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人的傅盛,踢人的張穎

應該很多人都知道這個八卦。

事後,傅盛其實有公開說了一下。

本文來源:何加鹽

微信id:ihejiayan

作者簡介:何加鹽,一個專門研究牛人的牛人。已經寫了任正非、馬雲、馬化騰、李彥宏、王興、程維、張一鳴、劉強東、周鴻祎、雷軍、羅振宇等人,都是一萬五千字以上長文。

前幾天,創投圈出了一個大瓜,這個瓜很有意思,涉及到的人也很有意思。

事情是這樣的:

在著名風險投資機構經緯中國的一個CEO群裏,有人就李醫生不幸去世這件事發表了觀點,獵豹移動的CEO傅盛不同意這個觀點,怒罵對方是sb,並憤而退群。

群裏有不少人附和傅盛,如超級經紀人楊天真、易到創始人周航等。

周航還專門艾特經緯中國的創始合伙人張穎,說「你tm表個態」。

而張穎的反應是,把傅盛踢出了所有創接匯的群,說他「太不成熟了」。

由於傅盛和張穎在創投圈名氣較大,同時也是退群事件的核心當事人,引起了最多的討論。

今天,我們就來扒一扒傅盛和張穎的往事,以及他倆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

▲左:傅盛;右:張穎/圖源:百度百科

傅盛

1978年,傅盛出生於江西景德鎮,父母是無線電廠的職工,家境雖然比農村孩子要優越得多,但在城市,也就是普通家庭。

年輕時的傅盛,有點渾渾噩噩,對學習也不大上心,結果高考失利,只考到一個普通的二本學校——中國煤炭經濟學院(位於山東煙台,現名山東工商學院),就讀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專業。

1999年,傅盛大學畢業。當時,他父母已經下崗,在南方做生意失敗後,輾轉到了廈門。傅盛找工作不順利,於是也到廈門,和父母會合。

在父母的安排下,傅盛進入了夏華電子工作,擔任電子商務部的負責人。

當時中國的電子商務還正在萌芽,遠未成熟,傅盛一個剛畢業的學生,也做不出什麼成績來。所以沒到兩年,他就辭職去了北京。

傅盛到北京的主要目的,不是求職,而是考MBA。

兩年前找工作的痛苦經歷,讓他渴望通過考研來鍍金,掩蓋第一學歷的不足。

不幸的是,他考研沒有成功。

不過,兩年的工作經驗,讓他這次找工作比上次順利了很多。他進入了北京國信貝斯公司工作,擔任產品經理,負責開發企業全文檢索技術。

這是2002年,傅盛24歲。中國第一代互聯網產品經理剛剛誕生,傅盛恰逢其時,成為其中一員。

但總體而言,傅盛的生活,仍舊是普普通通,和大多數小城市或農村出來的不得志年輕人沒什麼兩樣。

直到2003年,傅盛跳槽到了另一家公司,才開始了他的奇幻人生。

他新進的這家公司,名叫3721,老板名叫周鴻祎,即後來中國互聯網五大巨頭「TABLE」中的「E」。(註:TABLE,即騰訊、阿里、百度、雷軍系、周鴻祎系)

進公司沒多久,有一次周鴻祎開會,讓傅盛做紀要,傅盛做得非常完美,讓周鴻祎刮目相看,此後,周鴻祎就對傅盛上了心。

2004年,3721被雅虎收購,傅盛作為核心員工,也被打包進了雅虎中國,2005年周鴻祎離開,傅盛也跟著離開。

此時的傅盛,有了雅虎中國的光環在身,幾乎可以在中國互聯網圈任意挑選去處,手裏握著大把offer,當時如日中天的百度,也給他發了橄欖枝。

但周鴻祎專門給他打電話,邀請他加入了新成立不久的奇虎。

在傅盛心中,周鴻祎是自己的伯樂和恩師,他二話不說,就加入了奇虎。

奇虎公司本來是搞搜索的,後來周鴻祎為了洗刷「流氓軟件之父」的惡名,成立了一個項目組,做專門殺滅流氓軟件的軟件。

這個項目組的第一任組長幹了兩個月就離職了,周鴻祎點名傅盛擔任了第二任組長。

傅盛帶著4位兄弟,很快就把產品開發出來,取名為「流氓克星」。

當時的中國互聯網上,流氓軟件泛濫成災,網民深受其害,「流氓克星」一出來就大受歡迎,裝機量急劇上升。

後來,「流氓克星」改了一個新的名字:「360安全衛士」。

這款產品越做越紅火,風頭蓋過了奇虎公司所有其他產品,以至於成為奇虎的代名詞。周鴻祎乾脆將奇虎轉型為一家專註網絡安全產品的公司,改名「奇虎360」。

傅盛作為360安全衛士的產品經理,毫無疑問,對公司有巨大功勞。他也成為中國互聯網圈知名的產品經理。

可惜的是,猛將功勞大了以後,君主往往就開始寢食難安。當360安全軟件大獲成功之時,周鴻祎和傅盛也開始決裂。在多次衝突之後,傅盛憤而辭職。

這次辭職鬧得很不愉快。雙方大出惡聲,勢同水火,可以說是中國互聯網圈鬧得最難堪的一次離職事件。

這是2008年,傅盛30歲。

張穎

我們再來看張穎的故事。

1973年,張穎出生在上海。他的家庭不一般,父母都是高級知識分子。父親是軍醫,母親畢業於清華。

張穎的父親在新疆部隊,而母親則被分配在山東泰安制藥廠,相隔3千多公里。張穎跟隨母親生活在泰安,一直到改革開放後,張穎6歲,父母工作調動,這個小家庭才在安徽馬鞍山相聚。

張穎14歲那年,父母想辦法到了美國舊金山,張穎也成為了美國學校的插班生。

當時的日子非常艱苦。到舊金山後,全家只剩30美元,所以父親當天就去了中餐館洗碗,母親後來也去制衣廠當車衣工人。80年代的美國,大城市治安非常亂,張穎的媽媽多次在街頭被搶劫。

張穎就讀的高中是舊金山林肯高中,這所學校被張穎稱為舊金山最爛的高中之一,每天都有人打架,而新移民過去的中國大陸人則是所有學生中的最底層,是被欺負的對象,張穎也沒少挨打。

後來他學會了和黑人、墨西哥人、越南人都交朋友,考數學時給人幫忙,才漸漸沒有人動他。

生活艱苦,高中最爛,張穎考的大學也一般般。他所就讀的舊金山加州州立大學,在美國西部學校排名也才排在31,更別說和東部名校相比。用張穎的話來說,介於二流和三流之間。

張穎讀的專業是生物學,輔修化學。從大二起,他就開始從事癌症研究,並在醫院實習,畢業後,他成了一名專業的醫學科研人員。

本來,張穎可以一直當科學家,或者做醫生,在美國完全可以過上超越一般中產階級的「人上人」生活。但他的同事兼室友深深刺激了他。

這位室友是菲律賓華裔,其父親是當時菲律賓華裔在美國的首富,家裏巨有錢。

張穎跟著室友,也目睹了這位傳奇富翁是怎麽生活、創業和投資的,這給他打開了未來的另一扇窗。

在億萬富翁的刺激之下,張穎決定改行。他考上了美國排名前十的名校西北大學,攻讀生物技術與商學專業的研究生。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進入一家精英學校。在名校的好處,是有很多頂級公司過來招聘。張穎得以進入著名投資銀行所羅門兄弟公司,從此一腳踏進投資行業。

在所羅門兄弟做了兩年後,張穎跳槽到荷蘭銀行,薪水也漲到了年薪百萬。

不過好景不長,很快,互聯網泡沫破裂,他所在的投資團隊被解散,2001年底,張穎失業了。

在美國,失業是非常嚴重的事情。而張穎的失業,正值聖誕前夕,別人歡慶佳節,張穎卻陷入深深的沮喪。

為了盡快找到工作,他在一周的時間裡,瘋狂地發了4千多封求職郵件。

最後,一家名叫美商中經合的公司接納了他。張穎遇到了他在風險投資領域的領路人和恩師劉宇環,並成為一名投資經理。

2003年,張穎被美商中經合派到了北京,這是他在辭別故國16年之後,正式回來。

本來,張穎沒想過要回國,但是公司的CFO逼著他回來,他不得已飛往北京,但也和公司談好,要總部保留他的辦公室,他很快就會回美國。

沒想到,回到中國以後,張穎一直待到了現在。

在美商中經合的北京公司,張穎主導投資了分眾傳媒、愛康國賓等項目,很快成為創投界的一匹黑馬。由於投資業績優秀,很多投資公司的人過來挖他。

其中,一家投資公司的人招攬張穎時,誇獎說:「張穎是我見過的最優秀的投資經理」。

這句話本來是極度的褒揚,但張穎聽了卻極度的不爽。

此時,他已經榮升合伙人,並成為了董事總經理,早就不滿足於幫別人打工。因此,「投資經理」這個稱號,哪怕是最優秀的,對他也是一種侮辱。他發誓要證明給對方看:我就是最優秀的投資經理,但這個機構是我的。

後來,張穎和邵亦波、徐傳陞等合伙成立了經緯中國。作為最核心的創始合伙人,他終於擁有了屬於自己的投資機構。

這是2008年,張穎35歲。

傅盛與張穎

張穎和傅盛的交集,從2008年仲夏開始。

那年8月16日,傅盛辦好了離職手續,正式離開360。中午,他接到一個電話,那邊說,「我是經緯的張穎,下午有空聊聊嗎?」

張穎是在Donews網站上看到傅盛離職的消息。他對傅盛這個名字有印象,覺得「做產品很強」,所以找人問了傅盛的電話,發出了邀請。傅盛已經成為無業遊民,正好無事,就到嘉盛中心和張穎見了面。

倆人先聊傅盛離職的事情,聊著聊著,傅盛心裡一委屈,眼眶都紅了。這種袒露內心脆弱的做法,一下子拉近了雙方的距離,張穎在很多年後,都還記得這個細節。

見到傅盛如此郁悶,張穎建議他去虎跳峽散散心,並馬上叫來助理,讓她找虎跳峽的資料拿給傅盛。

然後兩人聊到正事。當時,張穎很想切入互聯網行業,而他的團隊大多是投資人出身,缺乏互聯網經驗,他想找一些互聯網老兵,彌補這一點。

張穎和傅盛一聊之下,覺得傅盛很對胃口,就說,你來做我們的EIR(入駐企業家)和投資副總吧。

傅盛正值人生低潮期,此時得到張穎的認可和關心,加上看到經緯的辦公樓很高大上,也沒什麼猶豫,就同意了。

張穎和傅盛,恰好在正確的時機,遇到了彼此,然後一見鐘情,一拍即合,成為了最好的伙伴。也許這就是人生的緣分。

接下來的一年時間,兩人一起看了很多案子。據程苓峰描寫:

「傅盛提供的產品角度的見解,是一直做銀行和投資的張穎之前沒有的。張穎這幫人從投資者、從宏觀商業角度的觀察和判斷,是傅盛沒有的。」

由此看來,他倆的合作,可謂是珠聯璧合。

一個經典案例,是暴風影音。

此前,張穎一直非常猶豫要不要投暴風。因為當時的騰訊還沒有經歷3Q大戰,尚處於「企鵝過處,寸草不生」的階段,每一個互聯網創業企業,都很擔心,如果騰訊要做我這一行,我還能不能活下來。

張穎也擔心,如果騰訊要做影音,那暴風能活下來嗎?

傅盛堅決認為暴風有很大的機會。

他認為:

「用戶的使用習慣是非常難以改變的,人都懶,惰性強,只要一個產品有大級別的用戶量,快速衰落這種邏輯不成立。傅盛還說。大公司的資源和能量是可怕,但它的內部協同沒那麽可怕,除非主營業務,一般的業務都是小股部隊,能投入的資源和人力反而不如小公司,只要小公司專註,贏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這個判斷給了張穎很大的支持,讓他下定了決心。後來,投資暴風成為經緯的經典成功案例之一。

程苓峰評價道:

「傅盛給經緯帶來了新的基因。引發了張穎對這一類互聯網一線人的『無比的渴望』。張穎開始對投資業的未來做了一個大局的判斷:一定要多找傅盛這樣的在互聯網一線的懂產品懂技術的人加入,經緯才可能成為一家接地氣的、有真實戰斗力的VC。」

由此可以看出,傅盛對經緯的影響,以及他和張穎的關係。

不過,傅盛只在經緯待了一年,就離開了。

在此期間,他認識了雷軍。雷軍也很欣賞傅盛,並極力鼓動傅盛自己創業。

在雷軍的鼓勵下,傅盛從經緯辭職,和原來360的同事徐鳴,一起做了可牛影像。

張穎並不因傅盛在經緯只待了短短一年而生氣,相反,他大力支持傅盛創業,慷慨地投了900萬。不過,他也叮囑傅盛,做互聯網燒錢很快,要省著點花。

傅盛把張穎的話牢牢記在心上。他把辦公室設在一間簡陋的民居,樓上擺上行軍床睡覺,樓下擠成一團辦公,給每個員工只發基本的生活費。

當時,可牛公司薪水最高的,是傅盛為了給員工省飯錢而專門請的一個做飯阿姨,月薪是三千元。

傅盛除了從張穎那裏拿了投資以外,還經常借用經緯的辦公室,把面試都安排在嘉盛中心,好給應聘者一個高大上的第一印象。

傅盛以為,憑著他做產品的實力,可牛影像肯定能很快在市場殺出一條血路,但是做了一段時間以後,他發現美圖秀秀把他們甩了幾條街。

不過,此時傅盛和360的競業協議已經到期,他又可以繼續做網絡安全這個老本行了。2010年5月,可牛推出了殺毒軟件。

當時,360已經成為中國排名第一的網絡安全公司,也是可牛面對的最大敵人。由於此前的一些矛盾,加上商業競爭關係,360毫不留情地對可牛進行了封殺。

但360的敵人可不止是可牛一家,當時的市場上,老牌的金山、瑞星,新加入安全領域的騰訊,國外的卡巴斯基,都受到了360的致命威脅。

為了應對360的凌厲攻勢,在雷軍的撮合及騰訊的支持下,2010年11月,可牛和金山安全合並,改名為金山網絡,由傅盛擔任CEO。

順便說一下,直到此時,張穎給傅盛的900萬投資,傅盛還剩下800萬,由此可見他對自己和創始團隊摳門到了什麼地步——當時,他和同事去吃肉夾饃,同事沒吃飽要多點一個,他都不高興,因為一個肉夾饃要7塊錢。

可牛和金山安全合並,並由傅盛擔任CEO,對老金山的人來說,感情上很難接受。因為金山此前是求伯君、雷軍這樣的業界大牛掌舵,金山安全的營收規模、員工數量也遠高於可牛,況且金山人資歷老、技術強,有自己的驕傲,他們無法接受傅盛這樣資歷的人來當CEO。

傅盛到珠海第一天,和金山安全的高管們吃飯,頗有鴻門宴的味道。大家對傅盛很不客氣,談的都是我的青春如何彌補這樣的話題。

業界也普遍不看好傅盛,認為金山安全會迎來高管離職潮。由於金山一貫有中國互聯網企業「黃埔軍校」的稱號,一時之間,國內知名的互聯網公司蜂擁而至,都來搶人。

但傅盛就任以後,一方面通過喝酒、談心,從感情上拉攏金山老員工;另一方面許以漲工資、給期權等利益,穩定軍心;再加上雷軍的堅決支持,他很快站住了腳。

此後,傅盛用雷霆手段,打散金山原有組織架構,取消了總監等級別,將原來的11級管理體系變為管理層-骨幹層-執行層三級。

另一方面,傅盛大幅削減金山業務,只留下金山毒霸和金山衛士,連當時聲名赫赫的金山網盾都給砍掉了,老金山人一致反對,有的威脅離職,有的消極怠工,有的甚至嚎啕大哭。

但傅盛不為所動,堅決推進。他用做產品經理的思路來做公司,什麼戰略和管理方法都不顧,一切都圍繞產品轉。

最後,傅盛成功了。他留住了核心的人才,也保住了核心業務的市場佔有率。

此後,傅盛又推出了三個大招:用獵豹安全瀏覽器來攻占PC端,用獵豹清理大師來攻占手機端,用國際化戰略來攻占海外市場。

這三招起到了奇效。

金山網絡的用戶數和營業收入都急劇攀升。

2014年,金山網絡改名為獵豹移動,並順利登陸美國紐交所,市值21億美元,此後一路攀升,最高時市值接近50億美元。

這一年,傅盛36歲,他完成了從一個產品經理到一家上市公司CEO的轉變。按照公司市值50億美元,傅盛占股13.4%計算,他的身家達到6.7億美元,約合46億人民幣。

在另一邊,張穎和他的經緯中國,也在突飛猛進。

乘著移動互聯網興起的東風,經緯每年投資的公司,超過80家,其中誕生了一批厲害的獨角獸,包括陌陌、鏈家、餓了麽、瓜子、獵聘、VIPKID等等,這些公司,成為中國市場上舉足輕重的「經緯系」。

因為投資業績驚人,張穎也成為中國最有影響力的投資人之一。

2008年一起出發的兩兄弟,分別成為了各自領域的一方大員。

罵人的傅盛,踢人的張穎

從考大學失利以來,傅盛就長期極度自卑。

一直到做出了360安全衛士,他總算擁有了一點自信,卻很快又被周鴻祎摧毀。

所以,對於張穎和雷軍的認同,他無比珍惜。同時也無比努力地去證明自己,回饋對方。

獵豹移動的成功上市,讓張穎和雷軍,都得到豐厚的回報。同時,也讓傅盛完成了180度的轉變,從極度的不自信,變成了極度自負。

在有了一定成績之後,傅盛開始以創業導師自居,經常總結自己成功的經驗,並慷慨地布道。

這種作為,既讓他收獲了很多粉絲,也引來了很多嘲笑——因為通常而言,總結創業經驗,四處布道,是馬雲、雷軍這個級別的人才會去做的事。

2019年初,傅盛在公眾號上發出《傅盛持續創新的十大「金句」》一文。

這篇文章如果是在上市之初或者股價巔峰時發,可能還沒什麼。可是,當時獵豹移動的市值跌到了10億美元以下,與上市時相比,已經腰斬,與最高點相比,更是已經斬到了小腿。

不出意料,文章受到了嘲笑。曾以《騰訊沒有夢想》刷屏的自媒體人潘亂在朋友圈評論道:公司都他媽做沒了,還整天不忘裝逼作秀。

在這條朋友圈下面,有人用「北喬峰、南慕容」的典故,暗諷傅盛「是個大水逼」。

喬峰和慕容復是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裡面的人物,當時並稱「北喬峰,南慕容」,而喬峰見到慕容復是一個猥瑣小人,功夫還不咋地,發出那句「我蕭某大好男兒,竟和你這種人齊名」的感嘆。

這一點評,對傅盛的刺激,可想而知。

有人把這個朋友圈搬到微博,並問「傅盛人設何時崩塌」?

傅盛惱羞成怒,發朋友圈罵道:

傅盛罵人傻逼,也不是第一次了。事實上,傅盛在微博上多次爆粗口,類似SB的詞是司空見慣,甚至還指名道姓地艾特周鴻祎,大罵CNMLGB。

所以,這一次在微信群罵人,可以說是傅盛性格的一以貫之。

張穎作為傅盛多年的合作伙伴和好朋友,對傅盛的性格和作為,肯定是心知肚明。我不知道他們私下是如何交流,但根據張穎表現出來的性格,張穎應該是認同和欣賞傅盛的快意恩仇的。

因為,張穎自己,就是一個喜歡快意恩仇的性情中人。

他坦言:

「我是一個極其記恩,更加記仇的人。人要活得立體一些,只要你做到自強則萬強,你是行業頂尖,就該愛憎分明。如果做不到,就把愛憎分明壓在小角落,等到有一天爆發。今天的我,把愛憎分明發揮到極致。」

當初,張穎發出4千封郵件求職,只有少數公司回復,其他的都石沉大海。張穎專門做了一個清單,把回復的公司列出來,只要日後這些公司想和經緯合作的,張穎都大開方便之門。

對於對他有恩的劉宇環,或者曾經對他好的毛丞宇、唐巖,他都會另眼相待,處處照顧。

而對於價值觀不合的人,他絲毫不假以顏色;得罪過他的人,他更是睚眥必報。

人們常說,商場上沒有永恒的朋友,也沒有永恒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但是這句話對張穎不成立。

據張穎說,經緯投資的公司,如果創始人對他們不尊重,或者讓下面人來對接,不夠高效,張穎會全面撤回,零打交道。

而對那些折騰經緯系CEO的投資機構,第一次張穎會很不高興地提醒,如果對方再犯,他會在心理上和行動上立馬把對方拉黑。

他說:「如果你影響了經緯系的公司,我會把記仇這件事情發揮到極致。因為我足夠強大,而報仇就這麽簡單。」

也許,正是這樣相似的性格,讓傅盛和張穎,能夠在2008年的那個下午互相吸引,並且保持著這麽多年的密切關係。

但是,與此同時,張穎身上還存在另一種復雜性。

2014年,張穎跟經緯創投總部的兩位美國合伙人去見投資人。張穎自己平時喜歡穿牛仔褲和球鞋,那天,他勉為其難地穿了西裝,沒有打領帶,他覺得已經夠正式了。

但是他看到,兩位年紀六七十,身家過百億的合伙人,都是認認真真穿西裝,畢恭畢敬打領帶。

據張穎向《人物》記者描述,突然那一刻,他羞慚了。

「美國東岸保有的清教徒的傳統讓他意識到這是自己最渴望親近的生活方式:一種發自內心的謙卑和謹慎,以及對欲望還有自我的節制。」

他說:「我現在已經做投資15年了,越來越敬畏這份工作,越來越如履薄冰。」

換句話說,張穎在變得越來越成熟。

結局!結局?

也許,正是因為對「發自內心的謙卑和謹慎「的追求,對自我欲望的節制,對工作的敬畏和如履薄冰,讓張穎對傅盛此次的言行不以為然,並做出「他太不成熟了」的評價。

又或者,是張穎認為,只有做到行業頂尖,你才有資格愛憎分明。而現在的傅盛,以獵豹移動當前的市值和行業地位,沒有資格去囂張。

到底是哪一個原因?我不知道。

退群事件後,傅盛和張穎的群聊記錄被廣泛傳播,我在多個不同的群都看到了轉發,微博上也有諸多討論,已經成為了一個熱點事件。

事情鬧得這麽大,估計傅盛和張穎也都始料未及。

為了平息風波,2月9日11點29分,傅盛在微博上為罵人而公開道歉。11點39分,張穎轉發了他的微博,並補充說明,兩人並未拉黑斷交,相反頭天晚上還在愉快聊天交流。

很快,微信群裏也傳了一個新的群聊記錄,顯示11點51分,傅盛重新回到了經緯CEO群,傅盛表示,抱歉給大家惹麻煩了。

至此,這次事件告一段落。

但2月12日晚上,傅盛又發了一條微博,內容如下:

此事非常吊詭,要麽就是傅盛回群的消息是別人偽造的,要麽就是傅盛的微博在撒謊,要麽就是傅盛回群之後又退了。

事情似乎依然沒有結束。

而不管如何,在此次群聊事件中,我的一個強烈感覺是,傅盛和張穎,已經不再是一個平等的層級。

張穎已經是大佬風範,他投了那麽多成功的獨角獸和上市公司,已然是中國風險投資界的一個標志性人物。

他的麾下有幾百家經緯系的公司,傅盛只是眾多CEO中的一個而已,並且是市值已經下滑到被人諷刺為「公司都做沒了」的那個。

所以,張穎可以居高臨下地點評,踢人。

雖然他在微博和朋友圈,一再表明和傅盛的關係很親密,但那是大哥看小弟的那種親密,而不再是2008年珠聯璧合,地位平等的那種親密。

今天回過頭來看,傅盛從來都沒能成為TABLE這一層級的大佬。

他的成功,固然有自己的聰明和努力的一面,但某種程度上,也是在騰訊、金山等與360鏖戰的局面中,被馬化騰、雷軍一干大佬推到前台、當作直接對抗周鴻祎的棋子的一種結果。

當然, 能夠被人當成棋子,也是一種本事。但是這種本事,和自己成為棋手,甚至去教別人下棋,還有相當大的差距。

目前獵豹移動的市值,徘徊在5億美元左右。

這個結果對於一般的創業者來說,已經可以算是成功。但是對傅盛來說,卻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今天的獵豹,已經把重點逐漸轉向AI。

這是又一個風口上的行業,但同時也巨頭林立,競爭異常激烈。

產品經理出身的傅盛,能在這個新的行業,殺出一條血路,一圓他的百億美元之夢嗎?

也只有當他達到那個層次,他才能再次追上自己曾經的朋友。不然,他始終只是一個小弟。

主要參考資料:

1.傅盛豹變,程苓峰,公眾號盧泓言

2.渡過生死線,程苓峰,雲科技

3.「獅系」投資人張穎,李迎,電商報

4.智商中上,狗運七分,張穎至今最完整自白,張穎,公眾號經緯創投

5.野獸成長史:張穎搭手傅盛在2008,程苓峰,公眾號盧泓言

6.張穎:生猛如虎,洪鵠、李曉磊,人物雜志

7.傅盛微博

8.張穎微博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