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餐飲業困境:「老鄉雞」損失5億、「真功夫」收入下跌70%

疫情下的餐飲業困境:老鄉雞損失5億、真功夫收入下跌70%

本文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微信id:weixin21cbr

作者:李惠琳

餐企紛紛求援,希望政府推出低利率貸款、租金減免、減稅、補貼社保等措施,幫助渡過難關。

持續嚴峻的疫情,讓餐飲業成為遭受衝擊最大的行業之一。

「前段時間,我和西貝的老賈(賈國龍)等幾位老板在微信群里聊天,發現大家都是『我太難了,老鐵』,壓力很大。」

2月8日,在一條官微發佈的視頻中,老鄉雞創始人束從軒稱,公司保守估計至少損失5億。

壓力之下,束從軒表達了「扛過去」的信心。

視頻中,他撕掉了員工疫情期間不要工資的聯名信,並承諾,「哪怕是賣房子、賣車子,也要確保你們有飯吃,有班上。」

此前,西貝創始人賈國龍也對外「叫苦」,疫情期間,西貝關閉了全國近300家門店的堂食業務,預計損失至少達7億,按照目前的現金流加上貸款發工資,最多只能撐三個月。

老鄉雞、西貝的現狀,反映了當下疫情陰影下的餐企生存困境。

門店停業、員工待命、生意暴跌……餐飲行業集體按下暫停鍵,在租金、人工成本的重壓下,焦慮不已。

面對生死大考,餐企只能一邊抓緊各種渠道自救,一邊渴望「戰疫」勝利的曙光,早日恢復正常經營。

生意斷崖式下跌

每年春節期間,是老鄉雞餐廳最為繁忙的時候,為了應對一年中最大的客流高峰期,老鄉雞提前預訂了一個多億的貨料,準備「大幹一場」。

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所有的計劃部署。

1月20日,新型冠狀病毒確認人傳人,為了保障餐廳無疫情傳播,當天老鄉雞成立疫情防控小組,啟動響應預案。

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老鄉雞在武漢的100多家門店主動暫停營業。

之後幾天,隨著全國進入「抗疫」狀態,老鄉雞又陸續關停了一些其他城市的門店。

《21CBR》記者從老鄉雞方面了解到,目前老鄉雞在全國的600多家直營店,半數已經停業。

疫情爆發後,老鄉雞首先面臨的是大量備貨的損耗,有些食材過期了不能使用,有些存貨在門店停業後只能報廢,有些還在運送途中,因道路封閉而滯留,也面臨損失。

其次是營業收入的大幅下降。

因為顧客減少外出,正常營業的門店,生意也非常冷清。

老鄉雞方面告訴記者,目前門店的營業額已下降了85%左右,即便近期迎來返工潮,生意也未見明顯好轉。

▲老鄉雞創始人兼董事長 束從軒

此前束從軒透露,受疫情影響,從初一至初七,保守預測公司損失超過2000萬元。

在經營損失之外,餐企更大的壓力來自人工和租金。

老鄉雞在全國有1.6萬名員工,每月工資支出近8000萬元,雖然半數門店暫停營業,但員工工資還得照發。

束從軒說,按照公司目前的現金流,支撐兩個月應該沒問題,但兩個月以後就麻煩了。

員工的安置問題也是壓在餐企身上的一個重擔,「員工的安全健康、心理安撫以及福利待遇問題,需要我們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來保障。」老鄉雞回復《21CBR》稱。

老鄉雞在武漢的員工近2000人,疫情爆發後,只能安排在宿舍休息,其中有100多個安徽人從武漢回老家過年,還沒到家,就住到當地酒店隔離,平均每人每晚近200元費用,均由老鄉雞承擔。

另外,很多員工的年齡在20歲左右,面對疫情會產生心理恐懼,老鄉雞專門組織人員對員工進行情緒疏導。

而連鎖餐飲品牌真功夫的營收也在疫情中遭受「斷崖式」下跌。

真功夫方面告訴《21CBR》記者,目前在全國約600家門店中,包括武漢在內,有近130家門店停業或調整營業時間,「營業額下降迅速,與去年春節同期對比,下降超70%。

真功夫方面表示,客流減少,租金、人工和食材成本居高不下,預估2月-3月不能恢復正常營業額,而公司要如期支付租金和人工工資,現金流緊張,「目前無法預計疫情持續的時間和造成的損失,也沒有閉店以及裁員的計劃。」

西貝、老鄉雞、真功夫等品牌在行業積淀數十年,已具備一定的抗風險能力,尚被疫情逼至生死關頭,更何況其他中小餐飲企業。

趙寧是一家連鎖餐飲品牌的總經理,該品牌在全國一二線城市有50多家門店,目前只保留了22家店持續營業。

「餐飲有幾個旺季,春節、五一、暑假,其中春節是旺中之旺。

往年春節長假期間,每家門店平均每天有幾萬元收入,大年三十當天,大部分門店的收入超過15萬,幾個門店單日能超過20萬元。」

趙寧告訴《21CBR》記者,受疫情影響,現在每天的營業額只有2000-3000元。

「餐飲靠強大現金流支撐,若是只出不進,就會如西貝一樣,有多少錢都不夠填補。」

趙寧坦誠,「如果疫情拖到3月份,會有不少品牌倒閉。我們會相當困難地堅持著,若疫情持續,公司存活的可能性也不大了。」

打響生存「戰疫」

生存「戰疫」下,多數餐企只能堅持兩到三個月,要熬過難關,只能開源節流,尋找自救之路。

「我們現在的想法是,‘不管白貓黑貓,能活下來的就是好貓’。」

老鄉雞相關人士告訴《21CBR》記者,接下來公司打算圍繞「加減乘除」經營業務:加強服務,減少不必要開支,提升競爭力,去除對疫情的恐慌心理。

比如,在控制開支上,老鄉雞已將下放的審批權全部上收,把關每一分錢的支出,延緩正在裝潢的門店,暫時放棄新門店的開發。

消費者閉門不出,線下渠道走不通了,對於多數餐企來說,外賣是唯一的收入來源,也是自救的最主要突破口。

真功夫稱,目前正在加大各種模式的訂餐服務以及外賣方面的宣傳,新推出「無接觸」配送服務,主打安全性,確保餐廳員工和騎手在消毒情況下完成生產、製作、出餐、配送等流程。

西貝也在主攻外賣市場。

1月26日開始,西貝陸續恢復了各城市的外賣服務,為了讓顧客安心食用,每份外賣都附上一張卡片,上面記錄著廚師、打包員和騎手的體溫檢測結果。

現在,西貝只做外賣的門店有192家,加上堂食收入,每天的營收超過200萬元,較閉店的最初幾天生意有所好轉,但與正常營業期的日營收超2000萬元相比,也微乎其微,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難題。

各地返工潮來臨,外賣收入或還有提升空間,但在人人自危的情況下,餐企發力外賣也有不少阻礙。

一方面,疫情期間,人們對食物的選擇更加謹慎;

另一方面,為了預防感染,門店增加了口罩、消毒水等隱形成本,加上外賣騎手緊缺,配送成本較高。

在積極自救的同時,包括老鄉雞、真功夫、西貝在內的餐企紛紛對外求援,希望政府推出低利率貸款、租金減免、減稅、補貼社保等措施,幫助中小餐企渡過難關。

目前,蘇州、北京、上海、廣州等地相繼發佈幫扶政策。

比如,蘇州提出對於不裁員或者少裁員的參保企業,可返還其上年度實際繳納失業保險費的50%;

上海則允許參保單位經備案後,可逾期繳納社會保險費最高三個月。

同時,萬達、保利、華潤置地等多家地產公司對旗下商戶推出不同程度的租金減免措施,盒馬、沃爾瑪、永輝等多家零售商也宣佈,暫時接收餐企歇業的員工加入。

目前,西貝已經獲得浦發銀行1.2億元流動資金貸款,並計劃將 1000多名上海員工進入盒馬「上班」。

「外力」的幫助可以極大解決餐企的「燃眉之急」,但減壓效用始終有限。

比如,目前僅有商場門店能獲得租金減免的支持,餐企的非商場門店的租金壓力仍較大。

真功夫提到,高鐵、火車站及機場暫時還沒出台相關的租金減免政策。

衝擊或是持久性的

自救、外援「雙管齊下」,公司能堅持多久?

「我們以正月十五為一個節點,3月1日又是一個節點,看之後會怎麼樣,先盡最大努力先扛著,等扛不住的那一天再說,什麼時候扛不住了?

誰知道呢……現在先努力把眼下的事情做好就夠了。」賈國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態。

不過,即便疫情結束,餐企重新營業,短期內大眾的恐慌情緒不會消除,餐飲行業要恢復到以往的經營狀況,需要一段時間。

華創證券在餐飲旅遊行業研究報告中假設,樂觀估計,停業15天後客流恢復,停業期間員工半薪、無食材折耗的情況下,餐企全年收入將下降4.2%,淨利潤下降5.3%。

如果停業15天,此後三個月客流減半,之後再恢復,停業期間人員半薪,客流減半期間人員全薪,公共事業費和食材消耗按正常60%,全年收入和淨利潤將分別下降16.7%和33.2%。

中信建投以海底撈為例,假設其年末門店總數近1000家、停業15天,預計2020年營收損失50.4億元,淨利潤損失5.8億元。

實際上,自1月26日起,海底撈全部門店暫停營業,疫情爆發至今,其股價下跌近20%。

不論是樂觀或悲觀的預測,可以肯定的是,此次肺炎疫情對餐企的影響將是持久性的,甚至是致命性的。

2月7日,鐘南山對外表示,疫情拐點到來還有幾天。

在拐點到來之前,餐企只有在自救並爭取外部幫助下,爭取活下來。

正如束從軒所說,「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這場抗疫之戰,必將勝利。」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