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現在是、將來仍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包括互聯網行業

本文來源:互聯網與娛樂怪盜團

微信id:TMTphantom

作者:怪盜團團長裴培

曾幾何時,本怪盜團團長驀然發現,周圍的社交媒體上充斥著關於中國如何強大、如何發達、如何彎道超車的觀點。

而且,本團長的很多朋友在不遺餘力地贊成、轉發、說服別人接受上述觀點。簡直太奇怪了。

在微信朋友圈,「要不是澳大利亞火災,我都不知道33年前的中國這麽牛逼」成了人人必轉的10萬+雄文。

至於給這篇文章降溫、辟謠的文章,則只有寥寥無幾的轉發。

在「精英論壇知乎」,流行的熱門問題是「美國大部分地區是不是已經比中國落後了」,以及「為什麼說中國是發達國家的粉碎機」。

在微博,雖然財經、科技類熱門話題不多,但是一旦出現,一定是「中國某某企業真強大」「中國某項黑科技震驚世界」……

在我熟悉的互聯網行業,確實存在著一種「我們可以向發達國家反向輸出」的樂觀情緒。

具體說來就是:

中國雖然在人均收入、基礎科研等方面算不上世界一流,但是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是不折不扣的世界一流;

全球互聯網行業除了美國就是中國,而且中國肯定可以後來居上;

互聯網公司要通過出海實現中國文化的全球輸出,甚至中國管理思想、生活方式的全球輸出云云。

每當聽到這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我就想提醒這些朋友,重溫一下高中政治課本,重溫一下早在改革開放初期就已經形成、迄今尚未修改的共識:

●我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人多、底子薄、起步晚,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很大。

●我國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初級階段很可能持續一百年。

●到21世紀中葉,也就是大約三十年後,我國計劃達到中等發達國家(而不是超級大國)水平,人民生活比較富裕。

上述說法絕不是我編造的,也不是任何人編造的。

這是在重要歷史轉折關頭,以及漫長的經濟建設過程中,國家和人民形成的共識,也是符合歷史發展客觀規律的。

如果不信,可以去翻閱相關的官方教科書和學習資料。

互聯網行業是近年來中國發展較快、創造就業較多、對經濟增長貢獻較大的行業,可以說是中國的一個特色行業/拳頭行業,但是絕談不上「非常發達」,也談不上世界領先。

事實上,我國互聯網行業的商業模式、技術、人才和資本,無不高度依賴於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的輸出:

●在商業模式上,C2C (Copy to China)是一個百試不爽的招數;儘管中國也誕生了本土特有的一些業態,但是大部分業態仍然是美國等發達國家先嘗試的,大部分產品都能在美國找到原型。

●在技術上,雖然中國互聯網企業反復強調自己在演算法、AI、AR/VR等方面的投入,但是不得不承認,這種投入仍然遜色於美國頂尖互聯網公司。

●在人才上,矽谷海歸不但撐起了中國第一代互聯網人才的半壁江山,至今仍在為中國互聯網行業貢獻才華,尤其在尖端技術和產品開發領域。

●在資本上,更不用說了——大部分聚焦於互聯網的VC/PE有外資背景;由於A股市場高度歧視互聯網公司,大部分互聯網公司只能去美國或香港上市,他們的主要投資者絕大部分是外資。

由於地理隔離和信息隔離,許多中國投資者乃至專業人士,往往會誤以為中國的許多互聯網產品是「原創的」,從而誇大中國互聯網的「領先程度」。

這就是不讀書、不學習、不與外國同行交流的惡果。

我們可以輕易舉出一些所謂「中國互聯網獨創拳頭產品」的海外來源:

●抖音(海外版稱為TikTok)的靈感來源是Musical.ly,這是一家由中國人創立但是以矽谷為大本營的美國公司;後來,Musical.ly被整體遷移到TikTok。在此之前,15秒左右的微視頻平台在美國也已經出現了,只是沒有誕生特別大的、專註於微視頻的公司。

●瑞幸咖啡事實上學習了美國的麥咖啡(McCafe)路線,只是更加偏向線上化。與一般人想象的不同,美國不僅有星巴克這種「死貴的、裝逼的」連鎖咖啡,也有麥咖啡這樣的平價的、主打性價比的連鎖咖啡。

●在中國非常吃香的視頻直播,在美國也很流行——YouTube、Twitch都是大型直播平台;不同之處在於,美國的直播不以打賞為主要變現模式,而更傾向於廣告、訂閱等變現模式。

●除了亞馬遜,美國似乎缺乏大型電商平台,但這隻是假象——美國傳統品牌和零售公司的電商平台非常發達,從而使美國電商市場呈現「亞馬遜+去中心化」的趨勢,與中國只有發展路徑的不同,不存在落後之說。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的遊戲產業已經是全世界最發達的了,手遊出海就意味著中國遊戲公司在接管世界遊戲市場。

  中國最成功的文化產品,是手機遊戲

怎麽說呢,這個觀點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但是要加一個定語:「部分手遊市場」。

全球遊戲市場是非常龐大的。在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至今仍有35-40%的遊戲收入來自主機市場,而這個市場在中國幾乎不存在。

附帶說一句,主機市場還在增長,而且2020年將進入換代期。

總體上看,雖然歐美遊戲公司普遍已經開始布局手遊了,但是由於大本營在主機或PC端,在手遊領域似乎比中國公司的動作慢一些。

但是,就算歐美公司的動作較慢,手遊市場也不可能由中國公司壟斷——不要忘記強大的韓國公司,韓國手遊行業規模之大與其人口數量完成不成比例。

日本公司一直在穩紮穩打地從主機端轉移到移動端,許多傳統主機大廠甚至已經成為了「手遊大廠」。

中國經濟的嚴重內卷化,導致了中國手遊市場特別發達;可是內卷化的國家不止中國一個,韓國、日本在這方面的經驗更豐富。

不僅如此,在上遊的IP/創意來源方面,中國遊戲行業仍然是發達國家的小弟弟,仍然在虛心學習、努力仿效。

你不相信嗎?我們就擺事實、講道理吧:

●國內收入水平最高的端遊是什麼?DNF、LOL。DNF來自哪個國家?韓國。LOL來自哪個國家?美國。(我知道拳頭已經被騰訊收購了,但仍然在美國獨立運營,別杠。)

●2020年網易手頭最好的一張手遊牌是什麼?《暗黑破壞神:不朽》。這又是哪國的IP?美國。

●2017-19年中國發展最快的垂直遊戲品類是什麼?二次元。二次元文化發源於哪裡?反正不發源於中國。

●近年來各路大廠布局了一批開放世界/沙盒遊戲,這顯然是下一個潛在熱門品類。開放世界/沙盒遊戲的代表作有哪些?GTA5,《塞爾達傳說》,《我的世界》,《饑荒》……其中哪一款是中國的?

●最近A股市場瘋狂炒作雲遊戲,先不說雲遊戲到底能不能成吧,雲遊戲這個概念以及最先進的技術來自哪裡呢?是中國嗎?

落後不可怕,只要意識到差距、努力學習,是有可能擺脫落後局面的。

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落後,或者嘴硬不承認自己落後,還硬說自己可以反向輸出。

人生的三大錯覺:

我很強大。

我能反殺。

全世界都該學習我、遷就我。

只要染上其中一個錯覺,這個人很可能就無可救藥了。

如果三個錯覺都染上了,幾乎可以肯定無可救藥了。

我知道,肯定有人會跟我杠,說美國的金毛大統領符合以上三大錯覺云云。

我要說的是:我是中國人,我持有中國國籍而不是美國國籍,我更關心中國好不好、和平不和平、發展不發展。美國人得不得絕症,我不關心,也不想假裝關心。

讀書的時候,你只要管好自己的考試成績就可以了。如果你沒考好,鄰居家的孩子就算考了零雞蛋也跟你沒關係。

何況,鄰居家的孩子真的考了零雞蛋嗎?我怎麽覺得他考的是滿分呢?

在我們年輕的時候,甚至在我們的大部分有生之年,中國將注定是一個發展中國家。

很可能等到我們的子女長大之時,中國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

記住這句話,哪怕在睡夢中也不要忘記:

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貧富差距很大,地域差距很大,大部分人還很窮。

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貧富差距很大,地域差距很大,大部分人還很窮。

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貧富差距很大,地域差距很大,大部分人還很窮。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其實我想說三十遍,但是怕你們說我浪費空間,就先說三遍吧。

記住上面這句話,不但有道德意義,也有現實意義。

事實上,真正成功的企業,尤其是互聯網企業,都是深刻理解了上面這句話,才做出成就的。

拼多多知道中國人大部分人很窮,所以通過低價拼團賺到了第一桶金;知道中國地域差距很大,所以通過低線城市和五環外實現了快速擴張;當然,現在的它,已經變成一個全民應用了。

快手知道中國太大了,從任何意義上講,都是光怪陸離、差異巨大的;所以,它下沉到了最底部,展現各種垂直人群、垂直內容,在看起來很low、很沒有希望的地方找到了增長點。

B站知道中國人很多,雖然Z世代的比例不算特別高,但是總數也很大;它能夠理解,中國年輕用戶既有很高雅的需求,也有很接地的需求,關鍵是促使他們展示自己的才華,主動地創造和傳播內容。

我還想舉出更多的例子,又怕舉的例子太多,導致讀者以為這是上述某一家互聯網公司付錢買的軟文——本怪盜團不做這種生意,至少在這篇文章不做。

事實上,如果你是一個有志青年,如果你胸膛裏的熱血尚未冷卻,如果你還有建功立業的衝動和決心,那麽,你應該對「中國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這個現實感到歡欣雀躍才對!

●因為是發展中國家,人均收入,尤其是低收入人群的收入,仍然有很大的上升空間,這就意味著可能還有很多年的經濟增長(前提是不要瞎折騰);

●因為是發展中國家,科技、文化、管理水平還達不到世界先進水平,所以給了新一代人更多的施展空間、更大的揚名立萬的機會;

●因為是發展中國家,所以可以向老師學習,可以從發達國家那裏借鑒(當然要以合法的方式),這就是所謂的後發優勢;

●因為是發展中國家,財富形成的過程還遠遠沒有結束,這一代人乃至下一代人都有可能創造巨大的財富,並將其傳遞給子孫。

當然,這一切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腳踏實地、頭腦清醒。

「仰望星空」的前提是要「腳踏實地」,很多人只記得前一句而忘了後一句。

如果你的頭腦不清醒,就很有可能犯下大錯,那個大錯的代價可能是你無法承擔的,會非常非常淒慘。

我熱愛中國。我希望中國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

無論在什麼年代,最偉大的國家一定是最寬容、最務實、最有創新活力的;最偉大的國家一定有最偉大的人民。

最偉大的人民是最勇敢、最自由、充滿激情、懂得克制、有正義感的,他們可能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但是一旦他們投入工作,或者開始創造,或者僅僅是體現出自己善良的本性,你就知道他們了不起了。

這個目標不可能在一代人內完成,甚至不可能在兩代人之內完成;如果我們找到了正確的方向,早晚能夠完成。

「是的,我就向這種精神獻身,

這是智慧的最後總結:

要每天爭取自由與生存的人,

才有享受兩者的權利。

因此在這裡,幼者壯者和老者

都在危險中度過有為的歲月。

我願看到這樣的人群,

在自由的土地上跟自由的人民結鄰!

那時,讓我對那一瞬間開口:」

(上面這首詩引自歌德的《浮士德》)。最後一句話在此省略,因為我還想與墨菲斯托那個老傢伙多周旋一會,不想讓他現在得勝;永遠不想讓他得勝。)

以下是部分網民評論:

閱讀原文