護車和運輸車,她很害怕。她天天戴著口罩,睡覺也不敢摘。

自封城以來,陳戀看著身邊的醫護人員的裝備從一個口罩變成兩層口罩,再加上帽子,帽子之後再卡上護目鏡。

4個月大的寶寶一直吃母乳,由於焦慮,陳戀的奶水變得少而透明,她只能讓丈夫去網上買奶粉。

陳戀害怕聽到每天晚上從樓底傳來的救護車聲。

1月28日,醫院開始接收發熱病人,陳戀立即出了院,很多酒店已不收新的房客,因無處可去,出院當晚,一家四口在車里過了一夜。

第二天,有網友看到陳戀發佈的求助信息,給她提供空房住。

一家人終於有了落腳之處。能把房子交給一個陌生人住,這讓困頓的陳戀感到了久違的暖意。

因為身上只帶了8000多元錢,張文的錢快花光了。

2月12日,他離開旅館,去火車站,車站的售票員告訴他有票才能進站,但他根本買不到票。

他們依然滯留在武漢

他打市長熱線求助,對方稱「會跟上面反映一下」,並提供給他救助站的電話,但張文多次打都無人接聽。

張文又給110打電話,對方稱不在自己管轄範圍內。

眼看就要流浪,有人告訴他可以去火車站地下車庫住,張文到那里發現,住在車庫的人不少,「這里一堆,那里一堆」。還有的人有鍋,可以做飯。

張文了解到,這些人多數都因為付不起房費來到這里,「有住二十幾天的,十幾天的,還有剛來的。」來得早的,有工作人員給他們發了被子。

當晚,他在車庫坐了一晚上,凍得直哆嗦。

03

2月13日,張文花170元買了兩床被子。

當天下午,城管部門的幾名工作人員來到車庫詢問他們情況。

「他問我從哪里來,為什麼要被困在武漢,說你不用急,等下我給你安排。」

之後為他們安排了住宿,兩人一間,「住的問題解決了,沒錢可以打電話問家里借點,把難關熬過去」。

住了兩天,有個朋友告訴張文,方艙醫院招志願者,他覺得閒著不如去幫點忙,就和十幾個朋友一同去了醫院。

到那兒一看,方艙安排的住宿條件不錯,夥食也很好,「又是肉又是魚,還有紅蘿蔔、藕片,都是我愛吃的。」

他們依然滯留在武漢

不少人仍在武昌火車站地下車庫滯留。

「我們已經連續吃了10多天泡麵了。」2月15日下午,一位在地庫打地鋪的外地人對記者說。

這一天,武漢下了一場大雪,氣溫從前一天的4至15攝氏度,驟降至零下2至4攝氏度。記者在地下車庫發現,此處不算寒冷,但空氣流通不暢,明顯有氨味。

53歲的黃岡人張大爺18天前經朋友介紹來到這里。他在武漢打工多年,本來買了1月23日下午回鄉的車票,去了被告知列車停運,這才聽說新冠肺炎這回事。

1月28日早上,他在群租房內刷牙時咳嗽乾嘔,被合租者懷疑「有那個病」,勸了出來。

張大爺告訴記者,最初火車站地庫有超過50人,政府安排他們住到上面的旅館,有20多個人已搬了。

但他覺得不太方便, 住不慣,「我不願意進去旅店。」張大爺說,在賓館也是一日兩桶泡麵,還不怎麼讓出門,「有被子有褥子就行,這里安靜、空曠。」

他說,轄區城管每天都會派人來給他們量體溫,1月31日時,民政部門送來一些被褥,還給每人發了一箱泡麵。

除夕夜,他和老伴、兒子通了個電話,因為只用老人機,他也沒法視頻。

62歲的湯師傅,因為老板臨時讓他多裝2天貨,沒能在封城前離開。

在這個地下車庫,他靠兜里的400元錢撐了23天。

39歲的湖南人王哥,因為發現自己租住的旅店湧入越來越多外地人,擔心感染新冠肺炎,主動來到這里。

他早早在京東買了睡袋和零食,每天靠外賣度日。

但這里的人大多是50歲上下的中年人,不擅長使用智能手機。

地庫有公廁,也可以用電,也有開水可以打。在地庫崗亭值班的管理員曾告訴媒體:「我在這值班,從封城那一天起,他們在這,我就在這。」

「這些設備也需要看護。眼下特殊時期,沒辦法,有困難多克服,大家互相體諒吧。」

他們依然滯留在武漢

04

陪丈夫看病滯留武漢的劉艷芳是一名初三班主任,學校通知她盡快回去。她也著急回去上課,惦記畢業生。

劉洋在英國讀博,已在武漢的男朋友家滯留一個月。

學校通知她,如果不能在3月1日及時回學校進行學籍註冊,英國移民局將註銷簽證,這意味著她將面臨失學。

王靜在一家房地產企業上班,公司將於2月24日復工,通知只能等她半個月,「萬一工作丟了,房貸車貸一個都還不上。」

王靜打電話向社區詢問,社區讓她問街道,街道又讓她問指揮中心,區指揮中心說不知道,她又開始打市長熱線。

市長熱線說,現在沒有政策,讓她去網上看有沒有通知。

可網上沒有任何相關內容。

幾乎所有滯留者都經歷了這樣的求助過程。

劉艷芳從學校得知,只要有健康證明,就可以回去上班,她去社區開健康證明,但社區工作人員稱未接到相關政策,讓她去問區指揮部,但區指揮部一名主任告訴她,辦不了,只能等著。

前幾日,劉艷芳聽人說有私人救護車能出城,她打電話咨詢,對方稱不用別的手續,有體檢證明就能走,每公里24元。

劉艷芳算了算,從武漢到開封,要花1.4萬多元。

她想走,但對方說無法送到開封市內。

老公是病人,她擔心一旦在高速上被困住,更難辦。

2月13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佈通告稱,湖北省內各類企業不早於2月20日24時前復工。

劉艷芳心想,20日或許會解封,她又開始等待。

張文也在等待。

直到現在,家人也不知道他在武漢。

住地下車庫時,他也沒跟家里要錢。

他們依然滯留在武漢

在方艙醫院做志願者,他每天要在門外站12個小時,「工作量不大,就是有點冷。」

15天志願者工作滿後,他要再隔離14天。

在有著200多人的滯留者群里,人們每天都在討論著,什麼時候能重新上班、上學,能回家見到親人。

2月17日凌晨,一個女人在群里說,母親昨日下午5點多鐘去世,她沒能見媽媽最後一面。

中年女人稱,自己在江蘇的一個工地上開塔吊車,大年初三開車回雲南看望病重母親,途經武漢,不小心下了武漢高速路,就再也出不去了。

「感覺很對不起我的媽媽,就因為我走錯了路,在這里出不去,我現在很討厭我自己。」有人在群里安慰她。

她向有關部門求助,有工作人員勸慰她,暫時無法出城,會幫助她解決食宿問題。

群里很熱鬧,消息迅速被淹沒。人們又開始討論,明天吃什麼,去哪里買菜。

大家互相鼓勵,日子要好好過。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被刪熱文 / 我是紅燒公主,離滬之後發誓燒完世界上所有的西葫蘆

xxx

中國多所學校發布通知,家長沒打疫苗,孩子暫緩入學。輿論抨擊呼籲叫停

xxx

廣東小伙子創作「核酸檢測上河圖」

xxx

越南報告變異毒株混合體,能在空氣中迅速傳播。鴻海在越南工廠即將恢復生產

xxx

四川醫院鼓勵打疫苗,創作「打疫苗」神曲走紅,打算要做醫院界的湖南衛視

xxx

不到一個月,印度疫情為什麼三級跳?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