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老牌相親節目《非誠勿擾》十年了,拜金女們嫁入豪門了嗎?

本文來源:ELLEMEN睿士

微信id:ellemen_china

作者:Holly & 小羊

還有十天,江蘇衛視那檔紅極一時的「生活服務類」節目《非誠勿擾》就要開播十年了。

你可能未必記得節目中那些來來去去的男女嘉賓名字,但當年如雷貫耳的那句「寧願坐在寶馬車里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上笑」,不僅讓「無心」說出這句話的馬諾名震江湖,也讓這檔節目徹底「出圈」。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無數的年輕男女和他們的父輩一起,每周六日晚準時坐在電視機前,像追更一般收看這檔引領起一陣風潮的電視相親節目。

恰逢社交媒體與價值觀演變的大時代,這檔節目的女嘉賓們在開播之初,就引起了巨大的爭議與關注。

不論背景出身,敢說就能紅

馬諾不是《非誠勿擾》捧紅的第一人,但一定是最出圈的。

時年22歲的她不僅長著一張滿溢著膠原蛋白的臉,也完好繼承了北京女孩的「心直口快」。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節目播出到第三期,一位愛好騎自行車的無業男嘉賓問她:「你喜歡和我一起騎自行車逛街嗎?」

馬諾毫不猶豫地答道:「我還是坐在寶馬里邊兒哭吧……」

事後雖然有人辟謠說她當時表達的其實是「我感覺還是坐在寶馬里比較酷吧」,這句話還是在短時間內引爆了輿論場,讓她成為「拜金女」的代名詞。

相比之下,她的其他一些語錄則顯得平淡無奇:

當有男嘉賓說自己沒有花太多心思打扮,是自然美時。

馬諾:「我希望導播能給我們放一首《解脫》,然後讓他下去就算了。」

有男嘉賓是做外景主持工作的,馬諾因看不慣他的油嘴滑舌,當場爆出:「有鞭子嗎?幫我找一個。」

見一個相貌平平的男士上場,馬諾表示:「看見你吧,我就覺得我來節目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現在夢該醒了。」

不僅如此,她還大膽透露自己「熱愛收集丁字褲」,並毫不掩飾地向男嘉賓提問:「你家有錢嗎?」

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到第15期,上海小夥駱磊上台,他不僅在事先拍攝的VCR中直指馬諾的拜金,在24盞燈全滅之際也不放過她: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你不應該留在這里,你應該讓出這個位置,讓那些更加真誠的女孩子可以到這個節目來尋找她們的另一半。」

「這個節目不適合你,你應該去參加選美,因為下面坐的不是大款就是富豪,別說你坐在寶馬里面流眼淚,你坐在保時捷里流鼻涕都是可以的。

馬諾被這番話懟到面子上掛不住,只留下一句「其實我不是大家想得那樣」就黯然離開了舞台。

相比之下,江西女孩朱真芳的拜金,則沒有那麼多的修飾。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2010年4月中旬的一個周六,就在主持人孟非宣稱《非誠勿擾》報名人數已經排到了2012年後,朱真芳在同事的電腦上報了名。

在《非誠勿擾》發給她的報名表格「你的願望」一欄,她寫道:我要做個富婆

而「與前男友分手原因」一欄,她則填上了「可能因為他沒有錢」八個字。

七天以後,節目組通知她去南京錄節目。

與馬諾不同的是,她不僅相貌普通,甚至還帶著點鄉土氣息,對金錢的「執迷」可能源於家庭背景。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2007年初,中專畢業的她來到蘇州,寄住在相城的表姐家。

銷售、採購、生產、打雜,她幾乎什麼都幹過。

同事小吳評價道,「朱真芳很熱心,公司里誰請假,都是她替班,她都沒有怨言,最多傻傻笑問一句:啊?怎麼又是我?」

同事蔡蔡則說:「朱真芳很節省,她幾乎不逛街,不買衣服,她很不容易,一年收入的80%都寄回老家。」

曾經朱真芳的父親病重,需要巨額醫藥費,她一個人咬牙扛著,直到無奈向同事開口借錢,大家才知道她的真實生活境況。

「我不想讓外人知道我家里的情況,你沒有窮過,你不知道那種滋味,我確實需要錢,我一個人撐不起家,我想改變自己的命運……

被節目改變的拜金女們的人生

父親因病去世後,朱真芳作為家里的獨生女,曾答應母親年內結婚。

「我父親在有生之年沒有看到女婿和外孫,我媽也已60多歲了,我不想讓我媽媽也有這個遺憾。」《非誠勿擾》成了她當時抓住的一根稻草。

朋友事後推測,朱之所以被選中,提前上節目,可能是因為她的想法和言論非常獨特。

評價男嘉賓的第一感覺:「他給不了我住豪宅的夢想。」

對男嘉賓費凡的第一印象:「我聞到了錢的氣味。」

拒絕與男嘉賓握手的理由:「我的手只和我男朋友握,別人的話一次20萬。」

公佈擇偶標準:「我要選擇的是男人中的精英,精英中的人才,人才中的王子。」

自己錯認為男嘉賓有錢後說:「我這是在鞭策他啊。」

回答孟非老師:「醉後方知酒濃,愛過才知情重,窮過之後方知錢的重要。」

參加節目後,她所在公司的老板給她鼓勁說,「你很勇敢,很強大,並且用的是真名,比其他女嘉賓更加真實,我為有你這樣的員工而驕傲!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但在面對越來越多來自網絡和現實的非議責難時,她的老板顯然忘卻了當時的鼓勵,在朱真芳的工作單位被網友人肉出來後,她失去了那份賴以生存的工作。

嘗到言論代價的她也不得不致電節目組請求退出,這件事以樂嘉在博客中發文《我們都缺乏寬容度——從朱真芳退出談起》宣告收場。

丟工作可能還算輕的,對當年的13號女嘉賓孫雅莉而言,拜金的最終結果是吃到了官司。

不同於前面二位的頗具爭議,22歲的孫雅莉在《非誠勿擾》的舞台上塑造的形象是外表甜美、內心強勢的少女。

她言辭機靈、點評潑辣,雖然顏值不是最矚目的,卻一度成為節目的紅人,還被網友們親切地稱為「孫教授」。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業餘兼職演員的她口才不是一朝一夕養成的,曾主持過多檔節目,可以說是一個綜合條件優越而又不乏犀利的女孩。

她錄制了多期節目,等自己在觀眾心中的地位漸漸「穩固」之後才牽手了男嘉賓王宇航——一個生活在北京的香港人。

就在大家紛紛關心二人的後續時,她卻親自爆料,兩人在節目錄制結束後便再無聯繫,而她真正聯繫上的,是另一位叫做鄂皆豪的男嘉賓。

後者是專業的品香師和形象設計師,曾參加第61期《非誠勿擾》,孫雅莉當時雖然也在台上,但男方遺憾失敗沒能牽手任何女嘉賓,而二人的大戲卻因此拉開帷幕。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2010年9月,兩人正式發展為戀人關係,並迅速進入談婚論嫁階段,其後鄂皆豪贈與其寶馬318一輛、夏普32英寸高清液晶電視一台,都登記在孫雅莉名下,馬諾當年渴望已久的寶馬,就這麼輕鬆地被她收入囊中,但事情的發展並沒有到此為止。

原以為可以與她攜手進入婚姻殿堂的男方被無情悔婚,而孫的精明在此時「初露鋒芒」,她拒絕返還寶馬車,直到2011年5月底,被男方告上法庭……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半年之後的12月16日,朝陽法院判決孫雅莉返還鄂皆豪寶馬車款28萬元(相當於購車款的94%),因為這輛318被判定具備彩禮性質,和戀愛期間男女方互相贈送的一般性禮物性質不同。

兩人從確立戀愛關係到分手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竟已發展到送車的地步。

而名氣最大的馬諾,雖然一直頂著「寶馬女」的帽子,卻在之後的人生里活得「多姿多彩」,完成了從平民少女到影視新星的人生逆襲。

《非誠勿擾》間接替她敲開了娛樂圈的大門。

2011年10月,馬諾出演由王子、劉凱聯合執導的微電影《小女孩》,同月,還發行了首張個人音樂專輯《好想》,可謂是「影視歌」三棲同步開花。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但節目為她帶來的知名度也是把雙刃劍。

2012年3月30日,馬諾與楊千嬅、餘文樂、楊冪等大牌合作出演的劇情片《春嬌與志明》上映,她在片中飾演雀斑姐,由於種種原因,戲份被刪得一乾二淨。

2015年9月,任憑執導的網絡喜劇《妖精別走第二季》播出,她在劇中的角色是喜歡從物質上打擊對方的「相親精」

第一批《非誠勿擾》女嘉賓們,現在過得怎麼樣?

去年2月,馬諾在自己28萬粉的微博帳號上首度公開發聲,談及當年事情的一些隱情,她稱當時是在接到指示的情況下才拒絕男嘉賓的。

「只是開個玩笑拒絕他……覺得我說話不妥完全可以剪了不播。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雖說她所「揭露」的這些隱情在戀愛相親類節目遍地開花的當下,已經見怪不怪了,但年輕時說出去的話,可能的的確確是要跟著她一輩子了。

和她同期的另一位女嘉賓——馬伊咪,這些年則走上了另一條道路。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河南人馬伊咪畢業於鄭州市第四十七中學,2007年進入北京現代音樂研修學院學習,在參加《非誠勿擾》之前,她還參加了湖南衛視《越策越開心》高校校花一期,顯然是一個準藝人的路線。

她也的確有著藝人的外形,當年是《非誠勿擾》舞台上唯一一個從第1期一直站到第24期才配對成功的女嘉賓,她被最多次(共有10次)選為「心動女生」,卻遲遲不走,一度被觀眾戲稱為「剩母」

有人猜測,她就是為了紅,或為了挑到富二代,才長時間留在這個節目上。

最終成功將她牽下台的李安元,身材肥胖,留著一頭長髮,曾幾度因為外表張狂被誤認為心理扭曲,有點自閉的他不願向主流社會靠攏,第一輪便遭到眾多女嘉賓紛紛滅燈,但馬伊咪從一開始就表現出對這位男嘉賓的好感。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李安元家境不怎麼好,為了掙口飯曾經揀過瓶子、派過傳單,在北京三里屯以「塗鴉表演」為生,一個月也有上萬的收入。

馬伊咪在事後接受採訪說,選擇李安元是因其「有上進心、人品好,孝順」,這也正是她一直以來的擇偶標準。

只是下了節目之後,兩人並沒有交往,只是做了普通朋友。

同樣因為美貌而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那笛,也有著相似的結局,中俄混血的她在參加《非誠勿擾》以前,就是演員和模特的身份。

她不像馬伊咪那樣錄制多期節目,只參加了8期的她在第一次被選為「心動女生」時就被男嘉賓劉文「打動「了,時年24歲的她在舞台上一度落淚,就連孟非都以「浪漫得都要讓人死過去了」來評價這次告白,在台上,那笛說得很實在:

「我也很普通,渴望得到一份真摯的愛情,渴望被男孩子追,生活中他們會說我身邊很多男孩子,但身邊很少有人追我……」

「我們各方面特別不合適,因為我在北京生活,還有我們的經濟能力,很多方面太現實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今天特別感動,我真的想跟你走。」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十年後,我們聯繫到了那笛,跟她聊了聊當年的選擇和這些年的轉變。

比起節目中那個「特別感情用事」的小女孩,現在的她早已結婚,是兩個孩子的媽媽。

「我現在已經沒有自己的喜怒哀樂了,孩子的喜怒哀樂就是我的喜怒哀樂。」

無論是朋友圈還是微博,她的生活都簡單得只剩下老公、孩子和爸媽。

「我寧願一天20個小時都在搬磚頭,也不想在家帶孩子。」

2014年和一位導演結婚後,她兩次意外懷孕,受天然母性的影響她辭去了此前的所有工作。

「我的兩個孩子,一個2歲,一個4歲,需要母親在身邊高質量地陪伴。有時候我也挺無奈的,不是我不願意出來工作,我也不想老是待在家里,但你有時候必須做出一個選擇。」

「這是年紀大了以後遇到的很殘酷的一個問題,你不可能同時進行。」

《非誠勿擾》十年,拜金女嫁入豪門瞭嗎?

她和當年牽手的劉文這些年仍然保持著朋友關係,「劉文一直在我朋友圈里,那是個小弟弟,小男孩蠻好的,我去廣州拍片還跟他吃過幾次飯。」

當年網絡上有不少關於她的傳言,有人說她以已婚身份參加節目,還有人說她隱瞞真實年齡。

那笛對此有些無奈,她說當時參加《非誠勿擾》完全是因為前男友,「我都不知道這是個什麼節目,我就是純為了跟他玩一起去的,那時候我們兩天錄4期,錄完我就走了。」

但讓她沒想到的是,之後是如潮水般湧來的電話。

有人說花錢讓我陪遊,還有人讓我給他生孩子的,最離譜的是有個阿姨給我打電話,說她兒子是xx高材生,找的媳婦必須是博士後才能配得上他兒子,如果我的硬件能達到她這個要求,我可以去她那兒相親……」

工作上的合作也多到讓她招架不過來:下了節目之後,一個月能飛27次,工作量大到每天卸了妝之後皮膚都變成「磨砂」的了,長了好多閉合型粉刺,因為整天帶著妝飛來飛去,經常卸妝卸到一半就睡著了。

而談到《非誠勿擾》對她最大的影響,那笛坦言:「這個節目讓我認識到很多人是真實存在的,我看到社會是這個樣子的。」

「以前覺得世界是一種色彩,後來明白這個世界是由很多種色彩組成的,理解這一點之後我再去成長、結婚、有孩子。」

「我就很容易去接受別人的壞處,不會像以前那樣喊著『天吶你怎麼是這樣的人』。」

「TA有跟我格格不入的地方,但TA肯定有TA的『道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