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妻子懷孕六個月,否認網傳求助信,聲明婉拒任何個人形式捐款

以下內容綜合多家媒體消息。

李文亮感染新冠肺炎後,其父母也受到感染,但目前均已治癒出院。

李文亮的妻子姓付,也在醫學界。

她在李文亮感染住院後回到鄉下,昨晚(6日)回到武漢,目前平安。

李文亮夫人為武漢愛爾眼科員工,現懷孕6個月,此前已與李文亮育有一名5歲男孩。

愛爾眼科人力資源中心向集團員工關愛管理委員會請示,特申請將其列入員工關愛計劃,由公司支付其兩個子女生活津貼及學費直至大學畢業。

據愛爾眼科微信公眾號,愛爾眼科沉痛悼念李文亮醫生,公司已經啟動員工關愛計劃。

對此,愛爾眼科董秘吳士君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李文亮的夫人自2010年12月起加入愛爾眼科,在武漢愛爾眼科醫院工作,公司對此義不容辭。

李文亮同學會取得李文亮妻子的親筆聲明,對外宣布:

「不接受任何個人捐款,網上流傳的求助信均為不實消息。感謝社會各界的關懷。」

醫療媒體丁香園核實消息後發文如下:

1. 付醫生現在老家,網絡流傳的求助信並非付醫生本人發出;

2. 付醫生截至今日早晨,暫未出現發熱症狀,求助信中內容不實;

3. 付醫生的兒子截至今日早晨,暫未出現發熱症狀;

4. 付醫生的弟弟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已經住院治療,前日起無發熱,不需要吸氧;

5. 付醫生的母親前幾日有發熱,父親目前沒有任何症狀;

6. 目前,付醫生家庭暫未表示是否會接受任何形式的捐助。

此外,李文亮的岳父接受了媒體訪問。

記者問女兒現在怎麼樣了?

岳父說:她整天坐著發呆,不吃飯,有點發燒。等待檢查。

以下是岳父電訪影片:

剛治癒出院的李文亮父母趕到醫院整理遺物。

因疫情緣故,二老沒能見到兒子最後一面,成為他們的遺憾。

母親受訪時哽咽說,兒子很有才華很有潛力,忠於職守,不是會撒謊的人。

以下是受訪影片:

據國家紀監委網站消息,經中央批准,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

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進行全面調查。

國家衛健委向李文亮醫生表示深切哀悼,向李文亮醫生的家屬表示誠摯慰問。

以下內容來源:人物

微信id:renwumag1980

記者:羅婷、楊宙、羅芊

原標題:普通人李文亮

他曾許過一個新年願望,新的一歲希望能做一個簡單的人,看得清世間繁雜卻不在心中留下痕跡,保持足夠的平常心。

他還說,不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過的,希望大家都能實現自己的價值,共勉。

他的微信簽名是,「理論是灰色的,生命之樹常青」。

1

昨日夜裏11點,《人物》記者趕到武漢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的住院樓時,李文亮的兩位大學同學已經在那裏等待了半個小時。

他們也是武漢的醫生,是受全班同學委托,來這裡看他。

因為已經過了會客時間,住院樓入口處已經被攔起來,進不去了。

夜深了,這棟樓還很明亮,二層是正在搶救李文亮的ICU,再往上幾層,住著他同樣被感染的父母。

同學擔心他們,打電話給李文亮父親,希望能上去陪著。

但醫院的工作人員正陪在他父親身邊,在電話裏拒絕了這一請求。

後來他們又與在外地的、懷著孕的李文亮妻子通話,她著急、擔憂,但又不知道最新的信息。

他們告訴她:「有什麼消息的話,一定會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樓

那時剛過零點,院方還在繼續著對李文亮的搶救。

但有一位樓裏的護士,穿得很單薄,獨自下到一樓,大哭起來。

先是靠著牆,後來又蹲在地上哭。就算是站在十幾米外,那哭聲都清晰可聞,在深夜安靜的醫院裡回蕩。

同學談到了李文亮的病情。

李文亮曾在幾天前接受媒體採訪,看起來精神狀態不錯。

但實際上,十多天來,李文亮一直都沒有脫離過呼吸機。

他的同學說,「這本來就是個很不好的預兆。」

昨天下午,李文亮從武漢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轉到後湖院區,據這位同學說,原因是他已經需要用ECMO(體外肺迴圈)了,但是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沒有——他們的所有設備全都被調到了金銀潭醫院。

而後湖院區還有一台,能救他的命。

但網上也有另一種說法,說這台呼吸機,也是從另一家醫院借的。

他的病情已經嚴重到了要用體外肺的地步了嗎?

這位同學說,「實際上,早就該用了。」

中心醫院的醫生吳巖在昨天深夜告訴《人物》,李文亮於昨日下午轉院區後,狀況很差。

「不適合轉,風險高。晚上轉過來了,不一會就呼吸衰竭氣管插管,但是沒有救過來,呼吸心跳停了,心外按壓三個小時沒有生命體征,但是還是上了ECMO,現在不讓宣告死亡。」

「我儘管知道他大約已經走了,但是我仍然盼望網上的傳言是真的,ECMO能夠創造奇跡。」今天凌晨00:43,該醫生告訴《人物》。

「我學的東西告訴我基本不可能,但是我又總覺得可能有奇跡。」這位醫生以自己的醫學常識解釋,「呼吸心跳停了3小時,正常是可以宣告臨床死亡。但是我們搞了一台ECMO,維持迴圈。」

據財新報導,凌晨2點,搶救還在進行。

凌晨3點48分,武漢中心醫院官微發出消息:我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工作匯總不幸感染,經全力搶救無效,於2020年2月7日凌晨2點58分去世。

三個小時的心外按壓,至少三個小時的ECMO,沒有創造奇跡。

在這之前,昨夜23:25分,世界衛生組織已經發布了一則推特:「我們為李文亮醫生的離去感到深深的悲痛。我們所有人都應該贊美他就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所做的工作。」

2

李文亮的大學同學告訴《人物》,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就是在他們的班級群裏告知大家:「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

過了半個小時,他還在補充:「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

同為醫生,他們是相信李文亮的。

他從業多年,判斷不太可能出錯。

也正是因為李文亮的警示,他們從那時開始做防護,開始囤N95口罩,上班時也開始穿防護服。

那時知道的人不多,所以口罩還很好買。

正是這一批物資在疫情爆發之初保護了一些醫生,也在之後物資短缺之時解他們的燃眉之急。

李文亮被訓誡後,同學們都知道了。

他們更謹慎了,不再在微信上聊有關新型病毒的事情,但還是會口頭傳播,特別是很多80後的年輕醫生,知道後都開始做防護。

同學說,「所以他真的救了很多人。」

在被訓誡前,李文亮在醫院裡並不是個出名的醫生。

另一個科室的年輕醫生吳巖沒怎麽聽說過他的名字,也從來沒見過他。

「我只是因為他被謠言才知道的,當時他被訓誡了,我們當時都為他不平,後來就聽說他感染了……他一邊被處分一邊又感染了,家裏的人也生病了。聽說心理壓力很大。後來他平反了我們都很開心。」

他打心裡佩服李文亮的勇氣,「我只知道,他說了實話,說了很多人不敢說的話。但是得到了並不相稱的懲罰,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創傷。」

這一晚,醫生吳岩的朋友圈裏「被蠟燭刷屏了」。

儘管在接受《人物》採訪時,李文亮還未被宣告死亡,但其時他的心跳已經停了3個小時。

吳岩說,「我們都知道,為李醫生哀鳴,何嘗不是為自己哀鳴。」

凌晨1點,李文亮的大學同學還穿梭在四處被鎖死的住院樓裏,尋找可能還開著的通道。

他們希望能上到李文亮父母住院的樓層,至少看一眼他們,知道他們還好不好。但嘗試了兩個小時,都沒有成功。

在尋找出口時,他們會經過一面面掛著武漢中心醫院輝煌歷史的牆,還有一面牆寫著醫院的院訓:

「醫院以救死扶傷為天職,所有生命的傷害、病痛、雕零每天都在上演,這些帶給人們最有價值的啟示就是敬畏與愛護。」

「敬畏生命就是要視患如親,呵護患者生命健康,以人為本,對員工真心實意。」

▲李文亮的人人網頭像

3

李文亮醫生的微博記錄下了他鮮活又普通的日常生活。

他很喜歡吃,時常調侃自己「食欲猛於虎」,想到要吃橘子,風雨大作穿著拖鞋跑1000米也要買來吃。

看到冰淇淋店各式各樣的冰淇淋,會感嘆,「靠,誘惑太多」。

居酒屋和海底撈都是他的愛,他說自己愛死芥末和生魚片了。

炸雞也是他的愛,德克士的手槍雞腿,每次去火車站他都會點,他這樣描述那隻雞腿的美味——大大的雞腿連著胯部,看著就好有滿足感,外皮酥脆,肉質軟嫩,配上獨家的乾碟,絕對是腿屆極品!這時候再來一杯可樂,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巔峰。

他追劇,喜歡看《慶餘年》,也追星,最近比較喜歡肖戰,覺得肖戰長得帥,唱《綠光》特別好聽。

車厘子158元一斤,他會調侃自己吃不起,買了幾個橘子花了30塊,就喊自己「屌絲」,感嘆生活艱辛。

他還很喜歡轉發抽獎微博,抽手機的轉發,抽車的轉發,抽車厘子也轉發,終於有一次,他沒做中獎絕緣體,抽中了一盒濕巾,他專門發微博感謝了金主。

做醫生很辛苦,他時不時會抱怨一下工作。

「累死小爺了」,雖然他時常把「不想幹了」掛在嘴邊,抱怨連值三天班,「要死」,「討厭門診」,盼著下班了去吃鍋包肉。

可真讓他離開,他根本舍不得脫下身上那件白大褂,他內心的想法是,「病人虐我千百遍,我待病人如初戀」。

翻看他的微博,你會覺得他有些可愛,這位眼科醫生內心好像還住著一個小男孩,在社交網絡上嬉笑怒罵,「尼瑪」、「我去」、「靠」都掛在嘴邊。

他甚至會思考「雞生蛋的時候會不會很痛苦」,見到一隻蝴蝶,也要拍下來發在社交網絡,配文:一隻蝴蝶。

有空的時候,他也喜歡出去走走,看油菜花,打羽毛球。

如果路上有人叫他「叔叔」,他會「氣瘋」,覺得自己「受傷了」。

他還很喜歡惡作劇,住酒店退房的時候會把被子疊成裡面有人的形狀嚇唬服務員。

如果要問他最喜歡什麼季節,那應該是秋天,他喜歡秋天的早晨,陽光穿過綠葉,在地上投下星星點點的影子。

他曾這樣形容武漢的秋天——它自有一股不熱不冷的溫柔,在這個季節裏你能體會到最淅瀝的細雨和最輕柔的風,當然你更能感受到落葉飄灑一地,踩上去咯吱咯吱響的美與心動。

李文亮醫生分享過自己和家人相處的溫馨瞬間,天氣很好,孩子和妻子就在身邊。

父母來看望他,離開的時候搭高鐵,他會專門拍下他們乘坐的列車留念。

他曾許過一個新年願望,新的一歲希望能做一個簡單的人,看得清世間繁雜卻不在心中留下痕跡,保持足夠的平常心。

他還說,不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過的,希望大家都能實現自己的價值,共勉。

他的微信簽名是,「理論是灰色的,生命之樹常青」。

▲李文亮的朋友圈封面

但同時,他又是一個關心社會的人。

他為在溫州動車事故中敢言的主持人王青雷說話,要征集簽名,讓王青雷復職。

2月1日,他接受了財新的採訪。

就算已經被訓誡過、自己和父母都被感染,但他還是勇敢地表達自己:「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同一天,他的核酸檢測結果出來了,陽性。

他說:塵埃落定,終於確診了,還配了一個狗狗的表情。

他在病房裏看到許多網友的鼓勵,在微博上感謝大家,「謝謝大家的支持,我沒有被吊銷執照,請大家放心,我一定積極配合治療,爭取早日出院」。

再之前,工作群裏號召醫生們報名到防疫一線時,他還說了一句:「我好了也報名」。

在網上流傳的另一張圖裏,有人在微信裏問他:您病好以後,有什麼打算?他說:好了就上一線,疫情還在擴散,不想當逃兵。

▲圖源公眾號咋整

(應採訪對象要求,吳岩為化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