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療耗材之都】每天100萬個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長垣打個噴嚏,全國醫療器械市場都得感冒。

本文來源:正解局

微信id:zhengjieclub

作者:正解局

1月27日,大年初三。

河南省長垣市許多工廠的車間里,破天荒地早已開工。

它們忙碌生產的,是當下最為緊缺的醫用防護用品。

最新消息稱,長垣每天生產165萬只醫用口罩, 80%都運往武漢。

長垣緊急馳援武漢,其實早就開始了。

除夕夜當晚,就有長垣當地企業,緊急裝箱了20萬個醫用外科口罩、200萬個一次性醫用口罩、50萬頂醫用帽、20萬只醫用手套,在新年鐘聲還沒敲響的時候,發車前往武漢。

而在長垣市生產醫療用品的企業門外,全國各地的醫院急救車,正拿著公函等候提貨。

如果沒有這次疫情,恐怕很多人還不知道,長垣這個河南小城,是中國醫療耗材之都,也是全國最大的醫療器械和衛生材料生產基地。

1. 最有分量的醫療耗材之都

2019年,中國醫學裝備協會正式把「中國醫療耗材之都」的稱號,授予了當時還是直管縣的長垣。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長垣2019年被授予「中國醫療耗材之都」稱號)

在這之前,「全國醫療器械之鄉」之爭存在已久。

除了河南長垣,還有江西進賢和浙江桐廬。

這三家幾乎占據了中國醫械的半壁江山。

江西的進賢縣出名的是一次性輸液器械,占了全國市場的31%。

進賢在醫療器械行業最有實力的是銷售。

全縣6萬多人在做醫療器械的銷售業務,700多家銷售企業、6000多家銷售公司,活躍在全國醫療界。

另一個浙江桐廬則是主打硬管內窺鏡,配套的手術器械占到國內市場的30%以上。

2017年,桐廬縣醫療器械行業總產值也達到了差不多14億元。

與靠銷售代表的進賢和單一產品的桐廬不同,長垣市爭來「中國醫療耗材之都」稱號,靠的是自己強大的生產能力。

而它的生產能力和體量,也絕非桐廬和進賢能比。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桐廬縣醫療器械企業增長數據,無論從產業規模還是企業數量,都無法和長垣相比)

在行業內有個比喻:長垣打個噴嚏,全國醫療器械市場都得感冒;丁欒鎮(長垣市下面的一個鎮,醫療器械企業集中)一堵車,全國醫療器械市場要斷貨。

長垣人有「驕傲」的資本:

市場占有率高。

長垣是全國最大的醫療器械和衛生材料生產基地,產品覆蓋面差不多占了全國市場的80%,產品市場占有率達60%左右。

其中,敷料類占了全國70%以上的份額。

產品門類多。

據不完全統計,整個長垣市生產經營醫療器械的企業有2000多家、2169件醫療器械產品註冊證,涉及20大類醫療器械產品。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防護用品連夜裝車被運往武漢,河南當地媒體實地探訪長垣企業的拍攝畫面)

行業集聚高。

2018年醫療器械行業生產總值突破100億元。

除了70多家醫療器械耗材生產企業貢獻產值,長垣市還是脫脂紗佈、脫脂棉、一次性無紡佈、生物材料、醫用高分子材料、乳膠制品等醫療用品的主要集散地之一。

這些優勢,都是長垣市的醫用口罩生產企業能在全國都放假的春節期間,緊急啟動生產口罩、防護服馳援武漢的最有力保證。

2. 從小棉簽到人造血管之路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

醫療器械之鄉也一樣。

許多人可能都只知道長垣是著名的「廚師之鄉」,可對成為廚師之鄉背後的原因卻不清楚。

在河南東北邊的長垣,不光沒礦,還正好挨著黃河的「豆腐腰」,十年九泛濫。

比起流落外鄉去「要飯」,學廚能吃上口飯還有手藝,成了長垣人的首選。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長垣的地理位置)

顯然,窮怕了的長垣人,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致富的機會,哪怕這個行當再不起眼。

改革開放之初,有些細心的長垣人發現醫用棉簽投資少,生產也簡單,而且用量大,於是就開始嘗試生產銷售棉簽。

從捻棉簽、縫口罩這些簡單的產品開始,老鄉帶老鄉,長垣的醫療耗材行業開始出現了雛形。

那時的長垣醫療耗材產業,也如今天的江西進賢一樣,更多靠的是「業務員經濟」,原材料、市場、技術「三頭在外」。

不過,「戀家」的長垣人,在外面做醫療器械銷售賺到了錢和經驗後,更多地選擇了回鄉創業。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中國低值醫用耗材市場規模 來源:中商產業研究院)

重鄉情只是一個方面,長垣人選擇回鄉創業,更多的是看重當地的營商環境。

很多人不知道,從1990年代開始,長垣就已經把自己學習的目標鎖定溫州模式,重視民營企業。

政府為民營企業當好「保姆」,鼓勵民間創富的積極性。

這也是如今長垣醫療器械行業,無論是年營收四五十億的龍頭企業,還是數量眾多的中小企業,全部都是民營企業的原因。

其實,長垣醫療器械企業並不是第一次緊急馳援重大疫情,而它們真正進入鼎盛,也和2003年那次非典疫情有關。

2003年非典中,長垣眾多的企業便是為全國提供醫療防護物資的主力軍。

長垣的醫療器械生產企業在非典之後成立的數量,占現有企業的50%以上。

而借著那次危機,長垣的產品也向高技術含量、高類別轉變。

從2萬元起家發展到如今年營收40多個億,在全國首家研制出不含增塑劑的PVC材料,承擔了人造血管技術、新型PVC增塑技術兩項「863」計劃項目研發的駝人集團,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駝人集團已由最初生產簡單醫用耗材的企業成為行業標準的制定者)

企業的數量和質量都上去了,長垣成為醫療器械之鄉的步子,算是真正地邁上了正途。

3. 期待早日出現中國的「3M」

產業升級,可並不代表他們放棄了口罩這類並不「高端」的產品。

醫用普通口罩,在長垣的出廠價是每個9分錢左右,醫用外科口罩每個4毛錢多一點。

這些售價極低、利潤微薄的產品,平時看來都是屬於沒什麼技術含量的。

但在今天,卻成了穩定軍心、左右局面的重要砝碼。

工信部的數據顯示,全國一共有559張醫用口罩許可證,分佈在全國25個省市的353家企業,主要集中在河南、江西、江蘇、湖北、廣東。

其中,河南的數量最多,68家生產企業共有138張生產許可證,且絕大多數都集中在長垣市。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全國主要醫用口罩生產企業分佈,河南占比最多)

長垣醫療器械行業沒有放棄一次性口罩、防護服這些「低端產品」,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經過幾十年的經驗積累,長垣的企業從原料到成品的採購產銷已經駕輕就熟,且這類產品消耗量巨大,仍舊有利可圖。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長垣市醫療器械生產企業產品類型分佈)

生產醫療耗材的企業,其實也在危機意識的推動下不斷進化。

在非典之前,長垣的醫療器械行業其實也是以亂著稱。

經歷了危機的洗禮後,行業變得規範,一些規模大的企業甚至開始自己生產加工口罩所需的部分原材料,讓自己的產業鏈更加完整,也使產品的質量和成本得以控制。

每天100萬隻口罩支援武漢,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來自全國各地的醫院前往長垣採購防護物資)

在全力應對這次武漢疫情時,生產口罩的企業就面臨過濾用的熔噴佈等原材料供給不足,無法釋放產能。

有長垣的企業主表示,經過這次疫情,普通大眾一定會在衛生健康意識上有全面提高,口罩等產品也會迎來更大的市場,等這次危機過去之後,就著手準備自己生產原材料。

和所有行業的轉型升級一樣,創新是驅動,是從製造到創造的產業升級之路。

創新不僅僅是研發新產品,對既有產品的創新同樣重要。

就像在中國一年賣了1億美元口罩的3M一樣,它在福布斯全球1000家創新公司評比中,排在蘋果和谷歌之後名列第三。

我們期待,像3M這樣富有創新力的公司會出現在長垣,真正由大變強。

4. 河南,中!

為了支援武漢乃至全國的醫護用戶,長垣企業正在加班加點地生產。

有的企業甚至寧願每天虧損幾萬元,也絕不漲價。

這是河南企業的家國情懷,也是河南小城的硬核抗疫。

在此之前,正解局分析了河南控制疫情的有力措施與重大意義(對話框回復關鍵詞「河南」或「0204」,獲取文章)。

現在看來,河南控制疫情得力,不僅減輕了全國的防疫壓力,還保障了全國醫護用品的供應。

試想,如果沒有「中國醫療耗材之都」的產能支持, 「戰疫」在一線的醫護人員會陷入怎樣的困境?

面對疫情,河南,這次真的中!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