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男子參加環球帆船比賽20多天,上岸後才知出大事了

本文來源:紫牛新聞(揚子晚報旗下)

微信id:yzwb20102806

記者:宋世鋒

「天哪,自1月20號澳大利亞出發後,國內都發生了些什麼啊……」

這是正在參加環球帆船比賽的電影製片人關雅荻,在2月13日發出的一條微博。

當時他結束了20多天的海上飄流,剛剛在菲律賓上岸,手機有了網絡,得以瀏覽在這段時間錯過的各種新聞報導和聯繫信息。

他看到13日新冠肺炎確診數達到1.4萬多,得到好友因為接觸到確診患者而被隔離……

半天的信息轟炸,幾乎讓這位40歲的青島漢子精神恍惚。

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中國現在是舉全國之力控制疫情,希望大家積極打破恐懼,不要長時間沉浸在災難的負面情緒中,為戰勝疫情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關雅荻抵達菲律賓後,發微博驚呼疫情發展

參加環球帆船比賽,希望傳播海洋探索精神

40歲的關雅荻是個青島漢子,電影製片人。

他曾經擔任小馬奔騰集團的常務副總經理,2013年突然辭職創業。

他製作《雅荻跑世界》節目,推廣越野跑文化,還想創作一部航海題材的電影,這是他參加克力伯環球帆船賽的初衷。

因為是青島人,關雅荻選擇了由家鄉冠名的青島號。

克利伯環球帆船賽,由世界上第一個完成單人不間斷帆船旅行的冒險家羅賓·諾克斯·約翰斯頓爵士於1996年創立,每兩年舉行一次。

它是世界上唯一且規模最大的業餘環球帆船賽,整個時間為期近一年,分為多個賽段十餘場比賽,船員分為參加完整比賽的環球船員和只參加一個或數個比賽的賽段船員。

每艘帆船都有職業船員帶領,普通人也可以報名體驗和參賽。

由青島市冠名的青島號帆船長23米,排水量31.7噸。

它於2005年便開始參加克利伯環球帆船賽,之前最好的名次是在2007~2008屆的第4名。

在本屆比賽中,青島號暫時排名第一。

船長是英國人克里斯·布魯克斯,他今年33歲,不過從事帆船比賽已經有26年的時間。

為了這個比賽,關雅荻把自己的電影項目推遲了一年,打算這一年全都在海上度過,只是在每個賽段結束時上岸短暫休整。

關雅荻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中國人距離航海比較遠,大部分人對於大海比較害怕,一直缺乏敢於探索海洋的傳統。」

「而近四五百年以來,當今世界的主體秩序是由一些懂航海的西方人建立的。誰真正理解和制定海洋秩序,誰才能成為世界領導者。」

「我覺得這種環球帆船賽是非常濃縮的,高度代表了人類的海洋探索精神。」

「我之所以要花一年的時間親歷這個比賽,就希望能夠傳播的這種東西,讓中國人敢於探尋這個世界的未知區域。」

▲關雅荻在青島號帆船上

在海上只得到零碎的數字信息,上岸後遭遇信息轟炸

1月20日,「青島」號離開澳大利亞的港口,前往100多海里外的第六賽段起點海域,第二天正式開賽。這個賽段的航程為4100海里,原定終點為三亞。

當天上午10點多,關雅荻發出一條微博,表示「給各位提前拜個早年,祝大家鼠年身體健康,一切順利,2月中旬三亞見」。

此時新冠病毒疫情已經開始擴散,關雅荻在澳大利亞也感到憂慮。

他在20日出發前,藉著海上微弱信號發出一條朋友圈,內容是協和醫院關於這次病毒性肺炎的防控工作要求,但他沒想到在海上漂流了不到一個月,已經天翻地覆。

13日,青島號在第六賽段奪得第二名好成績,總積分暫時排名第一,關雅荻的心情卻特別復雜。

他在海上並非徹底與世隔絕,但是由於條件限制,所得到的信息極為有限。

他說:「從上個賽段開始,我花錢買了一些很貴的衛星郵件流量系統,家人和朋友通過郵件簡短地給我更新過一些數據。」

「13日晚上,帆船雖然還沒靠岸,不過距離岸邊只有數海里,手機有了信號,我打開手機一看,發現一天新增14000例新冠肺炎患者!」

「我以為看錯了,有點恍惚,以為我的數學不太過關,然後我發現原來是真的!」

他說之前在海上收到和簡短消息只是純數字的,沒有可以產生切身體會的詳細報導。

雖然覺得疫情很嚴重,但對於前因後果、線索細節等等都不了解,上岸後只看了半天各種新聞報導,就產生了強烈的壓抑感,意識到更多的事情在抗疫的前線和後方都在發生。

他在上岸後還了解到,一位好友正因為春節期間曾經與一家親戚三口見面,而這家親戚三人全部確診,因此好友正在被隔離。

另一位好友的奶奶去世,因為疫情的原因,無法按傳統方式舉行葬禮,沒有辦法見上最後一面。

好友的父親還患上闌尾炎,需要做手術,但是去不了醫院,只能在家打點滴。

「現在終於明白1月20日以來,國內的朋友都在經歷些什麼,更難以想象目前依然奮戰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當然還有那些病例患者和他們的家人都在經歷些什麼。」

關雅荻說,「好像這次疫情距離我很遠,但其實又很近,因為這次事關幾乎國內絕大多數家庭,還有各行各業,都不能倖免。」

▲關雅荻

賽後接受採訪,忍不住掉下眼淚

在菲律賓上岸後,關雅荻在「青島」號接受克利伯官方媒體組的記者卡拉按照慣例進行的賽後採訪。

卡拉在這次採訪中,特別讓關雅荻給正在經歷疫情的國內朋友說兩句,關雅荻在前面使用英文介紹第六段比賽的經歷,講到疫情時突然切換為中文,張嘴沒說兩句,這位40歲的漢子突然哽咽起來。

關雅荻說:「只有當用語言組織後並講述出來的時候,才意識到蜂擁而來的糟糕消息對心情的巨大影響。」

「不只是因為疫情消息本身,還有身邊人的一家三口親戚全部確認感染入院,還有好朋友突然遭遇親人去世卻被長輩推遲告知,然後朋友的父親剛好也突發闌尾炎卻因怕感染不敢去醫院治療,只能在家掛水……」

「所有這些事仿佛瞬間湧到一起,眼淚自己就掉下來了……」

在菲律賓休整幾天後,比賽將會再次開始,但是賽程會因為疫情而發生改變。

第六場比賽本來應該是從澳大利亞到三亞,因為疫情的原因,直接跳到第七場比賽,到了菲律賓的蘇比在灣。

本來在中國還要停靠珠海和青島,但是考慮到目前的防控措施,都面臨取消。

原來還計劃停靠日本,現在日本的疫情也比較嚴峻,估計也要取消。

關雅荻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說,現在即使在國外,在船上,也會繼續關注疫情相關信息,因為這場戰鬥事關每一個人。

▲關雅荻(前排左三)和隊友

積極應對,擺脫恐懼,防止精神健康危機

關雅荻經歷過2003年的「非典」,那時候他已經大學畢業,在北京上班,他記得當時公交車上都沒人,單位隔壁就有人被送走隔離,當時都很緊張。

這次疫情和「非典」比起來,影響更廣更深,他擔心會出現精神健康危機,希望像重視前線救治患者一樣重視精神心理健康。

關雅荻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我接受比賽方採訪的時候,開始理解國內人在前一段時間的某些心情,因為大家的處境差別很大,有些人奮戰在一線,有些人被病毒感染病況嚴重,有些成為病人的家屬。」

「有的人在武漢市,有的人在湖北省,有的人在其他省市,有人在國外,大家都特別壓抑,生活在負面情緒的深淵裡,我覺得需要情緒的出口,否則長期壓抑,會造成各種精神疾病。」

所以對於那條微博獲得上萬次轉發和調侃,關雅荻並不介意。

他說:「我發的那條微博剛好給大家製造了一個情緒的小出口,我生活變成了好多人眼中的一個段子,但它又是真實發生的。」

「我這條微博雖然是真實的生活,不過被成段子也挺好,在這種特殊時期能『逗』大家一樂,可能在不經意間為舒緩精神壓力起一點點微小的作用。」

關雅荻說:「中國現在是舉全國之力控制這件事情,我不相信有哪個國家能像中國做得這麽好。」

「我覺得大家要積極起來,早日擺脫恐懼,這是最重要的,所有的恐懼都源於未知。」

「長時間的沉浸在災難的負面情緒中,不會有實際的作用。」

「我們能做的是把自己的該做的事情做好,哪怕在家裏吃好每一頓飯。」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