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個中國互聯網菁英支援武漢,設計流程將正確的物資捐給急用的醫院

本文來源:人間像素

微信id:lucanighttalk

作者:唐雲路

對於許多人來說,過去這個除夕可能是有生之年最沒有「年味」的一個大年三十。

「Yo!海均的朋友圈」的群(以下簡稱 Yo 群)裏也是一樣。

有人抱怨、有人不平,有人行動了起來。

Yo 群的初始成員是一批資深的互聯網產品經理,他們來自字節跳動、騰訊、微信、拼多多、美團點評、快手、百度等知名公司。

除了產品經理,還有電商領域的連續創業者、投資人等,許多名字即使在互聯網圈之外也廣為人知。

基於整個群多年的信任關係,他們首先湊了一筆錢,捐了現金給武漢大學教育發展基金會。

第一批一共 86700 元打入了基金會的收款賬戶。

捐錢其實非常簡單,但是防疫前線最缺乏的並不是錢,而是物資。

物資不僅涉及到采購,還需要募集/管理資金、聯絡物流、盯好交接,乃至最後一公里的配送,也比平時的難度大上太多。

春節期間工廠停工、大部分快遞停運,加上道路封閉,平日裏能等幾天,現在耽擱半天都會在耽誤生命。

他們都是在互聯網工作十幾年的產品經理、設計師、程序員等,正經工作是各個公司的 CEO、副總裁和業務負責人。

除夕夜 23:40,曹大鵬(前 nice 聯合創始人)和黃海均(職人社創始人)等人,一起拉了一個群,起名叫「支援湖北」,目前已經 77 名互聯網產品經理動了起來。

只要能捐出去就是勝利,誰捐都一樣

現在他們自己動手、做采購,對接醫院做客服、搞物流,連財務都是由一家公司的 CTO 兼任,一群 P8、P9 以上的產品經理們都在一起打雜

這群平時給別人提需求的產品經理,快速梳理了其中的核心需求:

1、很多容易被忽略的醫院缺乏物資

2、因為時間原因,統一調配的物資未必能立刻分發到中小型醫院或是縣級醫院

3、要幫他們在這幾天內對接上應急物資,避免醫護人員被感染。

群裏陸續又湊了十幾萬現金,用來購買物資。

剩下的人則分工合作,有人專門去淘寶、1688 等渠道找物資,因為群裏有不少做出海創業/投資的,東南亞、印度的貨源也有人專門去聯繫。

群裏的羅子雄,是業內有名的設計師,之前是錘子科技的設計總監。他對口罩的型號、標準十分了解,大家拿不準的就來找他判斷。

隨著網絡傳播擴散,他們能對接上的物資多了,子雄整理了一份《物資標準文檔》,供大家參考。

很多次負責采購的兄弟都被供應商放了鴿子,原本答應簽合同的貨源,到最後一步反悔了。

其中很多貨源是被和他們有同樣目的的人們搶走的。

「只要能捐出去就是勝利,誰捐都一樣。」他們說。

有人專門聯繫醫院、醫生,整理出醫院的情況,同步到雲端表格裏。

許多需求看起來不大,比如 100 只護目鏡、100 套防護服這樣的需求,按「應急」的需求,群裏有人專門負責對接,將每一個需求當成做產品時的一個項目來推進,誰對接、誰負責。

因為時間特別緊急,快一步可能就意味著少幾個醫護人員冒風險。

▲武漢市江夏區中醫院收到了他們捐助的第一批 500 個護目鏡

一句話來說,這群互聯網產品經理,拿出了做產品的思路,來解決統籌物資沒有完全分配到位之前的時間差問題。

網上各種各樣的信息滿天飛,騙子和謠言都不少,有人冒充、冒領,有人以次充好,來路不明的物資難以驗證。這樣的問題,各個民間援助組織或多或少都有遇到。

這群產品經理的辦法還是像平時推進項目一樣,只對接有志願者深度對接、摸了底的醫院,對於別的志願者組織能夠驗證的需求方,他們就將物資方推薦過去,盡可能保證每一筆物資的流動是有效率且可信的。

雲端表格除了具體的聯繫信息,也有專人匯總、更新每個項目的狀態,如「溝通中」「已發貨」「暫緩」,「已確認」的需求高亮顯示,提醒大家推進,「完成對接」的則標成灰色,就如同一個項目已經 close.

目前他們已經累計對接了 43 家醫院,數量還在持續增加。

我們地方雖然小,但也不想被忽視

Yo 群已經對接的醫院列表上,有武漢協和醫院、武漢中心醫院這樣的大型定點醫院,更多的還是孝感市雲夢縣中心醫院、荊門市掇刀中心醫院等一開始沒有出現在援助視野裏的醫院。

許多容易被忽略的醫院,一樣面臨著困難。

Yo 群的志願者之一、知群 CEO 馬力收到了這樣一條求助信息:

「您可以捐助我們醫院嗎?我們是武漢市精神衛生中心,收治的是精神病患者,但是之前收治了潛伏期的患者導致了十幾個患者感染,以及近 10 位醫護人員感受。」

「因為我們的患者是特殊群體,很難轉到定點醫院,但是我們又沒有防護用品,導致現在醫護人員都暴露在感染的風險下。」

「我們醫院不是定點醫院,也沒有發熱門診,所以在防護措施購買和捐助上都得不到重視,但我們確實急需防護措施!」

在後續的溝通中,這位醫生說,現在武漢精神衛生中心有兩個病房都出現了感染案例,其中一個病房從科主任、護士長、醫生都中招了,有位八十多歲的返聘老專家症狀很重。

目前感染的患者是隔離的,但是門診接到的重性的精神疾病患者必須要住院治療,不得不收治,位了預防潛伏期感染,現在醫院還需要騰出病房來隔離新入院患者。

沒有防護服、護目鏡,更沒有醫用帽子、N95 口罩。許多醫生都在私下通過各種關係聯繫供應商。

「如果是捐贈,我們只好意思要 5000 個 N95 口罩,如果是購買,口罩我們要更多。」這位醫生說。

經過溝通,Yo 群和其他的志願者組織一起找到了少量資源幫他們應急。

如果能有更多的資源,我們都希望能夠更好地幫助像他們這樣的醫生。

▲Yo 群收到的來自一線醫護人員求助

需求來自四面八方,更多的產品經理動了起來。

一位曾在美團工作過的產品經理,看到 Yo 群的信息之後聯繫到黃海均,他的親妹妹在武漢一家醫院當醫生,但是沒有口罩、防護服等基本設備。

哥哥在北京非常焦急,這位妹妹所在醫院的需求,也加入了 Yo 群的需求列表。

最初他們只是一群彼此熟悉的朋友湊了一些錢來做這件事,加起來有幾十萬的現金。

在三天的時間裡,這個群已經梳理完流程,從除夕的一個電話會議開始,募款捐獻的群,變成一個物資對接的客服中台。

我把他們梳理的資源/物資聯繫方式放在下面,如果你有資源,但是缺乏可靠的中間環節,搞定專業環節、遞送到需要的醫院手中,或者有相應的求助信息(需要是醫院裡的工作人員,避免冒充、冒領等風險),都可以填寫這個表單。

另外,古典發布了一篇《聯繫 73 家醫院發了 38 萬貨以後,總結出給捐助者的 8 條攻略》

相當全面,也給想要出一份力的你參考。

>援助湖北連結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