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個多月,我們已經重複了11個SARS時的錯誤

本文來源:書單

微信id:BookSelection

作者:書單君

前陣子,看到人們排隊搶雙黃連時,書單君只有一個反應:03年搶的鹽吃完了嗎?

非典已經過去了17年,但當年的悲劇還在發生,而且不止一件。

也許時間讓我們遺忘了一些東西,但互聯網是有記憶的。

今天書單君就帶大家梳理一下,抗疫一個多月以來,我們重復掉過的「坑」。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只有記住這些教訓,歷史才不會重演。

01

2002年 吃野味

2019年 接著吃野味

非典疫情爆發後,科學家調查發現最早的11個病例,大多和野生動物有接觸歷史。

隨後,科學家在廣東野生動物市場中的果子貍體內,分離和檢測到了SARS樣病毒。

▲疾控中心專家在廣州現場取樣分析果子貍

一時之間,果子貍成為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罪魁禍首」。

廣東關閉了所有野生動物市場,並且對養殖銷售的野生動物採取滅殺行動。

然而,果子貍只是SARS病毒的直接傳染源。

直到2017年,經過13年的追蹤,我們才最終確定了SARS病毒的源頭——菊頭蝠。

這次新型肺炎爆發後,專家很快就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陽性環境標本中,分離出病毒,提示該病毒來源於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冠狀病毒的直接傳染源,又是野生動物。

這個原因,一點都不2020。

而且這次病毒的源頭,不知道要過多久才能確定。

02

2003年開演唱會

2020年 看聯歡會

2002年12月10日,廣州軍區總醫院上報了第一例非典患者。

二十多天後,2003年1月2日,河源市將有關情況報告廣東省衛生廳。

不久,中山市同時出現了幾起醫護人員受到感染的病例。

2003年2月,因為媒體報道非典疫情影響不大,廣州按計劃舉辦了兩次大規模集會。

12日,中國足球隊和巴西足球隊的友誼賽正常進行,現場球迷超過5萬人。

偌大的觀眾席上,只有零星幾個人帶了口罩。

18日,「2003羅大佑廣州演唱會」在天河體育場如期舉行。

17年後,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政府公告稱,共發現2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這兩個「未發現」,在1月11日更新的通報中依然存在,臨近年底,武漢各種大規模集會照常舉辦。

1月18日,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行了第二十屆「萬家宴」,共4萬人參加。

2020年1月20日,鐘南山院士明確表示,病毒存在人傳人現象。

當天,武漢派發了景區的免費旅遊券,湖北省應急管理廳舉辦了春節聯歡會。

03

2003年不戴口罩

2020年依然不戴口罩

非典是由飛沫及分泌物傳染的,所以口罩是一種有效的預防屏障,尤其是在流動人口較多的地方,口罩更是必需品。

但瀋陽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當時瀋陽北站候車大廳的通道上,所有賣食品的售貨員中只有一位佩戴了口罩。

負責人王經理跟記者說,「戴口罩對非典根本起不到預防作用,只能給人帶來許多不適。」

17年後,那個面對王經理的記者,變成了面對長輩的年輕人。

長輩的回答也很簡單,跟我們不想穿秋褲時說的一樣——「沒事」。

04

2003年 口罩有假的

2020年 口罩依然有假

現在哭著說自己買不起口罩的人,17年前也買不起。

不但買不起口罩,也買不起消毒液。

不但買不起消毒液,還買不起金銀花。

就算僥幸買到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2003年5月,央視記者暗訪了山東的一個口罩村,熟練工一天能生產4000個低質口罩,每天收入超過萬元。

這些口罩根本沒有經過消毒,更談不上防範非典。

2020年,假口罩卷土重來。

無論是線下的藥店,還是線上的網店,都有很多人買到了假口罩。

更過分的是,很多好心人通過中間商訂購捐贈給醫院的口罩,也是不合格的。

接受捐贈的醫生說:「這批口罩連民用標準也達不到。

相當於一個塑膠紙碗上加了兩根橡皮繩,外包裝上也沒有相關標識。」

05

2003年 逃離北京

2020年 逃離武漢

2003年5月2日,被確診為非典型肺炎的張某,因為交不起5000元診療費,從醫院出走,帶著女友坐火車從北京回到瀋陽,並打出租車回到村里。

2020年,武漢成為新型肺炎的重災區,相信不用舉具體的例子,我們很多人身邊都發生了「隱瞞武漢旅行史」,甚至出現發熱等症狀後,依舊否認的情況。

疫情當前,誰都不希望自己被感染,但如果不幸中招,最好的方式就是做好自我隔離,及時就醫。

因為人可以撒謊,但病毒不會。

06

2003年 歧視廣東人

2020年 歧視湖北人

武漢封城後,短短兩三天之內,湖北人、武漢人在一些人的眼中,變成了病毒活屍,經歷了歧視、拒絕、驅趕、信息泄露、網絡暴力。

有人被酒店拒絕入住,面對露宿街頭的窘境;有人電話、住址、車牌等個人信息被泄露,在微信群里傳來傳去……

 

很多人似乎已經忘了,就在兩個月前,自己曾唱過「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

也忘了17年前,同樣被當作過街老鼠的廣東人和北京人。

2003年4月,非典在全國各地肆虐,當時外地的廣東遊客和湖北人一樣,被酒店拒之門外,甚至不能踏進商店和超市,也打不到車。

和現在的網絡暴力一樣,那時的論壇上有很多過火的言論。

有人說,建國幾十年,北京人終於嘗到被人歧視的味道了。

幸好那時網絡還不發達,也沒有微信,不然他們的信息,大概也會被掛在各個群裡。

07

2003年 挖斷國道

2020年 硬核封路

前一陣兒,網上天天都能刷到某地硬核封村封路的圖片和視頻。

這路是怎麼封的呢,要麼開輛大挖土機在路上挖出條溝,要麼堆一大車渣土,把路堵死,要麼乾脆用磚在路上砌堵牆。

可是這種封路方式,只能攔住車,不能攔住人。

結果救護車無法通行,居民去趟醫院也回不了家了,物流也因為封路停運了……

直到28日,公安部發佈消息,未經批准擅自斷路將依法處置,基層幹部和群眾們才終於沒那麼「硬」也沒那麼「核」了。

「硬核封路」一點兒都不稀奇,算是非典的「傳統項目」之一。

2003年4月為防止北京人進入,北京至塘沽國道被神秘挖斷。

輝縣市峪河鎮某村民委員會為防治「非典」,將村中道路挖斷,村民宋某騎摩托車途經該路段時,不慎跌入坑中受傷。

廊坊居民為不讓北京車外出,在路上挖出巨大深坑。

沒想到17年後,依然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08

2003年 打狗隊 棄貓潮

2020年 摔貓砸狗,埋貓

1月20日,鐘南山院士確認新型冠狀病毒會人傳人的當天,微博大v

@獸醫張旭發過一條微博,希望不要出現非典時遺棄寵物的情況。

有些人的確沒有遺棄寵物,他們只是把自家的貓狗從高樓上扔下去。

有些人沒有寵物,但他們會把別人的貓活埋進土里。

非典時,全國各地都成立過打狗隊。

一個貴州的朋友說,他們小區的打狗隊每次出動都會引起一陣騷動,即便家養的狗也會被他們帶走。

很多朋友就是在那時,失去了心愛的寵物。

可是貴州至今沒有發現一例非典病例。

除了打狗隊,非典還掀起了一陣棄貓潮,好在世界上還是有好心人的,一些小貓被收養了。

17年前,人們打死了那麼多狗,卻沒有一只狗被發現攜帶SARS病毒,更不用說傳染給人了。

香港的學者雖然在疫區的貓咪身上發現過SARS,但沒有發現貓傳人的證據。

17年後,世衛組織說沒有證據顯示寵物會感染,但人們還是選擇了讓動物來承擔人的錯誤。

09

2003年 排隊買板藍根

2020年 搶購雙黃連

在中國,有一種安慰劑叫板藍根,說到它就不得不提到17年前,那場板藍根封神之戰。

非典初期,全民陷入恐慌,中藥管理局和防治非典指揮部,給出了以板藍根為配方的預防方,並稱對治療非典有效。

群眾們紛紛到藥店排隊買板藍根,更有人因為害怕感染非典,服藥過量,中毒搶救。

誰能想到,2020年,板藍根竟走下了神壇,被雙黃連所取代。

1月31日,上海藥物所和武漢病毒所聯合發佈了雙黃連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後,雙黃連口服液一瓶難求,連雞喝的藥都被人買下架了。

好不容易被勸住待在家里的父母,轉眼跑全到藥房門口排起長隊。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板藍根陪伴著中國人走過了甲肝、SARS、甲流、禽流感,整整32年,而雙黃連上位的時間卻只有一天。

不免讓人好奇,下一副安慰劑會是什麼呢,書單君覺得金銀花挺有潛力的。

10

2003年 傳言像蝗蟲群鋪天蓋地襲來

2020年 造謠一張嘴,辟謠跑斷腿

在一個新聞或事件剛發生時,由於人們沒有了解到全面的信息和細節,傳達出現偏差,不算是造謠。

但那些未經確認,就不負責任的傳播,甚至是故意編織的信息,一定是不可原諒的謠言。

距離1月20日,才過去兩周,丁香醫生的謠言榜上已經有95條與疫情相關的謠言被辟謠。

什麼抽煙喝酒能預防新冠肺炎,洗56攝氏度的熱水澡能對抗病毒,用微波爐加熱口罩可以消毒,不敢想像如果有人信以為真,會造成怎樣嚴重的後果。

非典時期,很多謠言都是通過短信傳播的,內容也是千奇百怪,除了前面提到的熏醋,那時還有傳言說喝綠豆湯、放鞭炮能預防「非典」。

一名到福建務工的農民林某,故意轉發有關非典謠言的短信息,被南安市公安局處以15天的行政拘留。

他轉發的這條短信看著挺眼熟:中國衛生部告知:北京非典型肺炎患者突破100例,五一節放假一天,你把此消息轉發給10位用戶,您的帳戶將加上188元話費,我剛才試過是真的,快轉。

回顧一下家庭群里長輩們分享的信息,有內味兒了。

還有一批唯恐不亂的陰謀論者,非典的時候說SARS是當時美國為了打伊拉克,怕中國趁機採取其他行動,所以對中國使用之「生物心理武器」。

這次的新冠肺炎,又有人說,是美帝的生化武器。

唉,這麼多年了,劇本都沒改。

這個世界總是不缺造謠者和傳謠者,但謠言止於智者,多讀書是好的。

11

2003年 小區讓外地人三日離京

2020年 在北京租房住,太難了

前幾天,新聞報道了一件尷尬又心酸的事,一些返京工作的租客,被小區的工作人員攔在大門外,要求在外自行隔離14天後,帶著健康證明才能入住。

後來,北京市民政局強調:只要沒有確認是肺炎病例的,或無明顯發燒、咳嗽,應當讓返京人員自由地進入小區。

不過,在17年前,類似的事情就發生過。

2003年的4月24日,芍藥居小區10號、11號兩棟樓內,近三十戶外地住戶被勒令必須三日內離京,否則「公安部門將強制執行」。

25日,太陽宮鄉已責令芍藥居居委會撕掉該通告,只要求「三無」人員離京。

在非典肆虐的北京,這些人只能硬著頭皮搬家。

在這種時候,會格外體會到北漂的真正含義吧。

相比17年前的非典,我們在這次疫情中難道沒有進步的地方嗎?

當然不是。

在病原的認定速度上,我們比2003年快了近3個月。

還可以隨時查看疫情發展情況。

不過,在那些一犯再犯的錯誤之下,都有不變的深層根源。

不是「某些人不戴口罩」,而是很多人缺乏基本的衛生知識和防護意識。

只有深入解決了這些背後的問題,才不會一次又一次踩坑。

非典結束後,鐘南山院士說過一段話:我們用意志和智慧、鮮血和生命取得了抗擊SARS的重大勝利。

當硝煙漸漸消退,我們仍在反思、叩問:

為何SARS幽靈會突如其來?

我們的星球怎麼啦?

我們的社會機體還缺少些什麼?

我們如何完善自身、實現自我超越?

不僅人在總結教訓,病毒也在進化,這次的冠狀病毒僅僅用了一個多月,就讓確診人數達到了非典的三倍。

我們進步的速度,至少要超過病毒吧,你說呢?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