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遠程辦公的風口來了?

本文來源:Tech星球

微信id:tech618

作者: 馬微冰

當春節假期延長的消息傳來,位於深圳的軟件公司CEO李明就意識到,這場疫情的影響短期內難以消散。

他在朋友圈寫道:準備全員遠程辦公一個月,歡迎客戶隨時叨擾。

在特殊的環境下,曾經僅作為輔助工具的線上辦公軟件,如今已成必需品。

很多缺乏線上辦公經驗的企業,開始咨詢各種遠程辦公的產品和服務。

據悉,1月25日,華為雲旗下的WeLink宣佈免費後,當天就新增了5000家企業/單位用戶。

各大企業也爭相免費開放資源,幫助企業「戰疫」:

釘釘向1000萬企業免費開放在家辦公系統,騰訊打包免費開放了7款「遠程辦公工具包」;

字節跳動的飛書,免費開放全部遠程協作辦公服務;

蘇寧科技免費開放「蘇寧豆芽」遠程辦公系統;

還有雲學堂、小魚易連等企服企業也免費開放了眾多服務 。

線上辦公軟件發展或許將要迎來拐點。

連拼多多也推出一款企業辦公通訊產品「Knock」,產品支持信息交流、語音會議等基礎辦公功能。

「疫情」之下,遠程辦公風口來瞭?

「Knock」開發者為杭州埃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股東是同為拼多多聯合創始人的陳磊以及孫沁。

據內部研發人員表示,目前該軟件僅供內部員工使用,暫時沒有開放的打算。

「疫情」之下,遠程辦公風口來瞭?

包括拼多多在內的互聯網大廠,都開發了自己的移動辦公平台,逐漸形成了特色的線上協作辦公體系。

在這場疫情面前,眾多企業也希望借此機會實現數字化辦公。

一場辦公室革命似乎正在來襲?

一入「遠程」終不悔

實際上,遠程辦公早已有之。

2003年非典爆發,舉國上下幾乎進入隔離階段,阿里巴巴一位員工在被確診感染後,包括馬雲在內的全公司500多人,被強行在家中隔離辦公。

但在被隔離的12天,阿里全體員工依靠網絡協作。

這段封閉時期,促使了電商和互聯網營銷的興起。

不過,雖然阿里較早實踐了遠程辦公,以及這種模式大大節省了通勤時間和辦公場地等成本,但遠程辦公並沒有真正流行起來,核心還是在落地過程中,面臨很多問題。

「我們一直都是採用在線辦公,從公司成立至今,已經實踐了將近5年時間」,PingCAP CTO 黃東旭告訴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PingCAP積攢的經驗,或許會對準備開啟遠程辦公的企業具有借鑒意義。

「微信作為辦公協作工具被使用的太雜,並且對於有跨國員工的企業來講,很不方便,我們跟那些同事的溝通只能使用Slack,也會導致國內員工會有一些消息沒有傳達到,或者說對一些事情的check,跟蹤不高效,比較麻煩。」

「現在全公司員工都接受遠程辦公,不需要大家天天坐辦公室」,黃東旭對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說道,5年實踐遠程的過程中,PingCAP逐漸摸索出了一套適合的遠程辦公模式。

由於公司的員工大多數都是從事軟件研發之類的工作,所有必要的辦公條件僅是一台電腦即可,並且在純粹依靠腦力運動的工種,舒適的工作環境是提高工作效率的重要條件。

「工具不在多在於精,當工具太多時,組織信息的代價就會成指數級的上升,那是很可怕的一個事情」,在黃東旭看來,一定需要專業的遠程辦公軟件。

「疫情」之下,遠程辦公風口來瞭?

▲PingCAP CTO 黃東旭

相比於眾多企業嚴苛的監管式打卡制度,黃東旭認為,「我們一直不想給員工被監督的感覺,更傾向於發揮員工的自驅力,使員工主動去做事情,然後以結果驅動。」

遠程辦公開放式的便攜性,是更加有益於企業招納到優秀的人才,PingCAP的首席工程師siddontang,是最初整個公司最早遠程辦公的員工。

「當公司創始人劉奇問我有沒有意向加入時,我說我不想離開珠海。」siddontang回答道。

在得到遠程辦公的允許後,siddontang欣然加入。

從最初到現在,他已經度過了5年的遠程工作,期間他體會了遠程辦公的千姿百態:

如何交流協作?

是否可以全世界到處旅行工作?

對他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在軟件工程行業從一開始就是協同式的代碼合作,因此能夠快速融入。

在當時國內並沒有好用的遠程辦公軟件,PingCAP最初採用的是海外版本的在線文檔。

黃東旭談到,文檔內容同步是首要一個難題。

「畢竟是國外引入的,後來使用的Confluence、Jira的帳號與海外版文檔的帳號體系默認是接不上的,需要想辦法通過插件或者其他形式去打通兩邊的帳號驗證。並且GitHub的ID又不一樣,有一段時間我們的帳號系統特別混亂。」

更大的問題在於,很多國內的企業仍然採用傳統的監管模式,對於擁有時間管理能力素質的人才意識不到位。

「困難其實並不是工具或者軟件的問題,而是需要企業意識的提升。」黃東旭說道。

「基礎設施好了以後,唯一缺的就是一個契機,讓大家能夠接受遠程辦公理念的契機。」

近年來移動互聯網整個基礎設施逐漸完善,包括寬帶、視頻會議等系統已經達到一定的技術水平。

PingCAP 的遠程辦公模式越來越順暢起來。

遠程辦公呼之欲出

很多如同PingCAP等企業在內,最早在實踐遠程辦公的過程中,並沒有成熟的本土化工具包,很多產品是國外的知名產品。

「疫情」之下,遠程辦公風口來瞭?

▲PingCAP的遠程辦公產品包

直到2015年後,企業協作平台「釘釘」、在線文檔產品「石墨文檔」、代碼開發平台「 CODING 」等產品相繼上線,大大豐富了相關工具產品。

如今,疫情影響集中辦公模式之際,已漸趨成熟的線上辦公,也成為了很多企業最首選的替代方式,遠程辦公更是迎來新的發展「拐點」。

在今年疫情愈發嚴重的緊要關頭,已經有企業辦公協作平台發揮重要作用的案例。

僅僅一天的時間,釘釘便根據浙江衛健委需求,就上線了新型肺炎公共服務平台。

釘釘團隊在春節假期期間,上演了一出遠程辦公的典型案例。

「從初二早上8點到初三早上8點,產品從策劃到上線,僅用了24小時。」

項目負責人琬鷗介紹說,她大年初二早上8點到浙江省衛健委,聽取產品的需求和想法,10點鐘提出解決方案,利用釘釘將任務分配給還在家的業務人員,隨後產品開始搭建。

晚上6點產品第一輪驗收,初三凌晨2點鐘第二輪驗收,早上7點鐘第三輪驗收。

「疫情」之下,遠程辦公風口來瞭?

▲央視新聞聯播報道浙江省新型肺炎公共服務與管理平台

無獨有偶,擁有企業服務經驗的公司,紛紛在關鍵時刻,將自己所有的協同合作能力開放,幫助企業在員工受制於家中的情況下,依舊可以正常運轉。

比如,華為雲為用戶免費提供在線視頻會議,供1000帳號使用及100方不限時長會議;

騰訊會議面向所有用戶免費開放100人規模不限時長,免費升級開放300人會議協同能力;

小魚易連科技向全國政府機關、醫療機構、教育機構、企業單位免費提供100方雲視頻會議;

此外,飛書、雲學堂、騰訊文檔、科大訊飛、雲沃客、Teambition等,宣佈的此類舉措不勝枚舉。

遠程協作辦公軟件迎來了行業中的一次拐點。

從不得已的備選方案,到現在慣用的辦公工具,從資訊、社交、購物到辦公,互聯網不斷以工具的角色,助力企業發展提升效率。

辦公室革命來襲?

隨著互聯網企業增多,企業數字化程度提升,釘釘、企業微信、飛書等遠程辦公軟件已經家喻戶曉,數字化辦公市場規模也在不斷增長。

據《2019年中國SaaS產業研究報告》,2015年至2018年國內協同辦公市場規模分別為90.1億元、208.6億元、441.8億元、459.5億元,市場規模近460億元,NPS高達40.4%。

截至2019年6月30日,釘釘企業組織已經超過1000萬,擁有2億用戶。

企業微信目前已經服務超過250萬家真實的企業,有超過6000萬個活躍用戶使用企業微信服務。

「疫情」之下,遠程辦公風口來瞭?

現如今的遠程辦公正處於上升階段,企業與員工的意識不斷提升,工作方式更多的是一種形式,更重要的是提升工作效率。

對於完全實現線上的遠程辦公,仍然有不少方面有待突破。

首先是信息的有效傳達,黃東旭表示:「有的時候,這種文字的溝通確實沒有語言或者面對面,更能體會到感情的變化」,並且遠程辦公由於溝通方式比較單一,也容易造成信息的漏看和曲解。

「在遠程的這種環境下,其實一不留神信息就會miss,或者理解的意思跟傳達者原本的意思是不一樣的」,一家實踐過遠程辦公的企業講道。

所以,你會看到辦公協作平台的社群規模越來越大,釘釘、企業微信均已經能實現萬人群,釘一下和企業郵等功能也在強調信息必達。

同時,視頻會議的人數規模也在越來越大,300人、500人同時會議,已經可以實現。

另外,是工作效率的保證,集中辦公的好處是可以互相監督,隨時交流。在家辦公舒適的環境,缺乏督促的情況下,難免會出現效率低下的情況。

所以早期有CRM產品提供對銷售人員的軌跡記錄功能,後來爭議太大被取消。

如今字節跳動的飛書,發佈了視頻始終在線功能,可以一直不關閉攝像頭,讓管理者始終看到在家工作的員工一舉一動,這一功能受不受用戶歡迎還不好說。

「疫情」之下,遠程辦公風口來瞭?

有業內人士告訴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遠程辦公」是個偽命題,做IT運維的才存在遠程工作,其他人只不過是處於「在線」模式,並沒有真正實現遠程辦公。

並且目前市面上的的遠程辦公軟件都是工具類型,不是完整的解決方案,在落地的過程中,也會有千奇百怪的實際問題存在。

「確保團隊成員對目標和方向都達成一致是很重要的。」

就辦公形式而言,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上線下相結合,所有的企業都是為了更好的保證團隊有效的溝通,上下達成一致,更加高效的完成工作。

從目前實行遠程辦公的企業來看,大多數還是採用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模式,理想中的完全遠程辦公是不實際的。

不過推動遠程辦公還是具有意義,畢竟遠程辦公意味著辦公數字化,還可借此推動一場組織變革。

字節跳動正是借助飛書,推動公司內部以OKR代替KPI的考核模式,基層員工也可以看到創始人張一鳴的計劃與實現進度。

隨著移動網絡日益發達,人和人之間的溝通方式已經被互聯網顛覆。

同理,遠程辦公也是未來的一種趨勢,在線教育、線上文檔、線上會議,以及視頻面試被更加普遍的應用,傳統的辦公模式也注定會變革。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