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旗下的釘釘因疫情迎來歷史機遇,卻遭遇一群屁孩惡整

本文來源:營銷官

微信id:cmo866

作者:麥子明

疫情當下,足不出戶,大部分公司都開啟了「遠程辦公」,作為行業領頭羊的釘釘因此受益,下載量一路上升,成績喜人。

除了上班族,還有一個龐大的群體開啟了遠程模式,那就是學生一族。

開學時間遙遙無期,課程不能耽誤,老師被迫當起了主播。

釘釘順勢也推出了「在線課堂」功能,下載量再次衝榜,在 App Store 免費App排行榜上打敗了微信,首次位列第一。

然而,在喜提第一之後,迎來的卻是APP評分的一路下滑。

學生們聽說評分低於1就會被強制下架,於是就組團打一星。

目前,vivo商店評分為2.2,華為應用商城降到了1.4,而在OPPO軟件商店已經被小學生噴到下架了。

釘釘做夢都沒有想到,沒有被社畜們打垮,卻被一群小學生們噴下線了。

小學生出征,寸草不生,看著滿屏的一星,寫起評論來個個是人才。

滿屏的誇獎,小學生們卻反手一個一星,形成鮮明對比

這種使用體驗,預計是沒有哪個APP享受得到。

給好評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本以為可以假期延長,每天睡到自然醒,但卻又被釘釘支配,無疑增加了學生們的逆反心理。

實際上,這也是一種00後圈層文化,他們很小就接觸互聯網,早就有自己獨特的互聯網文化,對於這種軟件,他們會用一星來拉低app的評分減少推薦,同時用一星表示認可,又稱「一星保護」。

不止是釘釘,其他網課軟件也遭遇了低評分,比如網易課堂,騰訊課堂等等。

只不過釘釘是最大的一家,據了解,此次國內有300多個城市60多萬教師參與了釘釘線上授課,5000多萬中小學生在線上開始了自己的新學期第一課。

小學生集體情緒宣泄,卻給釘釘做了免費宣傳,最大的贏家還是釘釘。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