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崗買房的湖北籍小哥:開不了工,我想把人民幣3萬的房子賣了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黑龍江鶴岡的房子超便宜,出了名的。

本文來源:看客inSight

微信id:pic163

作者:看客

「早知道這樣,就不買房了。」

新冠肺炎肆虐,幾乎影響著每一個中國人的生活,對於湖北小哥許康來說,也不例外。

去年年底,我們報道了許康的鶴崗買房故事,「奔波了大半個中國」,他終於有了自己的家。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3萬元買套房

原本,他計劃著努力賺錢,爭取2020年的夏天回到鶴崗給新家搞裝修。

然而,突如其來的疫情將計劃徹底打亂。

疫情爆發後,許康失業了,又因為「42開頭」的身份證(湖北地區)遲遲找不到新工作。

如今,貸款和日常開銷成了懸在頭上的劍,他「飯都快吃不上了」,不得不執行那個最壞的打算:把房子賣掉。

我以為買完房就好了

我叫許康,今年27歲,是湖北荊州洪湖人。

去年11月,我跨越4000公里,從拉薩趕到鶴崗買房,看了一套就定下了,總價3萬元。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我在鶴崗買的房子。

11月13號,我拿到夢寐以求的房本,還在房產中介那里碰到了b站網紅敬漢卿。

當時他正簽合同,買的房子據說是用來抽獎送粉絲的。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我還和b站大網紅合了張影。

奔波了大半個中國,終於有了自己的家。

說實話,我挺開心的。

那天我還寫了首詩,發在了我建的鶴崗買房討論群里:

三萬買套房 有本心不慌出門千里外 逍遙做仙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房子要裝修,但我暫時沒錢,交完全款後,我兜里就剩幾百塊了。

另外,還有一萬四的網絡借款等著我還。

因為來的時候,我只有兩萬多現金,不借錢根本買不了。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房本

房本下來了,我一天沒住就走了。

我想盡快找份工作,賺錢、還帳。

我是做餐飲切配的,也就是俗話說的「墩子」,鶴崗工資太低,只能回拉薩找工作了。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11月20日,我原路返回拉薩。這個我工作了六年的城市,陽光一如往常地好。

拉薩的大神特別多。

找工作那幾天,我住在8塊錢一晚的客棧里。

這邊有很多不上班、一天就吃倆饅頭的人。

一天一頓,一躺一天。

說實話,我受不了這樣。

幾經輾轉,我找到了一份火鍋店的工作,月薪五千,包食宿。

當時我很有信心,只要踏實幹,一萬四的借款還下來是完全沒問題的。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當你有了壓力之後,你才有動力,你的動力越足,你賺錢的姿勢就越帥。

工作定了,我的心也安穩了不少。

數數手指頭,還有不到30天就過年了。

身為「流浪吧」老哥,過年是不會回家的,但趁著春節期間賺點加班費,生活還是挺有盼頭。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1月4號,拉薩迎來2020年的第一場雪。

但你知道,你永遠無法預估明天。

1月20日晚,我下班回到宿舍,發現武漢疫情已通報全國。

鐘南山院士在採訪里說,肺炎存在人傳人的情況。

當時,我覺得問題應該不大。

結果到了23號,武漢突然宣佈「封城」。

這座我曾經生活過幾年的城市,一下子成了漩渦的中心,在疫情地圖上紅得發黑。

我的親戚都在武漢的廚房上班,但他們的情況我不太清楚。

疫情爆發後,我也沒和老家的父母聯繫,我和他們的關係一直都不是很好。

二十幾年來,我已經習慣一個人過所有節日。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除夕夜,我和工友聚餐,迎接新年。

大年三十那晚,買房群里一片過年的熱鬧氣氛,不斷上升的感染人數似乎和我們無關。

人們互相說著「新年好」,我也祝他們「在新的一年里有鼠不盡的快樂」。

誰都不曾想到,十多天後,我會陷入如此境地。

湖北打工仔太難了

武漢陷入陰霾,除夕過後,拉薩也變得沒什麼生意。

店里一天就坐幾桌,一閒下來,我就刷刷新聞。

當時西藏還沒有一例患者,被網友稱為「全國最後一片淨土」,結果幾天後,拉薩就有了第一例輸入性病例。

很快,西藏的防控肉眼可見地嚴密起來。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街上空無一人,大昭寺也沒有朝拜的了,只有超市還開門迎客。

1月27日,拉薩開始買不到口罩。

同一天,餐飲店禁止營業的通知下來了。

這時我才意識到,疫情可能有些嚴重了。

我出門買了100塊的泡麵,想著先把命釣著,過幾天看看情況再說。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頭幾天,我都無心做其他事,只能低頭刷著手機。

那段時間有消息傳出,說封城前有500萬湖北人出省,隨之而來的是各種罵聲:「湖北人吃蝙蝠,是想飛啊?」有人住酒店被驅逐;

有人開著「鄂A」牌照的私家車被圍堵;

似乎只要是湖北人,人人自危。

相比起那些流落街頭的同鄉,我應該算幸運 ——

當下進出小區還不成問題,只要測一下體溫,不發燒就行。

我最擔心的是查身份證,別人一查,就容易解釋不清。

那幾天,我都在出租屋里呆著,餓了就叫樓下超市送幾包泡麵,盡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迫不得已要出門,我就說四川話,不過,我的四川話實在是太蹩腳了。

最讓我震驚的是,居然有記者為了蹭熱度,在報道買房的文章里把我寫成「湖北武漢人」。

這個時候還要落井下石,氣死我了!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偶爾一次出去放風。拉薩早就買不到n95了,我戴的是薄薄的一層紙口罩。

隱性歧視之外,一個更切實的問題橫在我面前。

不開工就沒收入。

復工遙遙無期,吃穿用度哪個不花錢?

再加上還款日迫在眉睫,我必須再去找份工作。

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先是在網上搞電商推廣,結果三天過去了,一毛錢都沒賺到。

還有人建議我做遊戲代練,但代練需要電腦,網吧全關了,我只有手機,做不了。

活人還能找不到工作?我就不信了。

據我所知,目前拉薩還有餐飲店在做外賣(政府不允許堂食,但允許合規的外賣)。

2月8號那天,我在網上找到了招工信息,心情忐忑地撥電話過去。「你好,你們在招工嗎?」

對方說招的。

但可能是聽我口音不對(南方口音),對方立刻警惕起來,問我是哪里人。

我如實回答,結果他連忙改口,說暫時不招了,「等疫情過去再說。」

就這樣,我打了七、八通電話,得到的回復都出奇地一致。

網上愛心滿滿,現實人人避嫌。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身份證42開頭的太難了!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流浪吧也有不少落難的湖北兄弟,明明沒回過湖北,卻被房東收回房子,出去找工作也沒人要,只能睡大街。圖源:流浪吧

沒辦法,眼下沒有一個行業,甚至沒有一個人是好過的。

打工的一停沒收入,生意人一停就是一屁股債。

事實上,我所在的火鍋店才剛開業不久。

開店時老板投入了300萬,為了春節又屯了80萬的食材。

年關這一鬧,老板也是血本無歸。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疫情爆發前,我們還幫忙卸了一大車火鍋底料。

因為節前屯的一些食材還在後廚放著,我特意找了一天去清理,把那些已經開始變質的扔掉,又把一些還能吃的裝進冷櫃,希望開業後還能用吧。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壞了的火鍋底料

再也不想吃泡麵了

找工作不成,日子逐漸拮據。

我不得不把每天的花銷嚴格控制在十幾塊以內,小心翼翼地掰碎了用。

以前我一個不可逾越的信條:一個人過生活,雞蛋是必備的。哪怕沒肉吃,雞蛋也要有的。

如今這個信條徹底被推翻,我先是紮紮實實地吃了半個月泡麵。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生活就是一碗沒加調料的泡麵。

同樣口味的,一周內不能吃第二次,否則會吐。

我每天換著吃,現在是什麼口味都吃過。

也有群友提議我吃掛面,說掛面更便宜,經吃,有營養。

但我屋里沒有煮具,只能回他一首打油詩:

一天三餐只有面,康帥傅來見。

泡麵吃到了極致,我又打起了糌粑的主意。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我同事回家過年了,給我留下了一袋青稞面。

糌粑是藏族人的夥食,原則上,得用酥油把青稞面捏成團,加一些酥油、犛牛肉一起吃才有味道。

但條件不允許的情況下,也可以用開水泡著吃。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我只吃了一頓就投降了,實在是太難吃。

偶爾我會點一次外賣改善夥食。

有天我冒著斥巨資的風險,點了一份雞蛋炒河粉,這是半個多月以來吃過最好吃的東西了。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真他*的香

宅在家的這段時間,我成功瘦了十多斤 —— 從買房時的150多,掉到了現在的140斤不到。

時間變得無比漫長。

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就是看劇,除此之外,我找不到其他方法來驅逐我對明天的恐懼。

飯都吃不起了,還要什麼房子

疫情爆發至今,已經過去30多天。

拉薩從未如此安靜。

空曠的路上,沒有行人,沒有狗吠,也沒有汽笛聲。

失眠成了常態。

睡不著的時候我老在想,口袋里的錢能用到什麼時候?

債什麼時候才能還上?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活著?

「早知道我就不買房了。」這樣的念頭不只一次從我腦海閃過。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站在房間內唯一能看到的風景。

事實上,我早就考慮過賣房的事。

只不過不是因為資金緊缺,而是想著明年年底如果存夠5萬,就把現在這套賣了,換個更好的。

也並不著急,賺夠了錢就換,賺不夠就把小房子裝修裝修,在外面漂累了,也算是有個溫暖的窩。

只是萬萬沒想到,肺炎來得這麼突然,曾經不顧一切實現的買房夢,如今成了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

在貸款和日常花銷的雙重夾擊下,我的銀行卡已經空空如也。

用浪吧老哥的話來說:要穩不住了。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銀行卡連3元服務費都扣不起了。

走投無路之下,我決定執行之前最壞的打算:把房子賣了。

中介勸過我不要衝動,說「以後會升值」。

但眼下,度過寒冬才是要事。

房子掛出來後,有7、8個人打來問過。

價格能不能低點啊,什麼樓層啊,有沒房本啊……都是這類問題。

但大家都很默契,誰也沒有下決心買。

也是,這當口,都在想著生存,誰還有心思考慮房子?

「等疫情過後再看看。」我又一次聽到這樣的答復。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有群友發來鶴崗的街景。如今我沒有路費,也回不去了。

2月11號,買房群里的鶴崗土著給我發來了這張圖:

鶴崗買房的湖北小哥:開不瞭工,我想把3萬的房子賣瞭

「鶴崗支援孝感——湖北有難,我們出征」

很感謝他們,我知道他們在幫我們過關。

希望疫情快點好起來吧,也希望大家不要一刀切地排斥湖北同胞 ——我知道很難,畢竟疫情是從湖北爆發出來的(其實我也想罵那些吃野味的人)。

但很多無辜的同胞也因此受到牽連。

他們和我一樣,不過是為了一宿三餐而奔波的生活中人。

這就是我最大的願望。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