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究責:武漢新型肺炎為何直到今天才引起更大注意?

武漢肺炎正引起全民關注,此文內容十分勁爆。

發表於2020年1月22日,微信閱讀量10萬+,微博閱讀量近千萬。

《三聯生活周刊》隸屬於《中國出版集團》。

《中國出版集團》隸屬於中國國務院。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id:lifeweek

記者:王珊、張從志、吳琪

原標題:武漢新型肺炎:為何直到今天才引起更大注意?

1月20日官方公布的感染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激增之前,武漢街頭看起來和平時沒多少不同。

從1月20日開始,戴口罩的人突然多了起來。

但其實這場病毒的襲擊,從大約一個月前就開始了,直到今天才引起更大範圍的注意。

華南海鮮市場:移動的病人

碰到華南海鮮市場的商販黃昌,對我們來說是個意外。

市場早已於2020年1月1日關閉,昨天距離市場關閉已經三周了,傍晚時我們抱著不大的希望,想去華南海鮮市場了解更多情況。

黃昌正從他已被關閉的攤位走出來,店裏存了不少貨品,他不放心,所以過來看看。

56歲的他戴著一個一次性的口罩,整個人看起來很是蒼老,精神狀態也不好。

他淡定地告訴我們,他就是武漢新型肺炎患者,他老婆李桂芳也是,然後邀請我們去他家聊聊。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黃昌夫婦住的小區就在華南海鮮市場東區背面,幾乎是一牆之隔,步行回家不過四五分鐘。

這是一個上了年頭的老小區,小區狹窄的路旁堆滿了各種貨物。

他告訴我們,樓上樓下住了不少在華南海鮮市場做生意的租戶,大家平時生意忙,雖然面熟得緊,但私下沒什麼來往,他叫不上名字。

據他了解,光那一棟樓裏就有好幾人疑似感染。

病人不是該隔離在醫院嗎?為什麼黃昌和老伴仍然在家呢,而且行動也並沒有受限制?

黃昌告訴我們,他1月20日剛剛從武漢市第十一醫院(即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是一家二級醫院)出院,出院記錄上寫的入院診斷是:重型肺炎(不明原因),出院診斷為:病毒性肺炎。

黃昌被送去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後沒幾天,他的愛人李桂芳也出現了類似症狀:渾身沒勁,發熱、同時伴隨輕微咳嗽,沒有食欲。

她一向身體很好,那兩天卻發現爬樓梯回家都做不到了。

1月11日她也去了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

她告訴我們,經過檢查,醫生告訴她已經被感染,不過情況輕微,不需要隔離,只要每天來打吊瓶,9天一個療程。

21日下午見到她時,李桂芳剛從醫院打完針回來,她說接下來幾天還要繼續去醫院。

▲醫務人員身著防護服接診(中新社供圖)

病人在家和醫院之間自由行走,不就是個移動的傳染源嗎?

夫妻倆對這點沒多少概念,不過李桂芳告訴我們,黃昌病情嚴重時,他們因為擔心不被收治也說了謊。

黃昌告訴本刊,元旦期間,華南海鮮市場封市後,商戶都做了登記,後來回訪的時候,他並沒有把自己的症狀告訴回訪人員,也沒有說自己在打針吃藥。

等到撐不住了,自行前往武漢紅十字醫院,黃昌開始也沒有告訴醫生自己就在華南海鮮市場工作,只說在附近住,給了租房的地址。

「我想,那天如果說我是在華南海鮮市場工作,他們肯定不會收我。」

黃昌的女兒是護士,好多同學都在醫院工作,他們後來從女兒那裏聽說,好多醫院都不收海鮮市場的病人。

「我蠻幸運的,去醫院的時候我沒有說實話。」

早期症狀:渾身無力

在黃昌的印象裏,華南海鮮市場最先出現症狀的,是他旁邊賣魚蝦的老板娘,50多歲。

那還是2019年12月中旬,她先是渾身沒勁,緊接著發高燒。

她覺得只是小感冒,挨了幾天後卻沒好,隨後被送進了醫院。

黃昌好奇,問了下對方老公,對方說,「蠻嚴重,肺部都感染了。」

此時,沒有人知道她已經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

黃昌和得病的老板娘都是華南海鮮市場的老店家了。

從市場建設以來,黃昌就在這裡賣海鮮水產。

這家位於武漢市江漢區發展大道207號的市場,被新華路劈成東西兩區,與漢口火車站和客運中心步行只要幾分鐘,附近商場、寫字樓林立。

作為此次疫情的發源地,市場已於1月1日關閉,除了巡邏人員很少能夠看到商販,曾經的熱鬧,被蕭瑟和死寂所替代。

年底本來是市場最忙的時候,黃昌也已經囤了幾千斤貨物。

整個華南海鮮市場原本都是一副備戰春節的喜氣洋洋狀態。

黃昌所在的西區500多個檔口都在忙著買賣。

附近區縣的餐館、市場很多來這裡進貨。

黃昌說,在賣魚蝦老板娘住院後,緊接著出現問題的是對面檔口賣乾果的一對夫妻。

病情跟前者類似,渾身無力。

黃昌眼瞅著對方每天去打針,回來抱著個大缸子喝了好幾天水,也沒好轉。

直到有一天,對方的兒子在賣貨,他才知道,人已經送到了武漢協和醫院。

後來才知道,對方肺部嚴重感染,發高燒一度到了41度。

元旦過後,黃昌身體就開始感到不適,渾身沒勁,從樓下爬上他們住的四樓越來越吃力,後來便開始發熱、咳嗽。

在社區門診打了三天吊水,他記得有感冒常用的藥物,如頭孢,但症狀並未見好,反而繼續加重,1月6下午,黃昌才被家裏人送進了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

即使如此,幾乎沒有人知道,讓他們生病的病毒後來被叫做「新型冠狀病毒」的病毒。

後來關於病毒的溯源,都指向了華南海鮮市場裏售賣的野生動物。

網上流傳出的一張圖片顯示,一家名為「大眾畜牧」的攤位售賣的野味種類多達42種,包括竹鼠、狗貍獾、豬貍獾、果子貍、狐貍、樹熊、孔雀、大雁等。

「均可活殺現宰,速凍冰鮮,送貨上門」。

▲網傳華南海鮮市場野味價目圖

昨天,在華南海鮮市場東區,我們看到了一家同名的店鋪,店面朝著新華路,十分顯眼,不過目前已經拉上了捲簾門。

在市場裏做了十幾年生意的黃昌夫婦告訴本刊,華南海鮮市場裏賣野味的攤位並不算多,主要還是以海鮮魚蝦為主,但他們知道確實有攤位在售賣野兔和蛇之類的野味。

根據2020年1月21日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等機構發布的論文研究顯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與2002年「非典」SARS冠狀病毒、「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冠狀病毒,平均分別有~70%和~40%的序列相似性。

研究成果預測了武漢冠狀病毒有很強的對人感染能力。

鄰居和自己的相繼發病,並沒引起他的注意。

黃昌覺得,冬天流感高發,大家只不過是得了嚴重的感冒而已。

到了2019年12月30日,一份疑似武漢衛健委發布的《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在網上流傳,其中提及武漢多家醫療機構陸續出現多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並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

12月31日這天市場的氣氛開始緊張,一早就有很多身著防護服、背著噴霧器的醫務人員出現在市場裏消毒。

1月1日,黃昌等人就接到了市場當天要關閉的信息。

諷刺的是,這天武漢市公安局發布了一條通報,聲稱日前因為一些關於「武漢病毒性肺炎」的不實信息在網絡流傳,公安部門對此進行了調查,他們依法處理了8人,原因是散布不實信息。

20天後,在針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關防控情況記者問答會上,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鐘南山院士證實了武漢肺炎的「人傳人」現象,且有醫護感染。

而在此之前,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的通報聲稱病毒性肺炎「未發現人傳人現象」。

2020年1月15日,武漢衛健委發布新型冠狀病例感染的肺炎疫情問答表示,調查結果表明,病毒性肺炎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醫院艱難的防疫戰

「今天有個年紀很大的患者,被120送來後躺在擔架上,很久都沒有人搭理他。他年紀很大了,躺在床上眼睛一直沒有睜開。」

李桂芳說,她這一周多往返醫院,看到的「基本是年紀比較大的人,年輕的看著也有40多歲,很少能看到年輕人。

病人太多,醫院添置了很多掛吊瓶的支撐架,將整個急診擠得滿滿當當的。

從外界來看,就是在黃昌出院的1月20日左右,武漢的新型肺炎病例數字突然多了起來。

但是對於一直身處武漢醫療一線的部分醫生來說,早就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

一位綜合醫院的骨幹醫生張曉文(化名)告訴本刊說,她所在的醫院,十天前床位就緊張了。

從2019年12月中下旬開始,來醫院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增多,但是即使後來新型冠狀病毒在逐步查明,外界又表明這種病毒的檢測試劑盒供應充足,醫院仍然不容易得到檢測盒。

曾經通過社交媒體等渠道,對這輪肺炎疫情表示擔心的醫生,被約談。

「我們作為實力很強的綜合醫院,有隔離病房,但隔離病房哪裡跟得上這一輪病人的增長?

▲醫務人員正在轉移患者

黃昌和李桂芳分別於1月6號、1月11日開始到醫院看病,見到醫生護士戴著口罩,並無其他防護。

李桂芳說,大約看病兩天後,她所去醫院的醫護人員穿上了防護服、戴上了護目鏡,裹得嚴嚴實實的。

醫院發熱門診和急診科的人也越來越多。

1月11日那幾天她去打針,從掛號到輸液完成只需要三個小時,現在光掛號就要排很久,算下來一天得7個小時耗在醫院裡。

作為2019年12月22日就「中招」的小吳,年僅23歲。

小吳是黃陂人,在漢口火車站附近做銷售,那裏離他租的地方很近,他每天騎單車上下班,以前也從未去過海鮮市場。

小吳記得那天下了點小雨,他沒帶雨衣雨傘,就繞了幾段路,路過了華南海鮮市場北邊的華南水果批發市場,進去逛了一下就出來了。

兩天後,小吳感覺身體不舒服,開始反復低燒,出汗不止,他覺得是「路上可能淋了點雨,著了涼」。

▲一位戴著口罩的市民騎車經過華南海鮮市場。

幾天後就診時,小吳對正在發酵的肺炎一無所知,在醫院做血常規和肝功能篩查,發現有兩項異常,醫生建議他去大醫院。

在家又待了一個周末後,2020年1月1日,小吳到了武漢協和醫院,情況非常嚴重後,他被轉到武漢金銀潭醫院(即武漢市醫療救治中心)。

在金銀潭醫院,小吳和兩個患者待在一起。

「他們的情況比我輕一些。一個是在華南海鮮市場裏做搬運工,老板賣生豬肉、排骨,另一個是50多歲的老阿姨,家住在市場附近。」

「不過她後來被證明是感冒,5天左右就出院了,之後很快又轉進了一個人。」

小吳告訴本刊,因為病人增多,1月10日,他所在的金銀潭醫院將病人分為兩類,症狀輕的在一起,症狀嚴重的則在一個房間。

小吳與另外三名患者住在一起。

「我那時身體狀況已經比較好,他們三個人基本全天在吸氧狀態,情況很差。」

在武漢某三甲醫院的主任醫生費青(化名)說,如果在十多天前就面對真實情況,對這輪疫情嚴陣以待,情況會好得多。

現在他所在的醫院很難接受新來的病人了,因為現有病人已經使得醫院在超負荷運轉了,醫護人員被感染的人數並不少。

▲1月21日,武漢火車站候車大廳,戴著口罩的旅客在候車。(中新社供圖)

2020年1月21日,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在當天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陳述了床位緊張的問題。

武漢市衛健委副主任彭厚鵬在會上表示,目前武漢安排了三家定點醫院800張床位用於收治病人,還將在最短時間內騰出1200張床位,所有確診病人均可享受免費救治。

1月22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上午舉行新聞發布會,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李斌表示,截至21日24時,國家衛健委收到國內13個省區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440例,報告死亡病例累計9例。新增3例死亡病例,全部為湖北病例。

(黃昌、小吳、李桂芳均為化名)

以下為部分網民評論:

閱讀原文

中國多地政府發放「消費券」,不直接發錢,因為「大多數會拿去存起來」

xxx

世衛組織:哈薩克「不明原因肺炎」可能是未確診新冠肺炎

xxx

中國各地出現流感疫苗秒光現象,預約打流感疫苗堪比春運搶票

xxx

被刪熱文 / 我是紅燒公主,離滬之後發誓燒完世界上所有的西葫蘆

xxx

全球100位歌手接力8小時的「One World」:Together at Home (世界大同:一起在家)

xxx

牛津大學研製的新冠疫苗可能在2020年9月上市,德意法荷成立疫苗联盟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