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防疫措施不滿意,上海人不爽

310是上海身分證前三個號碼,表示上海本地人。

「上海發布」,這個帳號是上海市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為上海官方對外公告的窗口。

疫情爆發以來,上海市民本來就已對上海官方表現不滿意。

特別是復工以後,回上海工作的「外來人口」到底有多少人確診?

導火線出現在2月11日。

上海官方宣稱已掌握確診病例,還標示了涉及區域。

但是其中一處發官宣澄清,公開打臉上海官府。

他們的意思是說,沒收到任何政府部門的通知,也沒有發現任何確診或疑似病例。

這條打臉微博後來被刪除。

到底誰是對的?兜不攏啊

上海網民開罵了。

「上海發布」這個詞條(hashtag)被刪,有人逆向操作拍馬屁改用「上海發布被誇」,還是被刪。

於是帳號被刪後在後面加上2.0、3.0的慣例出現了。

截至2月11日晚上八點,已經到了7.0。

有人不耐一直被刪,直接用「上海發布*.0」來作詞條。

儘管焦點是對官方管控不滿意,但許多上海網民的字裡行間都出現了地圖炮。

「上海人排外」一直是很出名的標籤。

2月11日,上海自媒體《張江名媛》發了一篇文章,痛罵「排外」的上海本地人。

於是她被罵翻了。

這也不是她頭一回挨罵。

上次被罵很慘是1月30日,她發文解釋為什麼台灣不支援口罩。

來源:張江名媛

微信id:middleclasslife

原標題:罵上海發布的都是小市民

本來想早點睡覺提高下免疫力的,但是臨睡前看到有人在罵上海發布還罵上了什麼熱搜,我就有點特麽睡不著了。

我在上海前後待了有20年,雖然我以前各種diss上海,但是這一次,我得為上海說兩句公道話。

順便提醒一下那些diss上海發布的小市民,別出來丟人現眼了,上海要不是你們這麽憨逼拖後腿,早就位居全球數一數二的宜居城市了。

小市民可以忽略這篇文章,自動把我拉黑。

我給各位總結一下小市民們罵上海發布的幾個點。

第一,上海防控搞得太爛了,火車站都不測體溫,這些外地人怎麽防?連蘇州都不如。

第二,上海很可能會變成第二個武漢,那個徐小柚子事件就開了一個不好的頭。

第三,上海故意瞞報疫情,把外省籍感染的不計入本市統計範圍,害的我都不敢進小區。

其實這三點又可以總結成一個點,就是上海對外地人太寬容了,我們小市民的命就不是命嗎?

說實話,隔著螢幕我都能嗅出那股小市民一副事不關己天天以歧視外地人為榮的臭豆腐味,不對,我好想侮辱臭豆腐了,臭豆腐有時候挺香的。

對了,還有人特麽搬出垃圾分類的例子說事兒,說垃圾分類的時候搞得有模有樣,恨不得每天派個人盯著垃圾桶,怎麽現在就搞這麽鬆散呢?怎麽現在居委會沒有挨家挨戶送口罩呢?

我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很多地方是政府的思維跟不上老百姓的思維,但是我覺得在上海,其實是小市民的思維跟不上政府的思維,政府已經趕英超美了,小市民還活在大清朝。

其實都不用看他們具體罵了些啥,我就能猜出個大概。

反正只要一出事,就都是外地人的錯。

比如之前那個外灘踩踏事故,政府在反思在檢討,但是小市民卻說,我看主要是外地人太多,外地人要是沒那麽多,我們上海怎麽可能發生踩踏呢。

不要以為小市民是沒文化的阿姨爺叔,很多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大有人在。

我當時就因為外灘踩踏那個事跟我一個大學同學撕逼了。他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

儘管現在我比較能理解他的想法,因為不僅是他,他的父母那一輩也是這麽想的。但在當時我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理喻的。

一個普通的大媽這麽想也就算了,你一個211985的高材生怎麽能這麽想呢?

我現在算是整明白了,小市民不小市民跟一個人的學歷半毛錢關係都沒有,而是跟一個人的公德心有關。

一個人成績很好品學兼優考了個好大學拿到了個好offer這只代表他是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並不意味著他就一定有公德心就一定有共情的能力就一定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其實不是現在才有小市民說上海是第二個武漢,早在武漢還在封城的時候,就有人這麽到處唯恐天下不亂了。

小市民拿來說事兒的一個是徐小柚子事件,一個是被隔離的人自盡事件。

先說說徐小柚子事件,就是之前在名古屋機場上海人和武漢人鬧得不可開交的武漢女主之一。

小市民的看法是徐小柚子故意隱瞞了武漢人發熱的事實,置上海人的安危於不顧,要強制登機。

後來小市民開始將其上升到上海市對市民的不管不顧,明明知道他們是武漢人,還讓飛機飛到上海。

第二起事件就是有外地隔離者抱怨了上海隔離點的伙食差,被小市民們在網上群起圍毆導致其自盡的事件。

這兩起事件的來龍去脈媒體已經報導很多了,我就先不在這裡啰嗦了。我想說的是,從這兩起事件可以看出,小市民的眼裏只有自己,沒有別人,大難臨頭的時候更是如此。

名古屋登飛機的武漢人也好,在上海被隔離的外地人也好,在武漢封城之前,他們怎麽知道疫情有這麽嚴重?

他們難道個個都是精通巫術的預言大師,政府還沒對外公開就已經預料到了疫情?

說上海政府防控不利的更是無稽之談。

我以前做過記者,在上海參加過不少疫情防控的發布會,上海市是中國最早啟動新聞發言人制度的城市之一。

有一年人感染禽流感爆發,上海當時記得還沒有人感染的病例,但已經如臨大敵,在第一時間召開發布會,我當時就在現場,一邊聽發布會,一邊在微博直播。

我記得當時我有一條提醒大家注意如何防控禽流感的微博有2000萬閱讀幾十萬個轉發。而這些信息都是上海政府部門提供的。

這次武漢肺炎的防控就更不用說了。

今天看到網上一個文件說,上海早在1月5日就已經派出專家前往武漢並得出結果,認為這次武漢不明原因肺炎跟sars有諸多相似之處,並提醒國家衛健委等相關部門做好公共場所的防控工作。

我在上海有很多朋友同學同事,到現在沒有見到有一個人抱怨上海防控不力的,當我憂心忡忡的時候,他們還在勸我說,疫情很快就會過去。

有個朋友那天去瑞金醫院給家人取藥,回來跟我說,你不行就到上海吧,沒有哪個城市比上海更讓人安心了。

「進停車場要測體溫,車停好了進入門診,檢查很嚴,要填單子。在街上市民們都戴著口罩,秩序井然的很。」

所以我真的不明白這些小市民抱怨個啥矯情個啥?

現在都把外地人堵在外邊,不讓他們來上海,上海的經濟怎麽辦?

中國的經濟怎麽辦?

再說了,外地人不來,你們吃什麼喝什麼?

我有的時候真不懂小市民的腦回路。

上海什麼時候不在火車站飛機場測體溫了?

上海的小區什麼時候不問是不是外地人就放他們進去了?這叫功夫在詩外好嗎?這叫外鬆內緊懂不懂?

難道叫上海像其他某些地方拒絕所有外地人進小區拒絕所有租戶進小區你們才開心?

難道叫上海像某些其他地方把武漢人湖北人用電焊把他們的門鎖死你們才開心?

難道叫上海不讓所有的外地人進入上海所有的中小企業世界500強國有大企業全部停工你們才開心?

真的都不樂意罵你們。

你們那點小心思小聰明都不用猜用屁股都能想到。

上海不是你們這些小癟三小市民的上海,上海是武漢人的上海,上海是湖北人的上海,上海是全國人民的上海。

上海是全中國最早派出醫療隊馳援武漢的省市之一。

華山醫院專家張文宏的那句「不能欺負聽話的人,黨員先上」不知道鼓舞了多少人的士氣?

當然,我知道,你們這些精致的利己主義者是不會關心什麼士氣不士氣的,你們在乎的只有個人的安危只有個人的飯碗,什麼民族大義什麼國難當頭什麼同胞有難我豈能袖手旁觀,這些都通通靠邊站。

你們只在乎下個月還能不能喝上%arabica的咖啡能不能在武康路裝個逼能不能排三個小時的隊喝上一杯喜茶能不能在半島喝個歲月靜好的下午茶在外灘十八號吃個米其林三星。

最近網上很流行如果有人覺得xx不好系列的文章,我覺得你們其實也可以試著這個路子走兩步。

如果有人覺得上海的外地人不好,你們就去當外地人,去餐館刷盤子去送外賣去掏馬桶去當保安去做月嫂去大街上掃地。

如果有人覺得上海的外地醫生不好,你們就去當那個支援疫區的醫生,口罩也不要戴,防護服也不要穿,以你們的金剛不壞之軀百毒不侵之身去武漢去孝感去黃岡為全國人民擋病毒。

如果有人覺得上海的外地領導不好,你們就去當那個領導,每天站到虹橋火車站到浦東國際機場到自貿區到漕河涇開發區跟人民群眾打氣。

求求你們別再自以為是了,沒有你們天不會塌下來,但是沒有外地人,上海會塌下來。

就像我一個在上海開公司的朋友說的那樣,「上海的返工潮,微博罵聲一片,謠言四起。上海作為頂級城市,承擔人員流動是理所當然的,即使是在疫情下,求生式的恐慌和極端化的防疫拖垮中小微企業也只是第一步而已,最後經濟機構癱瘓,難道不是波及到每個老百姓自己頭上?都好好想想在罵」。

我跟這個朋友說,你真是抬舉這幫小市民了,做老百姓,他們也配?

以下是部分網民評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