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國的畢業生,是真正的地獄難度

2月19日,面對今年大學畢業生就業困難的問題,中國人社部就業促進司副司長宋鑫表示將推動以下事項:

①啟動一項問卷調查,人社部會同教育部開展畢業生狀態和心態調查。

②組織一系列的網絡招聘活動,會同一些人力資源服務機構設立單獨的畢業生專區。

③推出一批在線的就業指導課程。

④增加一些線上可以辦理的事項,公共就業人才服務機構將延長人才機構報導時間,盡最大努力在線上辦理就業協議簽訂和報導手續。

⑤開展一系列就業創業政策的推介的活動。

本文來源:浪潮工作室

微信id:WelleStudio163

作者:莫西林

按理來說,大多數大學生們此時應當老老實實待在校園,畢業年級學生忙著寫論文、找工作,非畢業年級學生忙著上課、課外活動。

可惜,一場疫情襲擊了全體中國人,讓全體大學生們被迫滯留家中,嚴禁提前返校。

對於非畢業年級來說,推遲開學可能只是意味著線上上課難度增大、周末和暑假時間縮短,雖然不情願,但好歹沒什麼嚴重後果。

但對於874萬應屆畢業生來說[1],推遲開學不僅影響了畢業相關的一系列流程,還會影響升學、找工作等人生重要抉擇。

一個月前的畢業生們不會想到,自己的畢業之路,會被一種肉眼都看不見的新型病毒完全改變。

畢業,遙遙無期

想知道什麼時候能畢業,最起碼得知道開學時間。

2月7日,教育部再次強調,高校要嚴控學校校門,無論是誰,未經學校批准一律不准返校[2]。

就目前各省市的開學通知來看,一部分省市明確了時間節點,如上海、河南,要求各類學校在3月1日之後開學[3]。

但還有一部分省市,比如湖北,在通知上相對保守,開學時間一直處於待定狀態。

今年的畢業生,是真正的地獄難度

▲各個學校開學時間都延遲了 /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截圖

鐘南山在2月11日的路透社採訪中表示,疫情可能會在4月份結束[4]。

考慮到2003年非典爆發時,北京有的高校成為了重災區,「放眼望去白花花的全是帶口罩的逃難的同學,一個又一個的寢室瞬間都空了,仿佛某個好萊塢大片的情景一樣[5]。」

相信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完全得到控制的情況下,應當沒有高校敢迎接來自四面八方的學生。

換言之,按照鐘南山對於疫情的估計,大部分高校可能會在4月再開學。

北京有的高校甚至發出了5月才結束遠程教學的通知。

雖然都是暫定,但開學日期的一推再推,無疑傳達了一個對畢業生而言不怎麼友好的信號:想畢業?先等等吧。

畢業手續等等沒問題,畢業論文可等不了那麼久。

雖說各大學都要求老師遠程指導學生的畢業設計或論文,也允許學生利用網絡視頻、電話等方式進行答辯,可是,沒數據,我怎麼寫啊!

文史類專業的學生,需要大量查閱資料,有些孤本沒法電子化,只有圖書館甚至博物館才有;

生化類專業的學生,需要用小白鼠或其他動物做實驗,也許還得野外取樣,沒想到現在能接觸的其他生命體只有爸媽;

理工類專業的學生,需要專門的儀器做反復的測量,現在卻只能遙望幾千公里外的實驗器材和學校里的實驗數據。

今年的畢業生,是真正的地獄難度

▲2018年11月25日,上海,近兩個月,學生正在復旦大學的實驗室做畢業論文研究,但是現在沒了實驗數據支撐,論文也不知道要怎麼繼續了

比如中國人民大學,有學院1月19日就要求大四學生上交畢業論文初稿;相隔不遠的北京師範大學,一般3月底就會要求學生提交論文。

不少學生原本打算過了春節就趕緊回校,閉關一個月,差不多能趕上DDL。

可惜計劃很美好,現實很骨感,進校的禁令一發,學生們只能線上拉群抱團取暖,仰天長嘆:「畢業論文殺我!」

今年的畢業生,是真正的地獄難度

▲文科還好,理科不能做實驗怎麼寫論文 / 微博

本來,1、2月實習,3、4月寫論文,5、6月忙畢業的單線程作戰完全可行,結果暫緩的通知一發,只能等疫情結束後再同時開展論文和實習、實踐,校內校外兩頭跑。

本以為自己離畢業只有一步之遙,誰知道連「正常畢業」的影兒都還瞧不見?

考研未知,升學未知

除了不知道畢業時間,還有一大批想繼續讀書的大學生不知道自己能去向何方。

對於考研的學生而言,本來2月中上旬就可以知道自己的初試成績,但今年,直到現在,初試成績還有地方沒公佈。

無論考不考得上,早點兒知道成績也好進行下一步準備,但不知道成績,就總是懷有希望。

是準備復試還是準備其他出路?

初試錄取結果不出,考生只好繼續在天平左右兩端搖擺。

並且,雖然復試錄取推遲了,但原定4月初左右進行的考研復試是否延期,還沒有準確結論[6]。

這也就意味著,如果等出了成績再準備復試,可能時間會十分緊張。

今年的畢業生,是真正的地獄難度

▲往年人山人海的招聘會,今年可能也看不到了

不知道未來去向何方的考生,只能廣撒網,這也準備一點兒,那也準備一點兒,懷著焦慮的心情默默等待通知的來臨,或是延遲通知的來臨。

湖北省的考生,更慘。

今年的畢業生,是真正的地獄難度

▲在這個季節武漢大學的櫻花正是剛要盛開的時候,可是湖北的考生們暫時看不到這樣的美景了

湖北原定於2020年2月11日公佈考研初試成績,但由於疫情嚴重,公佈時間已經順延至與全省高校開學時間基本同步[7]。

但全國不是所有高校都未定公佈時間,比如北京,2月20日後就會陸續公佈考研初試成績,如果有專業沒有錄滿,也會盡快開展調劑工作。

2019年全國調劑系統的開放時間是3月20日到4月30日[8],但今年的3-4月,湖北大概率上還處於疫情狀態中。

這意味著,對於湖北的考生而言,想搶本就有限的調劑名額,機會太少了。

想出國,也不容易。

之前托福、雅思、GRE紛紛取消了2月份全國的考試安排。

2月14日,雅思官方再次發佈通知,決定取消3月份全國的各類雅思考試,3月後的報名和考試安排暫未決定。

今年的畢業生,是真正的地獄難度

而二、三月,本是托福和雅思考位十分緊張的月份,取消了這麼多場語言考試,不知道又澆滅了多少學生外語成績達到申請留學要求的希望。

出國考也不太可能。

自1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佈新冠肺炎成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以來,不少國家取消了往返中國的航線,限制或暫停中國人入境[9]。

語言關本就是學生申請出國留學的一大難關,如今考試機會的大量減少,只能讓盼著二、三月份多刷幾次分的考生欲哭無淚。

對於不少人來說,這一年大概率是要白白浪費掉了。

宅在家,我怎麼找工作啊

找工作,更是成為懸在畢業生心頭的一把刀子。

從這幾年看,每年都是「最難畢業季」。

今年,還加上了疫情的衝擊,春招推遲到不知什麼時候了。

單從電影行業就可以窺見一二。

2019年春節7天假期,全國春節檔的票房為58.59億[10]。

而現在,除了在線上看了場《囧媽》,春節都過了,春節檔上映時間還渺無音訊。

大家期盼已久的春招,也隨著疫情泡湯了。

就跟春節撤檔的電影一樣,春節檔撤了情人節也沒上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開始。

這種等待的痛苦,上次非典就給不少高校老師留下了陰影。

中國人民大學的老師說,「畢業時間一天天臨近,但班里沒有落實工作單位的同學還超過半數。」

就連清華大學,也連番訴苦:「上海一家本來打算來清華招聘的單位,由於害怕疫情傳播,最終決定今年只招上海的畢業生[11]。」

名校學生尚且如此,更何況是本科學歷沒那麼出彩的普通大學生?

對美國1976-2011年大學畢業生的一項研究表明,經濟形勢不好,畢業生們獲得全職工作的可能性下降11%[12]。

非典所在的2003年畢業生不到200萬,而今年,大學應屆畢業生是當年的4倍不止。

為了拿到offer,可能會有不少大學生選擇「先將就一下」,打算等就業形勢變好,再努力搏一把。

但越是這種時候,越需要謹慎選擇。

一步踏錯,會影響很久。

早在1992年就有學者發現,終身工資中66%的增長都是發生在職業生涯的前十年[13]。

第一份的工作,必須要謹慎選擇,如果你已經在去年的秋招中找到了相對滿意的工作,那絕對是「幸運鵝」了。

一開始工作就得開啟高難模式,怪不得連官方的文件中,都專門提出了要「做好畢業生的心理輔導工作」[1]。

抗擊疫情難,但疫情結束後,「兩眼一抹黑」的畢業生們,真正的考驗才開始。

唉,真想重啟2020。

閱讀原文

武漢著手救助滯留外地人,除了發放人民幣3000元,面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xxx

李文亮所在的醫院,為何醫護人員傷亡慘重?

xxx

中國各地迎來復工高峰期,多省市都有相關防疫規定

xxx

境外留學生萬一感染要回國治嗎?

xxx

【各行各業】如果我抓住第一個吃蝙蝠的人

xxx

西湖重新開放了,義烏小商品可採購了,南京的商場開門了…你熟悉的城市快回來了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