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23日上午十時起全面暫停大眾運輸,說「可防可控」又自己感染的專家:我沒戴防護鏡

1月22日晚間,死亡人數上升到17人。武漢規定全市公共場所都須戴口罩。

1月23日凌晨,武漢宣布23日早上十點起,全市大眾運輸工具全面停駛,恢復日期未知。

1月22日,曾說「可防可控」卻自己感染的國家醫療專家組專家王廣發在微博上表示,病情已經好轉。

他的「可防可控」備受指責,自己受到感染也成為笑柄。

為此他特地發了一篇長文解釋。

全文如下:

終於病情好轉了,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支持和幫助。

經過1天的治療,今天終於不發熱了,甚是高興。

也有了精神瀏覽微信、簡訊及網上消息。真的很令人感動。

那麽多的祈禱、祝福、鼓勵,占了相識和不相識朋友留言的絕大部分。在此真的要感謝大家善意和關懷。

當然,也有人質疑,包括一些香港媒體。

「你不是說可防可控嗎?自己得了,還可控嗎?」

「你是國家級專家,都被感染了,是不是防護上有缺陷?」

今天,病情好轉,我對這些問題從技術層面也進行了思考,下面想和網友溝通交流。

1、 疫情真的可防可控嗎?

答案是肯定的,最終疫情會控制。

但不同的疫情階段達到疫情控制的措施是不一樣的。

今天的疫情控制,在武漢當地和其他地區是不一樣的。

在疫情初期,針對華南海鮮市場的處理措施是迅速、有效的,而且很快初步認定了病原。

這較之2003年SARS疫情,無疑是巨大的進步。

有了病原學的認定,很快發展起了核酸診斷方法,雖然專家層面對檢測的敏感性和特異性曾有過爭論,這無疑對疫情控制提供了有力保障。

對於疾病的傳染性和人群易感性,我們當時確實沒有資料證實,因此不能忘下論斷是強還是弱。

在我回京前,通過各個醫院發熱門診的走訪,意識到疫情的確較前有了明顯的惡化。

但仍然是可防可控,只不過,社會為此要付出更多的代價,包括親情、人情、健康和經濟。

關鍵是我們要因地施策。

2、 我是怎麽感染的?

這是我患病後一直在問自己的問題。

我梳理了我在武漢的軌跡和細節。

最有可能的是兩個節點。

一是到武漢第二天去金銀潭醫院去ICU看重症病人,正好趕上插管。

我有一個近距離的接觸。但都是全副武裝,戴著防濺屏,感染的可能極小。

另一個節點是在回京前2天去了幾家醫院的發熱門診和臨時隔離病房,有的醫院的發熱門診比較擁擠,裡面很可能存在新冠狀病毒肺炎的患者。

當然我們也高度戒備,都是戴N95口罩進入。

現在回想起來,在發熱門診感染的可能性最大。

我現在突然意識到,我們沒有配備防護眼鏡。

一個重要的線索是,我回京後出現最早的症狀是左下眼瞼的結膜炎,很輕。2-3個小時後出現了卡他症狀和發熱。

基於我看到的病例,還沒有以結膜炎為首發表現的。

當時我還以此為依據,把自己排除在新冠狀病毒肺炎之外,而更多地考慮是流感。

但經抗流感治療無效,發熱時斷時續,最後做了新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呈現陽性。

說明我的結膜炎很可能也是新冠狀病毒引起,而且是局部結膜首發。

因此高度懷疑是病毒先進入結膜,而後再到全身。

如果這個推測成立,則我的防護盲點就在沒有戴防護鏡。

由於他推斷自己受感染是因為沒戴防護鏡,網民紛紛調侃「除了口罩,防護鏡又要缺貨了」。

「護目鏡」也因此上了熱搜。


X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