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謠」的「武漢八人」都在醫界,「吹哨人」李文亮醫師自己已受感染

因「造謠」被訓誡、著名的「武漢八人」,都在醫學界。

目前已知至少四人是現役醫生,「謠言」首發地是醫師們的討論群。

近日受訪曝光而聲名大噪的八人之一,武漢醫生李文亮,自己和父母都已被感染,正在奮鬥中

2020年1月31日,李文亮更新了個人微博。

全文如下:

大家好,我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

12月30日,我看到一份病人的檢測報告,檢出SARS冠狀病毒高置信度陽性指標,出於提醒同學注意防護的角度,因為我同學也都是臨床醫生,所以在群裏發布了消息說「確診了7例SARS」。

消息發出後,1月3日,公安局找到我並簽了訓誡書。

之後我一直正常工作,在接診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後,1月10號我開始出現咳嗽症狀,11號發熱,12號住院。

那時候我還在想通報怎麽還在說沒有人傳人,沒有醫護感染,後來住進了ICU,之前做了一次核酸檢測,但一直沒出結果。

經過治療最近又進行一次檢測,我的核酸顯示為陰性了,但目前仍然呼吸困難,無法活動。

我的父母也在住院中。

在病房裏,我也看到很多網友對我的支持和鼓勵,我的心情也會輕鬆一些,謝謝大家的支持。

在此我想特別澄清,我沒有被吊銷執照,請大家放心,我一定積極配合治療,爭取早日出院!

本文來源:麥傑遜

微信id:wy-xcs

作者:莫講

這個春節,一堆紛繁復雜的信息撲面而來——不斷上升的數字、封城、假期延長、世界衛生組織將疫情列為PHEIC……

有時候讓我們承受大面積衝擊波的,並不是核彈,而是一枚小小的病毒。

而這個衝擊波產生的根源,可能就是源於我們阻止了一隻蝴蝶煽動的一次翅膀——因為本來這隻蝴蝶煽動的那一次翅膀,是有可能把病毒打走的。

而這隻蝴蝶,就是醫生李文亮,以及他的七個同行者。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在大學同學微信群中發了一段「華南海鮮水果市場確診7例SARS」的文字。

而發出這段話之後,李文亮也在群裏發消息強調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傳,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

發完這段話之後,李文亮還在後面附上了相關視頻和「臨床病原體篩查結果」。

篩查結果中顯示:SARS冠狀病毒、銅綠假單胞菌、46種口腔/呼吸道定植菌。

李文亮對《新京報》記者說,發出這些信息的原因,主要是想提醒群內人員加強防範。

李文亮在群裏發出的這些話,客觀來說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並不大。

然而,李文亮最終還是被訓誡了。

與李文亮情況一致的,還有其他7名市民。

這些市民分別來自三個群:武漢大學臨床04級群、協和紅會神內、腫瘤中心。都是醫學交流群。

而這七位市民中,又含四名醫生,目前了解到這四位醫生中的三位,分別是李文亮、劉文、謝琳卡。

而就在李文亮被訓誡後,疫情爆發。隨後訓誡機構給出的解釋之一是:「確診了7例SARS」是一些市民未經核實的信息,所以才對他們實行了訓誡。

對此有人打了個比方:

山上出現了老虎,有好心人為了提醒村民注意防範,便私下對其他村民說「山上有隻棕色大虎,近期最好不要上山」。這話說出去後,他就被訓誡了。

然而經過調查發現,上山真的有老虎。

於是訓誡者給出的理由是「山上的老虎不是棕色的,而是橙色的,所以這幾個人說的就是未經核實的信息」……

有點黑色幽默。

其實我也理解訓誡者的苦衷。他們或許也是想不讓村民過度恐慌,不想讓社會秩序失控,不想讓村民覺得自己失職而已。

但是面對專業人士,訓誡者其實更需謹慎核實,才能顯示出自己的專業性。因為只有以專業還擊專業,才能對得起自己的專業。

訓誡事件與疫情事件發生後,中疾控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在面對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的訪問時稱:「這八個人是可敬的」。

而最高法也稱:對危害性不大的信息應持寬容態度。如果當初我們能因此提高警惕,這可能是一件幸事

然而更令人感到黑色幽默的是,就在李文亮醫生提醒大家注意防範被訓誡後,群裏被提醒的人們大都沒得病,而李文亮醫生自己卻先染病了。

染病後的李文亮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說:

「誡書簽了倒是對工作沒有什麼實質影響,1月10號我開始出現咳嗽症狀,11號發熱,12號住院。」

「我估計是在給之前那位患者診治的時候,通過飛沫傳染的,因為患者9號發熱前我並沒有防護。」

「至於為什麼診斷報告上寫的是檢出SARS冠狀病毒,我估計是因為畢竟這次是一種新型病毒,當時資料庫裏只有SARS最符合這種情況。

李文亮還對南都記者說:

「自己目前仍然呼吸困難,無法活動。我的父母也在住院中。」

「在病房裏,我也看到很多網友對我的支持和鼓勵,我的心情也會輕鬆一些,謝謝大家的支持。」

「等我病好了我就會上一線,現在疫情還在擴散,我不想當逃兵。

「等我病好了我就會上一線,現在疫情還在擴散,我不想當逃兵」這句話,或許就是我們經常說的「醫者仁心」吧。

世界吻我以痛,我報世界以歌。

羅曼羅蘭曾說: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它。

羅曼羅蘭說的,應該就是李文亮這樣的人了。

李文亮沒有錯,訓誡者或許也沒有錯。他們都是一線人士,沒有必要去為難他們。

但是我總是覺得,我們都欠李文亮醫生以及他的七個同行者們一個道歉。

因為如果我們不理解他們事先的善意提醒,不願意看到這些善意的專業者的專業提醒的話,那麽我相信我們今後的生活中,一定會還有更多的坑在等著我們。

閱讀原文

以下是中國財經媒體《財新網》對李文亮的專訪。

來源:財新網

記者:覃建行

「明顯存在人傳人」

財新記者:你現在狀況如何?

李文亮:我在呼吸與重症醫學科監護室接受規範接受治療,是一個四人間的隔離病房,目前只住了兩個人,能用手機和外界保持聯繫。

平時由醫生和護士照顧我,每天護士都會幫忙擦臉、擦身體。

我今天(30日)聽醫生說我的核酸測試結果已經轉陰了,但是這是咽拭子的結果,我覺得代表不了肺泡。

肺功能恢復還需要一段時間,只是還有些呼吸困難,一直需要高流量吸氧,還吃不下太多東西。

財新記者:公眾很關心你在群聊裏發「確診7例SARS」的事,當時的情況是怎樣的?

李文亮:我是在一個150人左右的同學群發的,當時還強調了不要外傳,主要是想提醒臨床工作的同學注意防護。

因為我也是和同事交流知道的這事,雖然當時病例還沒這麽多,但是怕會爆發,疫情會擴散流行開,因為這個病毒和SARS很像。

財新記者:你是指像SARS那樣會「人傳人」?

李文亮:明顯存在人傳人。

1月8日左右,我自己就收治了這類病患。

當時我們眼科有一位患者以急性閉角型青光眼入院,當天食欲不佳,但體溫正常。

剛開始我們也沒往別的地方想,後來她青光眼眼壓正常了,第二天還是食欲不好,中午發熱了,查肺部CT提示是「病毒性肺炎」,其他的各項指標都符合不明原因肺炎的標準。

當天晚上照顧她的家屬也發熱了,她的另外一個女兒也發熱,這是明顯的人傳人。

我們就立刻上報到醫務處和院感辦公室了,請了院內專家組會診,會診後建議患者在我科隔離治療。

三天後,我們又給他做了復查CT,結果還是「病毒性肺炎」,而且範圍擴大,病情加重了,接著患者就轉到呼吸內科隔離病房,之後的情況我就不知道了。

財新記者:既然當時已經出現「人傳人」的情況,為什麼確診的病例那麽少?

李文亮:當時確診估計有難度,試劑盒還沒出來。

不過沒有試劑盒可以送檢做核酸檢測,只不過更麻煩耗時,具體流程我也不清楚。

當時我們醫院專家組對前面這個病患會診時,也說他們無法決定做不做檢測。

當時臨床的確診基本是通過排除其他病因的方式進行,比如CT具體表現,常規治療無效,白細胞不高,淋巴細胞降低,這些都是參考指標。

財新記者:你自己感染也和這名患者有關嗎?

李文亮:最開始病人沒有發熱,我大意了沒有做防護。

結果病人轉走當天,我就開始咳嗽,第二天開始發熱,這時候我就開始戴N95口罩進行防護了。

1月12日,查了呼吸道病毒,做了CT,高度懷疑是新冠病毒肺炎就住院了。

同科室的同事在我之後一兩天也出現了感染的情況,父母在我之後三四天也相繼出現症狀住院了。

後來我病情經歷了一次惡化,現在每天都要打抗生素、抗病毒,球蛋白和吸氧。

財新記者:這些治療措施都要自己花錢嗎?

李文亮:免疫球蛋白是自費買的,有的是藥店送過來,有的是同學幫忙買的。

到現在花了五六萬元,還不知道能不能報銷。

有企業搞了針對醫務人員感染的救助計劃,本來準備申請,但是核酸結果陰性,估計就不行了。

財新記者:你剛才提到在群裏曾強調過不要截圖傳出去,但還是傳播出去了,你怎麽想的?

李文亮:當天晚上,微信上就很多人拿截圖問我。而且他們截圖不大全,原本在「確診7例SARS」之後,我又強調了這是冠狀病毒,具體還在分型,但這些網傳的截圖沒有。

看到這些我感覺要倒楣了,可能會被處罰。

因為這是敏感信息,又在開「兩會」的敏感時刻。

我之前很生氣,截圖還不打碼。現在看得淡一些,別人可能也是一時著急,為了提醒家人朋友。

財新記者:那這之後你被處罰了嗎?

李文亮:就是這個截圖傳出去那天夜裏(12月31日)凌晨一點半,武漢衛健委連夜開會,我主要是被我們醫院領導叫過去詢問情況。

天亮上班後,我又被醫院監察科給約談了,還是問我情況,問消息來源,問事情經過和是否認識到錯誤。

後邊我也沒想到警察會找我。

1月3日,他們打電話叫我去派出所簽《訓誡書》,以前也沒和警察打過交道,我當時也很擔心,不簽的話怕不能脫身,我去了走完流程就簽字走了。

這事我也沒給家裏人說,當時壓力比較大,擔心醫院處罰,影響以後工作晉升之類的。

後來我一個同學知道了,幫忙介紹了記者,我直接跟記者說了這些情況。

財新記者:警方第一次通報是在1月1日,稱當時已傳喚八名造謠人員,而你是在1月3日被叫去派出所的?這是不是說你是這八人之外被處理的人?

李文亮:這個就不清楚了,我不能確定,你說的也有可能,我現在只想早日康復。

「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財新記者:警方給你的《訓誡書》上寫的是在互聯網上發表不實言論,當時還有人覺得你造謠,你怎麽看?

李文亮:我覺得不算造謠,因為報告寫得清清楚楚是SARS。而且我只是想提醒同學注意,並不想引起恐慌。

(李文亮在群聊時還上傳了一張檢測報告單,其臨床病原體篩查結果中檢出「高置信度」陽性指標的有SARS冠狀病毒、銅綠假單細胞、46種口腔/呼吸道定植菌——編者註)。

財新記者:既然不認為是造謠,那你想過以後會不會走司法途徑來要個說法?

李文亮:沒有,司法途徑恐怕很麻煩,我不想跟公安局找麻煩,我很怕麻煩。

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對我而言不那麽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

另外再就是有人說我被吊銷執照是不真實的,要澄清!

財新記者:1月28日,最高法院在公號發了一篇武漢八名「造謠者」處罰是否得當的評論文章。你可能是這八人之外的人,當時你看到後有什麼想法?

李文亮:看到最高法院的文章後,我心裡放鬆了許多,不太擔心醫院的處理了。

我覺得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不同意利用公權力過分干預。

我還是認同最高法院的文章,應該具體甄別。(是不是那八人之一)不會太關注,因為網絡傳播最廣的,最高法院文章引用的那一條就是我發出去被截圖的。

財新記者:1月29日,武漢警方回應了對八名「造謠者」的處理,其中並沒有提到你所受到的訓誡,你怎麽看?

李文亮:警方的回復我只能看看,發表不了看法,沒有意義。我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那八人中的。

財新記者:有人把你稱為這次疫情大規模爆發前的「預警者」、「吹哨人」,你認為呢?

李文亮:不敢當,我只是得知消息,提醒同學,當時沒想那麽多。

財新記者:之後有什麼打算?

李文亮:康復以後我還是要上一線的,現在疫情還在擴散,不想當逃兵。

財新記者:家人的情況現在怎麽樣了?

李文亮:我妻子在外地的娘家,武漢封城回不來。

父母應該近期可以出院,暫時找不到人幫忙,他們平時身體不錯,出院後應該可以自己照顧。我跟他們通話聽起來狀態都不錯,可以自己活動。

閱讀原文

河南防疫措施堪稱模範,為他省表率

xxx

中國在近5萬家企業倒下後,旅遊業的報復性消費來了嗎?

xxxx

與新冠確診患者接觸,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自我隔離

xxx

如果世衛組織介入肺炎疫情,中國經濟會受到怎樣衝擊?

xxx

復工後第一個週末,連央視都出來唸了:為何有那麽多人已經不顧一切放飛自我?

xxx

擔心鈔票上有病毒,無錫老人用微波爐「消毒」;各銀行如何為鈔票消毒?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