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本文來源:烏鴉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作者:烏鴉校尉

如何解決特權階級,這是一個問題。

中國的歷史說複雜也複雜,好幾千年,但是說簡單也簡單,幾句話就說明白了。

因為對於農業社會來說,土地是最主要的資源,往往一個王朝覆滅的時候,都會經歷一輪土地重新分配。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地方的土豪鄉紳,就會慢慢地把農民的土地兼並到自己手里,形成特權階級、貴族、門閥

農業社會生產大部分靠土地,隨著這種兼並越來越多,特權階級把社會絕大部分財富都掌握在了自己手里,他們為非作歹,魚肉百姓。

本來可以靠土地自力更生的農民慢慢地就越過越活不下去,最終被迫起來造反推翻統治,然後土地重新分配,進入下一個循環。

所以,怎麼解決這些特權階級,就成了封建王朝能延續多久的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從古至今,幹過這種事的皇帝不在少數。

首先是大家熟悉的漢武帝。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漢武帝劉徹接受中大夫主父偃建議,發佈了一道《遷茂陵令》:

命令「郡國豪傑」及全國資產在三百萬錢以上者,統統遷到茂陵。

茂陵,是漢武帝在京城附近給自己營建的陵墓。

把大家都強遷到「天子腳下」這個事,其實算不上新鮮。

尤其是「郡國豪傑」與富商大賈們,可能要大罵一句:「媽的,又來?」

因為秦始皇剛剛橫掃六合、一統天下的時候,就「徙天下豪富於鹹陽十二萬戶」。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為什麼要這麼大規模搬遷呢?

彼時六國政權初滅,但六國的貴族豪強勢力仍不容小覷,放任他們在自家地盤髮展肯定要重新坐大,這剛到手的大一統豈不是很快要被威脅?

始皇帝對策十分簡潔:那把你們都拉我身邊來,一來好看管,二來用你們的人力物力幫我發展京畿,鞏固中央政權,一舉兩得

話說這麼一次數十萬精英轟轟烈烈的人口遷徙完了,怎麼過了一百年漢武帝又需要再來一次?

因為當年秦皇的人口大遷徙雖然成功一時,但始皇帝一登仙,後繼者不力,曾經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六國豪強就再次發展起來了。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結果,明明時時盯著「亡秦必楚」讖語的秦帝國,最終還是被楚人給亡了。

楚漢相爭最終得勝建立王朝的劉漢,於是也要面對著強勢的豪強貴族,甚至,他們面臨的局勢比秦始皇時還要複雜

首先,從先秦到秦朝累積下來的舊貴族勢力仍在;

而秦末大戰打出了大量戰功卓著的軍功貴族,西漢政權不得不為此開歷史倒車,廣泛分封,尤其是其中的異姓王侯,勢力坐大;

更麻煩的是當時隨商業發展興起的大批商賈力量,憑借巨量的財富,能夠迅速地帶開貧富差距,加劇土地兼並,使得「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

而與此同時,則是西漢進入到新的歷史階段的時代背景。

經過漢初和文景之治的積累,武帝時,國家大戰略產生重大變化,內外都打算放手大幹一場。

那這麼多豪強掣肘,土地在他們手里,當地的錢、權就聚在他們手里。

錢和權力都不能集中,怎麼做大事?

必須要對他們開刀了。

對付新舊貴族,還算簡單。

同樣是在元朔二年,同樣是在主父偃建議下,漢武帝推出了著名的「推恩令」,允許諸侯王將自己的封地分給子弟,諸侯國越分越小,和平實現事實上的削藩

同景帝時「先莽上去」貿然削藩,最終引發七王之亂,不得不獻祭基友晁錯相比,高下立判。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但是新興的商賈群體,難辦得多。

雖然幾位先帝給武帝留下不錯的基礎,但要跟這些豪強鬥,漢武帝還是必須團結可以團結的一切力量,才能順利推進。

動員人民群眾當然是有效的方法。

武帝很清楚,這全國上下5000萬人口,仇視豪強的可不只皇帝一個,貧苦大眾有的是恨不能食豪強肉寢其皮。

有錢是吧?買地是吧?土地兼並是吧?

來,給我交了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元狩四年(前119年),漢武帝下「算緡令」。

簡單說,就是向富商大賈收繳高額財產稅。

收多少呢?

商人及高利貸者,按財產、交易額或貸款額,每兩千錢,抽稅一算(一百二十錢),相當於稅率6%;

經營手工業者財產,每四千錢,抽稅一算;

非三老(漢代縣、鄉推舉「掌教化」的基層自治管理者)、北部邊境騎士之外的私人運輸工具,每部車,抽稅一算;

若為商人,則加倍,每車抽稅兩算;

五丈以上的船只,每艘抽稅一算。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與此同時的農業稅情況,大家更加熟悉,文景之治時一降再降,到景帝這已經到了「三十稅一」,即稅率為1/30。

那這公開要從大商人碗里搶食,人家豈能坐以待斃?

對策簡單粗暴——瞞報,富商豪強紛紛隱匿財產,對抗算緡。

對此,武帝不用親自動手,而是「發動群眾」——你們仇家那麼多,還用得著我出場?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算緡令出台五年後的元鼎三年(前114年),漢武帝祭出「核武器」告緡令:

對於財產隱匿不報或者所報不實者,鼓勵知情者告發。

告發屬實,被告者將被罰戍邊一年,並罰沒全部財產,告發者獎勵前者被沒收財產的一半。

這項政策可謂效果拔群。

「商賈中家以上」幾乎全滅,沒收的財物以億計,奴婢以千萬數,田地大縣數百頃,小縣百餘頃。

「消滅」了他們,還不算完。

漢武帝還要通過中央政府直屬的監察系統,持續控制地方的豪強防止死灰復燃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元封元年(前110年),「中央紀委」直接下《六條察郡之法》(也稱《六條問事》,俗稱「漢六條」)。

這監察地方的「漢六條」,上來第一條就是:

強宗豪右田宅逾制,以強凌弱,以眾暴寡。

其實,這套法令,主要針對的是地方行政系統。

六條中的其他五條,都是特別針對地方「兩千石」高官(即郡守)。

唯獨這頭一條,直接跨出國家官員範圍,點名「強宗豪右」。

足見漢武帝對豪強問題的重視。

然而,就像秦皇一樣,漢武這犀利的打擊豪強組合拳,效果似乎也就維持了這一朝

西漢中後期,不僅地方豪強「春風吹又生」,甚至當年那些被漢武帝作為「打擊特權」而強制遷徙到茂陵的山東豪強們,他們的後代反在後來形成了「茂陵子弟」這新的富二代權貴階層;更增加了宦官和外戚兩撥新的特權勢力爭風吃醋,一直搞到西漢滅亡。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東漢更不必說,那真是地方豪族的黃金時代,直至魏晉的中央失權、徹底分裂。

其實,這之間不是沒人採取過行動。

漢宣帝也曾激烈對豪強「開戰」,效果也不錯,但其身後的西漢王朝卻反被外戚和宦官輪番操控;東晉後的劉宋王朝開國皇帝劉裕,打擊藏匿人口的豪強,殺人如流水,可是宋齊梁陳四朝仍是門閥士族的天下;直到唐朝,皇帝嫁女兒,居然還拼不過崔盧李鄭「四大家族」……

發展到了明朝,事情就更複雜了。

大明的開國皇帝朱元璋可能是幾千年來中國出身最卑微的叫花子皇帝了。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朱家祖上幾代就是四處遷徙,沒有「恒產」,妥妥的三代貧農。

到他這一代更慘,遇到大旱災,蝗災,大瘟疫,再加上元朝貴族、貪官、地主和鄉紳的剝削。

他的父母兄弟都死了,連下葬的錢都沒有,只能卷個草席挖坑草草埋了,「貧不克葬」。

他自己也當過和尚,當過長工,街頭要飯,落草為寇,體驗過世態炎涼。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正是由於兒時的特殊經歷,導致朱元璋上台後成為史上吏治最嚴酷的皇帝。

在反腐領域,朱元璋做了很多制度創新,突出一個「狠」字。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什麼「挑斷手筋腳筋,剁手,去指,砍腳,鉤腸,刖足,閹割」啊等等,這些都只是常規操作。

朱元璋還別有雅趣,整了一種叫「彈琵琶」的新手段。

這名字聽著挺優雅,但實際上比凌遲更殘忍,就是用刀來回在胸肋部剜割,不用幾個回合就能把人「彈」得皮開肉綻,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要說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官了,久經沙場的武將都招架不了。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而那些貪污超過60兩銀子的貪官,還要被活著剝皮。

這些貪官的人皮也不會被浪費,里面塞上幹草放在官府的公堂兩側,做成「充草娃娃」以儆效尤。

比起現代那些讓「貪官痛哭流涕」的反腐紀錄片,這震懾力強了何止百倍。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在明洪武年間發生的「空印案」和「郭恒貪污案」中,真正的主犯可能就那麼幾十個人。

但朱元璋手段狠辣,做事做絕,有一些無辜的官員僅僅是被懷疑有受賄可能,就被抓的抓,砍的砍。

這兩起大案中無辜被冤殺的人達到了數萬人!

以至於殺到最後,兩浙,兩廣,江西,福建等地不少衙門直接空了,沒人主事辦公,機構衙門陷入癱瘓。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朱元璋不得已,只得從大牢里臨時抽調了328名「犯官」,讓他們帶著鐐銬留任。

堂審的時候場面非常奇葩:堂上的判官帶著鐐銬枷鎖,審問堂下帶著刑具的官員,旁邊有隸屬於皇帝的「監察機構」錦衣衛看著。

朱元璋還「發動群眾」,他在午門設立「登聞鼓」,鼓勵百姓擊鼓鳴冤,舉報貪官污吏。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凡是發現貪贓害民的官吏,平民百姓也有權舉報,可以聚眾擒拿,將其押送京師。

根據《大誥續編》記載,當時江蘇常熟縣有個叫陳壽六的農民,帶領3個親戚一起把當地縣太爺五花大綁,拉到京師告禦狀,結果被朱元璋通報嘉獎,賞賜了20錠鈔票。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朱元璋還嚴厲警告當地官府,若有敢捏造罪名打擊報復這個農民的官員,直接殺全族。

在這種雷霆手段下,大明的官員一度壓力山大,不少官員上朝之前,都要跟家人安排好後事。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而那些向官員行賄,企圖用資本置換政治權利的商人,豪族,也被打擊得很慘。

在洪武十八年的「郭恒」案中,除了數萬地方官吏被殺,還牽連追查了全國很多富戶,以至於「中產之家大抵皆破產」。

除了貪官和富戶,朱元璋還向那些勛貴老臣們開刀,殺了很多開國時立下大功的功臣。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但說到底,朱元璋的「重刑反腐」,「鎮壓權貴」,本質上是一種「人治」而非「法治」,固然能起到一時的效果,但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

隨著朱元璋本人的去世,官員被高壓逼出來的「清廉」很快就消失了,明朝中後期官場的腐敗急速反彈,特權階層還是如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了。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而且,封建王朝本身的歷史局限性,也注定了朱元璋將無功而返。

朱元璋為了朱家皇室的利益,鏟除了一些開國貴族,但他的皇室宗親,自己的龍子鳳孫,本身就是一個吸血的大腫瘤,最大的特權階級。

朱重八的皇子皇孫上百萬人,每年皇室和各地藩王的開支用度,可以占到朝廷稅銀的1/4!

到頭來,特權階層吸血過多,朝代更替還是逃不了。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到了清朝,雍正打擊特權階層,可以說是所有皇帝里前無古人的存在。

也正是由於得罪的人太多,太廣,他也被黑得很厲害。

在民間小說和野史里,雍正經常被扣上「暴虐」「昏庸」的帽子,包括亂搞男女關係、性情反復無常、實行恐怖政治等等。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最誇張的是,居然還有人編造了血滴子的傳說。

說雍正專門組建了神秘組織血滴子,他們擁有一種獨門暗器,長得很像帽子,里面藏著鋒利的快刀,只要趁人不備,罩住對方的頭,撥動機關,就能立取首級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不得不說,這些創作者的腦洞真的是很大。

雍正被黑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康熙在位期間,為政比較寬鬆,官吏們的生活愜意滋潤,貪污錢糧不亦樂乎

而雍正一來,這些人的好日子就到頭了,該殺頭的殺頭、該抄家的抄家,他們當然不會給雍正留一個好名聲。

為了對付這幫特權階級,雍正採用一套組合拳。

第一招叫「士紳一體當差、一體納糧」

我們知道,歷朝歷代有功名在身的知識分子,都有一項特殊待遇,就是不用參加義務勞動,不用服兵役,不用交稅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在康熙時代,平三藩,滅準噶爾,都是需要大量銀兩支撐的,但是國庫征收錢糧的對象大多都是窮苦老百姓,時間久了,也搜刮得差不多見底了。

而清朝統治了幾十年,逐漸恢復了明代的舊制,以南方大地主階級代表的Old money又要回來了,江南的富庶地區提供了全國將近百分之五十的稅收

士紳階層偷稅漏稅,隱瞞田地,已經成了日常操作。

再這樣搞下去,清朝的財政就準備完蛋。

思來想去,雍正準備拿這幫特權階級開刀了。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不過,這可是風險很大的,康熙活著的時候,就沒有勇氣解決,不敢對這些老夥計們動手。

雍正不一樣,他充滿了鬥爭,而且認死理。

他認為,士紳階層掌握了絕大多數的財富,可居然卻不用交稅,天底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說幹就幹,雍正發佈了一個命令——不管是官員還是有功名的讀書人,全部都要交稅,統統都要當差。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士紳一體當差,一體納糧」的政策僅僅只是在河南試點的時候,就遇到了極大的反撲。

雍正手下有個得力幹將,叫田文鏡,調任河南當佈政使,這次的試點工作就由他來主抓。

田文鏡同志的執行力很強,做事雷厲風行,做事毫不留情,又善於搞經濟建設。

那時候,田文鏡正在修黃河大壩,需要人力、物力、財力。

正好,「士紳一體當差,一體納糧」政策推行了,於是就把那些秀才和地主都抓來參加義務勞動修大壩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河南封邱縣委書記唐綏祖同志,堅決擁護中央政策,並努力執行,要求每戶根據田地畝數來出工,有多少地出多少人。

當地老百姓喜聞樂見,奔走相告,拍手叫好。

讀書人可就不幹了,以前哪受過這種委屈?

封邱學生代表王遜、范瑚等,要求唐綏祖取消這項政策。

唐綏祖的回應非常簡單,兩個字:滾蛋

吃了閉門羹後,學生們並沒有放棄,反而愈挫愈勇,他們決定以罷考的方式抗議。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田文鏡認為,群眾都是支持自己的,就想嚴打這些考生,並懲治帶頭大哥。

但科考畢竟是國家重器,搞砸了估計也吃不了兜著走。

於是,田文鏡就找來當朝宰相張廷玉的弟弟、主管河南教育工作的張廷璐同志來處理。

張廷璐一到任,就接到了秀才們的投訴信,個個都是群情激憤,於是按照程序交給下級道員陳時夏去辦,希望讓他勸勸考生,不要搞事,老實參加考試。

陳時夏是個好脾氣,他可能誤解了領導的意思,過去就和考生們坐在一起,談笑風生,還互稱年兄

這下,學生們得到了錯誤的信號,以為他們的抗議有效,朝廷做了讓步,於是學生們更加有恃無恐,到處煽動人罷考。

在朝廷上,確實有不少高官替他們說好話。

畢竟利益捆綁,同氣連枝,又哭又鬧,就是反對這項政策。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最誇張的是,河南的封邱舉行縣試的時候,竟然只有23名考生到場,范瑚等人居然還在考場上把少數應試者的試卷搶走,當眾撕毀

這還得了,田文鏡趕緊把情況上報中央。

雍正聽說此事後,大發雷霆,他決定殺雞儆猴。

結果,王遜等十餘人在一個星期內被全部抓獲,首犯王遜、范瑚等人被判斬立決

霹靂時段,立竿見影,學生們都被嚇破了膽,不僅不再敢罷考,還都參加了補考。

雍正還規定,以後但凡有邀約罷考的,直接永遠取消他們的考試資格,如果全縣罷試,也照樣辦理。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雍正的雄心震懾朝野內外,無人再敢反對。

在他的強推下,千古以來的官紳的免稅特權紛紛被鏟掉,甚至還廢除了自宋朝就有的「賤藉」制度,清朝社會階層懸殊逐漸被拉平。

雍正的努力,給清朝攢下了殷實的家底。

然而,封建王朝劇本都一樣,人亡政息,雍正去世以後,乾隆繼位。

乾隆跟他爹不一樣,他是個貪圖安逸的人,雍正一輩子嘔心瀝血、殫精竭慮跟特權集團作鬥爭,太苦太累,他並不想這樣。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所以,乾隆皇帝剛即位,他老子還屍骨未寒,「一體納糧,一體當差」直接被廢止

不僅不嚴厲打擊,乾隆上任之初就送了士紳們一份大禮,他下令「一切雜色徭役,則紳衿例應優免」

「祖宗成法」回歸了,士紳們的揪心日子終於過去,曾經的特權一夜之間又歸還給了他們。

在影視劇里,帝王們這些種種舉動,常被視作為民請命的符號,甚至被認為是精英心憂百姓的典範。

但實際上,哪怕他們不畏艱難,沖破阻擾,其實也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權,以求權力和財富集中到中央,自家江山永祚,千秋萬代。

只是在客觀上,他們的做法起到了為民除害的部分作用。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但就算是這樣,他們在歷史的長河中,也只是少數與異類,在強大的特權集團面前,不過如流星一樣短暫。

大多數改革者,敢於向特權階級進攻的人,如商鞅、王安石、張居正,不是身首異處,就是死後被清算,最後都沒有好下場。

我們經過無數次嘗試,然而特權階級永遠是個頑疾,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因為說到底,特權階級是人性的必然,所有人都討厭特權,但是假如每個人都有用特權的機會,大多數人都頂不住誘惑。

故宮開車的那位,以前的微博里也是各種噴體制噴國家。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但等到她真的傍上了某個特權階級的人,馬上就覺得自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大搖大擺地炫耀自己沾到的一點特權。

開車進故宮,為什麼特權階級屢禁不止?

放到整個國家,這樣的人絕對不是少數,這是根深蒂固的人性,徹底解決誰也沒見過。

1945年,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前夕,教育家黃炎培和毛澤東,在延安曾有過一場著名的窯洞對話

黃炎培提出自己了疑慮——「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初起時意氣勃發,人人奮進,一旦成功之後,逐漸懈怠,惰性逐步取代活力,最終走向僵化,乃至無藥可救的滅亡……共產黨會不會重蹈前人的覆轍?

對此,毛澤東的回答是,我們已經找到一條新路,可以走出這歷史周期律,這條新路就是民主,讓人民監督政府,防止政府的松懈,讓人們各負其責,避免產生「人亡政息」的情況。

讓人民監督政府,也許只有這樣,才能避免人民群眾吃二碴苦,受二碴罪。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